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06章 交手(上)

初来乍到,名声就被败坏成这样……年轻的区长心里真是有点不痛快。

抹黑对手,是常见的政治手段,不过那赵海峰已经是要倒霉了,陈太忠倒也不着急跟那厮算账,等回头没人注意了,再狠狠地落井下石——你喜欢玩阴的,哥们儿也喜欢。

现在的问题是,作风不好的话,会不会影响下一步工作的展开?他考虑的是这个。

经过了天涯科委成克己一事,他已经明白天下官场虽然是一样的,但是各地官场的环境,还是不一样——成主任他们可是公然带着小嫂子,参加各种应酬。

这个性质,他真的需要搞清楚,要不然会影响以后的工作,想到这里,他拿过手机就想给小廖拨号,但是下一刻,他的手就僵在了那里——这个电话打给廖大宝,合适吗?

没准廖大宝和李红星都早已经知道这个传闻了,只不过没胆子跟他反应——这个可能性不但客观存在,而且概率极高。

因为这两位都很清楚,陈某人来了北崇这么些天,基本就是一心扑在工作上,没接触过什么乱七八糟的人——他俩怎么敢把这种不靠谱的传言反应上来?

那找这俩了解情况,就不合适了,找白凤鸣?也不合适,老白已经跟他走得很近了,再近的话没准就到了“不逊”的距离,这个不好,官场里保持距离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更别说白凤鸣目前依靠于他,万一因此分析得偏颇或者含糊一点,他总不能再去细问,那样有传言成真的嫌疑——你既然不是那种人,问那么细……是怎么个意思?

想来想去,他实在想不出问谁最合适,唉,这还是手里没人啊,亏得谭胜利是民盟的人,要不然这个传言,哥们儿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听说……嗯?民主党派的人?

下一刻,他抓起一边的号码本,翻得两翻,就找到了林桓的电话号码,“林主席你好,我陈太忠,下午没什么事儿,想找你聊一聊……有空吗?”

“陈区长找我,没空也得有空了,”林副主席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发话,老资格嘛,就是这样摆的,“区长你住哪个院儿?我去找你。”

“肯定是我登门拜访嘛,这大冷天的,”陈区长的态度很端正,并不认为自己是政府一把手,就能对老同志呼来喝去,“您在家吧?”

“嗯,在家,”林桓放下电话之后,才轻哼一声,“算你小子有眼色……”

林主席当然知道,自己是副职对方是正职,而现在的年轻干部也确实不太尊重老人,所以他虽然心里抱怨,说我一儿一女哪个不比你大,但也不想触怒这个年轻人。

可陈区长这个态度,让他心里很满意,到了他这个岁数,注重的也就是那点面子了,谈话和用心谈话,那是截然不同的。

所以他让妻子准备了热茶,而面对年轻区长的问题,他居然幸灾乐祸地笑一声,“哈,你今天才知道?我两天前就听说了。”

“所以我有鬼子进村的感觉,”陈太忠悻悻地叹口气,老林这么说话虽然有点刻薄,但正经是胸怀坦荡的那种,所以他不怕直说,“但是事实上,我来北崇之后,除了上山下乡,就是组织各种工作,我觉得自己有点冤。”

“你找我说这个……我也不顶用啊,”林主席听得有点迷瞪,“我这二线了,影响力也就那么回事了,而且这年头,说干部好的,没几个人愿意传,说点干部的花边新闻,只要一天,整个县城就都知道了。”

“我是找您取经来的,”陈太忠听得真是有点无奈,要不说这老派人也有老派人的不好,说话稍微艺术一点,他们就回不过来这个味儿——这情商,比哥们儿没进官场之前,也高不到哪儿去,怪不得你只是个政协副主席。

所以他只能明明白白地说了,“其实身正不怕影子斜,我是不想在意这点传言,可是……咱北崇开放程度不高,万一影响了工作,那就不好了。”

“开放程度还不高?十五六的小丫头就出去做小姐了,”林桓听得很不满意地哼一声,然后他似乎才回过来这个味道,说不得打量陈太忠两眼,缓缓点头,“你这是问我,咱北崇人对作风问题怎么看……是吧?”

“没错,我就不是那种人,也不怕闲言碎语,”陈太忠郑重地点点头,“很多地方都不怎么看重干部的作风问题了,但是咱北崇情况特殊……应该叫真的话,我肯定要叫真。”

“……”林桓登时就沉默了,好半天他才抬手抚弄一下额头,“七、八、九……十,十个,从八十年代严打到现在,不到二十年,咱北崇因为作风问题,倒了十个副县级以上的干部,你说得没错,咱这里相对还是封闭。”

“那看来……还是要叫真了,”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既然有人嫌日子太安稳,那大家都不要过安稳日子了。

“没必要,就那么几个下作玩意儿,他就指着你乱自己的阵脚呢,”林主席冷笑一声摇摇头,要不说这姜还是老的辣,年轻的区长只是态度端正,就引出一段中肯的点评。

要说这北崇的官场,跟其他地方的官场,并无太大的区别,卖妻求荣者有之,也不乏鬻女谋进者,作风问题真的不是什么大事——北崇虽然落后,但是北崇的官场并不落后。

但是北崇也有它的特殊性,这些事情是做得说不得的,更是宣传不得的,这里民风彪悍,宗族势力也强。

一个谋上进的干部,一旦传出是靠妻女上位的,他能忍,他的宗族也不能忍,就算没什么宗族,他的街坊邻居也可以指着他的鼻子骂——局长了?爷就是看不起你这种小人,咋的?

所以常言说的作风问题不是问题,在北崇相对还是个问题,关键是看有没有人做文章,有人兴风作浪的话,单单的作风问题,也能把干部掀翻。

以林主席的话来说,县里就有这么一小撮人,很愿意拿着这个帽子乱扣,被中伤的干部知道北崇的情况之后,一着急,难免要进退失据——这时候机会就来了。

一旦被这种卑鄙的谣言套住,首先是不能着急,着急就会自乱阵脚;其次是不能不着急,你要是不着急,别的干部一定会对你退避三尺——谁家没有妻女?谁不怕谣言缠身?

“这里面的分寸,一定要把握好了,”林桓很认真地建议,“不过,现在的社会越来越开放,容忍度也越来越高,我要是你,就宁可沉默以对……区长,你是不是有点不服气?”

“肯定嘛,”陈太忠淡淡地点点头,心里却是郁闷难耐,憋了好一阵之后,才悻悻地哼一声,“关键是我啥都没干,干了……也就不怕人说了,那是活该嘛。”

他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想的是,不管是谁,敢这么埋汰我,我回头还真要……做你家的妇女之友,切,咱们走着瞧。

不过,林桓是脑子里少根弦儿的那种主,根本听不出来他的情绪,他笑着开导年轻的区长,“你也不用这么生气,其实……他们这么搞,本质上是因为怕了,对你来说是好事。”

林主席家之行,对陈太忠来说,也算小有收获,既然搞清了这一桩事情,他的下一个目标就很明确了——区委宿舍。

隋彪对新来的区长,印象真的不是很好,你好歹来一个星期了,没有踏进区委的门一步,也不知道来拜访我这个区委一把手——态度实在太不端正。

这就跟陈太忠在区政府呆了好几天,赵海峰一直没有登门拜见,是一个性质的,眼里没有上级啊。

当然,严格来说,陈区长这个性质,比赵海峰还要略微轻一点,隋彪是区委一把手,陈太忠却也是区政府一把手,两人一个管党务一个管政府,有分庭抗礼的道理——两人真的要太和谐,上面还不答应呢。

而赵海峰,远远没有达到能跟区长分庭抗礼的资格,一个是一把手,一个是常务副,这有得比吗?

不过不管怎么说,陈区长来北崇这么久了,不来拜会一下隋书记,态度真的很不端正,隋彪虽然并不愿意看到他出现在区委里——这意味着区委有异声了,但是一次都不来,隋书记……心里也很不舒服。

隋书记心里有遗憾,嘴上不能说出来,这周日的晚上,他难得地清闲一下,躺在家里看恒北台的《恒北直通车》,猛地手机响起,来电话的却是阳州老大王宁沪,“你那个警察局长的事情,处理了没有?”

“我交待给陈太忠了,应该没问题,”隋彪恭敬地回答,心里却是有点小小的吃惊,堂堂的市委书记揪着一个小科长,却是不过问案情,这是有说法的吧?

事实上隋书记心里,也有关于警察局长的人选,不过面对王书记,他只能收拾起这份心思,“请问您有什么指示?”

“赵海峰在这件突发事件中……表现得不太好,”王宁沪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你给他做一做工作……明白吧?”

“咝,”隋彪听得倒吸一口凉气,他何须明白“吧”?他简直太明白了,下午的时候,他就是如此交待陈太忠的,“这个……我的工作要做得彻底一点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