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53章 闹心(下)

因为那一次见面,扈云娟并没有刻意地表示出自己跟大宝的亲近,只是保持着很普通的距离,事实上,她有点小小的自卑——她的爱情不容亵渎,看错就看错了……反正也瞎了一只眼。

结果王媛媛却一个劲儿地祝福他俩,这样的表态,让她多少欣慰一点。

但是这个欣慰,也只是那么一点,恋人的眼睛真的太柔弱了,容不得半点异物,后来两人再吵嘴,她还是要时不时拿出来王媛媛说事——分就分吧,我知道,你有王媛媛呢。

这其实就是置气的性质了,两人心里也清楚,但还是忍不住要嚼谷。

可现在廖大宝给区长做了秘书,还提了办公室副主任,扈云娟就担心了,我心中的雄鹰终于开始振翅了,但是……我还会是他的归宿吗?

两人为这桩恋情,都吃了不少苦,甚至小廖买那个面包车的钱,都是小扈赞助的,而廖主任能撇下面子去跑黑车,也是为了小两口的幸福。

人这个东西,真的太容易变了,于是扈云娟下午听说那个妇女之友的区长想学北崇话,直接就把王媛媛推出来了——不信你敢睡你老板的女人。

而廖大宝还不能不答应,不答应,那就说明他跟小王有猫腻——他在辩解时说过,只要不是李红星,别的领导想见小王,他都可以介绍。

于是,他把小王从小赵乡接过来了,却没想到领导这会儿才回来。

你俩等到我八点多,饭都不吃?陈区长觉得这个事情怪异啊,其实他隐隐能想到,小廖想做什么,一时间他也有点恼火……小廖啊小廖,你觉得你这个区长,真的是传说中的色中恶魔?

不过不可否认的是,这个小王确实不错。

王媛媛站起来招呼一声之后,就一直低头坐在那里,看起来很羞涩的样子,女孩儿身着土黄色风衣,内里是白色羊毛衫,下身就是浅棕色牛仔裤,足蹬一双黑色的笨跟浅腰小皮靴。

这服饰搭配,并不是特别搭调,也能看出来都是些便宜货,但是女孩儿确实漂亮,五官端正到可以称之为精致,只有眼睛略略大了一点。

尤其是她的皮肤,白里透粉细腻无比,充满了青春的活力,一眼看去,就让人忍不住想……摸一下。

“北崇话和关南话,区别很大吗?”陈区长走到沙发边,缓缓地坐下,他一边上下打量王媛媛,一边嘀咕一句,“怎么你们北崇,这么多叫媛媛的?”

北崇宾馆的经理,叫马媛媛,在收移动充值卡的时候,工作很认真。

“刚跟马经理叫了饭,”廖大宝笑着回答,“别说关南和北崇,咱北崇内部很多乡镇,话音都差得很远……十里不同音嘛。”

但是这大半夜的,你弄个女人进我房间,这算怎么回事儿嘛,陈区长有点恼火了,可是……其实是他晚回来了,而且他还真的不知道,关南话和北崇话有多大区别。

就在这个时候,门铃响了,廖大宝过去一接,知道是李红星,请示一下领导,就按一下按钮,将人放了进来。

李主任做为区政府大管家,其实也是有钥匙的,只不过他不敢随便开门——廖大宝是区长秘书,人家能开门,他不能。

他六点多的时候,就发现房间灯亮了,过来想献个殷勤,一按门铃,发现是廖大宝在里面,心里真的是相当不舒服——你和我都是为区长服务的,什么时候你骑到我头上了呢?

争宠这种事情,有的时候讲个分寸,但是大多数时候,都是相当残酷的,李主任心里有了怨气,进来转了一圈,发现王媛媛也在,于是转身离开。

王媛媛可是他惦记了很久的女孩儿,当然,现在打死他他都不敢再惦记了,可是心里对廖主任的怨气,就又多了一分。

所以他就坐在区政府的院儿里盯着,看陈区长的车什么时候能回来,后来由于下雨了,他还特意回家拿了把雨伞,然后继续蹲守,姓廖的,区长今天要不回来,我明天非捅破你俩的破事不可——居然敢在区长的房间里,乱搞男女关系?

区长还是回来了,李主任就进门了,看一看之后笑着发话,“区长回来了?小王也在啊……对了廖主任,姚华刚才还在宿舍院找你呢,想跟你道歉,听说你跟你的女朋友看了一天装修,结果死活找不到你。”

我操尼玛的李红星,廖大宝直恨不得跳起来掐死这货,他跟扈云娟是下午才过来的,哪里看了一天的装修?

事实上,扈云娟很漂亮,小廖很在意他的女朋友,这是区政府不少人知道的——想当初,李红星见过扈云娟之后,一直都暗示:小廖你带你女朋友常来玩嘛。

所以李主任这话听起来没啥,其实真的是恶毒无比——区长的口碑不管是真是假,有不少人知道,而知道廖主任的妻子有财有貌的,也不少。

你怎么就知道我跟区长撒谎,说我下午在关南呢?廖大宝很不解这一点,不过陈区长也很不了解,于是问一句,“小廖你下午,不是说在家吗?”

“我是在这个……北崇的家,政府宿舍,”廖大宝笑着回答,心说幸亏我下午说话含糊了一点,不过同时,他心里却是在暗暗地发狠:李红星,今天以后,有你没我!

说话间,北崇宾馆就把饭送过来了,陈太忠示意廖大宝和王媛媛吃饭,事实上,他已经听出了这个对话的不对劲,“李红星……你有什么要紧事儿吗?”

“要紧事倒是没有,只不过有些……”李红星想跟领导汇报工作,那有的是事情。

“没要紧事就回吧,这大雨天的,”陈区长很随意地摆一摆手,“以后别在我门口蹲着了,你是办公室主任,又不是保安,不要让我觉得你别有用心。”

这话就太重了,李主任说不得站起身落荒而逃。

他走了,陈区长拿起一瓶啤酒,随手掰开瓶盖,抬手灌一口之后,才缓缓地发话,“小廖,你女朋友真有那么漂亮?”

“没有,她还瞎了一只眼,”廖大宝摇摇头,马上表示领导您想歪了,一边说,他一边还看一眼王媛媛,“我是跟她感情深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轻声咂一下嘴巴,又连着灌几口啤酒,站起身上楼去了。

“他上去了,”王媛媛好半天才轻声嘀咕一句,她的目光有点茫然。

“吃饭吧,”廖大宝用筷子指一指面前的饭菜,端起碗来埋头就是一阵猛吃——他不知道领导略带无奈的一声轻叹,到底意味着什么,他也不想去想。

王媛媛也端起饭碗,不过她心里有事,也吃不到心上,吃了几口放下碗来,又轻声说一句,“我感觉陈区长的眼神……非常正。”

“嗯,”廖大宝头也不抬继续吃饭,只是从鼻子里发出一声淡淡的哼声,他此刻心里也是五味杂陈,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。

他今天是当着扈云娟的面,给王媛媛打电话的,小王一听,区长想跟人学北崇话,廖主任有意推荐自己,她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。

廖主任是对她有一丝的好感,不过他真没胆子去吃那个飞醋——其实也没必要,但是她答应时的那种欢欣,让他在得意之余,也有点感叹:权之一字,真的能令人迷恋若斯。

往常他跟她偶尔提一句李红星,小王的嘴角能撇到后腮去,现在说个教区长学北崇话,就能兴奋成这样。

但是当着扈云娟,他还要掩饰情绪,将小王接到这里之后,两人在等待的时候,也聊了聊区长,廖科长没有说自己推荐她的目的,她也没有问——很多话没法说出来。

事实上,他还说了几句传说中区长的女友,不过王媛媛更在意的是,我要是教区长方言的话,供销社那边没问题吧?

“他把你调过来,都没任何问题,”廖主任是这么说的。

但是现在区长的表现很古怪,搞不清楚是高兴还是不高兴,看着小王惴惴不安的心掩饰下的兴高采烈,想着云娟在他出去接人的时候,似乎有点自责……他的心真的很乱。

他的心乱,王媛媛也好不到哪儿去,自打她牺牲学业,供弟弟上学之后,她就横下一条心,今生一定要走出北崇这个小地方,一定要找个足够强大的男人——我的子女,不能再受我这样的苦了。

李红星的相貌,真的令她恶心,倒是新区长,她在电视上见过,年轻高大长得非常阳光,而且乡里也都在说,新来的区长非常地能干。

她的心乱,是因为她不知道如何把握这次难得的机会,廖主任说不一定有把握,而刚才区长看她的眼神,虽然有点说不清的东西,但是绝对没有什么觊觎之色……她判断这种眼神,还是很有经验的。

要说刚进来这间屋子的时候,她还有一些信心的话,现在这个信心真的是荡然无存了,她看着面无表情的廖大宝,轻叹一声,“大宝哥,我发现你升官之后,也变得死板了……离我越来越远了。”

“人总是要变的,这是成熟了,”廖大宝微微一笑,放下碗来,指一指她面前的饭菜,“快点吃吧,吃完还要说事。”

“嗯,”王媛媛端起饭碗,也是猛拨几口,然后放下碗来,“就这么多了,不想吃了。”

“跟我上楼吧,”廖主任站起身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那些碗筷你不着急收拾,一会儿再说好了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