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20章 骗得不对(上)

面对黄汉祥的指责,陈太忠也不以为意,只是微微一笑,然后才反问一句,“别人能骗,为什么我不能骗?”

顿得一顿之后,他又轻叹一口气,“北崇什么都没有,我身为父母官,必须要帮大家找个出路,其实何院长下午提的意见不错,搞个油页岩电厂就完了,三四个亿的资金,我随便到哪儿也找到了,眼下搞得这么复杂,真的不光是为了骗钱……”

“先期的投资,国家是要出钱,但是到了后期,是北崇的电厂要为此买单,为了维系这个赔钱货,发电成本要增加不少,我们一个区政府,能做出这样的牺牲,我觉得足够了,谁也不能要求我们做得更多。”

黄汉祥嘿然不语,何保华听完之后,侧头看一眼罗工,“他说的这些项目都做下来,估计得多少钱?”

“这个主要是看规模,规模越大均值越低,何所您肯定明白这个道理,”罗工笑着回答,“但是眼下,规模越大赔钱越多,规模小了又不具备普遍适用性,想搞起这个产业链,哪怕不算电厂……最少要二十个亿,这还是微型的。”

“你觉得他这个建议,可取吗?”何院长又发问了。

“陈区长对油页岩的认识,还是很深刻的,”罗工是奉命来刁难的,但是做总结的时候,不可能偏颇了,事实上,黄家老二能请他私下对一个项目做评估,这本身就值得人琢磨。

所以他做出了肯定的表示,“而且投资试点项目,也要考虑下面的执行力。”

“小陈的执行力,那没有问题,”黄汉祥终于发话了,他放下手里的啤酒,长长地打个酒嗝,“呃……他也不缺钱用,不会胡来,我就奇怪了……怎么到哪儿,你都能找到好项目,这运气也太好了一点吧?”

“黄老指示过我,要沉得下去,”陈太忠沉声回答,“我只是沉下去做事了,跟运气什么的无关,正经是要感谢老人家的点拨。”

“我就特别不喜欢你这一点,越来越官僚了,连说话都老气横秋的,”黄汉祥不满意地哼一声,又感触颇深地叹口气,“那个在超市里推车就走的年轻人……再也看不到了。”

“我这叫成熟了,”陈太忠很不服气地顶一句,心说你这样的太子党做派,哥们儿不学就会,但真要那样的话,我何须进官场呢?

他的话音未落,只听得门声一响,大家闻声齐齐扭头看去,却发现两个外国女人从门外走了进来,何保华一眼就认出,这俩正是普林斯公司的老板及其保镖。

黄汉祥也认出了来人,于是他似笑非笑地点点头,“是啊,这个……嗯,你成熟了,连私生活都很成熟了,看这份排场。”

凯瑟琳今天是有应酬,所以回来得晚了,然而一进门,她就觉得有点不对劲,抬头一看,登时就笑了起来,“哈,原来是黄总,欢迎光临。”

她不但认识黄汉祥,还认识阴京华和何保华,不过入乡随俗这种事,她也不用人教,打招呼肯定是要先冲着个头最大的。

“我还用你欢迎吗?在这儿我就是半个主人,”黄汉祥干笑一声,接着他斜睥陈太忠一眼,“小陈,你面前这就是真佛,搞油页岩,美国人可是咱们老师,这林肯……这肯尼迪小姐又有钱,你要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。”

“我已经很能动了,但是她不方便,”陈太忠心里暗哼,我就不信老黄你连这个消息都不知道,陈某人身在下面县区,一开始不清楚美国人对油页岩态度,是正常的,但黄二伯身在中心又是家世显赫,不可能不清楚。

所以老黄这问话,十有八九又是个挤兑或者试探,考验哥们儿在这件事上下的功夫呢,他苦笑一声,“她很爱自己的国家,积极响应号召,不帮中国开发油页岩。”

“扯淡吧,她是不敢挣这个钱,”黄汉祥轻声嘀咕一句,接着又拿起啤酒来灌,别看黄老二喜欢灌这么一口黄汤,心里正经敞亮着呢。

凯瑟琳对上黄总,也不像别人一样,有那么多敬畏之心,脱掉外套上得楼来之后,很自然地坐到了桌边,“伊莎,拿点红葡萄酒来,好久不见黄总了,我要敬三杯。”

“嘿,你个毛丫头,”黄汉祥不以为然地哼一声,说实话,他很明白此女的来头,所以他倒不是很反对小陈同这女人来往,“小陈的事业陷入瓶颈了,你得多支持。”

“这完全没有问题,”凯瑟琳笑着点点头,她不怕做出这样的应承,至于说落实,那就要具体事情具体对待了,这很正常。

她落座没说了几句,又听得吱呀一声门响,这次响的声音比较轻,是别墅内的房间传出来的,陈太忠侧头一看,眼角登时就是一抽——小白你怎么出来了?

十二月的北京,室外虽然冷,但是室内有暖气,像别墅里的室温,就有十九到二十度的模样,吴言穿着一身暗条纹浅灰色的保暖内衣,外罩一件奶白色的睡衣,就那么走了出来。

“凯瑟琳,你有什么问题,我跟你谈吧,”吴市长款款走来,淡淡地发话,“太忠在向领导汇报工作……政府事务,有些东西你还是别听了。”

她的出现,不但让陈太忠震惊了,连黄汉祥都有点不能理解,看到她走过来,贴着陈太忠缓缓坐下来,黄总侧头看一眼阴京华——这女人是谁啊?

“好像……是凤凰的一个副市长?”阴总低声回答,他对白市长有小小的印象,这还是因为上次吴市长的老爹来北京做手术,找了南宫毛毛的缘故。

陈太忠心里有点明白,这是小白想高调介入自己的生活了,但是没用啊,老黄都认了张馨做干女儿,但是依旧认定,荆紫菱才是我的正牌女友,上面的心态,跟一般人不一样。

“你俩去一边谈去,我这里有正事呢,”他干咳一声发话,想到小白一直热衷于上进,他又多解释一句,“这是我以前的顶头上司,区委书记,现在凤凰的副市长吴言,来北京开会……暂住在我这里。”

你这话说了还不如不说,黄汉祥哭笑不得地点一下头,仅仅是你上司的话,会住到你这里吗?“小陈辛苦了,我要是你,就忙不过来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瞥张馨一眼,“不许欺负我干女儿啊,要不然我不答应。”

对这一幅场景,何院长和阴总还勉强能接受,可罗工看得早就傻眼了,都说上面的人乱,咱一直就只当听八卦了,原来、敢情、果然……真的有这么乱。

那么接下来,陈区长的反应,在他眼里就有做作的嫌疑了——那厮又发话说,“其实我的心有点野了,老老实实地搞油页岩发电就行了,国家的事情,自然有国家操心。”

这是以退为进!罗工心里暗暗判断——就是想要挟而已,以求谋得更大的利益。

“我怎么听着你怨气十足呢?”果不其然,黄总还是上了圈套,“好像就你是一心为国家着想,其他人就都是尸位素餐?”

黄总您上当了啊……罗工心里哀嚎一声,却是没胆子挑明——算了,我今天来也就是技术上把一下关,其他都是次要的,没必要为此得罪人。

其实他心里很清楚,陈区长的诸般设计和种种应对手段,都还算合理,他眼下看不惯此人,也不过是因为此人私生活太过紊乱,给人以不靠谱的感觉。

但是因为这种情绪,就做出不合情理的判断,那也不是负责的态度,所以他闭嘴不说话,静观其变。

“我只是觉得,国家拨款……拨给不靠谱的人太多了,与其拨给别人瞎折腾,不如拨给我一些,”陈太忠侃侃而谈,“我自打进体制到现在,就从来没享受过拨款的待遇……那些拿了国家拨款,却什么都不干的主儿,凭什么说我是要骗钱?”

“合着别人什么都不干,就是你,什么都干得了,”黄汉祥似笑非笑地点点头,抬起手来灌啤酒,不过他的眼光……似乎有点涣散。

“我就是去科技部报个项目嘛,招谁惹谁了?”陈太忠也有点不满意了,“那这个项目我不争取了,回去我自筹资金盖电厂去……这总可以了吧?”

“喂,你这小子,怎么跟长辈说话呢?”黄汉祥一听这话,真是老大不乐意了,他最讲个老幼尊卑,“我是关心你,这不是……怕你走歪路吗?”

我还真的没想用你,要不然早就联系你了,何保华那是因为技术原因,我才请教的,陈太忠心里非常清楚这个因果,搞这个项目,他真没想到借黄家的势,宁可借蒙艺的势,他也不可能找黄家求援——科技部的事情,找蒙艺比找黄家还要管用。

至于说这个事情也可以归计划委管,而计划委跟黄家的关系还算将就——因为黄家也算蓝家的对头,陈太忠压根儿就没想那么多。

他想的是,计划委事情太多,公关太麻烦,我在科技部有优势,就直接攻那里了,科技部能不能批下来,那就是尽人事听天命了。

没错,陈某人是骗拨款来了,骗得到固然好,骗不到也无所谓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