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22章 来头太大(上)

“十来个亿,有点少啊,”陈太忠马上叫起苦来,虽然他并不知道,老黄为啥忽然间就这么热心了,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现学现用。

“几年建设下来,油价没准涨到什么地步了,没准我还要扩大再生产,俄罗斯的输油管不能信,伊拉克那个萨达姆,没准要死到美国人手里……嗯,没错,他活不了几天了。”

他这是难得地又想起来一点上一世的往事,萨达姆最后还真是死在美国人手里了,不过好像死得不太寻常——似乎是在地洞里……被熏死的?

“少来了吧你,都是我嚼谷剩下的,”黄汉祥直接喊停了他,“有这点钱不错了,也就是我看着你准备充分,跑得也辛苦,才帮你搭把手,成不成的还两说呢。”

合着还是我不等不靠的积极活动,你才愿意帮忙的?陈太忠心里隐隐是有点明白了,本来嘛,这年头想求人,自己得先做到了,别人才好帮衬你——自己都不操心还指望别人操心?

不过他还想争取一下,“可是油价要是不涨的话,我们贫困的区政府,就背上了巨大的包袱,先多给一点吧?”

“合着不管涨不涨,都是你要钱的理由?”黄汉祥哭笑不得地看他一眼,“不涨就更不能多给了……连这都没搞明白?”

“但是国家投资二三十个亿的话,总不能放在那里干看着吧?”陈太忠小心翼翼地在十几亿的基础上,又微微地加了一点,“建好之后……也可以不生产?”

“我……我真是懒得理你了,”黄汉祥无语地摇摇头,侧头看一眼阴京华,“小阴,你跟他说一下吧。”

“太忠只是习惯真刀实枪地做事了,”阴京华先表明一下立场,然后才微笑着对陈太忠解释,“你不能不生产,必须要生产,否则你就是真正地骗取国家拨款了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已经猜到对方要说什么了,不过刚才插了几句嘴,反倒是证明黄汉祥确实有自己的门道,那么现在,他就洗耳恭听了。

“剩下的就简单了,你肯定也想到了,”阴京华还真没什么独到的见解,“卖不到市场上,就卖给国家,他们想买得买,不想买也得买,你可以折腾,也可以叫屈。”

“等你折腾得他们怕了,事情就好办了,不给你补贴的话,你就可以停下生产了,时不时地转一下机器就行……这不是你要主动停,而是北崇的财政无法支持了,主动停工是欺骗国家,被动地停,是体谅国家的难处。”

“对啊,你要搞的是技术和产能的储备,只要能保证设备随时运转得起来,那就行了,”何保华微笑着接口,“只要保证能把钱投资到位,这个油页岩的技术,其实不难。”

“那照这么说,我这不能算骗钱吧?”陈太忠一直对某个字耿耿于怀,“成品油只是贵一点,其他什么都好。”

“做电厂燃烧用油的话,一点都不贵,”何保华正色发言,他对电厂这一套还是很熟的,“精细分馏才会体现出成本差异……凤凰有个碧涛,如果你足够关心的话,就该知道,他的沥青曾经无人问津,改良了以后才卖出去,这不是碧涛的问题,而是煤焦油的先天不足。”

陈太忠点点头,他对此事记忆犹新,那时候煤焦油价格疯涨,而碧涛能精细加工出来的产品不多,利润全压在沥青上,但是偏偏沥青的熔点过低、粘稠度不够,当时邢建中将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沥青改良上,“看来页岩油也有先天不足。”

“关键是看用心程度了,有没有骗国家的拨款……是很唯心的东西,努力了不代表一定成功,而成功了也不代表有多么努力,”何保华轻喟一声,“不过能做到问心无愧的,基本上都能达到部分成功……这就足够了。”

“我肯定能做到问心无愧,”陈太忠点点头。

“光你问心无愧,没用,”黄汉祥在一边闷声闷气地发话了,“你的手下你的团队,他们不需要生活?他们不想活得更好?这么大的项目,你得看住了,不能让人钻了空子。”

“太忠,你黄二伯这辈子该吃的该玩的,都享受得差不多了,该见识的也都见识到了,就是没办点什么名垂青史的事儿出来,心里有点不甘心……这件事儿,你一定给我办好了。”

北京申奥的时候,好像你也是这么跟我说的,陈太忠暗暗地撇一撇嘴,老黄你这是越来越会煽情了啊。

不过这种事情,他心里明白即可,点出来就没什么意思了,“黄二伯你放心好了,办好是没问题的,小陈我说话算话……真没想到,您办这种事儿都这么轻松。”

“你这……到底是想说点啥?”黄汉祥警惕地看他一眼,小家伙好像话里有话啊。

“我啥也没想啊,”陈太忠很冤枉地一摊双手,“就是想着不是天南的事儿,不好意思跟您开口……您真的不为难吧?”

你还真当我是蒙艺了?黄汉祥不屑地哼一声,“天南的事儿,正经我不好开口,天南之外嘛……主要是强调个合理性,真要看准的项目,那就做了嘛。”

合着这就是黄家跟蒙艺的不同,蒙书记想帮忙的话,跨了省就要找一些合适的理由,然而黄家却截然相反,他们要考虑的是——抱不平可以打,但是最好别在自家的范围内,否则就难免有各种嫌疑。

“嘿,我还真就疏忽了,出了天南,黄二伯您平趟啊,”陈太忠狠狠地一拍大腿,“总是怕您为难,所以也就是想着,不大的事儿找您最好。”

“不大的事儿,找我也未必办得好,”黄汉祥有种预感,自己又上了什么套子,不过他也不是很在意,“那你打算找我说点什么事儿?”

“我找您真没大事,我们做小辈的,不能难为长辈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我答应阳州市移动的老总,引见一下井泓,他给了我两百万,就是想见一下井部长的面儿……这个事情,我肯定得跟您打个招呼。”

“想见井泓,你带他去见,跟我说个什么?”黄汉祥脸一拉,“两百万见一下他……挺值钱的了。”

“我去的北崇,根本就是一穷二白嘛,也没人帮衬我,”陈太忠听他这么说,是真的不乐意了,“去了没两天,人家直接枪打区政府了,那门口叫个人山人海,就是这个时候,郭伟丢给我两百万缓解饥荒,感激啥的不说了,他求个上进,我也不能坐视。”

“两百万就要求个上进,他倒是想得美了,当天朝的官员是什么,大白菜吗?”黄汉祥冷哼一声,这种事情他见的多了,“他能给你这个钱,绝对是阳州移动的一把手,还是说一不二的那种,但是他再上进,就是恒北副总了,你觉得……这个位子两百万够吗?”

“这只是引见一下的价钱,不行的话,当我没说好了,”陈太忠叹口气,轻声嘀咕一句,“拿了人的手短,总是要帮忙的。”

黄汉祥点点头,“嗯,光引见的话,那你跟井泓商量去吧,还要我掺乎?”

“人家是副部长哎,”陈太忠真是有点无奈,牛都送了,你还差一根绳子?“我跟他又不熟,这么找过去,太不尊重人。”

“阿尔卡特的事儿,你办得可以嘛,怎么就不能直接找了?”黄汉祥看他一眼,又哼一声端起啤酒,“算了,一会儿我打个电话吧,其实你真可以直接找。”

“还有个事儿……”陈太忠又想起一件事来。

“还有?”黄汉祥都把啤酒瓶送到嘴边了,闻言登时就停下了,“我说小陈,咱不带这样的啊,以后还能不能来喝酒了?”

“我就是打听一下,”陈太忠笑着发话,“区里想搞个退耕还林,可是国家林业局那边不接受地方申请……”

“嘿,又是骗钱的事儿,”黄汉祥插一句嘴之后,拿起酒瓶灌啤酒。

“这可不是骗钱,确实有这个需求,正经是乌法省那边才是骗钱……”陈太忠将自己才听说的事情讲一遍,“我就是想请教您一下,这种事儿,我是不是能拿来做一做文章?”

听到乌法省三字的时候,黄汉祥的手就微微顿了一下,不过等对方说完,他已经恢复了平静,摇摇头表示,“这个不合适做文章,部委哪里有不犯错的时候?知错就改就行了,要不别人就会怀疑你想整人。”

“我哪儿有能力整部委的人?”陈太忠委屈地叫一声,“我只是觉得不公平,乌法那边能坐着领补贴,我这边正经有需求……反倒是没人过问。”

“天底下哪里有那么多公平的事儿?”黄汉祥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这种事情,当初没争取到,现在争取是给部委制造麻烦,批了你的申请,别人的批不批?”

“我也是知道这个道理,才琢磨着剑走偏锋,”陈太忠叹口气,老黄跟邵国立说的一样,可见这是大家的共识,“主要还是太穷了。”

“这个……我有个建议,”黄汉祥琢磨一下,“还记得X办的郎主任不?”

“郎主任,记得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怎么可能忘了那个人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