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44章 会场带人(上)

“北崇陈太忠的电话,”洪闯将手机递向自家老板。

“怎么会是他打来的,”王宁沪轻叹一声,接过了电话,发生在北崇的事情,他已经知道了,虽然市委关注乡镇的选举,感觉好像有点牛刀杀鸡,但是王书记最近很关注北崇,自然就有人操相关的心。

就像隋彪想的那样,对王宁沪来说,第一起跳票真的无所谓,只要是差额选举,偶尔出现一起意外,倒也正常,更别说区委第一时间就处理妥当了。

但是同一个县区,连着出现两件跳票的事情,就太不正常了,傻子都知道,这肯定出问题了,王书记正在考虑,要不要警告隋彪一声的时候,就接到了这个电话。

“北崇乡镇干部的选举,连续出现两次不符合组织意图的现象,”陈太忠不急不缓地汇报一遍,“我和隋书记碰了一下,感觉事态非常严重……”

王宁沪静静地听着,到最后才哼一声,“请求纪检委带走赵海峰调查……啧,你们有什么证据吗?”

“正在找,但是这件事耽误不得,”电话那边,年轻的区长平静地回答,“而且有些证据就算掌握了,也不便公布。”

是这个道理啊,王书记太清楚这个逻辑了,查破坏选举的,只能查始作俑者,相关的班子可以戴上“组织不力”的帽子,但是投票的代表,那真的不好明着去追究——没做好工作,要查领导职责。

“那带走赵海峰,调查他什么呢?”王宁沪明知故问。

“我们主要是需要市委的支持,”陈太忠不会指明罪名,事实上,他来北崇虽然时间短,但是身边团结了白凤鸣和谭胜利等人,又跟林桓等人保持了比较近的接触,只听他们平常话里的意思,就知道赵区长不是安分的主儿,属于是那种一查铁定出事的干部。

但是这个话,他不能说明白,要不然就是无视市委的权威了,“该调查他什么,我也不是很清楚,区委区政府服从市委的决定……只要支撑过这几天就行。”

罪名由市委来定,我也没有置他于死地的意思——怎么处理都是市里说了算,我们只是希望平平安安地渡过这段时间。

你还算摆得正自己的位置!这是王宁沪对陈太忠的评价,市里愿意支持你们平息事态,但却不能让你扯着虎皮做大旗,你必须搞清楚,什么是你能惦记的,什么不是。

“嗯,那我知道了,”王书记轻描淡写地回答一句,又重重地卖个人情,“唉,这个赵海峰,可是我看着成长起来的干部,啧……”

“区委和区政府的干部,都是市委培养起来的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说这样的奉承话,他一点压力都没有——反正哥们儿是交流过来的。

“晚上的会议,还是要以充分交流为主,强调集体智慧,”王书记又做出指示,“我就不过去了,相信北崇的同志们,有能力应对这种突发的考验。”

没拒绝,那就是同意了,陈太忠听得很明白,至于老王不肯过来,那也很正常,阳州五区五县一市,现在都在搞人大,堂堂的市委一把手,不能太廉价,也不能太沉不住气——越是这个时候,越得坐得住。

更何况,在短短的十天内,王书记已经两下北崇了,不到半个月就三下北崇,那也太有损市委老大的形象了——北崇人有事,可以去市委拜见嘛。

不过王宁沪的那句“相信北崇的同志们……”,还是让年轻的区长生出了一丝猜测:这是说套话呢,还是想着撇清什么?

王宁沪还真不是这两种意思,他就是简单地希望,北崇能把这点变故压住,自己消化掉,要是等到市委派下去工作组,那阳州市委面上都无光。

事实上,他一听北崇发生的变故,基本上就判断出个八九不离十,绝对是赵海峰搞的鬼——官场里流行太多的自由心证了,比如说大名鼎鼎的那一条:受益最大者嫌疑最大。

而阳州这边,是有跳票传统的,早些年更狠的跳票都有,直接是非候选人当选,搞到后来,阳州不得不在选票上打印出人名,供选举者划对勾了。

所以,若不是北崇被王书记盯上了,十六个乡镇跳一两名也正常,严格来说,隋彪书记亲自出面,力压跳票者祝杰华的那种手段,通常出现在第二名的跳票上,毕竟这只是乡镇选举,不是县区选举。

正是因为如此,隋书记下不了拿下赵海峰的决心,一旦拿下赵海峰而明天又出现第三名跳票,他这个区党委书记能不能保住……那就是两说了,所以这个建议他只能让陈太忠来说,而陈太忠也绝无束手之理,凭良心说,党政班子如此密切配合的时候,并不多。

但话说回来,就是县区选举,跳了票上任的主儿也多了——这性质就又严重了,虽然大多的主儿前景都不是很好,可里面也出现过奇迹人物,有人已经在外市做县党委书记了。

不过近年来,是越查越严了,这也是真的——基础打不牢,上层就不稳。

这些就扯得远了,不管怎么说,做为一个见识过若干次跳票的领导,王宁沪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,这件事情是赵海峰授意的。

由于跳票事件频发,阳州人操纵跳票的手段也越来越高明,像什么我属意的人,就要通过非正常手段上台,那都已经是小儿科了——太阳底下永远就那么多事儿,但是新鲜手段是可以层出不穷的。

如果这个猜测属实的话,王书记更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把握,乡镇的跳票只是一种威胁手段,对赵海峰来说,牺牲一个副乡长并不可惜,他是常务副区长。

就像王宁沪牺牲他这个常务副一样,该丢掉就要丢掉,官场里原本就是这么无情的。

但是操纵乡镇跳几次票,仅仅是会让隋彪被动,未必能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,区委里就算乱一阵,赵海峰也未必能有机会浑水摸鱼。

所以赵区长的最终目标,应该是北崇区的选举,到时候别说陈太忠选不上的后果会如何,只说一个副区长选差了,再加上之前乡镇的不稳——隋彪你走人吧,啥话都不用说了。

要是陈太忠选不上,王宁沪自己都要等着吃挂落,按说撵走一个交流干部,后果不至于太过严重,但是陈某人带来了太多的项目,只一个油页岩,魏天和梁千帆都高度关注。

这个项目目前已经是不太香的饽饽了,而北崇也把它交到了省里,陈太忠又不想出力,按说就没必要太在意此人了。

这么想的人,还真就错了——那货本来就觉得是省里摘了桃子,要是不忿自己在选举的时候被赶出去,恼羞成怒之下,在该项目上使坏,咋办?

太多的人是成事未必足,败事绰绰有余——而这是一个一百二十个亿的项目。

这个风险,王宁沪承担不起,他也没有承担的义务,王书记已经跟陈区长达成了默契。

更别说陈太忠除了这个不太香的饽饽,还在搞几个项目。

北崇的自建电厂——这个项目离了陈太忠玩不转,且别说其他人有没有胆子碰电业局,只说这种带有风险的项目,那七八个亿的资金,谁找得来?

至于其他的一些工业项目,那就是小儿科了,不过……陈太忠要是走了,谁能把退耕还林的试点要到阳州来?

王宁沪的感觉是,如果在自己的任上,把陈太忠选下去,就算黄家肯放过他,省里也不会放过他——省党委组织部送干部的时候,就说得很明白:给你阳州送来了一员干将,别的地方抢着的要的主儿!

所以北崇的歪风邪气,必须杀一杀了,意识到这一点,王书记心里也禁不住暗叹:陈太忠啊陈太忠,这还是组织上把你送到恒北了,在人生地不熟的客场,你都能发挥出如此强大的气场,要是在黄家的地盘上,真想不出你能嚣张到什么样子。

果然是狼走千里吃肉,怪不得……天南都要把你送出来,真的养不起啊。

他这里想法多多,北崇这里也是紧锣密鼓,常委扩大会在晚上八点准时召开,除了区里的一干常委,还有相关的负责人——剩下的四个乡镇,都是四套班子整个端过来了。

西庄乡的班子,也端过来了,那边直接休会了,但是隋彪的目的已经不在这里了,没有用一个半小时,他已经了解到了事情的真相。

“顾俊生在选举之前,扬言自己不想做副乡长了?这很好,他认清了自己的水平,能力有限嘛,方志办空位多得是,安排一个他,不成问题,但是你们西庄乡……还在不在共产党的有效管理之下?”

“西庄乡党委王如意同志,在这常委扩大会议上,我不怕说一句,再来一次选举,组织意图还是得不到贯彻的话,你的书记就干到头了,你要是不下……我下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