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34章 我有安排(上)

“只是复印一份,说什么送不送的?”归晨生自忖,自己将陈太忠招惹到这种地步,再说什么好话也没意思了,所以他拿起文件袋站起身,笑眯眯地冲在座的诸位点点头,“好了,我有事先告辞了。”

陈太忠见他离开,也笑眯眯地站起身,“没脸呆了,好不容易给贫困的北崇跑点意向,没想到市政府里的人,吃相这么难看,告辞了……”

李强本来想出声阻止的,可是听到最后一句话,禁不住有点脸热——这话里明着骂的是归晨生,但是……何尝不是在指责自己和江锋,为了阳州而牺牲了北崇的利益?

政府工作难做,就难做在这里了,做市长的要全盘考虑,但是下面有县区觉得受了不公正的待遇,就要叫苦甚至拍桌子——尤其阳州这个地方民风彪悍,愣头青干部并不少见,他们倒是未必都明着硬顶,但是有了情绪,工作中可以恶心上面的手段也不少。

像这退耕还林,就是典型的例子,李强做为大市长,全市通盘考虑,真的错了吗?放你陈太忠在这个位子上,你也一定会把权力收到市里,这才是合格的市长。

不过退耕还林的事里,李市长有个小小的心结,陈区长不是捡漏或者钻空子,抢在别人前面拿到了项目,而是大家都无能为力,市里都不敢考虑的情况下,人家硬生生地要回来的——其间搭了多少人情,那也是不用说的。

这个时候,阳州市让北崇区承受损失,这就有点不合适,虽然李市长在之前就说过,要陈某人帮阳州也争取一下。

“徐区长你……”江锋看到徐瑞麟果断地站起身,跟着陈太忠走向门口,忙不迭开口挽留——这尼玛都是什么事儿?两个市长找你们区政府谈话,你们居然集体离开?

徐区长头也不回,就当是没听见一样,一来是他对今天的事儿不满,二来是……其实他心里,对李强就非常地不满——周庆是你的人吧?

看姓周做的那点事儿,不但跟麻老二称兄道弟,我儿子的案子,至今没有进展,倒是莫名其妙地弄出一个李进山——李进山是东北人吗?

李市长也知道,此人就是死了儿子的副区长,所以他今天就没跟徐区长说一个字。

看到这位不停步,李强也不为己甚,而是出声点将,“白凤鸣同志,你留步……我占用你五分钟时间。”

尼玛,我招谁惹谁了?听到此话,白区长还真的不好就这么走了,他本来就是肚里做文章的主儿,虽然是铁下心思跟新区长走了,但也不愿意开罪李市长。

幸亏是徐区长在前面做了表率,他借着收纸笔为掩护,慢了半拍之后有样学样,不成想李市长直接点名道姓,并且表明只说五分钟,这时候他再走的话,实在就太不给市长面子了。

看着他悻悻地回转,李市长心里一点欣慰都没有,堂堂的一个大市长,叫一个小小的副区长留步,还得限定时间——丢人丢到这一步,会为此欣慰?

这五分钟,李强浪费了足足有一分半钟,沉吟良久之后,他才轻喟一声,“你们区长很看重你,要珍惜机会好好干……你还年轻。”

您这是在说反话吧?白区长心里暗叹,我紧跟陈区长这不假,但这里是恒北,不是天南也不是京,城,要说跟着陈太忠能前途无量……你信吗?反正我是不信。

不过,他也不着急回答,而是拿出手机看一眼,犹豫半分钟之后,才轻叹一口气,“他是否看重我,我真的不知道,但是我知道……他心里不好受。”

你别指望我说什么实情出来,我知道你的看重,是因为刚才“十个亿”那三个字,我承认有一点点冲动,所以你才会认为我是陈区长的死党,但是非要说废话的话,我倒不介意慢慢拖过这五分钟。

“哦,他不是对这个项目无所谓吗?”李市长却也不着急,慢吞吞地跟他拉家常,好像那应承下来的时间限制根本不存在一般。

“陈区长跟我们去了京城之后,我们根本就见不着他的面,他不是在跑项目,就是在跑项目的路上……”白区长面无表情地回答。

似乎他并没有认为,自己说得很煽情,“偶尔一个电话,就是限我们多长时间去什么地方,那边早就安排好了,但是我们赶去的时候,陈区长已经去了下一个地方,关于这一点,相信……徐区长比我的体会更深。”

这话不假,徐瑞麟后来跟南宫毛毛打交道,以及去普林斯公司送样本,陈太忠都不在场,白凤鸣这话就是说了——您以为我是陈区长的心腹,那未必啊,老徐或者……是更令区长放心的人。

这话要放在北崇说,那真的是鬼才相信,谁不知道白某人彻底地投靠了新区长?但是眼下白区长急于脱身,却也顾不了那么多了——我最多算个诱导,根本就没有明说。

“退耕还林……我知道是徐区长提出来的,”李强才不会被一些小暗示混淆了注意力,“那你这个主管工业和建设的副区长,又提出了些什么建议?”

“我提出修建水泥厂、板材厂和饲料加工厂……等现代化工业企业,”白凤鸣并不隐瞒自己的主张——电厂不是我的建议,不能冒领领导的创意,就不说了吧。

“这个水泥厂,意义很深远,目前国家在大力发展基础设施建设,而北崇西庄一带的石山,石头品质极高,而且该地交通便利,乡镇公路直接建在山边……”

“嗯嗯,水泥厂很有必要,”李强不得不打断了他的发言——小子,我给你五分钟,不是让你这么磨蹭的,“你们的会议纪要,我看过,我都知道卷烟厂那个项目,是你提出来的,陈太忠划给徐瑞麟了。”

“这个真不是区长划过去的,事先我就问过徐区长,农业方面有什么是可以通过工业手段加工成初级产品的,”白凤鸣马上表示,我不在乎这点儿,“他跟我说北崇的烟叶不错,还跟我详细地讲解一下加工手段,其实我们北崇是有手工炮制烟叶的作坊的,不过……”

这货的嘴皮也太碎了一点吧,李强先是感慨一下,然后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——我只给了他五分钟,我说,不带这么算计市长的,“行了,打住,你怎么跟他推荐油页岩的,为什么会议纪要上没有体现?”

“油页岩不是我推荐的,”白凤鸣着急了,立马声明一句,然后,他才干笑一声,“我说一句话,可能您不相信,这是陈区长自己发现的。”

“他发现的?”李强哈哈地干笑两声,“这个现象值得我们深思啊,咱们阳州这么多干部,守着油页岩几十年不知道,小陈单枪匹马一个人,一来就知道了……这是干部素质的问题呢,还是市领导的智商问题?”

你不要尝试欺骗市领导的智商,是你干的就是你干的,我说要追究你的责任了吗?

“真是陈区长发现的,他在临云调查了两天,回来的时候,因为是下雨天,汽车半夜抛锚在路上,还跟闪金的村民发生了点纠纷,这些情况,闪金派出所的同志们可以作证。”

“然后他说,自己是群众的老爹,是这一次吧?”江锋忍不住发问了,这两天时间,他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解退耕还林的事情上了,所以他对北崇的新区长,也有一定了解。

“是这一次,”白凤鸣点点头,他虽然的肚子里做事的,但是关键时候也豁得出来,“第二天我找他要钱,他拿给我油页岩样品,还要我在区长办公会保密……因为省内省外竞争对手太多,北崇底子薄也输不起,第三天是区长办公会,我派人带样品往北京走。”

说到这里,白区长的眼睛有些微微地发红,“区长办公会那天,发生了什么事儿,你们也都知道,陈区长能定下心来开会,我也不说了,我只想强调一点,在傍晚时分,宁沪书记和近江秘书长因为关心我们,直接闯进了我们的会议室……”

“结果大家很惊讶地发现……陈区长根本不认识秘书长,但就是这么一个新区长,他在认识市委秘书长之前,亲自在临云这山旮旯里找到了油页岩——大家都熟视无睹的油石,这样的区长,我是服气的,相信大多数北崇人也是服气的。”

“啧,”李强并不知道这样的内幕,听到这里也禁不住叹口气,“小陈……果然是个做事的,沉得下去。”

“这个……市长,六分钟了,”白凤鸣死拖活拖地,总算拖过了这艰难的五分钟,装疯卖傻、煽情加八卦的,总算是扛过了这段考验,他指一指自己的手机,怯生生地表示,“回区里就一辆车,租的阳运公司的依维柯,晚上回去,还有总结会。”

可是李市长敢随意糟蹋时间,这五分钟的期限,也是一切尽在掌控,有点弹性不足为奇,于是他随意地点点头,“最后一个问题,搞这个油页岩,陈太忠已经筹集了多少钱?你不要跟市里敷衍……直说了吧,赵海峰要下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