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62章 典型事例(上)

许主任一句玩笑话,拉开了接风宴的帷幕,接下来桌上觥筹交错,大家也不提支援什么的了——当然,各人心里都在暗自盘算着什么,那就不好说了。

自然而然地,桌上就分成了两大阵营,相互敬酒,这种场景是官场里常见,更别说北崇这地方民风彪悍,宁可喝得出溜到桌子底下,也不能服软。

那么,陈区长该算哪个阵营的,就值得大家争抢了,科委的人都知道,陈主任的酒量堪称无敌,一个人放翻一桌人都没问题,自然强烈要求陈区长回归科委阵营。

北崇人对区长的酒量,了解得不是很彻底,不过饶是如此,他们也能肯定区长的酒量不差——就没谁见区长醉过。

更别说这阵营之争,是由不得半点含糊的,北崇人就说这是我们的区长啊,咋能算科委的人捏?你们大老远地来支援我们北崇的建设,这么尊贵的客人,怎么能不让你们喝好?

这两边就吵吵得彼此互不相让,陈区长好久都没有放浪形骸了,于是轻拍一下桌子,笑眯眯地发话了,“好了,我一个人算一方,红星你也别上,这样你们两方,每方都是四个人,这不是棋逢对手吗?”

“李主任替了我吧?”葛宝玲见状,赶紧告饶,“我真不能喝啊。”

“葛区长,咱们都是女人,有我陪着你呢,”戏曼丽笑眯眯地发话了,她年轻时就是出名的美女,现在年纪大了,却也是风韵犹存,气质相当不错,再加上又是财大气粗的凤凰科委的副职,不开口则已,一开口这气势就压了过来。

“是啊,男女搭配,干活不累,戏主任也不能喝,”孙小金见状,赶紧插句嘴,论喝酒的话,凤凰这边形势不容乐观,许纯良不能喝,半斤就到了,邱朝晖胃有毛病,也不能多喝,唯一能喝的,就是他和戏曼丽。

必须指出的是,戏主任比孙书记还能喝,两瓶白酒都不会失态。

凤凰众人纷纷附和,葛宝玲见状,也是一咬牙,“行,那我就舍命陪贵客了。”

其实葛区长的酒量也不算很差,基层工作这么多年,半斤白酒是没问题的,不过要说豁出去喝,其他三个副区长都比她强,尤其是谭胜利,有一斤半的酒量。

于是擂台赛正式开始,白凤鸣先发动进攻,科委老大许纯良开始率领部队反攻,但是令北崇人感到惊讶的是,科委人向陈区长敬酒,根本不带一点犹豫的。

半个小时之后,大家才知道,为啥凤凰人不怕陈区长喝多,区长简直就是个无底洞,一圈人都打过擂了,区长都接下了不说,然后他单独打擂,每人三杯一点都不带含糊的——其中许主任说我不能喝,只陪了一杯,陈区长照样是三杯下肚。

喝完之后,陈太忠站起身来,“科委的其他同志,我也很久没见了,现在去敬他们,你们慢慢喝着。”

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葛宝玲实在有点按捺不住了,她本就是半斤的量,现在喝了六两多小七两,酒意就有点上头,她冲着邱朝晖愕然地问一句,“我们区长……到底能喝多少?”

“那得看他尿得有多快,”邱朝晖笑眯眯地答她一句,“就我所知,没有谁听说他醉过。”

“这么厉害?”北崇诸人听得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一圈喝毕,凤凰人开始反攻,最先站出来的是孙小金,到了这个时候,葛区长也不想硬撑着了,轮到她的时候,她苦笑着回答,“搁在往常,我就舍命陪君子了,今天真不行,吃完回去还要划拉项目……这是区长的吩咐,您也知道他的脾气,交待的任务要尽快完成。”

这通酒喝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,陈区长最后酒气冲天地宣布,“明天下午三点钟,结对子的这个仪式,在区政府小会议室举行,大家记得都要到场……谁还有问题?”

“我有问题请示领导,”谭区长举手,他跟戏曼丽拼得太厉害,现在也有点二麻二麻的了,所以他不怕问,“下午开的话,中午就不能让贵客尽兴了。”

他的意思是早上开了就完了,没错,干部们中午不能酗酒,但是凤凰人是实实在在的贵客——价值两千万呢,只要能让贵客吃好喝好,喝挺了都是应该的。

“还是下午吧,让我们老乡睡个懒觉,他们一路赶来,真的辛苦了,”陈区长笑眯眯地回答,当然,真实的原因也只有他自己清楚,上午开会的话,通知隋彪就有点仓促了,有目无区党委的嫌疑,下午就要好一些。

陈太忠倒不是怕隋彪,实在是……就是他说的那样,陈某人来北崇是做事来了,如非不得已,他不会去人为地制造某些矛盾。

正如他遇到什么大事,通常都要提前跟隋书记通个气,这跟程序正确与否关系不大,年轻的父母官也不怕麻烦,他只是不喜欢麻烦——尤其是在做事的时候。

见他如此坚持,别人自然不好再说什么,于是大家站起身向外面走去,走出去之后,才愕然地发现,天上又下起了雨。

这个时候,就看出各人的身体素质了,葛宝玲被这阴冷的风一吹,蹲在一边就哇哇地吐了起来,后半局笑傲群雄的戏主任,身子也有点软——她的酒量不错,但是身体的底子并不好。

见她身体打晃,一晚上都在跟她没话找话的李红星上前扶住她,北崇六人中,李主任敬陪末座,凤凰四人里,戏主任排名最后,两人在酒桌上是挨在一起的。

“谢谢,我自己能走,”戏曼丽也挺讨厌这家伙,一晚上有事没事的搭讪,我说,你级别差了点不要紧,但是……你能长得再砢碜点吗?

“李主任,”这次是陈太忠看不过眼了,在北崇这一段时间,他已经听到了一点关于李红星的传闻,此人好色贪财厚颜无耻——好色在贪财之前。

那陈区长自然不能坐看娘家人被人吃了豆腐,不过在这个其乐融融的时候,他也不能说“放开那只戏主任”什么的,只能干咳一声,“跟我来,还有事。”

李红星再是色胆包天,也没胆子不听领导的指示——事实上他有胆子试探一下戏主任,也是仗了领导的势,他是办公室主任,领导的贴心人,换一个副处的美貌熟妇来,他连试探的胆子都没有。

就这一句话的功夫,邱朝晖上来掺住了戏曼丽——邱主任和戏主任没什么暧昧关系,只不过两人有点渊源,关于这一点,陈区长也知道。

陈太忠叫住李红星,也能找出点事情来安排,他和许纯良漫步走在这寒冬的雨夜里,他俩身后有人打伞,但是李主任就只能缩着个脖子跟着,任由冰冷的雨滴落在他的头上——北崇宾馆里有的是雨伞,问题是,他敢回去拿吗?

说着话,几人就来到了金龙大巴车前,陈区长上下打量一眼,只觉得这东西在夜里黑乎乎地矗立在这里,比白天似乎还要威猛几分,“这辆车,晚上安排人看好……”

话一出口,他就感受到李红星似乎想说点什么,说不得改用半通不通的北崇话了,“你别跟我说马媛媛的什么的,这辆车我就交给你看着了,有一点意外,你写辞职报告吧……拿出你那天晚上,蹲在我门口的劲儿来。”

陈区长的语言天赋,真的不输于任何人,但是对他来说,很多方言比外语还难学,所以他的北崇话,也是说得荒腔走板,别说凤凰人听不懂,北崇人听到耳朵里,也是两个黄鹂鸣翠柳——不知所云。

但是他还必须用北崇话说,用普通话说——他丢不起那个人。

李红星一时间就没听懂这话,倒是白凤鸣反应得快,他大着舌头笑着发话,“小李,这可是领导的信任,车上有贵重东西。”

这个时候就全靠个人的综合素质了,按说白区长喝了也差不多有一斤酒,眼下能第一个听懂这半吊子北崇话,可见成功从无幸致,玲珑心思,那不是随便说的。

“东西再贵重,也是有价的,科委对咱们的关照,那是无价的,”陈区长现在煽情也很有一套了,“车上有点科委送来的福利,关键是,科委把车都要送给咱们了……李主任你就告诉我一声,这个车你能不能看好?”

“我肯定看好了,”李红星忙不迭地点头,“我搬来铺盖,晚上就在这儿睡了,人在车在,车亡人亡。”

“这个大金龙……归咱区里了?”葛宝玲吐了好一阵,反倒是清醒了一些,她讶然地发问,“这得五十多万吧?”

不愧是搞交通的,这估价还真的准,不过她也真的明显地被震慑到了——大几十万的车,说送人就送人了?

“二手车,我们厂里都开了半年多,”许纯良轻描淡写地表示,“既然送福利来,那车也留下,再当个福利。”

开了半年,也算二手车……在场的北崇人登时就被雷得无言以对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