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14章 大忙人(上)

事实上,韦明河没有大家想的那么有办法,他听到这个问题之后,苦笑一声表示,“这个事情,你提得晚了两年,两年前还好说一点,现在……那真是没可能了。”

“那就再说吧,”陈太忠也没对他寄予太大的希望,端起酒杯来表示,“难得来一趟北京,下一次来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,来,咱们一醉方休。”

“怎么能醉呢?”韦明河闻言笑了起来,他扫一眼在座的其他人,“太忠你都带着你的班子来了,我肯定要尽了这个地主之谊,饭后还有节目呢,都安排好了,我兄弟的场子,我必须撑起来……这没话说。”

“晚上还有别的安排呢,”陈太忠一听,脸就苦了起来,“这次来北京,紧赶紧的,要办的事儿真的太多了……要不这样,你带他们玩一玩?”

“那怎么能行?”韦明河很坚决地摇摇头,又扫一眼在座的众人,微笑着发话,“大家说一说,当班长的就能不参加集体活动……搞特殊化吗?”

“那是不应该,”众人轰然大笑了起来。

白凤鸣等人一开始还比较拘谨,但是韦处长不摆什么架子,虽然也偶尔冒出一两句张扬的话来,可总体上,给大家一种意气风发的感觉,并不是很难打交道。

到后来大家听说韦处长也下过基层啥的,心里就明白了,估计这又是谁家的孩子,心里在叹服区长交游广阔之余。也禁不住感慨一下,人和人的差距,真的是客观存在的。

真要说起来,南宫毛毛表现出来的待人接物的能力,比韦明河强出不少,但是哪怕韦处长嘴里时不时要蹦出两个脏字,却更能让大家生出亲近之心。

于是,当天晚上陈某人私会小紫菱的计划,被韦处长无情地扼杀了,九点之后,荆俊伟是一定会把妹子带回家的,而一帮北崇人是在夜里十一点,才回到宾馆的。

陈区长把车停在宾馆,人却转身离开,当然,他没有解释自己要去哪里,别人也不可能问他去哪里。

陈太忠去的是五棵松的别墅,张馨已经知道他要来北京,天南的女人,他也只告诉了她一人,要她跟别人商量,看谁有时间过来——这不是他偏心张经理,而是说某些事情存在一些惯性,像在这幢别墅里,张馨的存在感极强,连黄汉祥都认可她。

不过令陈区长惊讶的是,他推门进去之后,第一眼看到的,居然是钟韵秋,再然后才是刘望男、李凯琳这种比较闲的主儿,田甜、丁小宁、蒙晓艳和任娇那样的忙人,并没有过来。

当然,京城里的三位都到了,比如说凯瑟琳,就正端着一杯红酒跟刘望男低声说着什么,而伊丽莎白正在跟汤丽萍……下棋?

钟韵秋也是第一个发现他进来的,她在正对着门口的方向擦抹一张桌子,听到门响就是一抬头,“呀,你总算回来了。”

“那谁……放你假了?”陈太忠愕然地发问,在他印象里,小白管不了他的其他女人,看小钟还是看得很紧的。

“领导……也来了,”钟韵秋的嘴角扯动一下,眼睛瞟一眼某个拐角处的房间,“我们来开会,她一个人在房间里……”

什么,白市长也来了?陈区长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就在这时,李凯琳笑吟吟地喊一声,“太忠哥,你居然跟吴市长都……哈,她可是我最崇拜的人呢。”

随着她俩的发话,其他人也纷纷地发现他来了,一时间叽叽喳喳各种声音响做一片,都说三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子,那今天这个别墅里,怕不有三四千只鸭子,尤其还有来自美国和法国的鸭子……

接下来,一宿无话。

事实上,房间整晚上都在嗯嗯啊啊咝咝哈哈的,年轻的区长更是一宿没合眼,不过上午八点半他踏出房门的时候,依旧是精神抖擞——这一下憋了十来天,适当的阴阳调剂,他甚至连脚步都是轻快的。

北崇这帮人感觉有点无所事事,区长昨天走了之后,到现在也没个音信,心说这年轻人贪恋床笫之欢,多少也得有个度不是?

他们还算好的,郭伟是更坐不住了,从昨天下午来了北京到现在,除了聚众围观一下陈区长的美貌女友,就再也不见区长的踪迹了。

他倒是不怕陈某人放自己鸽子——此人的口碑还是相当过硬的,但等待的过程,总是令人心焦的,跟北崇人一起吃完早饭之后,回到房间转一转,八点半去北崇人的房间看一看,发现那边也茫然得很。

于是他提个建议,“你们联系一下陈区长吧,看他今天是怎么安排的。”

白凤鸣等了一等,发现徐瑞麟没有接话的兴趣,那他就只能顶上了,“我们也不知道区长怎么安排的,还是郭总你打个电话问一声吧,我们都是区政府的,哪儿敢催领导?你不归他管,倒是方便问一声。”

我就知道,来北京跑官就是这个样子,郭伟其实对这一套并不陌生——地方上的干部来了京城,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,想要办成事,就得硬生生地耗着,等待相关人等的指示。

其中不乏等四五天甚至半个月的主儿,到最后那边来一句,说最近不合适,过两天再来吧,大家又得乖乖地回去,然后过两天再来——哪怕地方上事情再多,都得依这么个模式。

你说你事儿多,经不起这么折腾?那你可以不来嘛,谁求你来了?

于是郭总发话,“小吴去买两副扑克……白区长、徐区长,三打一你们总会的吧?”

三打一也是一种纸牌游戏,两副牌的升级中衍化出来的,还可以带一点小彩,“咱们也不玩大的,就是一块两块的。”

阳州黑话,一块两块就是一百两百,不过处级干部这么玩,真的不算大,就是怡情。

徐区长和白区长自然会同意,其实他俩心里并不比郭伟轻松,区长带我们来跑项目,撂下一句话就走了,到现在都没回来,你说你着急,好像我们心里就很轻松似的。

你可以出去转悠一下,我们连房间门都不敢出啊,谁知道领导什么时候就点将了呢?想一想大家现在是在京城,都不能痛快地出去开开眼,北崇的一帮土棍们,真的是泪流满面。

那么,大家就只好打牌了,早晨九点不到,众人就支起了牌局打牌,还有三个人站在后面看——再牛的干部到了北京,也都是这个命,自己瞎玩吧,别离开有效范围就行。

郭总的牌技不错,但手气不是很好,玩了一个来小时,他输了两千多,徐瑞麟也输了点,白凤鸣略有斩获,赢了五六百,倒是杨孟春挺厉害,赢了小两千块钱。

“小杨你不愧是替北崇管钱袋子的啊,”郭伟这把赢了,美不滋滋地发牌,“只知道往口袋搂,不知道往外吐一点……”

就在这个时候,白凤鸣的手机响了,他接起电话之后嗯嗯两声,就沉着脸站起身来,“这个……我得走了,老板要我马上过去。”

“那个,白大哥,你帮我问一下,我还得等多久,”郭伟的话马上就跟上了,遗憾的是,这时候白凤鸣已经走出了房间。

“拜托了啊,”郭总追着喊一嗓子,才又回到牌桌前,他扫一眼徐瑞麟了杨孟春,“这真的是三缺一了……小吴上吧。”

“其实……咱们可以斗地主,”杨孟春发话了,他并不认为,郭总的秘书有资格上场——哪怕他仅仅是一个正科,区财政局局长的正科,已经可以笑傲很多副处了,难道不是吗?

“也不知道凤鸣这次出去,能有多少的收获?”徐瑞麟低声嘀咕一句,同来的人被单独叫走,这并不是什么令人愉悦的感觉——但是,陈区长一定有他的理由。

陈太忠确实有他的理由,他今天出门之前,就联系好了张煜峰处长,严格来说,该叫张市长了,因为张煜峰不但晋升为副厅,而且马上要下放到碧空当副市长了。

张市长正在处理他在科技部的一些手尾——事实上他的任命已经下去了,只不过很多事情,都是在任命之后才开始交接的,所以他依旧留在京城。

张煜峰一接到陈太忠的电话,二话不说就应承了下来,“没问题,北京这点事儿,这几天我随叫随到,太忠只要你说话,我要是含糊了,随你处置。”

于是两人一大早,找了个地方喝早茶,陈太忠就说起,我新去的那个地方有油页岩,含油量还挺高,符合煤炭液化标准,现在想找科委扶持一下,你说我该怎么办呢?

那最少也得是三五个亿的项目啊,张煜峰就这个口儿出身的,哪里可能不知道此事的重要性?他表示说,工作能做到位的话,三五十个亿都不是问题。

“我想拿下这个项目,”北崇区区长态度很坚决,“接下来我该找谁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