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33章 不玩了(下)

油页岩是个啥东西,陈太忠不着急说,他先强调一句,“市长,我北崇跑下来的,就是北崇的……市里支持过什么,我也知道回报。”

“嗯,小河有水大河满,”李市长笑眯眯地点头。

“你的成绩就是你的成绩,市里不会抢,”一边说,他一边看归晨生一眼,尼玛,一百多亿的项目你也敢抢,真的是视市政府如无物了,“我们只会支持。”

“那这个退耕还林……”陈区长沉吟一下,愁眉苦脸地发话,“我出来的时候,都吹了牛……不能让家乡父老们失望啊。”

家乡父老……你到北崇有一个月没有啊?李强笑眯眯地点点头,“那是肯定的,不能让群众失望,退耕还林这一块儿,不管谁短了你的,你找我……我补。”

“您补?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我这人,可是认死理儿的……您就算进步了,到时候钱不对了,我还找您。”

“啧,”李强抬手挠一挠下巴,这是他比较烦躁时的一个下意识动作,心里也禁不住嘀咕一句:你年纪轻轻的,不要这么老派吧?

李市长很可能很快换个位置,前面就说了,他的目标是朝田,要不然巨中华就外放了,可他要是一走,相关的账肯定就挂上了——想认的人就认了,不想认的就不认了。

像陈太忠这种,表示要跟着债主走,一定要追账到底的,真的就太罕见了,基本上可以算到老派作风里去。

“你还是先说一说这个油页岩的事情吧,”江锋见市长为难,主动插话了,不能所有话题都由你带着走,不管怎么说,你北崇是接受阳州领导的,“你总得先让市里先弄明白吧?”

“简单来说,油页岩就是石头里炼出油来,”陈太忠也没有过分遮掩的意思,消息一旦传开,想打听还不简单?“关系到国家石油的战略储备。”

李强等了一等,见对方不再说了,才侧头问一下江锋,“是不是说的油石?我印象中,这个东西咱这里很多。”

李市长不是本地人,但江市长是本地人,他点点头,“没错,听起来就是那个。”

“国家石油的战略储备,”李强沉吟一下,扫一眼北崇的三人,然后直接就看向了归晨生,“归市长这么着急来,是有什么计划?”

“这个消息,是省里领导过问的,”归市长的脸上,依旧是笑容满面,“据书记说,省里担心咱们拿不下这么大的项目,一百多个亿呢,宁沪书记找我先了解一下情况。”

“省里……”李强也听得有点头大,这么大的项目,省里关注是再正常不过了,直接成立个对口的厅级企业都正常。

跟王宁沪掐,李市长不怕,两人各有来路,而且有陈太忠这个桀骜不驯的家伙顶着,他考虑的更多的是:怎么才能从小陈手里多抠出点东西来。

但是现在听到省里关注,李市长真的不能淡定了,事实上,面对这么大的一个项目,一般人想淡定也淡定不起来,“陈区长你怎么看?”

刚才你不做我的挡箭牌,现在指望我来抵挡省里?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省里领导亲自过问……是好事啊。”

这句话说完,又没人说话了,陈某人的表态,虽然很符合官场的认知,但是在座的诸位没有一个人会认为,这家伙会这么心甘情愿地交出正在跑的项目。

白凤鸣和徐瑞麟尤其确定这一点,在他们的眼里,自家的区长最难顶得住的,是市里的压力,真要到了省里,那还真的不怕了,别的不说,只说郭伟跟着北崇人在京,城跑前跑后,就很能说明问题了——陈区长并不害怕高层的压力。

沉默了好半天之后,李强主动端起了酒杯,“来,喝酒。”

这就是暂时搁置这个话题的意思了,众人默不作声,端起酒杯一饮而尽。

放下酒杯之后,江锋清一下嗓子,才待说什么,不成想又被归晨生抢了先,归市长笑眯眯地发话,“那陈区长,北崇尽快出个文字性的材料,一定要翔实可靠。”

他不能容忍李市长将此事推后,那样必然会发生变数,倒不如现下说得明白点。

这小子要跳脚了吧?李市长心里暗暗盘算着,不成想年轻的北崇区长微微点头,“嗯,我们尽快商量一下。”

原来是拖字诀啊,李强禁不住有点微微的失望,他却是不想,若不是刚才他不肯出头,坐视归晨生和某人打交道,陈某人现在也不会回答得如此含糊。

“跑部的资料就可以,”归市长笑容可掬地指点年轻人,“主要是油页岩的开发和应用的论证过程……大家集思广益,才好拿下这个项目。”

“跑部的时候,就是带了一张嘴去的,”陈区长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其实这些资料都很好查,随便查一下就知道。”

怎么可能?归晨生直被这话气得鼻孔冒烟,省里领导都能确定那份报告的金额,于是他难得地面容一整,“时不我待,盯着这个项目的人很多,一旦错过这个机会,我们就是恒北的罪人。”

“我只关心北崇,一个小区长,也没有对整个恒北犯罪的能力,”陈太忠终于忍不住了,冲白凤鸣努一努嘴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你出去拿一下技术性的资料,全部转交给归市长,请他签收,以后这个项目就跟咱们无关了。”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归晨生笑眯眯地看着他,眼中寒光一掠而过。

“我全部都移交给你了,还要我什么意思?”陈太忠一拍桌子,就站了起来,盯着归市长笑吟吟地发问,“我对整个恒北犯不起这个罪,你要,我就全给你,这还不够?”

归晨生被这剧烈的反应刺激得一愣,笑容僵了一下之后,才干笑一声,“陈区长你的意思是说……撒手这个项目了?”

“你的话,敬德和云中都有油页岩,”陈太忠慢慢地坐下来,又看一眼主位上的李强,“就不要算我们北崇了,我来是为了做事,不是为扯皮来的,也不想对整个恒北犯罪。”

“这么大的项目,你说放弃就放弃了?”李强不动声色地发问。

“很大吗?”陈太忠不屑地一笑,“你们做你们的大项目,我做我的小项目……我说老白,不是让你拿资料去了吗?”

白凤鸣站起身,转身出去了,只剩下一屋子人鸦雀无声,陈太忠又拽出一根烟来,这次他倒是没忘记派烟,将手里的烟盒向转盘上一放,手指一拨转盘。

待转到徐瑞麟处,他手指一伸停下转盘,“徐区长,麻烦你给大家散一下烟。”

徐区长面无表情地站起身,先给李强一根,又给江锋一根,最后递到了归晨生这里,归市长才待摆手,瞟一眼香烟之后,接过来细细端详起来,也不说什么。

不多时,白凤鸣拎着一个牛皮纸卷宗袋走了进来,将纸袋向归晨生处一放,然后一支笔和一个便笺本递过去,也不说话。

“你放我这儿,是什么意思?”归市长微笑看对方一眼,眼里却是遮不住的恼怒,他怵陈太忠,但是对一个副区长,他还真不需要给什么面子。

“这是您要的资料,”白凤鸣耷拉着眼皮,很呆板地发话了,不过,他的表情虽然呆板,可那一支笔和便笺本却是在宣告——请签字。

“说撒手就撒手,你们北崇对恒北大项目的态度,我算是见识到了,”归晨生一边发话,一边就打开了手边的纸袋,这个时候,他不会连打开袋子的胆子都没有。

抽出一叠文件之后,他很快就找到了开篇概述,粗粗地看了三四分钟,基本上对油页岩的开发就比较清楚,于是将资料装入袋中,侧头看一眼李强,“市长,这个字儿……您签还是我签?”

姓李的,陈太忠是要交出材料了,我敬你是大市长,问你一句。

少尼玛拿王宁沪和省里来压人,李强心里冷哼一声,刚才归晨生看资料的时候,他却是耷拉着眼皮,用眼角的余光看着白凤鸣和徐瑞麟——所谓观察,要选对对象。

李市长看得很清楚,那二位虽然面无表情,虽然难掩一丝不满,却是绝对没有不舍的意思——也就是说,这个项目肯定在陈太忠的绝对掌控中。

嘿,这种项目……朝中没有大佬支持,谁敢惦记?李强缓缓摇头,“这么大的项目,我没胆子签,还是归市长替省里签了吧。”

“市长都不签,我就更没资格签了,”归晨生也顾不得李强的嘲弄了,他借坡下驴,拿起手里的纸袋摇一摇,“陈区长,这材料我复印一份……没问题吧?”

“我陈某人送出去的东西,绝对不会收回来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漫不经心地发话,“很贵重的资料,希望归市长妥善保管好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