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21章 骗得不对(下)

“这个项目能搞成的话,那是要好好地谢谢黄二伯的,区委市委这些,统统我来安排,”陈太忠笑着点头致意,老黄你愿意支持我,那是我感谢。

“这些是后面的事儿了,慢慢地说也不迟,”黄汉祥很随意地一摆手,然后面色一整,直勾勾地盯着他,“我就是想问你一句,这种事情,你怎么不提前跟我商量一声?”

我都主政一方了,啥都跟你商量?陈太忠听得很是无语,不过,话显然不能这么说,“科技部不支持的话,我的电厂照样要上,有什么可商量的?”

“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,”黄汉祥不为这样的托词所动,“要说骗钱的水平,你差得多……你还真以为自己在骗钱了?”

“我本来也没觉得是骗钱,”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,大抵是因为有点心虚的缘故。

严格来说,他并不认为自己是在骗拨款,实在是油页岩这个项目,真的不好准确定位,因为这个项目一开始就是跟国家能源安全挂钩——这跟投资回报率什么的,关系不大。

所以陈区长在跟白凤鸣商量此事的时候,就含含糊糊地探讨过这个问题,白区长也没明确表态,只是说到时候国家不回购的话,咱就只能……少制造点。

这就是正副手之间有了默契,咱不谈这个项目建好之后,会有多大的实际产出量——这个话题实在没法说,回避吧。

陈某人自从进入官场,从没干过这种只为要钱、目的不明确的勾当,所以他自己就有点心虚,但是他执着地认为,他不是在骗钱——石油安全是必须要抓的。

既然别人都能抓,那我为什么不能抓?不客气地说一句,哥们儿做事的认真程度,只会比别人强,而且不会惦记着上下其手。

“我当然知道你想做点事,要不然不会这么遮遮掩掩的,”黄汉祥嘿地一声,笑了起来,“说得绝对一点,想搞油页岩的,就都是骗钱的,那个油价目前就不可能承受,但是……”

说到这里,他狠狠地瞪小家伙一眼,“但是你偷偷摸摸地,别人一看就知道你心虚,国家的投资可以骗,但不是你这么骗的!”

“爸,”何保华无奈地叫一声,您光顾着说怪话了,这这……还有外人呢。

“我……我到旁边喝点茶,”罗工一听就明白了,虽然他也很想听一听,这国家投资该怎么骗,可是何所长发话了,他再坐得这么近,就有点不识趣了。

“那我该……怎么骗?”陈太忠只能虚心求教了,“不过这个骗字儿,怎么这么难听呢?”

“要理直气壮地去骗,”黄汉祥倒真是毁人不倦,“首先,你要把你全部的方案都拿出来,嗯,你就需要这么多投资……”

“其次呢,你要有信心,成品油出来,成本会很低,不管别人信不信,你自己得先相信,哪怕可能略高于现在的油价,也一定要强调,从长远来看,石油涨价是必然的……”

“明白了,”陈太忠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这种事情,其实一点就透,“然后要说技术积累已经不得不搞了,再说一下这些资金保证就够了,再有缺口我就自己筹备……”

“错了,应该说,这些资金还未必够,虽然你已经筹备了不少,”黄汉祥纠正他的错误认知,“嘴巴一定要张大,大到足以表示出你的决心,大到他们不得不砍你,然后砍来砍去的,这事儿……就好办了。”

“原来项目……应该是这么跑的,”陈太忠听得再次恍然大悟,不就是忽悠人吗?“我这是第一次跑项目要拨款,以后就知道了。”

“又错了不是?”黄汉祥哭笑不得地看他一眼,“油页岩该这么跑,别的项目,各是各的跑法,你不是跟范如霜熟吗?问问她……她跑氧化铝项目,敢不敢这么搞?”

“说来说去,也就是您敢怎么想,”陈太忠叹口气,这人和人真的不能比,有底气和没底气就是不一样,他来京跑项目,是没命地藏着掖着,怕被别人发现了创意之后借鉴了去,人家老黄却是建议,一定要吵得天下皆知。

这就是差距啊,他自嘲地笑一笑,“我这要啥没啥的,真不敢这么想。”

“你也知道自己要啥没啥?”黄汉祥拿起啤酒,咕咚咕咚一阵猛灌之后,才打个酒嗝发话,“不光是我这么想……敢惦记这个项目的,都是这么想的。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他自是听得出来,老黄这么说,是嫌他来京城之后,没有去黄家求助,但是陈某人也是要面子的,他不想有事没事就去找黄家——离了黄家的支持,就做不好工作了?

然而眼下看来,离了黄家的支持,还真就不容易做工作,黄二伯说得很明白——敢惦记这个项目的,都不是一般人。

“我本来只是想着小打小闹,”沉吟片刻之后,年轻的区长低声解释,“自己找点钱,再跟部里要点钱,总共三五个亿就行了,等厂子建起来之后呢,慢慢地用电厂的收入,去带动这个油页岩产业的发展,慢慢地滚动……像您说的这么大的手笔,真的没敢想。”

“不敢想的话,你会错过机会的,”黄汉祥淡淡地回答一句,事实上,他的心里并不是像他表现的一般平常。

小陈跑项目没找黄家帮忙,这很正常,黄总知道小家伙心里是很傲气的,喜欢自力更生,他非常理解这个心情——谁没有年轻过呢?而且还是那句话,黄家只会在关键事情上出面,是一锤定音的力量,并不是大事小事都操心的保姆。

但是当他听女婿说,小陈跑的是油页岩液化的项目,走的是科技部的路子,他就决定关心一下,石油的战略储备,绝对是关系重大,另有一个说不出口理由则是——这小子怎么不找计划委,跑到科技部去了?

黄汉祥非常清楚陈太忠在科技部的能量,凤凰科委那是样板自不必提,上一次他见安国超,还是借着小陈的幌子——一个副部长要请一个副处吃饭。

尤为关键的是,他知道蒙艺跟金相实关系好,小陈一个人怕是跑不下这个项目,但是让蒙艺再出面打个招呼,问题就不大了,这两方面的因素加起来,科技部就算再不想给,三、五个亿总还是有的。

可是科技部一给钱,这味道就又变了,陈太忠现在在什么地方?在恒北呢,这是黄家够不着的地方,孤军奋战……这容易吗?

小陈是活生生被杜毅撵走的,不但给黄家争了气,也算是帮着争了点筹码,而恒北省这区长的位子,也是人家自己找的——不知不觉,这家伙已经成长到这个地步了。

而黄家在整件事情里做了什么?基本上什么都没做!明白的人,知道是小陈的级别太低,黄家暂时不好伸手,不明白的,没准会认为某人成了弃子。

这个时候,蒙艺能拉一把的话,且不说小陈会不会因此改变亲疏关系——这个并不重要,关键是黄家也会有点挂不住:人家不被重用被撵出去,是因为你们,人家需要帮助了,反倒是得罪过黄家的人出面帮忙……砢碜不?

不过,这个因素也不是很大,黄总决定了,小陈要是乱打乱撞地搞这个项目,他真的未必要出手,所以他才会拎个专家过来,听一听这家伙做事,是不是还像以前那么靠谱。

事实证明,小家伙做的准备真的很充分,只是囿于能力不足,不敢大搞,其间的心酸,想必也是不足为外人道——听听,人家琢磨的,也就仅仅是三五个亿。

项目跑得如此艰辛,小陈也没找到黄家门上,黄老二若是再不伸一把手,那也太令人心寒了,黄总又灌两口酒,才淡淡地发话,“科技部……你可以找蒙艺帮忙的。”

“还没到那一步,”陈太忠的情绪也有点低落,一来是自己跑项目的方式不对,二来就是……老黄这是明显地嫌自己不找组织,“我先自己跑,不行的话再说,他是碧空的省委书记,又不是恒北的。”

嘿,你还不是一般的有性格啊,黄汉祥被这话逗得好悬笑了,不过他这个问题,本身就是个试探——你要是真的找了蒙艺,我就不帮忙了,黄家还没沦落到要上杆子求着帮人的地步。

而小陈的回答,不但合他口味,也符合他的认知,他怒其不争地哼一声,“你这家伙,啥都不懂就乱跑,不等靠要是好的,不过要看是什么事儿,你现在……目标还是那三五个亿?”

“那当然不是了,黄二伯您出手,三五十个亿都有点砢碜,”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,“百十来个亿我也不嫌多。”

“百十来个亿……别说北崇,阳州都不够资格管,不是大型央企来管,就是省里直管,”黄汉祥摇摇头,“现实一点吧,十来个亿就够你美的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