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15章 大忙人(下)

张煜峰在科技部这么多年,也就是个小小的综合处长,眼下升了副厅,又有了下去锻炼的机会,真的是很珍惜自己的人脉——去碧空的路子,可是他自己趟出来的。

所以对陈太忠的要求,他不能无视,于是就郑重地表示,这个事情你只能找金老板,安国超都没用——安部长只是副手,执行的时候可能有点用,但是在决策的时候,能拍板的就只有金相实。

安部长其实就是金相实这条线的人,可正职和副职之间的差距,实在太大了,而跟金部长有关联的是谁?是蒙艺!

凤凰科委的腾飞,是凤凰人自己赚到的,蒙书记没出什么力,但是纳入安国超甚至科技部的眼中之后,那是蒙书记扶持的样板。

但凤凰科委是凤凰科委,陈太忠是陈太忠,不能混为一谈,尤其是陈某人现在已经离开凤凰——都离开天南了,科技部凭什么要追着你给项目,欠你的吗?

而且恒北并不以科技产业出名,跟部里的关系,其实……也就是那么回事。

“我是不是该先跟高新技术发展司挂个号?”陈太忠不着急找金相实,这件事缓不得也急不得,单纯地从上往下压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,容易造成下面人的抵触情绪。

“你这个项目……走那里不合适,”张煜峰摇摇头,他皱着眉头琢磨半天,“还是找陶司长打个招呼,走火炬开发中心吧……油页岩含量像北崇这么高的不多,但油页岩遍地都是,先期的保密还是有必要的。”

陈区长这就听出来了,合着那高新技术发展司未必是不合适这个项目,而是那个司长恐怕跟张煜峰有点……那啥。

两人商量妥当之后,陈太忠才打个电话给白凤鸣,要他打车过来,一起去科技部办事。

白区长一头雾水地下了出租车,见区长已经和一个中年男人在一辆京牌的普桑旁等着了,赶紧上前打招呼,“区长。”

“这是张市长,”陈太忠介绍一下,然后吩咐他,“你坐后面吧,我跟张市长聊一会儿。”

白凤鸣小心地坐到后面,这才发现张市长竟然是普桑的司机,这心里就越发地不懂了,却还不敢问,然后就眼睁睁地看着这车一路前行,不多时到了一个大门旁,旁边是一个白底黑字的招牌——“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部”。

传说中的科技部啊,白区长微微吸一口气,不过令他奇怪的是,这辆普桑到门口等了一下,伸缩门自动就打开了,根本没人管也没人问——就这种安保?

陈区长好像听到了他的心声一般,头也不回地解释一句,“张市长就是科技部的人,现在在下面锻炼,咱们现在要去的是政策法规司,先见陶司长,再做决定。”

陶司长不在办公室,正在中信中心开会,不过听到是陈太忠来了,还是从会场里出来五分钟,他简单地听取了一下陈某人的来意,点点头说一句,“煜峰说得不错,小陈你先去火炬中心吧,煜峰带他过去,就说我知道了。”

就这么简简单单两句话,张市长就佩服得不得了,出了中信中心之后,他佩服地竖起大拇指,“太忠,还是你牛啊,你一来,司长都能从会场里出来,太给你面子了。”

白凤鸣早就被震撼到无语了,跟今天看到的相比,昨天那点见闻,真就不算什么了,区长要市长开车、进科技部如自家后院不说,还能让部里的司长从会场里暂时出来一阵——要知道,那可是司长啊。

白区长没有跑过部委,但是没跑过也听说过,去部委办事就得严格按照规矩来,别说上班下班卡着点钟,你排队排俩小时,来两个有办法的人插队,你照样得等着——然后终于轮到了,结果就……下班了,明天赶早吧。

这还是正常的现象,遇上那些素质差一点的,领导有安排,他还不告诉你,好不容易要轮到你了——嗯,领导要参加会议去了。

哪里都是阎王好见,小鬼难缠,部委里的人一样如此,只不过他们做得隐蔽点而已,而且说起来他们还有道理——领导的行踪,那是可以随便泄露的吗?

所以下面一般的干部,听到部委里的人在开会,转头走就是了,可是陈区长居然就找到了会场,而人家还就那么给面子,出来见了,还做出了安排。

“哪儿是给我面子?是给部长面子呢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他也很清楚陶司长的份量,若不是安国超请自己吃过饭,陶司长怕是连多看他一眼的兴趣都没有。

不过相对政策法规司的热情,火炬中心这边就有点敷衍了,接待的人是中心的办公室丁主任,他先表态说,这个东西拿到计划发展司或者重大项目办比较好一点,拿到我们这儿——是不是不太合适啊?

事实上,他更关心张煜峰的个人消息,“张司,听说您要动了?”

“已经动了,在办手续呢,”张煜峰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回来办点事,正好碰上老主任指示,要我把他们领过来……挂个号的意思。”

“哦,这样啊,”丁主任一听牵扯到陶司长了,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于是笑着点头,“那行,就挂个号吧,不过这个煤炭液化项目……好像强调地方要筹备部分资金。”

这就是人熟好办事了,办公室主任给个不轻不重的提醒,也算是人情,张市长点点头也不多说什么,任由办公室领着他们把手续办一遍。

一套手续办下来,还不到中午十二点,张市长邀请陈区长共进午餐——他已经成功地下放了,但是……这才仅仅是开始,以后的日子长着呢。

张煜峰是不怎么喝酒的,所以酒桌上就是指点一下白凤鸣,科技部有哪些机构,相关的办事手续又是什么,白区长猛地得到这样的指点,指点者还是一个副市长,那真的是太荣幸了,说不得拿出笔和小本,唯唯诺诺地记下来。

事实上,张市长不是特别看好油页岩这个项目,他略带一点担心地发问,“地方自筹资金的话,太忠你那儿是硬伤,你的管区,真的太穷了点……其他争取煤炭液化项目的地方,手里有煤炭资源,部分资金还是能保证的。”

“这个……不要紧吧?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现在煤炭涨价这么厉害,手里有煤炭资源的,谁又会去搞煤炭液化?”

“还是……小心为上,”张煜峰劝他一句,不过都是这个级别的干部了,有些话点到即可,别人坚持,必然就有别人坚持的理由,“这一两天我帮你催一催,看看安部长是个什么意思。”

“那可麻烦你了,”陈区长笑着点点头,安国超能帮着说两句的话,金相实那里就要好沟通一些了。

“都是自家人,客气个什么?”张市长笑一笑之后,犹豫一下,看一眼白凤鸣之后才发问,“你打算用那谁了吗?”

“暂时不考虑,他又不是恒北的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他知道对方指的是蒙艺,说良心话,他真的暂时没有用蒙书记的打算,那样有不知自爱之嫌。

蒙老板是碧空的省委书记,自家还不知道想争点什么项目呢,指望人家为其他省的大项目开口——或者老蒙会答应,但是陈某人都丢不起这人。

倒是张市长这一问,好像有点别的味道在里面,他略略回味一下,就想到了其中因果,禁不住又是一笑,“煜峰市长,我的事就是你的事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。”

“呵呵,”张煜峰干笑一声,没再说话,倒是一边的白凤鸣听得一头雾水——老大不小的领导了,说什么废话呢?

白区长怎么可能懂了?陈太忠这是说了,等闲我是不会用蒙艺的,这人和人的关系不管有多么近,人情总是用一点少一点,你担心我用尽人情,将来不好为你开口?嗐,这件事情上你用心帮我,那我自然不会轻易地用蒙艺。

陈区长不是有意故弄玄虚,哪怕白凤鸣不在场,这话也没办法点明,只能这么说。

由于没怎么喝酒,吃完饭也才一点多钟,白区长正琢磨着,区长下一步会带自己去哪里,不成想区长发话了,“你先回吧,我继续在外面办事。”

这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,还不做任何解释的态度,一般来说会让人心生不忿,但是白区长根本无所谓,区长已经强大到令他生不出这种感觉的地步——今天上午发生的事情可为明证,陈区长不是四处乱跑去了,人家是积极地在为区里活动。

白区长回到宾馆之后不久,郭伟和徐瑞麟就找上门了,其中郭总有点沉不住气,“老白,上午陈老大带你干什么去了?”

“那可真是大忙人,”白凤鸣苦笑一声摇头,他不便说上午干什么去了,只能感触颇深地叹口气,“不过,班长的能耐我是见识到了,人家司长在里面开会,他过去之后,那司长直接就出来了……太牛了,所以,郭总,我忘了帮你问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