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54章 处女之友(上)

廖大宝和王媛媛觉得自己闹心,殊不知最闹心的不在楼下,而是在楼上。

陈太忠心里真的恼火,年轻的父母官在休息的日子,都要下乡镇去调查,结果回来,却是遇到别人送女人上门,这真的也有点……太恶心人了。

这个王媛媛的来意,陈区长用屁股想都猜得到——有些事就是那么简单,不要说什么自由心证,肯定就是那样。

但是他还能理解,理解小廖心里的不安,可同时,他又痛恨小廖的不安,合着我这个区长,在你心中就是这么个形象?

原本陈太忠以为,自己的正宫亮相之后,区里这种不安的因素要减弱一些,不成想连自己身边的通讯员,带未婚妻看房,都不敢让自己知道。

伤心吖,失落吖,楼下二位不知道的是,陈区长刚才差一点就要暴走,一定要见见小廖的女朋友,然后再狠狠地羞辱她一番……嗯,大家别误会,他想的是从相貌上做出极端评论,不是身体上的羞辱。

不过到最后,他还是忍住了,悻悻地拎了啤酒上楼喝,一边喝他一边叹气——先是马媛媛,然后廖大宝,大家轮着往他怀里塞女人。

尤其令他恼怒的是,李红星居然挑明小廖的行程,想用这种恶心手段来打击异己和争宠,陈区长看得明明白白的——要我祸害廖大宝的老婆,李红星你老婆洗白白了吗?

真的太恶心人了,陈太忠坐在楼上打开电脑,又打开电视,东看一眼西看一眼,一边又拿着啤酒心不在焉地喝着,到最后他索性拉开窗帘打开窗户,任由那带着潮气的寒意,肆无忌惮地涌入屋里。

他在楼上坐了差不多七八分钟,廖大宝带着王媛媛上来了,走到他侧前方不远处,廖主任轻声发问,“领导,她的北崇话,真的讲得比我好。”

陈太忠放下手里的啤酒,侧头盯着王媛媛,一字一句地发问了,“你告诉我,关南和北崇话,差别真的很大吗?”

王媛媛吃这么一问,登时就有点晕了,不过她也知道,这个问题对自己来说,异常地关键,所以她微微一愣,就果断地回答,“差别不是很大,但是关南话更接近花城的口音。”

这是陈太忠第一次听她说话,清亮的声音里,偏偏地带一点糯糯味道——需要指出的是,她的普通话也非常标准,虽然比马小雅和田甜要差一点,但是发音的标准程度,已经超过了北崇区电视台的女主播。

“同样的话,你拿北崇话说一遍,”陈区长有点怀疑,她会不会说北崇话,这里的方言跟松峰市有点类似,再漂亮的女孩儿、再柔美的声音,说起松峰话都像是在直着脖子吼。

“%¥#@&*%#&%,”果然,王媛媛会北崇话。

这是个眼光很高的女孩儿!只冲这一点,陈太忠就做出了判断。

北崇会普通话的人也不少,但大多都是带浓重口音的北崇普通话,一个方言说得很标准的乡镇上的美女,只要眼光不是太差,随波逐流也可以活得不错,但是偏偏地,她的普通话说得比电视台主播还标准——其心气不问可知。

于是他点点头,看一眼廖大宝之后,又随口问个问题,“耍过男朋友吗?”

神马?廖主任和王媛媛听得齐齐就是一愣,然后两人……情不自禁地交换个眼神,没错,真的是下意识的。

最后,还是王媛媛发话了,“区长您是说,耍……男朋友?”

“耍朋友……是我们凤凰方言,就是处朋友,总不能只是北崇有方言吧?”陈区长拿起啤酒来又灌了好几口,才将酒瓶向桌上一放,“不方便回答?”

“没有处过……耍过男朋友,”王媛媛这才反应过来,于是很快地回答,“我跟廖大哥……也是工作中认识的,他很照顾我。”

“从来没有?”陈区长一边发问,一边拿起遥控器换台,看起来很漫不经心的样子。

“从来没有,”王媛媛回答的声音,略略地大了一点,她知道对方在问自己是不是黄花闺女,所以她很自豪地回答,“我才二十二岁,年纪还小。”

做为无依无靠的女子,又是如此的美貌,平日里受到的各种骚扰实在太多了,那些不尽的心酸,在此刻化为无穷的骄傲。

“那行,你教我北崇话吧,”陈区长很随意地点点头,眼睛还是看着电视,“小廖,明天给小赵乡打个招呼,小王的关系,借调到区里了。”

“好的,”廖大宝点点头,刚才的话他也听得明明白白,原来区长不是妇女之友,而是处女之友——有处女情结的。

我的老婆没危险了,小王这是彻底地被……那啥了,不管怎么说,总是她的运气,廖主任按下心内的五味杂陈,“那小王你待着吧,我送我对象回市里。”

“这么晚了,你明天能按时上班吧?”陈区长并没有在意小王待在这里合适不合适,而是指出小廖同学要送人,需要考虑一些因素,“现在外面雨下得不小,走夜路要小心。”

“我知道了,”廖大宝点点头,低着头就下了楼,甚至不回头看一眼,他怕一回头,看到自己内心的卑劣——小王,我这也算是送你的一场造化,你愿意不愿意,在于你的把握,路是人自己选的,怪不得我。

廖大宝的下楼声逐渐远去,隐约的,屋里两人还听到了关闭院门的声音,不过,两人都没有说话的兴趣,气氛有点怪异。

陈区长端起酒瓶咕咚咕咚地灌两口,又点起一根烟来,才淡淡地发话,“在屋里还穿什么风衣?小王你……脱了吧。”

我……脱了吧?王媛媛听到领导的指示,脸上登时就是一热,虽然区长让她脱的是风衣,但是这个……真的仅仅是风衣吗?

她想一想,还是仅仅脱了身上的风衣,看一眼大开的窗户,她低声回答,“天气挺冷的。”

“廖大宝安排了你住宿了吗?”陈区长又自顾自地问一句,这一刻,他有点明白,章尧东为什么那么爱瞬移了,不是领导爱卖弄,实在是领导的思维,一般人跟不上。

“没有……门口宾馆很多的,”王媛媛摇摇头,略带一点警惕地看他一眼,当然,有人若是认为这是挑逗的眼神,那也……就是自由心证了。

在陈太忠看来,这一眼还是有点提防心的,不过他既然把王媛媛留下来,那些合适不合适说的东西,也就都无所谓了,“那你就住我这儿吧。”

“这个……不太方便吧?”王媛媛面露苦色,对这个年轻的区政府一把手,她没有多少抵触的心理,但是这样睡在区长的房间里,她还是有点不能接受……你能了解我一些之后,再做出这个决定吗?

“有什么不方便的?你睡楼下我睡楼上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一挥手,目前就俩人,他也不怕说得难听一点,“你那飞机场的身材,没必要担心。”

“你说我飞机场?”王媛媛登时就恼了,这真的是叔可忍婶不可忍,哪怕你是区长,也不能胡说八道吧?“如果我不是呢?”

“看起来是,”陈太忠才不接那样的话,他不耐烦地摆一下手,“你别胡思乱想,不管你是不是飞机场,我的飞机,降落不到你的跑道……算了,不跟你说了,来,把这几张报纸,用北崇话给我读一遍。”

北崇话是方言,没有字典,陈区长也就只能挨个字的记忆了,他想着这报纸上常见的文字,你念一遍,我就记个八九不离十了。

那就念吧,王媛媛也不害怕,在这里能出什么事情?真要出事也未必有多糟糕,于是她拿起报纸念了起来,一边念,她的手一边在报纸上一点点地划过,示意她念到了什么地方。

她的手型真的很美,手指圆润细长,但是大抵是粗活干得多了的缘故,指甲很短,前端有一些毛糙,大约是有点磨出茧子的意思。

她在念,陈区长就细细地听,一边听一边记,然后某个时刻,他卷着舌头出声了,“这个‘了’字,是应该念‘#%@’吧?”

“这个字,在陈述句里应该是念‘#%@’,但是在这里,是疑问句式,应该念‘¥%@’,语调和发音都不同,”王媛媛解释这个语音,真是一点压力都没有,“像这个‘顺利召开了’,和‘深入了解’,这两个‘了’,普通话发音不同,但这里却相同。”

知道我在语言上的造诣的吧?一边说,她一边不无得意地扭一下头,却冷不丁地发现,陈区长的脑袋,居然就在自己的鬓角边,一时间她有点惊恐,“你怎么……凑到这里了?”

“离得远我看得见吗?你念的是《群众日报》,我这儿就一份儿,”陈太忠都不希的理她,而且,读报纸学方言的话,不跟着对方走,谁能知道念到哪里了?

但是……你离我有点太近了,王媛媛心里暗暗地嘀咕一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