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61章 吓人的玩笑(下)

陈区长单人独车出去,回来的时候却是大张旗鼓,不但谭区长带着摄像机去了,紧接着白区长也跟了去,区政府的人禁不住要猜测一番:区长又整出什么动静了?

这动静还真不小,接近四点的时候,一列车队出现在了北崇区的大街上,相较北崇三位区长破破烂烂的普桑和夏利之类的小车,四辆黑色大众车显得是那么扎眼,更别说后面还跟了一辆大金龙。

接下来就是安排住宿了,车队到达宾馆的时候,那边还在紧张地做条幅,不过许纯良就当看不到了,安顿好住的地方之后,大家来到宾馆的小会议室,搞一个小小的座谈。

直到这个时候,区政府的其他人才知道,合着凤凰科委是跟北崇结对子来了,要说这种跨省的处级单位结对子,怎么也得两个省之间才能协调,所以大家一直没往这个方面想。

不过,凤凰科委的人看起来虽然牛气,但是区政府的人发现,凤凰人对上区长,那真不是一般的热情,根本看不出陈区长已经离开了天南,来到了恒北。

也不知道区长在凤凰科委的时候,会风光到什么地步——不止一个人这么想。

说是座谈,其实主要就是许纯良和陈太忠的交谈,大抵就是介绍一下在座的诸位,增强一下彼此的了解,顺便再谈一谈凤凰科委目前的发展。

然后,就是许主任表态了,考虑到北崇现在发展的步伐有些慢,凤凰科委愿意提供一定的帮助,不过我们只针对一些高科技项目——技术含量不够的就免谈了。

这些要求是必须提的,北崇人听得也明白,技术含量高不高,那是在陈区长和许主任商量了,大家只听出了一点:凤凰人要在北崇布施了。

这简直是太好的消息了,至于说凤凰人愿意投资或者赞助多少,人家不说,大家也没办法问,不过——既然科委来了一正三副四个领导,手笔怎么都不会太小吧?

会开到五点半的时候,葛宝玲的电话打了进来,她请示区长,我能不能也参加一下?

这就是葛区长坐不住了,眼瞅着谭区长和徐区长的好处都开始落袋了,白区长虽然目前还没看出有啥好处,但是下一步北崇的工业要发展了,这是必然的——反正以白凤鸣的性子,不会无端端地上杆子巴结某人。

想来想去,就是自己被排斥在区长的圈子外了,葛宝玲心里真的是太不甘心了,她认为自己的水平一点不比那三人差,执行能力更是应该强于这三人。

不过这个时候,她也不敢再炸刺了,赵海峰被市纪检委从会场带走一事,留给了区政府大多数人太深刻的印象。

事实上,在新区长展示出具备有财神爷的潜力时,葛区长就已经不想跟他作对了,但是她想靠近组织,又发现没什么理由,只能眼瞅着自己被别的副区长越甩越远。

面对这种困局,她就只能主动出击了,今天凤凰科委来区里结对子,这就是个很好的机会,虽然她明白,自己分管的交通、民政等口子,基本上是跟科委无关,但是她想要表示的,仅仅是一个态度。

那就来吧,陈太忠也不想区别对待,同时他还要葛宝玲通知徐瑞麟,要徐区长也跟着过来,大家把手里的高科技项目汇总一下。

等这俩区长先后赶到的时候,基本上就接近六点了,陈区长琢磨一下,还是决定给隋彪打个电话,说凤凰科委来人跟咱区结对子了,班长能不能参加一下接风宴?

隋书记是真想参加这个接风,就这短短的一个多小时,他已经收到了消息,凤凰人带着支票本来北崇了——那可是凤凰科委,富得流油的地方。

但是他还真的不便参加,别的不说,只冲凤凰科委四个字,他就不能冒头,那是陈区长工作和战斗过的地方,他就再是班长,这个业绩也是抢不走的。

反倒是他做为区党委书记,在这种场合露面,无形中就成为了区长的陪衬,成就的是区政府的影响——他吃撑着了,来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儿?

所以他不能去,但是想到科委可能带来的资金,他又有点舍不得放手,犹豫一下之后,他表示,“等你们正式结对子的时候,我出席一下……科委能带来多少钱?”

这话一问,陈太忠就明白了,隋彪也惦记上这块肥肉了,并且还较为明显地暗示了出来,于是他待理不待理地发话,“能有多少钱,就看政府能找出多少高科技项目了。”

政府吗?隋彪也听得明白,他干笑一声,“党委也能推荐一些高科技项目吧?”

“那是肯定的了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党委对政府,本来就有指导职能。”

许纯良答允的两千万,他并不介意花在哪个项目上,政府找到的和党委找到的……有区别吗?只要是北崇的项目,能带动北崇的发展,他真的不介意。

刚才他强调一下政府,听起来是要把党委排斥出去,实则不然,他的根本目的在于,强调这钱是用来搞发展的,党委想要拿这个钱填窟窿或者搞三公消费,那是不要想。

他回答得干脆,同时似乎是示弱,但隋彪可不这么认为,党委本来就有推荐高科技项目,他刚才那么一问,其实是有无事生非的嫌疑。

但是对方若无其事地接下了,还强调了党委的指导职能——以陈太忠做事的嚣张,哪里会这么软弱?那厮顶了李强之后,接着又顶王宁沪,真会把他这个区党委书记放在眼里?

搁给隋书记以前的脾气,直接就假装不知道了,到时候就是硬要上某些项目,但是对上新来的这位,他还真是不敢不讲理——人家的一切,做得都是循规蹈矩的,对他这个班长也是尊敬有加,起码表面功夫都做到了。

他要是贸然启衅,导致不可测的后果发生,那就是殊为不智了,说句实话,他还更想着借陈太忠带来的业绩往上走呢。

所以,他也还一个友善的信号回去,“指导要强调,配合也要强调,有争议的项目,可以坐下来商量嘛。”

“班长你放心,没争议的项目,我是会大力支持的,”果不其然,陈区长回了这么一句。

就知道这家伙不好对付,隋彪挂了电话之后,心里也是暗叹,最后一句,陈太忠才把锋利的牙齿微微露了一下——有争议的项目,我都未必会坐下来跟你谈。

隋书记担心的就是这个,凤凰科委终究是跟陈太忠穿一条裤子的,他要提出什么有争议的项目,陈太忠都不用自己出面,直接打着凤凰人的旗号,就回绝了。

所以说这个虎口夺食,也真的难,可是这么大一笔钱,党委要是不闻不问,不但显得弱势,也真的有点可惜——隋书记自己都没意识到,一开始他是有补贴党委费用的潜意识的。

接下来,他又考虑另一个问题:这笔钱,真的没有上限?

“许主任打算援助咱们两千万,”接风宴上,陈区长在小包间里发话了,一个十人的桌上,凤凰科委一正三副占了四席,北崇区政府一正四副占了五席,剩下的那位子是李红星占了,不过显然,他只有端茶倒水的份儿。

在这样小范围的人群中,陈区长不怕说出金额——事实上,这个东西瞒都瞒不住,但是当众宣布和在领导层中宣布,味道和作用绝对不一样。

要是没有那么大的区别,以陈某人好虚荣的性子,更愿意当着区里所有人宣布,我给大家要来了两千万……咳咳,好吧,跟同志们的支持也不无关系。

现在却是谈正经事的时候,陈区长表示,“这个钱,我本来打算全部用于支持徐区长搞的特色养殖和种植的,但是经过许主任提醒,这么宝贵的支持,不能发展单一化产业,所以几位区长都划拉划拉,看看手里有什么高科技项目。”

说到这里,他笑着看一眼许纯良,“许主任指示了,说只要项目够好,钱不够的话还可以再说,不过那就不是支援了,而是贷款或者合资,对吧……纯良?”

“项目要足够好的话,确实不成问题,”许纯良点点头,他知道太忠说的“提醒”什么的,是在为自己分担压力——这两千万本来是都有定数的,不过临时改变一些用途罢了。

但是他也是有担当的,于是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发话,“这两千万是年底了,突击花钱呢,其他的钱,我们可就得精打细算了。”

你牛,你大牛!北崇的四个加一个主任,听到这话齐齐一笑,心里的惊讶真是按捺不住:这种玩笑,你也敢开?

领导爱开玩笑不算什么,但是突击花钱这种事儿,已经很敏感了,而且突击花的是两千万,这数额这玩笑……被人抓住把柄,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!

仅仅是一句不是玩笑的玩笑,就将这年轻而英俊的主任的强势,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看到科委的三个副职都是笑而不语,在座的北崇人脑中齐齐冒出个念头:真的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啊,也只有区长这么强势的领导,才能认识这么强势的朋友了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