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00章 初进市政府(下)

那我就继续顶吧,反正大不了也就是你恨我入骨,巨中华很悲哀地想着,事实上,如果有三分奈何的话,他不会选择跟这个年轻人作对。

但是他别无选择,于是他又问一句,“你去市委有事?”——多么低级的问题,可他不能不问,反正弱智的是他,不是领导。

“你觉得市委应该坐视?”年轻的区长淡淡地发问,眼神中居然有一丝怜悯……怜悯?

“我现在进去问一下市长,稍等,”巨中华站起身,三步并作两步就消失在了门内,半分钟之后,李强走了出来。

“嘿,小陈来了啊,”李市长笑眯眯地伸出双手,跟陈太忠握一握,看那样子根本不像是市长见区长,简直是区长见市长,态度比王宁沪强得太多了,一边握手,他一边笑着解释,“小巨做事太死板了,你不要在意,我也是在考虑明年的规划问题。”

“来北崇这么久了,一直没来市里,我自己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,”陈太忠微笑着回答,“年轻气盛,光想着做事了,忘了先做人了。”

“小陈你要这么讲,我就要批评你了,共产党人讲的就是对事不对人,”李强脸色一绷,正色回答,心里却是嘀咕一句,少说两句怪话,会死人吗?

“总之是我做得不好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心说你净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,有意思吗?还是尽快谈事吧,“我能进屋汇报吗?”

“那我能让你在这儿汇报?”李强微微一笑,也还他一句俏皮话。

进了里面之后,陈太忠就将昨天的办公会汇报一遍,这固然是幌子,但也是难得的吹风机会——这个过程中,有些事情就算你再不想听,也得听。

“这些工厂下来,得不少钱啊,”李市长一边翻看着会议记录,一边铁青着脸发话,他看到了陈区长表示“钱好解决”的记录了,但越是这样的时候,他越要表明事情不乐观。

这个节骨眼上,真的来不得半点马虎,他甚至没兴趣了解,陈太忠打算从哪里筹钱——一句话问得不合适,人家哭诉两句,没准市里就不得不出钱了。

其实李强知道,陈太忠搞经济很有一套,也认识不少有钱人,但是这终究不是丫熟悉的天南,所以对某些莫名的麻烦,他不想沾染,就是八个字,“规划不错,市里没钱”。

“这些规划,都很站得住脚啊,”陈太忠见他这副模样,反倒生出了点调戏的心思,他微笑着发话,“市里能解决大部分的话……其他的我们就自己想办法了。”

“会议记录写明了,钱是你解决,”李强哪儿敢接这个话茬?索性是敞开了说,开什么玩笑,几千万的投资,你们一拍脑门做出决定,接着就要跟市里要钱?

“市里能表个态,做我们的坚强后盾就好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也只是一时兴起调戏一下,“大家都很努力地设计和规划了,对打造一个崭新的北崇,我们很有信心。”

哥们儿我没打算指望上级领导帮忙——从小到大,从小官到大官,咱一直就没这习惯。

他是这么说的,但是李强不会这么想,想到此人不跟自己要钱,还能跟王宁沪要钱,他觉得这货的想法有点幼稚和天真了——王宁沪也不是傻瓜,你趁早打消某些不切实际的念头。

所以,李市长禁不住点拨一句,“你们的工业体系有缺陷,电力你解决不了……这是瓶颈,别说你解决不了,我都解决不了,电地协调那么好说的话,要电业局干啥?”

“我们可以考虑自己发电,”陈太忠很郑重地回答——官场里相斗,讲个虚实相间,他说真话,别人未必会认为是真话。

“哦……”李市长点点头,似乎被这言辞打动了,然后他问一句,“拿什么发电呢?水电还是火电?”

“我可以从天南运煤过来,直接距离并不远,”陈太忠回答的也是实话,起码从某个角度上来说,确实是如此——油页岩不能单独发电,必须要掺杂煤粉的。

但是这么搞,你没有优势啊,电业局能同意吗?李强差一点就问出这句了,而且电厂……你以为阳州不想搞电厂?搞不起来嘛,大电厂投资不起,小电厂国家不让上。

算了,我就不提醒你了,等你碰了钉子,就知道我的建议多么宝贵了,李市长心里暗哼,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他居然隐隐有种感觉,这个年轻人,没准真的能搞出来电厂。

反正连年轻的区长都知道要少说话了,堂堂的阳州大市长,又怎么可能不清楚这必要性?说得越多错得越多。

于是他不再说话,埋头看记录,然后他又被一件新鲜事吸引了,“这个退耕还林示范区,你做过了解吗?”

“我没有了解过,是徐区长提出来的,”陈太忠对退耕还林不是很熟悉,他只知道,北崇的很多农作物,都是种在山上的,土壤并不肥沃,“不过他也解释了,说这个主要是国家指定,我们也是尽人事听天命,总要博一下的。”

“这个事情,市政府会大力支持,”李强听得心动了,他当阳州市长这么久,虽然也是下了点功夫,也努力地去招商引资,去跟省里要钱了,但是阳州就是这么个摊子,就算请别人投资,人家一句话就能堵得人哑口无言,你那儿有什么?

阳州有好政策,有勤劳淳朴的人民,其他的……没有了,所以引来的企业,不是血汗工厂,就是有缺陷的,比如说侵权的,又比如说污染重的,但是,这能怪他李某人吗?

这个退耕还林的政策,李市长也有所耳闻,可他根本就没去惦记,打个电话就知道不行——国家林业局指定的,目前就没放开申请,上面没人,那问都不用问。

可是偏偏地,新来的北崇区长敢惦记此事,那李市长想都不用想就要支持,“不过你既然要走一趟了,把咱们整个阳州都放进去考虑吧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听得登时无语,我去化缘,是凭着这张脸,你让我把整个阳州都带上,哥们儿只是北崇区长,不是阳州市长,明白不?

李市长等了一阵之后,发现他不说话,于是抬起头来看他,两人默默地对视了五秒钟之后,市长大人轻叹口气,低声嘀咕一句,“多说几个字的事情。”

“也是……撞大运的事情,”陈区长干笑一声,不再言语。

除去这些,会议记录上就没什么更耀眼的东西了,像从移动化缘两百万,是不可能出现在记录上的——那是彻彻底底的题外话。

李市长本来想走个过场的,不成想北崇的规划还是满有吸引力的,一不小心就多说了两句,说完之后,想到这家伙不但敢琢磨退耕还林,还能从移动弄到赞助,猛地就想到,没准……他真的能协调好电力?

哎呀,想多了,下一刻,他终于想起自己找陈太忠想说点什么,不过对方不说,他也不好主动提,于是沉声发问,“昨天的枪击案……有什么进展没有?”

“周局长早上说,已经锁定了嫌疑人,”陈太忠一说起此事来,就禁不住想笑,总算是在市长当面,他强行忍了下去,“是一个叫李进山的通缉犯。”

他的笑意隐藏得极深,不过李强很敏锐地注意到了,小家伙有点怪模怪样,事实上,周庆刚才已经打电话向他汇报过了。

李市长也觉得脸有点热,他猜到了,周庆是为了保住那个位子,才在第一时间推出个嫌疑人来,至于说是不是真凶,那还很难说。

不过陈区长不知道的是,李市长已经明确表态了,小周你要是四十八小时之内抓不住李进山,那就别怪我不管你了——我能帮你兜住那个副区长儿子的事儿,你该知足了。

看到陈太忠这副样子,李强只当是此人心有不忿,于是主动点明,“这个人我听说过,穷凶极恶……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。”

“这个我也不清楚,”陈太忠面色凝重地摇摇头,状似不满,又似极力地忍耐着什么,“对了市长,在开区长办公会的时候,常务副区长赵海峰因身体原因,缺席了……”

陈区长将这两件事串起来说,用意昭然若揭,李市长听得也是暗松一口气,他沉吟一下,点点头,“那你就先抓起来财税吧,也是老同志了,没有很好地辅佐你这个新班长……”

不愧是一市之长,看人家这话说的,绝对不会说赵区长买凶杀人,但是有人堵了区政府大门,赵海峰不出面协调,反倒在发生枪击案之后,下午还是不参加会议……你让大家怎么想?

对李强来说,牺牲一个周庆这样的小科长无所谓,不过王宁沪既然有意兴风作浪,他不介意跟陈太忠暂时联手,撵走赵海峰。

姓赵的跟隋彪走得近——事实上这两人跟王书记都有点关系,反过来说就是:跟李强没啥大关系,姓王的你不是要抓替罪羊吗?区区一个周庆,不太够啊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