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42章 怕什么来什么(上)

白凤鸣惊讶得愕然张大了嘴巴,好半天才回过神来,微微点头,“我说嘛,这才是我心目中的区长,但是……”

“但是你心里清楚就行了,不许跟第二个人说,”陈区长笑眯眯地发话了,“我这人一向强调保密意识,这个你应该清楚。”

这就是我说漏嘴,领导照样有办法应对!下意识地,白凤鸣的脑中就冒出这么个念头来,由此可见,区长虽然是新来的,又是年轻的,但却在别人心里留下了非同一般的印象——此人过于老奸巨猾。

也许区长……希望我泄露出去?这个想法在白区长脑中一掠而过,不过他最终还是微微一笑,长吁一口气,“您这么说,我就放心了,我一定守口如瓶。”

“专心做事就行了,没有过不去的坎儿,”陈区长淡淡地笑一笑……

市委老大在区政府吃饭,区党委的隋彪就郁闷了,按理来说王书记在来的路上,就通知他说要去区政府,还不让他前往,可是现在听说书记跟政府的人吃饭去了,他还是难以排遣心中的郁闷。

总算还好,据说书记大人中午没有喝酒,还表示说下午要了解一下选举的准备工作,隋书记心里才好受了一点,区人大的选举,肯定是绕不过他这个人大的主任。

不成想,王宁沪直接跑到临云乡去,合着人家是了解选举准备工作了,了解的却是乡镇的选举,而且去的还是临云乡。

在北崇的区党委和区政府里,临云乡现在也是小有名气了——别的不说,省里和市里都有人打电话过来,了解北崇的油页岩都分布在什么位置。

按道理来说,这个项目在北崇,真的没几个人知道,但是……一百二十个亿的投资,这数字直接震得太多人头皮发麻,所以几乎是在一瞬间,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北崇官场。

于是又有消息灵通人士打探出来,陈区长的油页岩样本,是从临云乡搞到的,不知不觉间,大家就将关注的目光投射到了那里。

而王书记此刻下乡镇检查选举准备工作,里面的味道是个人就能闻得出来,临云乡——这个北崇最大的贫困乡,要就此崛起了。

去临云乡的路,实在太难走了,到最后王宁沪不得不下了奥迪车,坐上他的另一辆座驾沙漠王子——他今天来北崇,只带了两辆车。

这真不是王书记有意摆排场,一人就配两辆专车,实在是阳州就是这么个地方,山太多了,没有一辆越野车,下基层就太麻烦了。

就是这样,从区政府赶到临云乡,也花了一个半小时还多,由于王书记来得过于突然,乡里有一个副书记和一个副乡长没来得及赶回来。

副书记是去阳州了,副乡长是在区里,不过他接到消息的时候,王书记的车队已经开动,他就算没命地赶,也不可能比这个车队更快——汽车的性能在那里摆着呢,廖大宝那破面包车,从闪金镇开到临云乡要差不多俩小时。

不过王宁沪不在意,在讲了一通话之后,那满嘴酒气的副乡长赶了回来,王书记只是淡淡地告诫他一句,“即将选举了,不要乱跑,你再能喝腿再快,赶不上我手上的小红戳……下次再这么不务正业,双开是最少了。”

王宁沪这么说话,听起来有点不讲理——他甚至没有听副乡长的解释,但是说实话,他还真不算不讲理,选举这么大的事儿,就剩下四五天了,你一个副乡长不紧守岗位,去区里喝得酒气熏天的回来,当场撸了你都不冤。

王鸿也来了,他虽然是退休的乡党委副书记,但是乡里选举他还是要出面的,不过,王书记虽然敢跟娃娃区长倚老卖老,但是见到阳州的老大,他真的不敢胡乱说话。

不过就在王宁沪即将离开的一刻,他还是发话了——民风彪悍的地方就是不一样,“王书记,我们这儿的油页岩资源丰富,下一步,市里打算怎么搞?”

王书记闻言,扭头看一眼自己的本家,方始沉声发话,“我今天来,是谈基层选举的重要性,临云该怎么发展,是乡里和区里的事情,只要大家齐心协力众志成城,相信临云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。”

这话说得……当然是跟没说一样,但其实中心思想还是交待了——主要还是乡里和区里来解决,你们巴结好陈太忠吧。

陈区长做为陪客,在一边一声不吭,市委老大在场,他没有指示的资格。

一行人回到北崇,就是下午五点半了,陈区长晚上有安排,先是接待一个省水利厅副厅长的到访,另一个则是省体育中心的副主任。

省水利厅的副厅长来北崇,是调查北崇的冬季防汛的工作来了,这种事情不能完全说是走过场,但是基本上可以说是走过场,这也就是来了一个副厅长,来个处长的话,真的未必需要陈区长亲自接待。

体育中心的副主任来,是为了挖掘苗子来的,恒北省体委已经跟文化厅合并,称为文体厅,省体育中心以前就是副厅级,现在来个副主任,也是正处了。

按说这个正处不是很有分量,实则不然,下面地市有什么好苗子,想送到省里进一步深造,这一关是非过不可的。

但是这年头什么都缺,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天才,而天才在地市一级培训,不但不够系统,也很少有跟外界接触的机会。

天才送到省里,那就不一样了,首先,省级单位接触外界的机会多,其次,省里的训练比地市不知道先进多少,也容易出成绩。

简而言之,这个体育中心的副主任很扯淡,但是北崇也不能不认真对待——别看这副主任才是个正处,但人家根本不稀罕来北崇,也就是这连着几年,北崇出了点过得去的苗子,一个被国家举重队看中了,一个是跑五千米,破了少年组的省内记录。

总之就是这些莫名其妙的事儿,陈区长想不接待也不可能,要不说这政府的事务,比党委的事儿多得太多了。

于是他不得不把王书记推给区委去接待——政府这边忙不过来嘛。

忙完这些之后,基本上就七点半了,八点县警察局有会,就是这么一个短暂的时间里,王书记把隋书记和陈区长叫到一起,指示一番。

这个指示的内容,也无须赘言,无非是大家要精诚合作什么的,最后他很郑重地告诫隋彪:小陈是刚来不久,这次选举主要的担子还是要你来挑,万一出事,责任也要你来担大头。

这个告诫听起来是不怎么客气,实则不然,首先他说的是大实话,其次就是选举一旦出问题,人大是首当其冲,紧跟着就是党委。

事实上,这是对隋彪人大主,任职位的强调,权力自然对应着义务。

不过陈区长也不怎么郁闷,因为他听得出来,王宁沪确实不希望这次选举出事,责任什么的先不说,只说陈某人能为北崇搞来这么多项目,市里也不能容忍出事。

隋书记不知道王书记到底跟陈太忠达成了什么共识,但是毫无疑问,陈太忠不可能投向王书记的阵营,以前不可能,现在就更不可能了——别的不说,只说常务副区长赵海峰,这可算是王书记的人,现在前途都不保了。

同时,隋彪也不希望陈区长被选下去,撇开他这个区党委书记要面临的风险不说,北崇已经穷得太久了,新来的区长能折腾点好项目回来的话,不但大家手里有花用了,对于区党委来说,这也是政绩。

经济建设是要区政府来抓的,但是区政府总要在区党委的领导下工作,反正这外省交流来的新区长,在这一任期内是不可能提拔的——可以调走,不可能提拔。

那隋彪自然要有自己的打算,你不能提拔,但我再往上走一步,就是副厅了。

所以谈话的气氛虽然有点严肃,但总还是算和谐,北崇区的党政一把手同时表示,我们有信心、也有决心搞好这次选举。

接下来,就是去参加北崇警察局的主题会议了,朱奋起这次还真荣幸,不但区长和区党委书记同时驾到,更重要的是,这二位是陪着王宁沪来的。

王书记最近做类似的发言实在太多了,连稿子都不用,就直接说了十分钟,按说他随便讲两句就行,不过他也觉得,北崇这次选举真的意义重大,影响深远,所以不怕多说一阵,以表示市党委的重视。

对朱局长来说,这就是太及时的支持了,接着隋书记和陈区长也做了简短的发言,所以这个关于选举安保的主题会议,终于在晚上十点成功地结束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