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17章 事难办(下)

徐瑞麟还没来得及说话,手机就响了,陈区长在电话那边吩咐,“徐区长,你带着苎麻布去世纪广场……嗯,建国门的那个,出租车司机都知道,十二楼C座,美国普林斯公司,直接找找他们老总凯瑟琳,就说陈太忠安排的。”

“普林斯公司?”徐瑞麟轻声嘀咕一句,沉吟一下方始发问,“区长,这个公司是不是有一个叫陈斌的人?”

尼玛……我以为你的丧子之痛过去了呢,原来还在这儿埋伏着,陈区长一直在小心筹划,不想让徐瑞麟过早地接触普林斯公司,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联想。

但是他显然小觑了一个做父亲的悲伤,很多时候,徐区长已经表现得很正常了,可这一句话说明,悲伤只是被掩藏了,从未被遗忘。

“这个公司……只有二十几个人,但去年的营业额达到了二十亿人民币,”陈太忠跟他摆事实讲道理,“今年可能突破五十亿,我跟这个公司,一直保持密切的联系,还托他们对北崇的各项资源做出各种考察,拿出最佳规划。”

这就能说明,普林斯的人为什么会早早地出现在北崇,但是陈斌这个人,陈区长是不打算认的,“他们本部就是二十来个人,我印象里没有叫陈斌的,他们很多的业务是委托出去了……不过你要是一定想找这个人的话,我一定找得到,要我帮你找吗?”

“我就是随口一问,”徐瑞麟叹口气,这确实是兴之所至,随口问一句,但是他做梦也想不到,这么一个回答,让他躲过了一场杀身之祸。

他如果真要坚持找陈斌这个人的话,那么可能的结果是……北崇区就要改弦易辙,撒出网寻找徐区长的下落了。

没错,陈太忠的心肠,真有传说中的那么硬,他不会允许别人阻碍自己的步伐,你徐瑞麟死了儿子固然是悲惨的事儿,但是你要影响全区布局的话,我不介意你这个做老爹的,步儿子的后尘。

“我其实只是忘了还有这么一档子事儿,”挂了电话之后,陈区长讪讪地对何振华解释,他从普林斯公司出来之后,直接联系了何院长。

何振华在知道陈太忠有意搞油页岩之后,也是动了一些心思,于是就要下面的员工去了解一下,手里收集了不少资料,两人电话上就直接聊上了,一直聊到陈太忠来到研究院。

何院长并不赞成小陈搞合成石油,他认为搞油页岩电厂就不错,他甚至已经为此拿出了大致的设计思路——两台五万千瓦的油页岩发电机组。

两人为此争辩了好一阵,陈太忠说我这上了油页岩项目,同时也能搞电厂不是?两不耽误嘛,一个油页岩项目那么大,能给我北崇增加太多就业机会,地方经济能获得极大的提升。

其实何振华这么坚持,源于对陈太忠有一定的误解,他总觉得小陈太热衷于抓业绩了,而页岩油的提取和深加工,那真的是个无底洞——你就是指望国家拨款吧?

何院长认为,这时候上这个东西,是不切合实际的,尤其要命的是,你这生产出来的石油,价格比进口的还高,你卖给谁去?

这种事情,只有纯粹的国家力量才能来搞,亏损经营也无所谓,你这地方政府,还是个县区级的政府,搞这种东西纯粹是花架子,还不如一步一步地来,不过小家伙已经成长起来了,他也不好说得太明白,只能翻来覆去地暗示。

然而,陈区长现在已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官僚了,何须一个技术人员来暗示?他胸中有丘壑,只是不便说出来——有些事情是只能做不能说的。

这说着说着,就说到了提炼页岩油的资金问题,陈太忠这才想到,自己跟老何说得兴起,居然忘记了通知徐区长一声,于是,才有了那么个不靠谱的电话——没办法,实在是事情太多了一点。

放下电话之后,两人继续说事儿,不过听说普林斯公司这五个字,何振华就提示他一下,“你正好去问她一下,美国的油页岩都不开采了……成本太高。”

“我问过了,她那边我连资金都借不到,”陈太忠说得也没劲儿了,“美国人不支持咱搞油页岩,这恰恰说明了问题。”

“那发电机组可以不用她的设备,”何振华还是想把他从邪路上拉回来,“咱们的五万煤矸石小机组的发电技术,已经相对成熟了。”

“含油低一点的油页岩,还能发电吗?”陈太忠终于推出他最想问的问题,“比如说百分之七或者百分之八?”

“能,理论上超过百分之六的就可以,不过那样的话……煤炭成本要增加了,”何振华点点头,又狐疑地看他一眼,“你是说?”

“我是说页岩油提炼燃烧油,油页岩的残渣发电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发电成本会提高一些,但是页岩油的去向也有了。”

“你这不是多此一举吗?”何振华有点听不明白,从石头里面榨出油来,再用油烧这个石头,还不如直接磨粉烧了就是。

“最难解决的油页岩残渣污染问题,就可以处理掉了,”陈太忠答非所问。

你直接上电厂,就不存在残渣的污染问题,何院长刚要发话,猛地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“你是说……发电成本虽然高了一点,但是有了提炼油页岩的技术储备?”

“没错,就是这个意思,”陈太忠点点头。

“咝,”何振华听得倒吸一口凉气,他知道小陈心思野,却也没想到这家伙的心思野成这个样子,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“要是这样的话,你搞这个油页岩开发确实可以。”

“没那么容易,电厂的事儿是咱们私下说的,我都没敢往科技部报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这个东西我们也不指望立项,先干起来再说。”

“啧,”何振华遗憾地咂巴一下嘴巴,自建电厂的难度,他心里很清楚,这不是一个县区政府能惦记的,他支持陈太忠建电厂,是因为他确定小陈顶得住。

但是顶得住归顶得住,没干呢就先吵吵,那是自取灭亡,“悄悄地进村,打枪的不要”才是正确的做事态度。

要不说官场里事难办,就难在这里了,明明是争取油页岩开发项目的一大利器,却是偏偏无法示人,搞得大家不得不拼人脉资源。

当然,换个角度来看的话,那就是——如果建电厂真的可以做为理由提出来,这种事儿也轮不到陈太忠惦记,别人早就干了。

陈太忠见何振华陷入沉思,就主动告辞,他来找何院长,就是确定一下,低含量的油页岩能不能发电,得到确切答案之后,他也就没必要再呆着了。

“晚上一起吃饭吧?”何院长出声邀请,“我岳父知道你来了吗?”

“他应该……知道了吧?”陈太忠此来,并没有专门通知黄汉祥,不过南宫毛毛知道他来,阴京华应该就也知道了,“晚上约好饭局了,找个人化点缘。”

“化缘……嘿,”何振华笑着摇摇头,这个词儿他最近听得多了去啦,遗憾的是,他在这个方面没有任何的能力。

今天晚上,陈太忠约的是邵国立,邵公子手里的钱不少,他打算弄过来一点花,当然,话不能这么说,就是朋友许久不见,一起坐一坐,陈区长方面的陪客是韦处长,邵总方面的陪客,就是齐晋生齐总。

酒桌上说着说着,就说起了陈区长来京城的目的,陈太忠倒也不遮着掩着,“五个字儿,跑项目、跑钱,邵总和齐总家大业大,支持一点吧?”

“我就知道这顿饭不是那么好吃的,”邵国立听得就笑,“我也想支持你,都不求项目的利润了,关键是你那地方我打听过……真的是要啥没啥啊。”

“打算搞个卷烟厂,我们那儿生产的烟叶子不错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发话,“反正你在卖红彤彤香烟,这一只羊是赶,两只羊也是放。”

“这个啊,那倒可以考虑,反正花不了多少钱,”邵国立点点头,他现在眼里,没这种小钱,“三、四千万就搞定了吧?”

“估计还用不了那么多,”陈太忠点点头,其实北崇种植烟叶的面积并不大,就是那句话,那地方什么都有,什么都不多。

“那小意思了,无息贷款都没问题,”邵公子很随意地摆一摆手,人家就有这个底气,“太忠将来发达了,记得提携一把就行了。”

而这不多的烟叶种植地,没准还要退耕还林,陈太忠觉得这个卷烟厂真的是意思不大,其他县区的人,可未必愿意听北崇的话,让种什么就种什么。

想到这里,他随口问一句,“对了,你在国家林业局有关系没有,我那儿有些山地,想搞退耕还林。”

“你这区长倒是事情多,”邵国立笑着摇头,接着他微微一怔,“退耕……还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