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36章 推广普通话(上)

不等陈太忠发话,白凤鸣先出声了,“胜利,你这么说,就让区长太寒心了,没有区长出面,财政上能拨下去八十万吗?”

“没有区长的安排,这么多充值卡泛滥开来,能换到九十七块吗?你居然好意思说什么损耗……我听着都说不过去,人要知足啊。”

“这个……这个损耗是客观存在的,当然,我一直在强调感谢区长的支持,对下面也都是这么说的,”谭胜利被说得有点脸红。

“谁家跑钱都要产生费用,陈区长帮你办事,抽过你一根烟吗?”白凤鸣不屑地哼一声,他非常确定,区长出手绝对没有收受谭胜利任何好处。

道理有二,其一,区长的充值卡是硬要来的,没经济成本,其二,以区长的眼光……会在意这种小钱吗?还真不够丢人的。

“行了老白,别说了,”陈太忠抬手摆一下,又侧头看一眼谭区长,“那你当时跟我报金额的时候,就该有零有整地报……你都处理完问题了,然后告诉我差一点,这种口子,我是不会开的。”

见到谭胜利想开口说话,他手一摆,示意对方住嘴,“我知道你这么做,有你的原因,但是事前不说,事后我就不接受解释,还差多少?”

“三万……嗯,是三万一,”谭区长老老实实地报出来,连零头都加上了。

“我拿给你,现金……”陈区长走到一边,拿起自己的手包,掏摸一下,拿出三捆蓝盈盈的百元大钞,“只有三万,这是我自己的钱,剩下的一千你自己补吧。”

“您的钱……我怎么好拿?”谭胜利忙不迭站起身,伸手去推那些钱,开什么玩笑?跟政府要钱是他的指责,拿区长私人的钱,这算怎么回事?

“让你拿你就拿,”陈太忠的脸微微一沉,以他现在的身份和地位,绝对是不怒而威的气场,谭区长吓得一哆嗦,乖乖地把钱接过来。

“没有第二次了,”陈区长又回到桌边坐下,顺便看一眼白凤鸣,“凤鸣,你也一样,办什么事儿,提前说到明处,共产党人……事无不可对人言。”

“明白,”白凤鸣笑眯眯地点点头,区长当着他的面来这么一手,告诫的味道很浓,他哪里会听不出来?

谭胜利真没想到,区长这么痛快就把钱给了,他也不敢就这么走了,于是再次坐下来,“区长,我算服了您了……敬您三杯。”

三杯之后,谭区长的脸上微微泛起点红晕,“您去电视台视察的事情,我能不能安排在明天早上?”

“嗯……可以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夹起一筷子萝卜放进嘴里,一边嚼着一边发话,“要换届了,宣传工作要跟上,还有,要强调推广普通话的重要性。”

“咱阳州话确实难懂,”白凤鸣听得就笑了起来,接着他又叹口气,“不过有些偏远地方的老人,听普通话还是有点吃力,更不会说。”

“那种,应该都是八十岁以上的吧?”陈太忠摇摇头,国家推广普通话也不是一年两年了,别说现在电视普及了,只说在收音机还是稀罕物儿的年代,广播电台里也都是普通话——还不是一堆一堆的人围着在听?

“关键是只会听不会说,这个才是要注意的,”陈区长继续指示,“做为电视媒体,应该大力倡导普通话,前一阵儿我去走访一些群众,居然要带上小廖做翻译……我是在我自己的国家啊。”

“哈,”白区长和谭区长听得齐齐笑了起来,谭区长笑得还很开心,“原来妨碍了领导了解基层情况,嗯,那这个地方方言,确实不该在电视上呆着了。”

“不光对我是妨碍,对北崇人也是制约,”年轻的区长摇摇头,正色回答。

本来他简单地指示一下就可以了,不过他不想煮成夹生饭,就细细说两句,“咱们北崇人,早晚是要走出去的,不会说普通话,怎么跟外地人做生意?我的话里带一点小小的凤凰口音,在北京被不止一个人小看过。”

“其实这个方言节目,最早是朝田搞起来的,”谭胜利笑一笑,“说是为了保护中华语言和文化的多样性。”

“照你这么说,我们老家的电视台,也该用凤凰话来,”陈区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。

“扯淡嘛,”白凤鸣一抬手,一杯酒被他灌下肚,他听出区长的不以为然了,没错,陈区长对自己才说的话若有所思,那绝对不是从善如流,而是别有用心,“其实就是郭司令弥留之际,看了用家乡话做的专题,很开心……”

郭司令是黄,埔军校走出来的上将,恒北的两名开国上将之一,不但活得够久,而且是总设计师的挚友,前年驾鹤西游,临终前想回家乡看一看,但是……身体不允许了。

于是朝田这边做了些反应恒北建设的带子,送到北京,好让老将军了解老家日新月异的发展,尤其难得的是,制作带子的人,是用朝田话解说的。

将军看过之后,大喜,于是恒北一台做为上星卫视,每天中午重播前一天的《恒北新闻》的时候,用的就是朝田话——外人说这是恒北话,其实并不准确,阳州也是恒北的,却是接近海角的口音了。

“当时的省台有个副台长,反对这种方言播报,一周之后被调离岗位,”说到这里,白区长轻喟一声,“胜利,我说的是不是实情?”

“是实情,但并不是完全的实情,”谭胜利点点头,他无意在这一方面纠缠,“朝田这样做了,省里其他十一个地市,有五个也这样做了,这可没什么领导压着。”

“上有所好,下必甚焉,”陈太忠轻喟一声,抓起酒杯一饮而尽,“中华语言和文化的多样性?嘿……真是扯淡。”

“阳州方言,对于整个恒北省,是相对独立的,”谭胜利之所以是异端,就是他在关键时刻敢说两句自己的见解,“有自己的语言特色,而且传承悠久。”

“那又怎么样?”陈区长笑眯眯地看着他。

“这就应该保留嘛,是地方特色,”话说到这个地步,谭区长也不再留手,面对学术问题,他不会甘于被领导指示,“对挖掘传统文化,有深远的意义……区长,破四旧里,我们丢掉的东西太多了,忽略了对传统文化的重视,导致现在的年轻人,只知道崇洋媚外,不知道祖宗给我们留下了多少好东西。”

“这个话没错,咱们不能妄自菲薄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但是会了方言……只说方言,就等于对传统文化的尊重吗?我觉得你的想法,矫枉过正了。”

“方言上电视,不是咱们恒北开始的,您应该清楚这一点,”谭胜利寸步不让。

“没错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太清楚方言在中华大地流行的始作俑者了——香港的电影和电视,导致粤语横行一时。

“今年蜀地就拍了一部电视剧,从头到尾都是四川话,”谭区长并不直接掀底牌。

“那个傻子团长嘛,我知道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这很正常,蜀地是总设计师的老家,郭司令的老家都知道投其所好,总设计师的老家,有一部两部片子……奇怪吗?”

“但是蜀地现在的很多地方台,很多节目都开始在用四川话了,”谭胜利侃侃而谈,“道理有两个,一个大家听着亲切,感觉亲民,另一个就是保护中华语言和文化。”

“那是放屁,”陈太忠毫不客气地骂一句,“这样真的是保护中华语言和文化?你这么想,真的大错特错了。”

“秦始皇为什么被誉为千古一帝,是因为他统一了中国?不是,”陈区长端起酒杯,又是吱儿的一声饮尽,“他最伟大的功绩,是统一了度量衡,书同文,车同轨,让中华大地有了标准……为一个大一统的国家,制定了标准,奠定了文化圈的基石。”

“而普通话的推广,具备同样的意义,使一个国家的人民,在相互的语言沟通中,没有任何的障碍,这就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儿,”区长大人缓缓地摇摇头,又叹一口气,“其实这跟我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,咱们这些处级干部,操什么总理级领导的心?”

“但是,我确实是这么认为的,大家出门都讲普通话,走到哪里,听口音都不是外地人……更不是外国人,多好?”

“区长你的想法是好的,但是这不现实,”谭胜利摇摇头,“同在阳州,花城和咱北崇的话,差别都很大。”

“所以说,推广普通话很重要,”陈太忠点点头,不再言语。

“但是不止四川,还有上海、陆海、河南、安徽、广西等地,电视里也在用方言,还有教授方言的栏目,”谭胜利这人一旦认真,那就是有什么说什么,也不管自个儿口袋里三万块钱还没捂热,“尤其我去广东出差,那本地台……。”

“对外……窗口嘛,”陈太忠叹一口气,呆在那里不语,其实他听广东话也很苦恼,偏偏地,人家那边就是用这样的语言说话,经济实力不济,你想抗议都没门。

“他不止是对外窗口,还有一点就是,粤语那个粤,通越,南的越,是古代百越流传下来的语言,”谭胜利见区长哑口无言,就觉得自己辩才无双。

“它有九声六调,有自己的传承,古汉语因为中原连续战火,失去了原本的味道,只有在这里才得以保存下来,所以说这就是中华语言和文化的多样性,必须保护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