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59章 白云苍狗(下)

“没有谢主任的支持,我就不可能出成绩,”年轻的父母官顺着杆子就爬上来了。

“那得等我调到北崇,你是区长我是书记,咱俩同心协力,”谢思仁微笑着回答,“建设北崇那就很容易了。”

“您这高配的有点离谱了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由于有邹捷峰在场,他不能再说谢主任的前途,于是图穷匕见,“不开玩笑,您还真的能支持我的工作。”

“哦,怎么支持?”谢主任饶有兴致地看着他。

“我北崇跟海角有接壤的地方,”陈太忠早就有心说这事了,只不过一直对不上时间,而这种事儿还不合适电话说,“接壤的地方有条河,叫清阳河,蕴藏了丰富的电力资源。”

“嗯,我听说过,”谢思仁点点头,要不说这领导秘书也不是好干的,什么事儿都得知道,但是他也没表态,只是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这个开发有难度,涉及到两省配合的问题……说一说你的想法。”

“建个水库,发电嘛,”陈太忠坦然表示,“谁建谁管理,但是管理者一方,要把电供给另一方。”

“你直接说海角建,把电卖给你就完了,”谢思仁笑着摇摇头,说起这些业务,他也很熟悉,“清阳河下游在海角,总不能让恒北的人来管理这个水库。”

“这个是可以商量的,”陈太忠双手一摊,“变通的法子很多,比如说,要是这个水库投资太大,北崇这边可以垫付一部分,就当是提前支付的电费了……算点利息就行了。”

“钱的问题……倒是好商量了,发了电就有效益嘛,”谢思仁这堂堂的海角第一秘,还不把这点钱放在眼里,他摇摇头,“问题是,这个电我们也想要,恒北缺电,海角也缺电,未来的缺口还很大,我们的地方电力公司正加班加点地建电厂呢。”

陈太忠听得目瞪口呆,好半天才轻叹一口气,“你们建,你们管理,然后……电也是你们的,这个……还真就没办法谈合作了。”

“也不是不能谈,比如说……发的电可以双向输送,事物都是在变化的,也可以合资搞这个电站,水库管委会是两块牌子一套班子,所以我们要控股,”谢思仁的反应很敏锐,事实上说起这些规划工作,他并不比陈区长差很多,“正是你的话,这些都可以商量。”

“合资……海角控股?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总觉得这里可能会出现扯皮。

“总比资源白白浪费了强,你说的这个项目,我很感兴趣,会向有关领导反应的,”谢大秘笑着发话,然后他又点一句,“不过这个事情,最后怎么也是海角明孝市和恒北阳州市之间沟通,不可能县区协商,你能用的劲儿不大。”

“我操,又被摘一个桃子?”陈区长气得直接骂上了,“我跑这么多项目,一个两个的……全便宜了别人?”

“哦?你都被摘了些什么桃子?”谢思仁饶有兴致地发问了,其实他对小陈被摘桃子,是一点都不意外,你只是县区领导,搞到点什么好项目,被市里甚至被省里截走,是再正常不过了,这是体制决定的。

所以他也就是兴之所至随便听一听,毕竟这对他将来的地方工作,会有一定的帮助,不过等听完陈太忠的陈述,他也禁不住呲一下牙,“太过分了……不过,主要还是太忠你太能干了,别人都想着,我只分享你一个项目。”

“是啊,关键是大家都这么想,想的人多了,我还有自己的项目吗?”陈太忠苦恼地叹口气,“所以我索性一个都不给,左右是个得罪人了。”

“我先帮你问吧,问好了之后,先跟你接触,等到了实质性阶段,你跟阳州市打个招呼就行了,”谢思仁听了这么多八卦,总不能一点态都不表。

“这个倒可以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隐约觉得,王宁沪既然肯支持他搞油页岩电厂,那么搞水电站应该问题也不大。

吃喝到一半的时候,绕云市的副书记张广厚进来了,身边还跟着陶大军,看到主座上的谢思仁,他眼睛登时就是一亮,“呀,谢主任也在啊,太忠你也不早跟我说一声。”

“赶巧了,”陈太忠站起身来,干笑着回答,“朋友小酌……不讲那么多。”

张书记一到,这气氛就又有变化,他是积极地跟谢主任交谈的,而且让这个朋友小酌性质的宴会,多少带上了点功利的味道。

酒席在八点半散去,令陈太忠郁闷的是,姜丽质居然跟着她妈走了,而且还悄悄地告诉他,晚上也不会去找你了——我要等姐妹们都在的时候,在大家的围观下好好爱你。

我真不知道你的小脑瓜里,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,陈区长实在有点哭笑不得,陶大军可是见识过陈主任携众美来绕云游玩的,就猜出了他的心思。

“找个地方散散心吧?”陶总热情地发出了邀请,“这时间还早。”

“算了,我早点休息,明儿一大早还要接人呢,”陈区长笑着摇摇头,还是那句话,陈某人自家虽然滥得一塌糊涂,却是绝对不肯跟那些欢场女子接触。

第二天陈太忠起个大早,七点半就开始上路,八点四十就等在了省界上,凤凰科委的车队则是在九点十分抵达。

没错,凤凰来了个车队,除了许主任之外,同来的还有副主任邱朝晖、戏曼丽和纪检孙小金,他们驾驶着各自的座驾,后面还跟着一辆金龙大巴。

见到陈太忠在一边等着,大家纷纷停下车走出来寒暄,陈区长则是有点小小的惊讶,“呀,这么多人啊?”

“好久不见,大家都很想你,”许纯良笑着回答,又抬手指一指身后的大巴车,“你还认识这车吗?”

“这不是……疾风厂的接送车吗?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这辆车他知道,买了还没有半年,花了五十多万,看到车上没几个人,他笑着发问,“这是给我送福利来了?”

“车都给你了,”许纯良笑着回答,又看一眼陈太忠的座驾,“算了,我的司机给你开车,你上我的车,咱们一边走一边说吧。”

“那行,”陈太忠看一看许主任的帕萨特,再看一看自家的普桑,别人是越混越好,哥们儿是越混越回去了。

上车之后,许纯良一边开车,一边沉声发话,“章尧东要上了,谁来干这个市委书记还不好说,所以这次来的人就多了一点。”

“困难的话,你说一声嘛,”陈太忠沉默好一阵,才蹦出这么一句来。

章尧东要是离开,许主任头上就没有直接的保护了,虽然许绍辉是省里的三号人物,但是殷放可是蒋世方的人,未来的市党委书记还不知道是什么来头。

这种情形下,凤凰科委这个香饽饽,难免又要被人惦记上,当然,太难看的吃相不会有,不过被人揪住小节说事儿,也真的不好说。

所以许纯良此来,带了三个副职,也算是旁证,只要是科委的班子做出的决定,别人想要生事,就没那么容易了。

所以陈太忠真的是有点感动,什么叫兄弟?这才是兄弟。

“倒也没多难,春节前给你两千万,”许纯良微微一笑,“还要还博睿两个亿,今年账面上不会好看了……反正能落实惠就行,你说是不是?”

“嗯,收一收也好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接着又是一怔,“科委就剩这么点儿钱了?”

“有些在电视台里趴着,还有一些钱在建材市场趴着,还有些钱是在疾风和素凤的仓库里,”许纯良意味深长地笑一笑,“我跟丁小宁说了,科委的款子,年后再还。”

“那这账面还真是难看了,”陈太忠听得撇一撇嘴,“纯良,我发现你这也是越来越会做官了。”

“都是逼出来的,”许纯良无奈地叹口气,“小心无大错……你不知道,殷放跟我叫过苦了,说是聚碳酸酯的项目,资金有点短缺。”

“那个项目能把科委拖到半死不活,别答应他,”陈太忠一听聚碳酸酯的项目,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滋味,想当初这是他一手引进的,资金也帮市里找好了,但是他只观礼了签字仪式,其他的荣耀跟他无关了。

而现在殷放居然拿着这个项目,去跟科委化缘,可见真的是兵无常势水无常形,官场里的变迁就更是如此了,一夜之间就可以沧海桑田白云苍狗。

“倒不怕答应他,咱科委现在的创收能力很强,”许纯良不无自豪地回答,“就是怕他拿走以后不还,那我就只能给个一两千万意思一下了。”

“就知道你够义气,”陈太忠笑着拍一拍他的肩头,“给我的钱,比给市里的还多。”

“我看殷放就不顺眼,咱俩啥关系呢?”许主任不屑地哼一声,“人的毛病都是惯出来的,我绝对不会给得他多了。”

“回头找一找,看看有什么好项目,给科委拿过去,”陈太忠笑着发话,一边说,他一边摸出手机打个电话,“谭区长,凤凰科委一干领导来我区视察,你带上对口的人,两点之前在省界上等着,还有警车、电视台这些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