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26章 黑枪不断(上)

陈太忠赶回来,可并不仅仅是发牢骚,他要集思广益,“这么大的便宜,市里可不能白占,咱们要合计一下,跟市里弄点什么。”

这话让大家又吓一大跳,心说你有这么个想法不足为奇,但是如此明目张胆地说出来,就不太好了,要知道在场的人足足有八个。

尤其是其中除了领导,还有三个秘书,而没有秘书的那位,却是跟陈区长最不搭调的、几乎是被绑架到北京的区财政局长杨孟春。

这消息……怎么可能控制得住?徐瑞麟听得眉头就是一皱,郭伟的嘴巴也扯动一下,只有白凤鸣无动于衷——区长敢这么说,八成又是准备了后手吧?

白区长非常确定,市里想截胡,绝对要按着陈区长的要求来,否则的话,别说李强,王宁沪出面都用不动郎主任——事实上,市委书记这个级别,才算相对重要的外藩。

沉默一阵之后,还是徐区长先发话了,毕竟这个退耕还林是他提出来的,“让市里来办的话,咱北崇一定就没份儿吗?”

“就算有,份额也不会很大,”陈太忠沉声回答,正是因为知道是这样的结果,他才会如此愤愤不平,“来之前李市长就说了,要我来北京跑项目的时候,多考虑一下阳州全局。”

“这样啊,”徐瑞麟终于知道,区长为啥如此地暴跳如雷了,北崇是落后,但是整个阳州都落后,市长没表态还好说,但是表态之后再遇到林业局如此表示,北崇想吃独食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事实上别说独食了,想占大头都很难,阳州市本身就是个多山的地方,北崇虽然穷,但是环境并没有多恶劣,这就是李强当时提议的原因——还有更需要退耕还林的地方。

“难啊,”白凤鸣也叹口气,都协调得差不多了,猛地遇到这么一档子事儿,放弃吧,此前的努力和人情全部付之东流不说,也太没有大局感了。

可是就这么交出去,又怎么甘心?别说年轻的区长了,白某人都不甘心。

一堆人大眼瞪小眼,瞪到最后也没个什么说法,最后还是陈区长主动发话了,“饭点儿了,吃饭吧,这个事情,大家都细细地考虑一下……最好能有个两全的办法。”

白凤鸣倒是个心思细腻的,借着大家都往门外走的时候,走上前小声问一句,“区长,您费了这么大的劲儿……要不要我把这个消息传回市里?”

“没必要这么刻意,”陈太忠轻声回答一句,然后脚步轻盈地走了出去,“这大冷天儿的,咱们去东来顺吃涮羊肉吧,吃完找个地方看演出……”

区长这还真牛气了,白凤鸣心里禁不住叹服,他的请示其实也是试探,看看区长需要不需要有人造势——阳州市政府听到这个消息,肯定坐不住。

到时候,市里能主动找上来,北崇这边就好提条件了,这是个谁来就谁的问题,被就的一方,肯定占有一些优势。

说白了,白区长这么提议,也是怕此事闹得不可收拾,X办的人是那么好用的吗?既然用了,就要起到效果,要不然实在划不来。

所以他才自告奋勇地要去主动泄露消息,跑这种事情下手一定要快,就算还没有竞争对手,也应该一气呵成地完成,时间一长就会生出变数——白区长担心大家都很热爱北崇,没人去透露这个口风,一拖两拖的……耽误了算谁的?

不成想他的这番热情,并没有得到区长的特别赞许,当然,区长也不可能反对,只是淡淡地表示,要注意方式——这种一切尽在掌握的雍容,这几天他已经看得太多了。

这种事儿你都不急?白区长虽然已经习惯了领导的算无遗策,但是这样的场面,领导还能沉得住气,他就禁不住要自问一下:我是不是表现得有点过了,领导或许……不喜欢下面人随便揣测他的心意?

这个他还真是想歪了,陈太忠是真的不在乎这个时效性,林业局那边都说得很明白了,上面领导的关照是有压力,但那只是让大家为难,正经是因为你是自己人,所以这事情好说。

这或许只是个借口,造林司想找一个台阶下,但是这既然成为了理由,那么以后也会是理由——公私应当分明,陈某人只怕程序不对,却不怕别人不认账。

至于说陈区长敢把此事冠冕堂皇的说出来,原因也很简单,他只说了结果,没有说过程,若是谁异想天开要短他的路,直接联系林业局——那乐子可大了。

陈区长又开上了那辆商务车,七座车挤了八个人进去,他本有心奔着王府井的总店去,郭伟建议了,“随便找家分店吧,总店是宰外地游客的,而且……现在是饭点儿。”

“那不如去荆总的哥哥那儿吃了,”陈太忠将车速放缓,给荆俊伟打个电话,“荆总的哥哥冬天最爱吃火锅了,而且羊肉都是东来顺冷库里买的,怎么煮都不老。”

“想吃……那你过来吧,”荆俊伟接了电话之后,笑着表示欢迎,“这两天阴得厉害,刚托人腌好两只羊腿,说明天中午烤着吃,那晚上就是涮火锅和烤羊腿了。”

一行人赶到荆总的字画店的时候,木炭火锅已经在二楼点起来了,除了一楼的两个店员,屋里还有两个女孩儿,以及一个男人,陈太忠见过此人不止一次,隐约记得,大家都管此人叫魏老师。

大荆总的这个铜火锅,比一般人家用的要大一号,据说还是有点历史的,反正他这儿平常蹭饭吃的文化人多,十四五个人围着火锅吃的时候也有。

两个女孩见来的这帮人虽然衣着普通,行为不是很大气,但言谈间有做派,就猜到这是一些小官僚,不过在这个地方混的,都是有点文化范儿的,正琢磨着该不该招呼一下,不成想来人里自然分出三人,开始招呼各种事儿。

这就是郭伟、白凤鸣和徐瑞麟的秘书了,他们伺候领导,可是比外人专业得多,陈太忠大致介绍一下自己领来的人,也不细细说明,无非就是郭总、白处、徐处和杨局——没办法,副区长啥的叫不出口,丢不起那人。

不多时,大家就坐下来吃上了,酒也不算差,52度的五粮液,有意思的是,十几个人就围着这么一个火锅,小菜就只有四样,腌萝卜、腌白菜、腌蒜和油炸花生米。

所幸的是,陈太忠带的这帮人虽然多,见识也不算广,可他是老大,有他坐镇,别人就不能拿出那些土匪作风来,所以涮一筷子羊肉,夹到碗里能吃老半天,倒也不觉得僧多粥少——生羊肉十来盘呢,大家慢慢涮嘛。

可是陈区长觉得大家有点拘束,于是看一眼自家大兄哥,“不是有烤羊腿吗?”

“临时才开始烤的,一小时以后再说吧,”荆俊伟笑着回答,“那可是见真章的功夫,腌制什么的就不说了,只说烤,没一个半小时根本出不来……而且北京很多地方不能自己烧烤,有污染,别人一投诉一个准,正在隔壁院子烤着呢。”

“可是咱们不是要看演出吗?”杨孟春没头没脑地接一句。

“那是你要看,我们都不看,”白凤鸣咽下嘴里的一口羊肉,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演出有什么好看的……倒是这个羊肉,真的很嫩,东来顺冷库里的?”

你小子敢我在我大兄哥跟前,给我上眼药?陈太忠笑眯眯地扫一眼杨局长,此人……起码是嘴不严,这个不好。

“嗯,东来顺的,”荆俊伟笑着点点头,他觉得眼前这帮人挺有意思。

渐渐地,吃开了之后,一个火锅也不觉得不够,你来我往推杯换盏,大家吃得热闹,郭伟终于逮个空子,低声问陈太忠一句,“太忠,耗了好几天了……现在能不能给个准信儿?”

“今天井部长有会,明天周末了,就这一两天帮你搞定,”陈太忠轻声地回答他,“为了你的事儿,我都找到黄老板了……记得还差我一百万啊。”

“太忠,不能见一面就算完哈,”这人心都是没尽的,郭伟知道自己肯定能见到井部长了,心里就又不能满足了,“去哪儿吃饭,花多少钱那都好说……能吃顿饭吧?”

“别说请井部长了,想请我吃饭的,能从这儿排到前门楼子去,你信不?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反问一句。

“那也不能一两句就算见了,太忠,我一向对得起朋友的,”郭总继续咬耳朵。

众目睽睽之下,他俩在开小会,不过别人也没办法说什么,这是在座的最大的两个领导,于是其他人也杂七杂八地私下交流。

这嘈杂不知道过了多久,终于有人出面打破僵局,却是楼下传来的声音,“让一让,让一让,羊腿来了,小心烧着。”

眨眼间,两个汉子悬空端着两条羊腿走上楼来,每一条羊腿约莫有五六斤重的模样,由两根钢丝钎子穿着,就这么端上来——剔了骨头之后,也不知道有没有四斤了。

“这也叫羊腿?”陈太忠看得眼睛一眯,“兔子腿吧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