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25章 不如意(下)

我不经过你,当然也能办成事,但是……我现在要办的事儿,真的太多了,陈太忠心里也窝着火呢,各种人情、建设和引资,让他有风中凌乱的感觉——唉,谁让哥们儿去了北崇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呢?

“找您是最合适的,”他并不做解释——所谓的解释,在明眼人面前根本没用,所以他很直接地表示,“肯尼迪小姐是这么坚持的。”

“请叫我米歇尔,我不是什么肯尼迪,”凯瑟琳冷着脸发话,这女人的演技,真的也是一等一的,“陈,郎……你们俩都是我的朋友,我用朋友之心对你们。”

郎……陈太忠直觉得一股酸气,从后心顺着脊梁直接冒到两腮的位置,腮腺和颌下腺剧烈地工作着,超负荷地分泌出了大量的液体——你能叫得再肉麻一点吗?

“嗯……我珍惜各种友情,”郎主任点点头,他听得很明白,这是肯尼迪小姐个人的友情,换句话说就是……这不是公对公的,是私人交情,所以他不再犹豫,而是很干脆地摸出手机,“我了解一下情况。”

所以说,这领导身边的人办事,一旦认真了,都是很干脆的,他很痛快地拨通了一个号码,“小侯,查一下林业局办公室的电话……嗯,尽快。”

这是正经天子近臣的做派,他不需要像南宫毛毛毛一般,说林业部什么的,林业局就是林业局,但是他打电话问的,绝对不会是北京市林业局。

那边的反应也很快,郎主任随手拽出一支笔,记个号码,反手就打了过去,“林业局吗?我是X办郎斐,有地方上想申报退耕还林,找到我这儿来了……找错了,你们负责申报的地方在哪里?”

说地方上找错门,那是扯淡,他的意思是说,这地方上的人找到我这儿来了,你们看着办哈——更明显的暗示,那也不可能有了,这暗示还不够明显?

那边说了点什么,大家不得而知,总之,郎主任挂了电话之后,很随意地表示一句,“小陈你去跑一趟,把地方上的苦衷摆一摆,嗯,强调一下你们是要招商引资,环境问题,不得不解决,肯尼迪小姐的话很有道理……地球是大家的。”

这话更是扯淡到不能再扯淡了,但是郎主任的意思也很明确,不管地球到底是谁的,反正他很痛快地帮忙了——电话是当着你的面打的。

这个人情,做得是极为扎实,而且他并没有说到此为止,只是强调小陈你该有一个合适的态度,认真地去解释——不要认为X办的人打了招呼,做事就不着调了。

那么也就是说,如果陈某人真的做到了这些,对方还是不肯答应,没准……没准还可以有点说法,郎主任并没有把后路堵死。

陈太忠听得明白,白凤鸣听得也明白,接下来就是大家吃饭了,酒桌上偶尔说两句,不过到最后,郎主任还是喝了半杯红酒,站起身走人,并没有提出任何的要求。

他不提,并不代表他没有需求,只是这种事儿,记在心里就好了。

白区长又被区长撵回去了,不过他已经习惯了,回去之后睡了半个小时,郭总招呼大家打牌——事实上,这些人轮流被区长呼来喝去,就算想出去玩都不敢了。

“有收获吧?”徐瑞麟一边摸牌,一边看一眼白区长。

“你的收获更大,”白凤鸣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知道下午区长干什么去了吗?人家去国家林业局了,我一上午都在帮你敲边鼓。”

“是吗?”徐瑞麟手微微顿一下,也没再问下去,而是继续摸牌,不过他的心里真是有点微微的奇怪:商量退耕还林的事儿,为什么出面的是你?

“喂,我说老白,给个答案啊,”徐区长沉得住气,可郭伟沉不住气,来北京三天了,没有领导的消息不说,陈区长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,“太忠怎么说的?”

“给个好号儿,我就告诉你,”白凤鸣笑着发话。

“那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吗?”郭伟回答得毫不含糊,“四条你随便选……只要我有。”

“这次是真帮你问了,”白区长将手里的扑克牌搓开,一边慢慢打量,一边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六十分……我叫了,嗯,区长说了,人已经联系上了,你等消息就行。”

“六十五分,”杨孟春跟着叫一把,这就是二百的底子了,结果徐瑞麟跟着叫一把,“七十分……郭总你叫吗?”

“八十,”郭伟财大气粗地提了十分,这就是五百的底子,一输起码一千五,“你们等一下,我问两句嘛……太忠怎么说的?”

“我哪儿敢多问,身边的领导老大个了,”白凤鸣想起郎主任的做派,还是禁不住暗暗咋舌,哪怕人家在打电话的时候,已经自报家门了,他还是不敢说出来——要不是人家知道自己是北崇分管工业的副区长,肯定不会直接说的。

但是不说的话,他心里还真的痒痒,那是传说中的一号办公室啊,白区长算是个沉得住气的,也要禁不住小小暗示一下,“区长说了,招呼已经打过了,你等着就行了。”

你真的问了?郭伟狐疑地看他一眼,伸手去抓底牌,接着就哀嚎一声,“哎呀,这底牌都是些什么嘛……”

约莫是有了点结果的缘故,郭总的牌越发地臭了,正是所谓的“官场得意,赌场失意”,光这一把他就输了七千五,一下午玩下来,更是输了差不多一万六。

“今天手气真不好,”玩到下午五点半,郭伟终于表示,“再玩两把不玩了。”

“你的手气,好像一直都不是很好,”白凤鸣笑眯眯地答他一句,才要伸手去洗牌,有人推门而入,大家扭头望去,不是别人,正是陈太忠。

陈区长一进门,就看到满屋子的烟气,禁不住伸手扇一扇,“这么呛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放火呢……开窗户晾一晾。”

一边马上有人去开窗户,其他人也站起身来,“区长有什么指示?”

“暂时没什么事,”陈太忠走到沙发边坐下,他看一眼徐瑞麟,犹豫一下方始发话,“我下午去了林业局,谈的……还算可以。”

“哦,”徐瑞麟点点头,“那我需要做点什么?”

“糟糕的是……人家不对北崇啊,”陈区长郁闷地叹口气,沉默了好一阵,才悻悻地一撇嘴,“咱们辛苦半天,倒是市里舒服了。”

听他这么肆无忌惮的发牢骚,一时间所有的人都不好接口,就在那里默默地站着,好半天之后,白区长才发话,“这得跟市里说道说道,咱们领了那么大的人情……”

“人情倒不算大问题……主要是我帮林业局做过一些工作,”陈区长头也不抬地答一句。

这话真不是假的,他和凯瑟琳下午去了林业局,那边是造林司一个副司长接待的,一直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也不说拒绝的话,偶尔还抱怨两句,说资金短缺什么的。

陈区长明白,人家是等着他扯出郎主任的大旗,才好决定行止,可是这牌不能随便打,他只能有板有眼地介绍北崇的落后,北崇的引资,北崇的……

扯了半个小时,也没得到什么确切的话,直到有人进来在副司长耳边嘀咕一句,那位才眼睛一亮,“陈区长,你以前是天南树葬办主任?”

“是啊,”陈太忠点点头,这头衔有点恶心人,他还没来得及拿出来套近乎。

“嗐,那自己人还说个什么?”副司长眉毛一扬,很直接地发话了,“有领导关照,司里就差一个理由了……我还当重名呢,你早说嘛。”

哥们儿搞出全国第一个树葬公墓,确实是给林业局办了好事了,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微不足道的一点事儿,没好意思提……能办?”

“别人不行,你就好说,”副司长又看一眼凯瑟琳,若有所思地回答,“理由也充分……不过,指定县区不太合适,你以阳州的名义发个文,跟局里了解政策——不能是申报!”

人家这么说,陈太忠就不好再说什么了,凯瑟琳更不好说什么——她总不能说在北崇退耕还林才算是搞绿化,出了北崇就不算搞绿化了。

所以陈区长这个郁闷,也真的是爆表了,“天下事不如意者,十之八九吖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