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29章 回家(下)

许纯良对此倒是很感兴趣,事实上,他对上一次陈蒋许三人在北京的一筹莫展记忆犹新——有人要抢沃达丰的代工,许某人、蒋某人和陈某人,三个年轻的正处坐在一起,共同商讨群策群力,如何才能抵御对手,才能不辜负天南父老乡亲的期望。

那样激情澎湃的青葱岁月……不会再有了,念及于此,许主任有一点蛋蛋的伤痛,天南的归天南,恒北的归……想归天南很难,还是归恒北罢。

“你这叫蛋疼,”陈太忠对许主任蛋蛋的伤痛,做出了正确的评价,“纯粹是闲的,小资情调……咱们还是一起去拉斯维加斯钓鲑鱼吧,节令正好。”

“你说的啊,苒泠正想去呢,”许纯良深以为然地点点头,“她马上毕业了,难得想放松一下,我本来是不赞成的,不过你要是能陪她,我就……在家里帮苒泠说话。”

“你不用帮她说话,”陈太忠断然拒绝,“我去那儿,其实是想在白令海峡冬泳的,真的,讨好女人什么的,那成就感……比得上征服一个海峡吗?”

“太忠,我憋不住了,能说一句不?”后座上的郭伟终于忍不住了。

“兄弟唠嗑呢,你随便说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回一句,“别扫兴就行。”

“海峡不算什么,女人要真的深起来,比马里亚纳海沟还深,”郭伟正色发话,“趟得过去海沟,趟不过去乳沟,趟得过去乳沟,还得趟得过去腿沟……”

“你这是……什么个意思?”许纯良看一眼后视镜,淡淡地问一句。

不怪他有点恼怒,许主任说的是自家的妹妹,结果这厮乳沟腿沟啥的,说个没完,知道我们说的是谁吗?就乱插嘴。

“开玩笑的嘛,”郭伟微微一笑,他并不是很害怕许纯良,虽然他知道许家势大,但是他身处某个位子,多少有点底气,“欢迎素凤手机卖到我恒北。”

“嗯,感谢你的欢迎,”许纯良犹豫一下,终于是哼一声不为己甚,他的骨子里,就不是个强势的性格,别人欺到头上,那是不能忍的,但是话能说开,他也不愿意多计较——他取名纯良,真的没起错。

不多时,车就到了小区门口,三个人找家饭店,才定下包间,井泓给陈太忠打来了电话,说晚饭有应酬了,你们吃完饭去某个咖啡屋等我吧。

于是大家索性站起身走人,直接来到那个咖啡屋,叫了几份客饭,几口划拉完之后,才慢吞吞喝起酒来,许纯良和郭总喝的是干红,陈太忠喝他的啤酒。

大约是八点左右,井泓和黄汉祥两人走了进来,落座之后,相互介绍一下,黄总对许纯良的态度倒还可以,“以后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,跟小陈好好配合,互相帮助。”

有意思的是,井泓也是将谈话对象对准了许纯良,他指出,这个素凤手机的起点很高,你们还是要利用好在国际上已经闯出的渠道和口碑。

可是,国内市场也很大啊,许主任表示自己有点挠头,蛋糕已经被人分得差不多了,我们沉下心来,开发国内市场,您看……这信产部也表示了,说未来的十年,是电信高速发展的十年,尤其是要以移动通信为主。

除开中国,全世界哪里还会有这么大的市场?这个市场我们不敢放弃。

“当时就不该给你们办这个入网许可,”井部长笑着开一句玩笑,然后他才轻喟一声,“国内的这个手机市场,环境太恶劣了,很多厂家斗得血淋淋的,渠道店面之类的也挤占大量资金,你放着轻松的外国人的钱不去赚,非要趟这趟浑水……”

“国内……是立身根本啊,”许纯良轻喟一声,又一眼陈太忠,不再说话——要不是太忠走了,国外没准还能做下去。

两人坐了半个小时,愣是没人跟郭伟说一句话,郭总也不敢吱声,只能规规矩矩地坐着,直到走的时候,井泓才看一眼他,轻描淡写地说句话,“出一份你们地区的年终总结和明年规划,三天之内送过来。”

“是,”郭总大气都不敢出一下,提心吊胆地将这二位送到车上,这才转身苦笑一声,“真是佩服你俩……居然能谈笑自若,我直接就这气场压住了。”

“你有所求嘛,”许纯良轻描淡写地回答一句,然后看向陈太忠,“你那儿需要些什么支持?要投资的话,尽管开口。”

“有钱了?”陈太忠讶异地看他一眼,凤凰科委其实一直都不穷,不过也没怎么太富有过,最多的时候也就是四、五个亿的资金。

“京华走上正轨了,给了还款计划,”许纯良笑一笑,“我都跟博睿开始讨论还钱了,嗯……省里有意让疾风、素凤合并,再接收几个企业,然后上市。”

“这不是胡扯吗?光疾风就够资格上市了,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疾风虽然只是一个电动车厂,但目前还在开发旅游用电瓶车、运动型自行车等,产品已经外延到了很多领域,“这两家合并起来,这么大的企业,还能归科委管吗?”

“所以我就顶着,蒋君蓉也不希望合并,她希望素凤单独上市,”许纯良遗憾地撇一撇嘴,“咱房地产公司都够资格上市了,目前在操作这个……不过难度很大。”

“不希望上市的公司,人家是劝着上市,希望上市的公司,上不了市,”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,“投资的话,能给我多少?”

“明年打算还博睿四、五个亿,”许纯良笑着看他,“你觉得找科委结对子好,还是从博睿要钱好?”

“看看,我早就说了,结对子有点危险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明白纯良的顾忌,两人关系再好,但是凤凰科委想不计成本地支持北崇,也有点说不过去。

天南省一贫如洗的地方海了去啦,省内结对子也就算了,你这对子结到省外去——别说章尧东干不干,怕是连蒋世方都不会答应。

“对子还是能结,支持你个一两千万没问题,”许纯良不以为意地哼一声,“只要你有跟高科技挂得上钩的项目,我就给你了……倒是要看谁敢跳出来。”

“一两千万……聊胜于无吧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回去马上就找个高科技项目,向许主任汇报。”

“汇报免了吧,我也是赌一把,”许纯良一抬手,拍一拍他的肩膀,“没准过两年,北崇发展得要比凤凰科委强得多,到时候就是我跟你化缘了。”

“到时候你早成科技厅副厅长了,我很惊讶地发现,想要还钱,都找不到地方,”陈太忠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“还要待多久?”许纯良不理会他的玩笑。

“在科技部报着一个项目,有回信儿了就走,”陈太忠叹口气,“跑部这种事儿,真的太折磨人了,亏得科技部我还认识几个人……”

他这个牢骚,发得有点早了,周日下午的时候,阴京华找到陈太忠,拿走了改动过的油页岩开发报告,这个报告预计投资高达一百二十亿——不过,是分好几期的。

交完这个报告,基本上就没什么问题了,部委那里要验证可行性,还要判断上哪些砍哪些——这种事情,陈太忠插不上手。

所以他周一就打算回了,不成想即将上飞机之际,安国超又打来了电话,了解了一下油页岩的情况,最后才问一句,“地方上能自筹多少资金?”

“我正积极地引进香港的外资,如果可能的话,能有一个亿左右,但是……我那个区用钱的地方实在太多了,”陈太忠苦笑着回答。

“外资来搞油页岩?”安国超奇怪地咦了一声,沉吟一下方始发话,“这个钱不能花到别的地方去……嗯,等钱到账了,再来部里细谈。”

“吁,”陈太忠轻出一口气,挂了电话之后喃喃自语一句,“幸亏我告诉他只有一个亿,要不然,真是没钱搞发展了……”

正嘀咕呢,他猛地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待抬起头的时候,才发现白区长、徐区长和杨局长骇然地看着自己,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目光。

“区长,您刚才说……多少钱?”好半天之后,白凤鸣才轻声问一句。

“这又不是拨款,是借款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摆一下手,“你们安心搞发展,找钱是我的事儿,走了,回家……”

飞机在朝田降落,就是中午十二点了,李红星已经带了一辆依维柯在机场外面等着了,大家随便吃点,连市区都没进,驱车直奔北崇。

下午五点的时候,眼瞅着就要到阳州了,陈太忠的手机响了——0001那个号,来电话的是大市长李强,“小陈回来了?快到阳州了吧?”

哥们儿我就没有一点秘密可言,年轻的区长随意地扫一眼车里的众人,心里暗暗叹口气,“嗯,还有半个小时进市区……市长您有什么指示?”

“这一趟辛苦你了,不容易啊,”李市长笑吟吟地发话,“我和江锋同志给你设了顿便宴,钟楼宾馆见。”

江锋,陈太忠暗暗咬一下牙,放下手机,面无表情地发话了,“李市长和江市长要见咱们,大家打起点精神来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