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23章 来头太大(下)

“你找郎主任办,没准能成,这你可千万别指望我,”黄汉祥郑重地告诫年轻的区长,一边说,一边又看一眼不远处的凯瑟琳,她正跟吴言低声说着什么,“你倒是可以拽上她。”

陈太忠缓缓点头,要说老黄这建议,还真是比较靠谱,X办的人是非常牛气的,但是一号快要到点了,想必郎主任这些人也要有点别的心思。

而退耕还林这种事,说大挺大,说不大还真的不大,X办的人打个招呼,办也就办了,关键还是看郎主任肯不肯帮忙。

要是拉上凯瑟琳,这事儿成的希望就更大了,想当初她举办家庭晚会的时候,老郎可是跟黄二伯都去了的——他应该清楚肯尼迪小姐的背景。

“啧,”想到这里,他悻悻地咂巴一下嘴巴,“又得求她了,真是不想欠这个人情。”

“你这都是中美亲善大使了,还有中法亲善,”黄汉祥笑了起来,为老不尊地打趣他,接着又好奇地问一句,“还求了她点什么?”

“电厂投资,苎麻布的开发和应用,”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,哥们儿好像离了她就不行似的,真是伤自尊。

“你这区长事儿还真多,”黄汉祥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不过……恒北的苎麻布确实有名,还有背包什么的,这个东西,应该找你的法国朋友开发吧?”

“是啊,找法国人开发最合理了,多花点钱,在时装周上弄个苎麻服装专场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问题是我那个法国的合作伙伴,根本就是个混蛋……”

说着他就说起了发生在曲阳黄上的故事,黄汉祥听得倒是津津有味,到最后他才点头表态,“这个埃布尔,还真的很有商业头脑。”

“但是这种做事方法,有点让人接受不了,”陈太忠终于有心情拿起啤酒灌两口,“而且因为他,曲阳黄的老总刘满仓都下马了。”

“他自己经受不住诱惑,怪得了谁?”黄汉祥漫不经心地回答一句,接着又微微一笑,“我发现你遇到好玩的事儿也挺多,年轻真好啊……”

第二天上午,北崇一行人继续无聊中,徐瑞麟是最坐得住的,他的苎麻样品已经给了美国人,下午又要见南宫毛毛引见的专家,基本上,他这趟北京之行已经算是盘满钵满了。

所以他主动发起打牌,郭伟和白凤鸣却都没什么心思,郭总甚至还给陈区长打个电话,奇怪的是,陈区长两个手机居然同时关机,五个九的手机倒是能打通,不过接电话的却是留在北崇的廖大宝。

那就打牌吧,由于心不在焉,郭总居然在两个多小时内,又输了三千多,白区长都禁不住笑了起来,“跟郭总过来,还真是来对了。”

他正说俏皮话呢,手机响了,“呀,领导的电话,别出声啊。”

接起电话之后,白区长嗯嗯两声就站了起来,“好,我马上就到……老徐,你昨天普林斯公司,是在什么地方?”

“恭喜啊,”徐瑞麟这一声恭喜,其中滋味怕是只有白区长才能懂,倒是郭伟等他俩说完,又跟着叮嘱一句,“老白,这次可不许忘了帮我问。”

看着白区长匆匆离去,郭总狐疑地扭头看徐区长一眼,“老徐,怎么同一个公司……陈区长还得让你俩分开过去?”

“我估摸着……是他太忙吧?当时他没在场,现在他应该在场,”徐瑞麟皱着眉头发话了,他也有点想不通这个道理,“不管怎么说,反正是没我的事儿。”

他这话其实又说错了,陈太忠叫白凤鸣过去,跟徐区长的事儿,也有点关系。

昨天既然见了黄汉祥,他今天就要去见一见黄老,原本他想的是,自己都已经离开天南了,找黄老的话,也没啥家乡的消息可汇报,倒是显得有点钻营味儿很浓。

可是黄汉祥说了,老人家百岁生日要到了,要是按男过虚岁的话,该是一百零一岁了,你看你去年就没来,今年就算提前去,也要去一趟——其实老爷子还经常嚼谷你呢。

所以陈区长一大早就去黄老那儿排队,手机关掉是很正常的,有意思的是,轮到他进去的时候,又是十点钟,于是,年轻的区长很荣幸地跟黄老再次共进了“午餐”。

午餐过后,又聊了一阵他才出来,手机一开,就收到了凯瑟琳的短信,要他马上回电话,他回过去之后才知道,郎主任已经答应了,中午来普林斯公司吃饭。

白凤鸣来到普林斯公司,就十一点出头了,年轻的区长已经在普林斯公司老板的办公室等着了,待他见到那美艳的女老板之后,眼睛登时就是一晕——怪不得老徐念念不忘,这女人真的是……太漂亮了。

总算是他紧记着自己的身份,也没敢多看对方,打个招呼之后坐下,心里却开始盘算——区长这“妇女之友”的外号,看起来也不是特别冤枉嘛。

“介绍一下,这是普林斯公司的老总,凯瑟琳?肯尼迪小姐,”年轻的区长发话了,“咱们的电厂,要跟她借贷资金,做为回报……一些工控产品,要优先考虑普林斯公司。”

“这是应该的,”白区长笑着点点头,见到对方没有跟自己握手的意思,他也就坐在那里不动,省得自取其辱,“我已经听徐区长说了一些。”

“这事儿就不要有第五个人知道了,”陈区长淡淡地扫一眼凯瑟琳,心里有点无奈——虽然你号称很懂中国了,但你还是没有吃透啊。

下一刻,他就将这份纠结抛在脑后,凯瑟琳之所以口无遮拦,主要还是不太在意这种小单子,那他也没必要过分强调,“白区长,这次请你来,一个是谈借款的问题,一个就是等一会儿,帮着敲一下边鼓……说明一下普林斯公司对咱们北崇的发展,非常看好。”

敲一下边鼓?白凤鸣一边缓缓点头,一边琢磨,“这个没有什么问题,不过……我能了解一下,有什么任务吗?”

“任务就是,争取拿到退耕还林的试点,”陈太忠细细跟他解释,“中午我们要请一个领导吃饭,凯瑟琳会帮着咱们说情……但是她需要有个原因,所以希望你配合。”

“明白了,”白凤鸣果断地点点头,这次他是真明白了,为什么谈退耕还林的事情,来的不是老徐而是他——因为普林斯公司要对北崇投资,所以这个美艳的女人,就有理由关心一下北崇的环境。

“投资的不是电厂,而是油页岩的综合利用,”陈太忠再次做出指示,没办法,有些事情一句话没交待清,没准就要出纰漏——像凯瑟琳就把电厂的消息泄露给了徐瑞麟。

“我知道了,”白凤鸣再次干脆地点头,他真的很明白,严格来说陈区长的叮嘱有点多余,他白某人要是连这个都注意不到,那就是越活越回去了。

事实上,他更好奇的是,中午会请什么样的领导吃饭,这个问题按理说不该问,因为区长就没有介绍的意思,但是他不问的话,心里真的有点痒痒。

这种好奇心,是真的不该有,不过区长的能耐太大了,白凤鸣都有点见怪不怪了,所以他犹豫一下,终于还是出声发问,“我还应该注意点什么……是什么样的领导?”

陈太忠和凯瑟琳交换个眼神,沉吟一下,陈区长还是做出了指示,“你不要再跟任何人说了,餐桌上也只当什么都不知道……X办的。”

“X办?”白凤鸣低声地咀嚼一下这俩字,然后猛地就是个激灵,眼睛也顿时瞪得老大,嘴巴微张,愕然地看着自己的领导。

“你就当不知道他的身份,”陈太忠无可奈何地点点头,没错,就是那个X办——要不是看你铁了心思跟我走,我真的不会告诉你。

“明白,”白凤鸣再次点点头,脸色却是有点发白,尼玛,区长你真的太牛了一点吧,连一号身边的人,都能约出来吃饭。

不过白区长是肚里做文章的主儿,他非常清楚,X办的人私下跟外人接触,那是什么样的性质——这性质说不严重,确实不算多严重,但是说严重也很严重,结交外藩啊。

虽然这外藩,个头奇小。

一时间,他真的有点后悔自己的好奇了,京城的水实在太深了……可是话说回来,若不是有此一问,他哪里能想到自家的老大,居然有如此的通天手段?

“所以说,自然随意就好,”陈区长看这家伙脸色变了,就知道此人明白里面的深浅了,于是心里暗暗点头,嗯,倒也不枉哥们儿冒险告诉你。

“现在咱们谈一谈……关于下一步,北崇的工业规划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