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02章 钱难要(下)

“超值买卖?”陈太忠听得叫一声,他真是有点好奇了,“你别告诉我,还能卖出……高于卡值的价格去吧?”

“真的可以,”郭伟缓缓点头,“阳州这地方,经济不发达,充值不方便。”

“可是你这一万张卡,那就是张张都是一百元的了,”陈太忠听得只有苦笑,“我发给教师们充值卡,就有点说不过去了,兑现也是个问题,而且他们的收入,未必是整数……这卡,你让我怎么发?”

“你可以让老师们合伙领取嘛,”郭伟做出了回答,而且是意味深长的那种,“我点对点支持你北崇的教育,是冒了风险的……我要规避风险。”

“嗯,这么做就能规避了风险?”陈太忠点点头,淡淡地发问。

“我这就是相当于把话费送出去了,”郭伟坦荡荡地解释,“同时针对的是县区教师,可以算是对教育事业的支持。”

恐怕你还是完成了销售任务吧?而且有人拿上充值卡,没准还要惦记着办移动的手机号,陈区长想了一想之后,叹口气摇摇头,“嗯,还增加了移动的美誉度。”

“那你叹什么气?”郭伟奇怪地看他一眼,“我说陈老大,我移动对地方的额外开销……得有名目,这就是最好的变通手段。”

“我知道是这样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发问,“但是你指望我北崇的老师,拿着移动的充值卡,去买鸡蛋打酱油?还要人家找回来人民币?”

“这个你不用操心,卡发出去了,有的是人去收卡,”郭伟轻笑一声,“一百块的卡,九十四五收,转手九十七块卖,这价钱是想怎么卖就怎么卖……一百块赚个两三块,一百万,就要赚两三万了。”

这么变现,倒真是可以,陈太忠在瞬间就反应过来了,阳州再穷,好歹也是百万人口的地方,朝田有人能一次性买下一百万的卡,阳州还消化不了这点钱?

但是说到这里,他又想到一个问题,“但是阳州不比朝田,我估计这个价钱收卡,不符合市场规律。”

“没错,”郭伟笑着点点头,“北崇放一百万的卡的话,估计就是满大街八十或者九十块收卡的人了。”

“我发现你笑得挺开心的,”陈太忠嘴角抽动一下,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。

“不过,你可以指定人收,有六七十万的周转资金就够了,”郭伟看他一眼,“能赚多少,就看你想赚多少了。”

“赚这个钱,太遭人骂了,不考虑,”陈太忠摇摇头,心说要钱真难啊,就这么一点钱还要变通来变通去,“嗯……全省通用的吧?”

“全省通用,”郭伟点点头,“你要是能把卡卖到朝田,我更欢迎,不影响未来阳州移动的营收……”

事情说通了,两人就有心思喝酒了,酒至半酣处,外面进来一人,手上拿着一个手机盒子,放下之后也不说话,转身离开。

“这就是五个九的号,才刚刚做好数据,”郭总笑眯眯地把盒子推给陈区长,“开卡还送手机,你看我们阳州的移动人,服务是多么地周到。”

“这个号……只能让通讯员拿着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这号实在是有点扎眼,“这个号段,你再给办个0001我拿着好了,再加上以前的手机号……老天,我这得有多少部手机。”

正说着呢,他的手机就响了,他接起电话嗯嗯两声之后挂掉,整个人呆呆地坐在那里,脸上的表情,是说不出的古怪。

郭伟见状,也有点奇怪,不过他却很识趣地没有发问,等了十来秒钟之后,才听到对方轻叹一声,“唉,郭总……估计过不了几天,我就能跟你去北京了。”

“嗯?”郭总听得也是一愣,“年底了,也该去北京走一走了,怎么……有麻烦事?”

“是好事,不是麻烦,”陈区长再次苦笑一声,接着又一摊手,“但是现在这北崇……我离不开啊。”

你总共也没来几天,现在走……不是还有常务副吗?郭总听得有点不解——他不知道,陈区长最担心的,就是自己走了之后赵海峰又跳出来。

接下来的酒,陈太忠就喝不到心上了,喝完酒之后,接过来移动刚做出来的0001号SIM卡,不顾郭总的阻拦,他驱车直奔北崇。

到了区里,差不多就两点半了,他直接来到办公室,一个电话先将李红星喊过来,交待他联系市移动公司,准备接收一百万的充值卡。

然后他又给马媛媛打个电话,要她过来一趟,再然后又给徐瑞麟、谭胜利和白凤鸣打电话,要他们过来商量事情。

马总还没到,周庆却先来了,他再次向陈区长汇报,说案件正在紧张的侦破中——您有什么指示没有?

“李市长对这个案子也很重视,”年轻的区长还是有点不摸周局长的底,所以他无意做出任何的指示,“还有,昨天宁沪书记说的话,你听说了吧?”

“嗯,”周庆叹口气点点头,“不管怎么说,我只要在位一分钟,就要彻查这个案子一分钟……请区长相信我。”

周局长其实也知道,李市长这次是护不住自己了——区区两天,想抓到李进山那是天方夜谭,更别说这案子到底是谁做的,还真没办法确定。

所以他积极接触新区长,积极地侦破案件,求的是自家的下场不要太悲惨,只要能将态度摆端正,获得区长的谅解,那冷冻一段时间之后,就有重出的机会。

啧,你早干什么去了?陈区长也听出了此人话里的意思,对此人的行为,他只能用“咎由自取”这个词来评价,于是他点点头,“还有一天时间……你去忙吧。”

看着他离开时萧瑟的背影,陈太忠微微地摇一摇头,对这个人,他的感觉说不上好,也谈不上不好,悦宾楼那个毒瘤的存在,跟此人有相当关系,但是……没有周庆的话,这个毒瘤就会因此消失吗?

北崇民风彪悍,警察局长想有所作为,必须要跟当地的民众接触,再加上区委区政府的大力支持,才能扭转这股风气,但是……区委和区政府还在扯皮。

想做点事,真的是不容易,他正琢磨呢,马媛媛敲门进来了,小心翼翼地发话,“区长,我来了。”

“这样……我安排你一件事,你坐,”陈区长简单明了地指示,“你的前台,安排一个收移动充值卡的柜台,一百的充值卡,可以换九十七块。”

“移动充值卡?”马媛媛听得非常迷糊,她来之前也想过,区长绕过李红星,找自己是什么事儿,却没想到接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指示。

“是移动公司对咱们教师的帮扶,”陈太忠飞快地解释,他选择政府宾馆来做兑换点,是因为这里不但权威,而且可以节省费用。

这种事情若是托付给一些路边小店,小店自然恨不得兑换得越低越好,人家凭什么白忙一场?但是政府宾馆办理此事,就可以用“工作安排”来使用人。

要不说手里有点政府资源,还是比较好用的,起码端公家饭碗的主儿,不敢随便呲牙。

马媛媛听陈区长说完之后,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九十七收了,九十七块五能卖出去,赚得不多倒是小事,关键是——“区长,兑换的资金从哪儿来?”

“你去想办法,”陈太忠毫不犹豫地表示,“我只能保证你不会亏本……把它当作政治任务来完成,这关系到区里的稳定。”

人工也有成本的,马总听得嘴角扯动一下,她才想叫苦,陈区长大手一挥,“服从命令,对了,出去的时候,找李红星和谭区长,三个人协商一下……你直接对我,明白吗?”

“明白,”马总听到最后一句,登时就将满脑门子心思丢到一边,这是她可以隔过李红星,直接跟区长联系了,只冲这一点,再多的麻烦她也能忍受。

她走出门的时候,身后又传来一句,“徐区长到了的话,先让他进来。”

徐瑞麟确实到了,不止是他,谭胜利和白凤鸣也都到了,听到区长要自己进去,他就站起身笑一笑,心里却是有点疑惑——有什么事儿,昨天不能说呢?

“老徐你坐,”年轻的区长见到他,主动绕出办公桌,走到沙发边坐下——这是对长者尊敬,“这么着急叫你过来,是想让你完善一下关于退耕还林资料,尽快。”

这点事儿,电话里不能说吗?徐区长有点疑惑,不过他还是点点头,“那行,周二之前,能交上来。”

“一定要快,资料尽可能地完全,”陈区长点点头,“可能近期我会跟你走一趟北京。”

“近期……明白了,”徐瑞麟点点头,合着你把我叫过来,是想说明此事的重要性,“还需要其他的资料吗?”

“需要国务院部委批的项目,你还可以找一找,”陈区长点点头,“反正去一趟,见机行事吧……你回去就准备吧,出去的时候,请白区长进来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