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57章 万事俱备(下)

教委的会开完,就是六点整了,谭胜利要安排区长跟大家共进晚餐,陈太忠摆一摆手,指一指隔壁的楼,“吃饭有的是机会……那边还有人等着呢。”

这不是推脱,刚才的时候,他就接到了郭伟的短信,说已经来到区政府了,待陈区长走到办公室,果不其然,郭总正在外间跟廖大宝聊天。

陈太忠笑眯眯地招呼他进去,“送钱来了?”

“你能不能不这么俗气呢?”郭总无可奈何地叹口气,“以咱俩的交情,还怕我赖账?”

我好像跟你就没什么交情吧?陈区长谨慎地不接这个话题,而是微微地叹口气,“唉,区里还是太穷了,一回来就是到处要钱的。”

“我这儿也快揭不开锅了,”郭总微微一笑,然后饶有兴致地看着年轻的区长,“不过你想从我这儿弄钱,手段很多的。”

“没手段了,”陈太忠笑着摇头,心说果不其然,老郭还想从我这儿弄人情,但是这个事情,他没办法再沾染了,一个是不便再在井部长面前插手,一个就是他目前活动的项目挺多,京城里不好再欠人情了,“而且,你也不容易。把欠的钱给了就行了。”

“那不用你催,我今天来就是送钱来的,”郭伟笑着回答,“欠谁的也不敢欠你的。”

“还是的嘛,你就是还钱来的,还说我俗?”陈区长笑眯眯地回一句废话。

郭伟心里清楚,这废话不是废话,人家是不想提移动那些事儿,但是他既然来了,还不能不说,当然,这个时候他没办法再求对方帮忙了,“有个选择……太忠你给帮着分析一下。”

“说吧,”陈区长点点头,“尽量帮你分析。”

“现在已经入世了,电信就要拆分了,这个你听说了吧?”郭伟缓缓发话。

合着他在京城的收获还不小,井部长对他写的报告还算满意,告诉他你有两条路子可以考虑,一个是等电信拆分之际,中国移动这边肯定要有省级公司副总的位子空出来,到时候再安排你,动静就要小很多。

再有就是,现在提郭伟到某省的一个邮电管理局去任副职,这也是为电信拆分做准备,电信一旦拆分,需要大量的专职基层人员,高层需要的就要少很多,但终究还是有位子。

但是井泓绝对不保证,说电信拆分之后,能给你一个省级公司的老总——到时候一切就要看情况了。

这还用得着我教你?陈太忠听得颇有点哭笑不得,“井部长起码还能干十几年,要我说的话,信产部干一任部长是没问题的。”

“我也表示了,领导指到哪里,我就打到哪里,”郭伟悻悻地回答,“但是他要我选……唉,人家能给我指出路来,就是很给面子了。”

“那你就选嘛,”陈太忠又是一句废话。

我自己选,那就是以后的路要自己走了,郭伟非常明白这个意思,井部长看在某些人的面子上,给他找个副厅的职位,这桩交易就告一段落了。

但是人心总是没尽的,不认识井部长的时候,他只是想着攀上副总这位子,可是认识了之后,他就想靠着井泓的线儿一直走下去了。

“你多少给个建议嘛,”郭总嬉皮笑脸地发话,看起来根本不像一个市移动的一把手,“就当是售后服务了嘛。”

“老郭,你这……心乱了,”陈区长终于提出自己的看法,他正色建议,“走一步说一步,贪多嚼不烂,我这一干就是五年的区长,再加上前面一年半,我六年半的正处,将来再过度一下区委书记,我正处提副厅得八年,你看我着急了?”

“谁敢跟你比?”郭伟笑了起来,接着又点点头,“不过你说得有道理,我确实心态不对了……好了,饭点儿了,一起吃饭了。”

你是心态不对吗?陈太忠微微一笑,站起了身子,“郭总送钱来了,肯定我请客嘛……就是北崇宾馆了。”

陈区长很明白郭总在忌惮什么,按照赶早不赶晚的逻辑,先就任个副局长是不错的,但是外省的邮电管理局副职,未必有什么钱途,很可能还不如阳州移动的老总实惠。

而且……那是外省,脱离了郭总自己的圈子,一旦井部长将人丢过去不管,那一辈子没准就是这样了,所以老郭期盼一句定心话。

升外省移动的副总的话,钱途上估计不会太差——郭总是本行业的,不过什么时候能扶正,那就要看机缘了。

陈区长明白他的种种顾忌,但是他不会再过问此事了,什么样的价钱办什么样的事儿,本来就是一个交换,引见了就够了——人的毛病,都是惯出来的。

两人有说有笑地来到宾馆,正好是谭胜利他们会餐也在这里,在大厅门口撞上了,大家打个招呼,郭总笑眯眯地一指那个“充值卡兑换”的引导牌,叹一口气,“陈区长,你搞这么个点儿,不知道有多少卡贩子在背后骂你。”

“感谢区长的人更多,”谭区长笑眯眯地接话,他知道郭总是奉承领导呢,自然也要跟进。

两拨人分两个包间坐了,陈区长才坐下来把菜点好,手机就响了,小廖一看来电号码,就将电话递过去,“李市长的电话。”

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,啥意思啊?陈太忠接过电话,才说要走开,想到屋子里就是郭总这么一个外人,还是条管单位的,也就懒得回避了,直接接起电话,“市长您好,我小陈。”

李强打电话,为的也是北京的专家团一事,“你那儿请来的专家,其他的兄弟单位也很眼热,想跟他们学习一下。”

“怎么一个个的,拿我的成绩,都拿得特别顺手?”陈区长听得真是无奈了,直接就出口抱怨,“他们想学习,可以……他们自己跟专家们联系嘛。”

“小陈,小康社会不是一家富就够了,你是区长我是市长,”李强也有点明白这货的脾气了,所以直来直去地发话,“既然你都把人请来了,兄弟县区的过去学习一下,不行吗?”

“那我们得收费,总不能北崇出钱,全市沾光吧?”陈太忠听市长说得直接,所以也很直接的表态,“而且相同的产品生产出来,会跟我北崇的产品形成竞争。”

“多一双耳朵的问题,收费……你也好意思说?”李强才不会支持这个要求,“北崇有你陈太忠在一天,哪个县区竞争得过你们?”

市长您这马屁,太赤裸了吧?陈区长叹口气,以掩饰自己内心的舒爽,“那……接待的费用我们不管,这是底线,专家团的接待费用已经很高了,我们承受不起。”

“真是死要钱,大钱要,小钱也不放过,好了,答应你了,”李强挂了电话。

“李市长?”郭总讶然地发问,跟堂堂的阳州大市长这么说话,陈太忠你还真是大能。

“干活不会干,摘桃子个顶个地拿手,”陈区长叹口气,他就奇了怪啦,这些人勾心斗角是个顶个地拿手,一说拓展业务就各有各的难处。

哥们儿的项目也不是掉下来的,是搁置了前任所有事情,才能顺利跑下来,你们把内斗的心思稍微省下来点,也不至于看到北崇什么项目都好。

不过说句良心话,陈区长并不是很介意别人偷师——专家请都请来了,给北崇一个区是讲,给阳州全市也是讲,他只是不忿别人觉得过来旁听是应该的。

正经是李市长的马屁,拍得他太舒服了,没错,陈某人就有这个自信,比赛跑项目的能力,哥们儿不怕,比赛同样产品的竞争,哥们儿依旧不怕!

第二天上午,陈区长才见到京城来的专家,一共十三个人,七个是林业和水产、畜牧方面的,六个是农业方面的,不过……平均年龄恐怕连三十岁都不到,只有两个人看起来有四、五十岁。

不过徐区长解释了,说人家来就是做事来的,学生来就足够了,北崇这种山旮旯的地方,教授种植怎么也要呆一两个月甚至时间更长,起码要教完整整一茬,才能走人——真是没必要让专家来。

陈太忠也认可这个解释,别管人家年轻不年轻,专业的就是专业的,能干好活就行,于是上午大家在干部培训中心开个交流会,相互认识沟通一下,然后就到农牧局搭好的棚子那里,现场视察准备工作。

别看这些人年轻,还真是有两把刷子,现场就指点说,你们准备的这些东西,哪里还欠缺了什么,一番指点下来,就到十一点了。

这个时候,市里的车也到了,一辆黄海大轿子车,车上下来三十多个人,带队的是市农牧局许局长和市政府副秘书长杨刚,其中市局来了八个人,其他二十多个人,来自六个县区——别看有李强的争取,有的县区并不在意这次机会。

这些人再安顿好,就是十二点了,陈区长陪专家和许局长等人共进了午餐之后,站起身走人,“我得去海角接人了……徐区长,这些领导和专家,你一定接待好了。”

许纯良明天要从凤凰动身,带了汇票来北崇,许主任的意思是说,太忠你在区里等着就行了,不过现在的陈区长,已经不是那个初入官场的愣头青了。

兄弟俩关系是好,但是面子是别人给的,却是自己丢的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