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12章 翻脸比翻书快(上)

一行人来到南宫毛毛的总经理办公室,南宫也不客气,径自走到一个单人沙发前坐下,一指隔着小圆茶几的另一个单人沙发,“坐。”

“你们也都坐吧,”陈太忠扭头吩咐一声,才看一下南宫,笑眯眯地发话,“最近买卖……看起来不错啊。”

“年底了嘛,”南宫笑眯眯地点头,“你这不是也来了?”

“是啊,来找门路,我去的那个区,真的是什么都没有,要多惨有多惨,”陈太忠苦笑着一摊手,“而且民风彪悍,意识也比较落后。”

这话说得在座的北崇干部一脸的赧然,不过再想一想,在皇城根儿的人面前,如此形容一个老少边穷地区,也确实再正常不过了。

比如说这个黑矮的胖子,虽然对陈区长还算客气,但是直接就无视了他们这帮明显是干部的主儿,甚至连眼角的余光都懒得扫一眼,这种不经意间的傲慢,才是真正的有底气。

不过还好,区长大人说话也是不卑不亢,这让所有北崇人心里都相对舒坦了一些——领导在上层,果然手段通天,咱北崇有这样的区长,还真是幸事。

也不知道这个胖子,到底是什么样的来历?

众人正心里暗暗猜测,就听得叫南宫的家伙又笑着发话了,“这个区不需要有什么,有太忠你就够了,民风彪悍……谁敢在你面前说彪悍俩字?”

“事儿总得一点一点做啊,”陈太忠不吃这一套,“南宫,这次我是组团找项目来了。”

“哦,原来都是你们区的啊,”南宫这才又扫一眼那边或坐或站的五人,笑眯眯地点点头,“住的地方找好了吗?”

“找好了,小紫菱帮安排的,易网公司的接待宾馆,”陈区长很干脆地回答。

“住我这儿不就完了?”南宫毛毛笑嘻嘻地回答,“还麻烦人家小荆,有点买卖也不知道照顾一下兄弟。”

“我们最大的就是正处,你这儿最小的都是副厅,怕拉低了你这宾馆的档次,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好了,不说那些了,这次要跑的部委真的不少。”

这话一说,白凤鸣和徐瑞麟又交换个眼神,就这么个小破地方,处级都不好意思住进来?果然是不到北京,不知道官多啊。

其实南宫的宾馆也不算小,这九层的宾馆,搁到北崇也是耀眼的建筑了,不过针对北京随处可见的高楼大厦,这里就是不起眼的存在了。

“能帮的,我自然会帮你,”南宫毛毛听他这么说,就正色表态,“不过……既然不是你私人的事儿,那有些事情,该怎么算就怎么算。”

“规矩我懂,”陈太忠点点头,人家南宫吃的就是这口饭,私人的事儿好协商,但是公家的事指望别人破例,就有点不上路了。

事实上,他现在坚持把话说清楚,也是在向自己的人表示,京城里很多事情,不是知道门路就能办得下来的,交情什么的,就更不管用了,“不过,事情完了再算可以吧?”

“别人不行,太忠你可是金字招牌,信谁还信不过你?”南宫毛毛笑眯眯地回答,“其实大家都还希望你欠下人情呢,不过想一想,估计你也不能答应。”

要不说这些主儿玩嘴皮子,那是一等一的溜,真真假假的,就把态度表明了。

这还不算完,南宫看一看白区长等人,感触颇深地发话,“你们可是真的遇上好领导了,刚才跟我打麻将的,两个地方上的厅级,别说办事了,先输一点再说吧,你们陈区长,可是办完事才结算的……也就是他,才有这行情,你们别身在福中不知福。”

南宫老总也是多面手,他不吝啬对陈太忠赞美的同时,也不怕赤裸裸地表示点傲慢出来,虽然他仅仅是个商人,但是偏远县区的处级干部,真的不值得他重视——厅级干部想跟他打麻将,还得排队呢。

而这么说话,在卖弄的同时,又抬高了陈区长的地位,正是花花轿子人抬人。

事实上,他说这些话,根本就没跟陈太忠沟通过,察言观色一阵就说出来了,还是严丝合缝效果极佳,所以说有些职业看着简单,但是能成为其中佼佼者的,都不会是简单人——成功从来不是靠幸致。

“行了,不用说那么多,农科院和国家林业局,帮着联系一下,”陈太忠发话了,“其他的部委不找你了,就这两家。”

“农科院这个……先说一下林业部是什么事儿?”南宫毛毛知道林业部改国家林业局了,但是他偏要用老称呼,一个是能少说俩字,省事,另一个就是……这才是老北京的范儿。

“我那个区,山地太多,想着搞一下退耕还林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“林业部现在不是在搞试点吗?我们也想搞一片。”

“这个不好搞,试点都已经划完了,中央财政补贴,谁不喜欢?”要不说,吃这碗饭的,就没个简单的,南宫毛毛一听这话,就直接点出了要害——国家的诸多政策和法规,就在他脑子里装着呢,他甚至还点出了一些因果和现象。

“退耕还林99年开始试行,去年这个时候,两千年底,有人找我说这个事儿,他们省内自己搞了退耕还林,既成事实了,想让国家承认一下,先上车后补票嘛,这种事多了,尤其退耕还林涉及到的,不是一省的利益……你猜最后结果是什么?”

“结果是什么?”陈太忠有点好奇——其实在座的诸位都很好奇。

“他们想着,没多总有少吧?结果部里人说了,国家试点是国家试点,省里试点是省里的试点,”南宫毛毛说这话的时候,表情很奇怪,“既然能互相借鉴……中央财政就不方便补贴,那样容易搞得地方失去特色、”

“嘿,”几个人听得就是会心一笑,地方用既成事实绑架中央的事情,见得多了,有绑架成功的,但也有撞上铁板的,这一家显然就是撞上铁板了。

陈太忠也是干笑一声,心里却是微微一沉,“那这个事情,是办不成了?”

“倒也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,”南宫毛毛从茶几上拿起一盒软中华,自顾自地点上——太忠不抽烟的嘛,他轻轻地吸一口,才淡淡地发话,“没拿条例说事……那是上面有意见,有意刁难,真拿条条框框来说的话,那起码要请出一个政治局委员,才能破例。”

陈太忠见他抽得高兴,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来,自顾自地点上,猛吸一口这才发话,“看你这话说的,有那么不值钱的政治局委员吗?”

“太忠你不是不抽烟吗?”南宫毛毛登时傻眼,目光落到烟盒上,眼角又禁不住抽一下,“大熊猫,这序号……应该是特供国务院的,谁给你这烟,你找他不就完了吗?”

合着这不是老蒙的福利啊,陈太忠拿这烟招摇撞骗好些日子了,现在才知道了根脚,要不说北京这帮人,真的有眼力价,他淡淡地吸一口,才回答,“我是认识国务院门口传达室的主任,顺了两盒。”

“我说,你厉害,国务院传达室的主任你都认识?”看南宫毛毛那震惊的样子,这个主任似乎真的很了不起。

“国务院门口的传达室真有主任?”陈太忠登时傻眼,他这话是随便调侃的。

“有分管的主任,哈,”南宫毛毛登时笑了起来,北京土著撩拨外地人,真的有太多手段了,别的不说,部委里的门路,人家都门儿清。

“哦,合着南宫你拿我开涮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,“那行,就当我今天没来,南宫老板,打扰了啊。”

一边说,他就一边站起了身子,此时正好有服务员端过来茶水,他身子微微一让,径自向门外走去,嘴里招呼一声大家,“走了,咱们赶下一个场。”

“太忠,你留步……我就是开个玩笑嘛,”南宫毛毛真的傻眼了,他真的是想开个玩笑,却是没想到对方暴躁若斯。

“你算个什么玩意儿,敢跟我开玩笑?”陈太忠真的留步了,他扭头微微一笑,“整天被厅级干部捧着……忘了自己是老几了吧?我给你几分面子,真当我是给你的?”

“呃……”南宫毛毛登时语塞,他好歹也是这个小圈子的头面,平时待人接物也很是圆滑,今天偶尔开个玩笑,却是没考虑到,玩笑开得稍稍过了一点,而对方又是个生瓜蛋子。

要说陈太忠初次进京的时候,那真是什么都不懂,只有站在范如霜身后,看别人打牌的份儿,那时候,南宫就是这个宾馆的老总了。

到了现在,南宫依旧是这个宾馆的老总,但是陈某人已经成长起来了,他不但入了黄家人的法眼,也在北京有了广泛的交际,更是跟南宫的后台孙姐,都有了直接的接触。

要不说这体制里的人发展,走对了路的话,碾压一些帮闲真的是毫无压力——帮闲不是万能的,世事变迁白云苍狗,大家时刻都得找准自己的位子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