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11章 区长的女友(下)

看着如花的笑靥,紧扣着冰凉的小手,陈太忠猛地发现,自己被群仙轰杀到重生,其实这个……嗯,也不能全部怪他们。

不过还是那句话,陈某人是心肠极硬的,下一刻他就解释,“去了北崇,我很循规蹈矩的,可区长的工作真的太多了,我愿意多陪你一些,但是……忙不过来啊。”

“忙不过来,总比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好,”荆紫菱微微一笑——有些东西,她不能说得太明白,接着她眼珠一转,笑吟吟地发问,“我今天这个装扮怎么样……没有给你丢人吧?你看我的发型,前面是不是应该再分一点?”

一边说,她一边抬手掠一下自己的前额,只是她的右手被他攥着,只能用左手左右摆弄两下,“但是我担心额头会显得比较大。”

这个……我真的不懂啊,陈太忠心里有点怪怪的感觉,小紫菱以前可是信心满满的,从来不问自己这样的问题,现在怎么就这样了呢?

不过,陈某人自诩已经是情场老手了,于是微微一笑,“不管这发型怎么变,你在我心里都是最清纯最漂亮的……没有之一。”

前面的女司机本来开得正稳当,听到这话之后,禁不住望一眼后视镜,那眼神的意思太过明显了——我说这个男人……这种小儿科的甜言蜜语,也想骗过我们老总?

“我当然是最漂亮的,但是我想更漂亮,”小紫菱娇嗔着白他一眼,一如既往的骄傲和自信,更难得的是,在他面前,她依旧口无遮拦,“女为悦己者容,我只是想让别人更羡慕你一点,换个人我还不稀罕问呢……你说嘛,这个头发是不是该再往后掠一点?”

“虚荣心有点强了啊,”陈太忠有点挠头,他可是没想到,小紫菱来京城这几年,养出这么个毛病来,“那个啥……其实你是美貌和智慧并重的,天才美少女,天才可是在前面,光强调美貌,嗯,舍本逐末。”

“那我成为天才黄脸婆的话,就会有危机感了,”天才美少女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等你五十岁的时候,你正部级了,正是男人最吸引女人的时候,而我人老珠黄,只能用智慧吸引你了,我不甘心……我一定要用美貌吸引你。”

你跟我在一起,需要考虑衰老吗?陈太忠无奈地笑一笑,“那个啥,小家伙,你这想法太古怪了,我相信八十岁的你,都足以用美貌吸引我。”

“咳,”女司机重重地咳嗽一声,尼玛你不要太肉麻好不好?

荆紫菱一抬手,一道玻璃缓缓升起,将车前座和后座隔绝开来,“你看,我的司机都觉得你说得不合适,你知道不知道,因为你说我脖子长,我今天特意扎上了丝巾,就是怕丢了你的面子……对了,你觉得这个丝巾和风衣的色泽,配不配啊?”

那个啥……咱能说点有用的吗?陈太忠满脑门子部委的事儿,现在被人揪着说丝巾和风衣的搭配,这令他痛苦得直想撞墙,“小紫菱,我的品位……真的不是很高。”

“品位不高……所以你选择了我?”天才美少女的脸,刷地就拉了下来。

你讲点道理行不行啊?陈太忠真的是无话可说,他狠一狠心,用力地想了一想,才提出个建议,“我觉得呢,你身上的服装,就应该以白色、鹅黄、雪青、浅棕四种颜色为基调,最多再加个浅灰,要穿就穿一身,中间点缀的,就是应该是以黑色为主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天才美少女乍一听到这样的建议,还真是愣了一愣,然后她仔细地想一想,提出了她的意义,“这样的话,色泽不是太单调了?而且,没有色泽,就没有花纹了,我一直还想穿一穿豹纹裤之类的。”

“没有花纹,可以用款式来弥补嘛,天底下有太多的衣服款式了,”陈某人不愧是狠狠地想了一想,所以他也有理由解释自己的话。

“豹纹裤你永远都没必要穿,因为那不合你的气质,穿衣服,要穿出属于你自己的味道,哪怕色彩单调了一点……本来是天上谪仙,何必沾染人间的污秽?”

幸亏是摇起了窗户,要不然前面的司机听到,没准要丧心病狂地闯红灯了吧?

他这话真的是信口说出来的,但是荆紫菱听得眼睛却是一亮,她想了一想之后,缓缓点头,“太忠哥你说得太对了,她们是她们,我是我,活出自己的个性就行了,何必试穿那么多衣服呢?穿出我自己的气质就好。”

“顿悟嘛,好得很,跟在别人后面,哪有自己引导潮流更有成绩感?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像沙县小吃,那么多人喜欢吃,可我就不喜欢,所以没兴趣去尝试,而同样级别的兰州拉面,我很喜欢……对口味嘛。”

“对了你的口味,兰州拉面……未来几年没准会涨价呢,”荆紫菱轻笑一声,“虽然那是大众食品,但是我对太忠哥你有信心。”

“我就是那么个比喻嘛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。

“你说的事儿,通常都会成为现实的,”荆紫菱微微一笑,又抬手掠一掠头发,“你跟我说一下嘛,这两个发型……哪个更好一点?”

我觉得这俩,真的没啥区别啊,陈太忠嘴角扯动一下,终于发现自己的欲念……好像消退不少,“这个嘛,由于你系了丝巾,头发掠上去一点,也显得挺生动……”

车队在离易网公司不远的一家酒店停下,下得车来之后,有细心的人发现,陈区长的脸色有点发白,禁不住要猜测一下,车里发生了什么事。

这是一家跟易网有合作协议的酒店,荆紫菱在这里安排了房间,三间标准套一间单人间——白区长、徐区长、郭总及其秘书住套间,杨孟春住单间,典型的等级森严。

不过这些人都是在官场里混的,丝毫没有觉得不妥,就连杨局长都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,规矩就是规矩。

“我们区长住哪儿啊?”白凤鸣打趣地问小荆总。

“晚上就是他活动的时候,”小紫菱笑着回答,然后她才发现,自己的话有点歧义,于是她的两颊,微微地泛起了一点粉色,“他能不花钱住的地方多了,我得给公司省点。”

“这个钱我出了,”郭伟大大咧咧地发话,他是阳州移动一把手,这点费用算什么?

“郭总,我本来不想说你,”白凤鸣面无表情地指一指他,“非要逼得我们区长跟咱们住一起……你有没有年轻过?”

“我现在还挺年轻呢,”郭伟白他一眼,转头笑眯眯地看向荆紫菱,“我说的是我们几个的费用,没包括陈区长,他必须不能住在这儿……你们俩都年轻。”

这帮处级干部,调戏小姑娘那是一等一的拿手,几句话说得荆紫菱就受不了啦,偏远地区来的干部,真的没规矩,而且是调戏自家老大的媳妇,没命地凑趣就好了。

“紫菱你先回公司吧,我安排点事儿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打岔,“把那辆克莱斯勒给我留下,回头要出去办事。”

“不先休息一天?”荆紫菱红着脸发话,“这次来,打算呆多久?”

“要办的事儿太多,”陈太忠苦笑着摇摇头,这次来北京,要办的事情还真的不少,不过第一站已经定了,就是南宫毛毛那里。

大家在宾馆简单歇一歇,陈区长带着众人就驱车直奔东四,当然,郭伟和他的秘书留下了——车只能坐七个人,而郭总的事情,不是放在这里处理的。

车到宾馆之后,陈太忠下车锁门,熟门熟路地往里走,嘴里吩咐一句,“跟着我,不让你们说的时候,都不要说话。”

白区长和徐区长交换个眼神,又打量一下院子,很平常的院子和宾馆,因为区长的一句话,就带给了大家无限的猜测——京城就是京城,这么不起眼的地方,也是神秘兮兮的。

脑子里这么想着,他们的脚步却是不慢,紧跟着区长大步走过去,在走廊里转了几个弯之后,一抬手推开了一扇门,只听到里面传出啪的一声脆响,“三条!”

这是传说中的麻将送钱?大家正猜测呢,就听到区长轻笑一声,“南宫也上场了?”

“哈,三缺一嘛,”一个黑矮的胖子站起身,抬手招过一个人来,自己就往外走,“小姜帮我打着……太忠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“刚下飞机,就来拜见领导了,”陈区长笑眯眯地发言。

“大哥你饶我这一遭吧,”南宫毛毛笑着回答,他扫一眼陈太忠身边的人,向房间外走去,“你是我领导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