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01章 钱难要(上)

陈太忠是十点四十分进入李市长办公室的,于十一点二十分出来,两个人谈了整整四十分钟,出来的时候,门外已经等了两个人。

这两位见市长办公室里出来个陌生的年轻人,禁不住看他两眼,直到另一位又进去,剩下的这位才轻声发问,“巨处,出去的是谁啊?”

“一个很难说话的人,”巨中华并不掩饰自己对陈太忠的不满,当然,更过分的话他也不会说,待看到对方眼里若有所思的神情,他才又点一句,“马上十一点半了。”

这位就明白了,别看年轻人在市长办公室里呆的时间长,但是这就饭点儿了,市长没留人,证明此人不但巨大秘不待见,李市长也不待见。

这话是一点都不假,陈太忠和李强谈得真的还算投机,但是他站起身走人的时候,李市长连屁股都没欠一下,更别说挽留了,两人注定不是一个阵营的。

事实上,陈区长知道,若是自己一开始软一点,李市长未免没有收编自己的可能,但是现在他连市长的秘书都得罪狠了,李市长肯定不会再有这个念头的——某人打狗的时候,没看主人的面子。

不过这也正是他想要的,陈太忠来北崇,就是做事来的,不想过多地介入当地的因果中,而且他就算想借李强的势,李强也不会多么支持他。

其一,陈某人是外来的,不是李市长起家班底,其二,他是有自己的背景的,李市长自然也不可能放手使用他。

所以,倒不如像眼下一般,中规中矩的上下级关系,可以暂时合作,大多时候是就事论事,这也真不错,当然,不该打的主意,某些人也不要乱打,否则的话,他不介意告诉对方,“追悔莫及”四个字怎么写。

事实上,今天中午,陈太忠还是有安排的,没错,就是那个他在阳州唯一的熟人——他要请阳州移动的老总郭伟吃饭。

郭总听说他来了,马上就表示说,你来了我的地方,肯定是我请客嘛,也别去别的地方了,就来我移动食堂吧。

移动公司离市政府也不远,两千米都不到,阳州这个地方真的不大,有意思的是,在公路斜对面,移动公司也在建新的办公楼,上面“阳州移动”四个大字煞是醒目。

陈太忠来到移动的院门口的时候,郭伟已经等在那里了,旁边还站了四五个人,不过郭总的派头看起来不小,他跟陈区长把臂言欢的时候,离得最近的人,都站在两米之外。

“怎么不进新楼?”陈区长指一指马路对面,那栋楼看起来已经完工了。

“那楼想搬进去,起码还得一年半,”郭伟笑着回答,“内部装修才开始不久,而且这是通讯枢纽楼,装修完以后,线缆割接和施工协调,最少还得半年……这还是得资金跟得上。”

口口声声说没钱,我一张嘴你就给了两百万,陈区长听得又有想笑,不过这个时候笑的话,就太不厚道了,于是他低声开句玩笑,“郭总,你要是三五个月之内动了,这楼……不会烂尾吧?”

“应该不会,我们的财务和工程程序还是很严的……不过,烂就烂了,”郭伟笑一笑,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,“这么多人看着我,省移动那么多老总,要不回来钱,那是我无能,可是钱要回来,总得找个地方花吧?”

说着话,大家就走进了食堂,市移动目前的办公场所,就是一个两栋二层楼的小院子,看着简陋得很,食堂更是几间平房。

不过进去之后才能发现,里面的装修虽然一般,但在简洁、干净之余,透着股大气,别的不说,只冲着门口的榨汁机、电磁灶和微波炉,那就不是随便一个食堂能有的——而这里是免费使用。

郭伟安排了一个小包间接待陈太忠,包间里就他俩人,不多时饭菜上来,厨子的手艺不错,起码刀工不错,能把心里美萝卜雕成几朵玫瑰。

“郭总,我过来其实是催账来了,”陈区长几杯酒下肚,毫不掩饰地发话了,“年关了,人民教师嗷嗷待哺呢。”

“还早呢,你急个啥?”郭总可是不想这么早拿钱出去,他不是信不过陈太忠,也不是差这点钱,实在是平日里各种香烧得太多了,吃的亏也太多了。

他吃亏不是被人骗——被人骗的时候也有,但是真的不多,主要是很多时候,他把诚意拿出来了,但是对方却支支吾吾起来,这个那啥,事情不好办啊……要不,你再帮衬点?

这年头就是这样,人心没尽,起码郭总遇到的这几个人,都是这个样子,好不容易遇到个真有来历的,他也帮着办了事,结果求到门上的时候,那边却表示很疑惑——郭总,你觉得咱俩有这个交情?

我帮那个谁谁,把事情办了啊,郭伟真有点牙疼了,就您身边那个……

那你找他办事嘛,那位拂袖而起,你好歹是市移动的老总了,做事靠谱一点行不行?

这就是郭伟的悲哀,他是很有诚意地找人帮忙,但是敢收他钱的,都是想着能再多弄一点的,真正能帮得上他的,那种主儿身边的人也很贪婪。

偏偏是这种主,不计较身边人的贪婪,反倒是怪他没眼色——郭伟能理解这种心情,人家眼里就没他这个角色,所以就不在乎下面人的贪婪:不为下面人着想,队伍好不好带倒是在其次,关键是面子没了。

而令人感到无奈的是,这样的人,才是有大能力的人,才是能扶郭总上位的主儿。

郭伟吃这样的亏多了,钱不钱的倒是小事,关键是气人不是?

而且他还有别的担忧,像上面举的那个例子,他忍一忍还能继续下去,但是那主儿做事,太不成个体统了,郭总觉得自己就算上进了,也很容易出问题。

那货吃相太难看,又是翻脸不认人,郭伟很怀疑上进之后,业务会被那厮垄断,他没得挣倒是小事,关键是……你倒霉之后可能会连累到我,那我之前的功夫,不是白下了?

这一桩桩的亏吃下来,他不能记吃不记打,所以他很市侩地表示,“先给你一百万,反正你只花出去八十万,剩下一百万,等手头宽松一点吧……现在盖楼都没钱。”

他市侩,陈太忠就更市侩了,年轻的区长点点头,“行,今天我就带这一百万走,剩下的一百万,我带你见了井泓之后,五天之内支付……你不跟我讲人情,那大家就是做买卖了,我也希望两不相欠,省得半夜有人敲门要账。”

我只是吃亏太多了嘛,郭伟听他这么说,反倒是有点后悔了,不过现在解释这些,也有点不合时宜,于是他痛快地表示,“行,下午我派办公室主任过去,带一万张充值卡。”

神马?陈太忠正夹了一筷子铁板牛柳往嘴里送,闻言登时就是一怔,“你给我充值卡?”

“陈区长,你的牛柳掉了,”郭总提醒他一声,然后又解释一句,“充值卡也是钱。”

我牛柳掉没掉,关你什么事儿呢?陈太忠脸上笑意大盛,他在那啥小白之前,有过一个著名的“牛柳掉了”的说法,眼下见到类似的场景,真是格外地敏感。

于是他嘴角抽动一下,“原来是这样啊,既然你难……我就不要了。”

“陈区长,我真不是这个意思,你听我解释,”郭伟哪里敢让他不要了?

陈太忠却是不管这些,站起身就要走人,下一刻觉得袖子有人拽着,他禁不住扭头淡淡地扫一眼,“老郭,你这有点不成体统……放手。”

“太忠你听我说完成不成?”郭伟真是怕了他了,闻言忙不迭松手,因为他的直觉告诉他,如果再不松手的话,后果会很严重。

“你说的这话,就让我没法呆,”陈太忠叹口气,他也觉得自己火气有点大,这是……身边没有女人的缘故?于是他又缓缓坐下,“来,我现在听你解释。”

“其实也没啥可解释的,我们的移动充值卡,现在就当人民币用呢,”郭伟微微一笑,“前两天我去朝田移动办事,有个女人给单位买一百万的充值卡,跑到市移动要回扣。”

“但是市移动明确告诉她,让两个点,就是移动的批发价了,也就是说这女人只能赚两万……她买了一百万的充值卡。”

“这女人不会搞价,”陈区长做出了判断,他不想在这种事情上浪费太多的脑细胞,“或者说她找的渠道不对。”

“你这么想,还真的错了,对任何承销商来说,充值卡的利润,最多就是两个点……反正我没听说过,谁能挣三个点,”郭伟正色回答,“我好歹是阳州移动的老总,白送你三五千的充值卡没问题,你找我批量购买优惠三个点的充值卡,我做不到。”

“这么说,充值卡就是硬通货了?”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。

“没错,超值买卖的时候都有,”郭伟点点头,“所以说我给你钱和给你充值卡,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……真的是同一个性质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