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43章 怕什么来什么(下)

接下来的两天,北崇区又召开了书记办公会和常委会,原本陈太忠还琢磨着,在书记会上提一提明年的规划,可是隋书记提醒他,咱们这次会议,就是保选举的会,你多说点别的,就分散会议主题了。

事实上,除了选举工作之外,还有几个干部的任用问题,陈区长倒是像早先说的那样,一路弃权下去,只有将廖大宝同志提拔为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的提案,他才举了一下手。

小廖这就算一步登天了,不但级别有了,连位置都有了,不过怎么说呢?别看这个提名草率了一点,其实这也是他应得的——94年毕业,正经国家分配来的大学生,整整七年没动,这么动一下,没人会有异议。

甚至这个提名,都不是陈太忠提的,陈区长还想着再考验一阵自己的通讯员呢,结果党群副书记赵根正在书记会上提议了一下,就过了,面对赵书记的示好,年轻的区长总不能弃权,倒是隋书记的脸色,多少有点异样。

接下来就是选举的准备工作了,十二月二十四日,是西方的圣诞节前夜,以这一天为开始,北崇的十六个乡镇相继召开第十五届人大第一次会议。

乡镇开人大会,区委领导都带着指导班子下去坐镇,别说常委了,副区长、人大副主任都要往下跑,要不然领导根本不够,这可是十六个乡镇。

陈太忠倒是没去临云乡——白凤鸣去了那里,区长去的是前屯镇,照例先起立听国歌,区党委副书记、代区长陈太忠同志一通讲话之后,会议正式开始。

大区长坐镇的地方,没发生任何的意外,然而,在接近晚上的时候,终于有传说的事件发生了——小赵乡副乡长选举,出现了跳票现象。

坐镇的宣教部长陈文选登时就拍了桌子,被选下来的副乡长在乡里名声不太好,而被选上的是乡经济发展办主任祝杰华。

祝主任这次被提名为副乡长候选人,其实就是应个景儿,体现差额选举的,不过祝家是当地大姓,这个人搞经济也有一套。

比如说小赵乡养鱼户不少,祝主任的父亲都承包着鱼塘,但是由于养鱼户越来越多,导致鱼价起不来,他就搞了一个鱼业联盟,不许任何人单独跟鱼贩子谈价——谁想偷偷地卖?小心第二天你鱼塘里的鱼翻肚皮。

这个政策其实有点不讲理,但是祝家是当地大姓,而且祝主任说到做到,谈好收购价之后,你们先卖,我老爹鱼塘里的鱼最后卖。

其实这么件小事,都还有很多变数,鱼贩子一开始是报复性地不收了,祝主任又联系市场……用了半年,他才把这个联盟稳定下来。

有人背后诋毁,说祝杰华没那么无私,他能从鱼贩子那里捞点补偿,但是不可否认的是,有了这么个联盟,小赵乡的鱼价,一直维持在一个相对合理的价位——所以念他好的人还是不少,认为他是个办事的人。

凭良心选的话,祝杰华上是很正常的,但这不是组织意图啊,陈部长将祝主任叫到一旁,那个啥,你觉得你选上这个副乡长……有意思吗?

我也没想选上啊,但是大家就选我了嘛,祝主任很平淡地表示,票已经跳了,再说什么后悔的话也都晚了。

那你可以跟大家解释一下,不要选你,咱们再投一次票嘛,陈文选很想说这么一句,但是他只是个宣教部长,说这话没什么底气,于是他请示隋书记该怎么办。

区党委一把手立马就赶到了现场,了解了一下情况之后,果断指示祝杰华——你现在,主动地、自愿地退出候选人名单,你的付出会有回报的。

北崇人虽然行事粗鲁,但粗鲁到这种情况的真的罕见,隋书记也不想这样,但是他别无选择,宁沪书记亲口叮嘱过的,不许出事。

祝杰华低头不言语,已经跳了一次票了,不管成功与否,基本上是被组织打入另类了,现在退……意思也不大。

隋彪知道对方的想法,于是正告他,你现在退,那么这仅仅是个意外,我也不会查跳票原因,反倒能显得你有大局感,我堂堂的区党委一把手向你保证,绝对没有后账,只会重用提拔。

这边的事情刚搞定,第二天下午,继续有幺蛾子飞舞,西庄乡的一个副区长,又被跳票了,年轻的区长听说之后,禁不住暗暗感叹——这北崇的民风,真不是一般地彪悍。

坐镇西庄的纪检委书记陈铁人当场大骂,陈书记这算是流年不顺,竞争区长没竞争上,来指导一下选举,眼皮子底下居然有人跳票!

昨天小赵的跳票他听说了,心里还暗自幸灾乐祸呢,不成想今天轮到他苦恼了。

陈铁人在北崇,也属于重要领导,他能来西庄乡坐镇,主要是因为,西庄是赵海峰的地盘,赵区长的名字,现在已经从常务副区长的候选名单上勾下来了,这次乡镇选举,赵海峰是唯一没有下去的常委。

所以西庄乡的动向,区里是高度关注,而赵海峰出身的三轮镇,更是由党群书记赵根正去坐镇,务求不出乱子。

陈铁人并不认为西庄乡能出乱子,这里一正三副四个乡长,只有一个副乡长跟赵海峰不搭界,尤为关键的是,做为差额替补的那位,跟赵海峰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然而事情偏偏就这么发生了,差额替补的那位高票当选了,落选的却是赵区长一手提拔起来的一个副乡长,是从区政府出去的。

要说昨天的还是意外,今天又一起跳票,陈铁人闻到了浓浓的阴谋的味道,若不是他负责的点,陈书记会很乐意袖手旁观,但是现在他想袖手都很难了。

拍桌子骂完之后,他出去给隋彪打个电话,“……隋书记,这是赤裸裸的挑衅,是对选举制度的挑衅,是对党的领导的挑衅!”

“先休会,”隋彪气得牙根直咬,放下电话之后,他直接出了区委——为了保证选举的顺利进行,他一直是坐镇区委的。

来到区政府,他直接找上了陈太忠的办公室,陈区长正在办公室里写东西,听说书记上门,直接笑着迎了出去,“班长怎么来了?有事儿可以给我打电话嘛。”

“西庄乡又跳票了,”隋书记黑着脸,他不能肯定对方是否知道此事。

“我操,”陈太忠一听,头皮都有点发麻,昨天的跳票,可以认为是偶然,毕竟是十六个乡镇,但是今天又是一起,这就是严重的政治事件了。

隋书记将自己了解的情况大致介绍一下,“……现在事态紧急,咱们俩必须先要统一认识,尽快采取对策,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有第三起。”

就这两起,你这区党委书记也吃不消!陈太忠非常明白这一点,乡领导的提名,大部分是出自区委,好像区委不计较,问题就不大,实则不然——这是不能有效地体现组织的管理了,区委必然要被上级追责。

要是有第三起的话,陈区长也免不了责任——北崇已经大乱了,你这区长来的时间再短,也跑不了,株连的时候是不说“无辜”二字的。

所以陈太忠也毫不犹豫地表态,“我觉得有人指使的可能性极大,这是有组织的颠覆……不能坐视。”

“赵海峰嫌疑极重,”隋彪见他开头,马上更进一步,“虽然选下去的是他提拔的人,但正是因为如此,他嫌疑才重……这是欲盖弥彰。”

按照惯例,选下去的干部,组织上都要有个安排,所以那副乡长不算失落——他是跟赵海峰走的,赵区长一旦调离的话,他也就那么回事了。

正经赵海峰这么安排,是逼宫区委区政府,上面只要一追究隋书记的责任,区委一乱,他这个常务副就又有了腾挪的空间——他这么搞,也真是豁出去了。

但是这一切,都只是猜想,没有任何的证据,所以陈太忠若不猜测“有人指使”,隋书记心里再恨,也无法指出可能的始作俑者——官场里没有这么个做事章法。

“还剩四个乡镇,”陈太忠沉声发话,“班长你说怎么办?这种大是大非的事情上,我无条件支持你。”

“我布置连夜召开区委常委扩大会议,你尽快向市委汇报,”隋彪沉吟一下发话,“这个时候,我没办法向宁沪书记汇报,你出面更合适一点。”

“要我说的话,直接让市纪检委出面,带走赵海峰算了,”陈区长冷笑一声,“不管有没有问题,先带走了解情况。”

隋彪听到这话,禁不住又沉吟一下,“万一……不是他呢?”

他不是没有想到这个法子,但是万一不是赵海峰安排的,不该跳票的又跳了,这真的是黄泥巴落到裤裆里——不是屎也是屎了,到时候他这个区党委书记的位子,真的悬了。

“不是他也得是他,”陈太忠果断发话了,虽然他是笑着说话的,但是笑容背后是瘆人的凉意。

“我向宁沪书记汇报的时候,会这么申请的,”他伸手去抓电话,“纪检委来区里,还得一个半小时,先不声张……最好你能在这一个半小时内,找出线索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