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92章 大棒胡萝卜(下)

谭区长的报告并没有多充实,除了旁白之外,大部分是相对空泛的措辞,跟白凤鸣的精心准备相比,就逊色很多,不过有一点是相同的,他分管的口子也要钱。

而且他开口也不小,除了学校建设、区医院之外,他还希望区里在“条件许可”的情况下,能多支持科委一些,这个要求有点过分了——科委不但是无底洞,而且区政府的科委……在凤凰的存在感都不强。

不过这也是常见现象了,既然谈规划,总是要大张嘴的,谭胜利谈完之后,众人评说两句,有些常规项目大家能支持,有些项目就不能支持了。

像科委这事,白凤鸣就认为,没有必要把高新技术的发展,下放到一个科级的行局去操作——这任务有点重,还是区里来搞吧。

徐瑞麟和葛宝玲也附议,没办法,谭区长这一块不能招商引资,只能吃财政,你这嘴张这么大,别人吃什么?

吵来吵去,最后还是陈区长拍板,看明年的发展情况,如果财政允许的话,可以让科委有针对性地监管一些项目——决定权肯定还是要放在区里的。

如此一来,谭区长的报告也完了,也许是上午的事情给他提了醒,他居然再没提拖欠教师工资款项一事,旁人看得也是心有戚戚焉。

跟白凤鸣和葛宝玲不同的是,谭胜利分管的口子,从来都是拨款不能及时到位,也没有年末大结算的规矩,前前后后的欠款,是越来越多,而眼下新区长明确表示不认旧账——那可是积年的旧账啊,一笔就这么抹了。

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年轻的区长打破常规,又说几句题外话,这表明他对会场能够充分地掌控,不过这时候,再挑剔的人,都不会计较此人的强势了,因为他们被这几句话惊呆了。

“对了,想起个事儿来,阳州市移动有意点对点帮扶一下教育事业,我帮着争取到咱们区了,谭区长你也不用哭丧个脸。”

“那太谢谢区长了,”谭胜利惊喜万分地站起身来,一脸的笑容,“我代表广大教师和孩子们……感谢区长,感谢政府的关心。”

切……演技太差!这一刻,是个人就反应过来了,为什么谭区长在讲话之前,要先强调说,正在规划搬办公室,这是给新区长面子——哪怕是乱命。

那么,新区长就要给谭区长里子,你那儿教育系统揭不开锅了?那我帮你想办法,没错,窟窿我是不认的,但是……我能帮你找钱不是?

这正职和副职在区长办公会议上,一唱一和地公然演起了双簧,旁人看得面面相觑,却又不能说什么,陈区长这是赤裸裸地表态了——只要你听话,那就有好处。

葛宝玲刚才就在奇怪,谭区长为什么不帮赵海峰问一句,谭胜利这个人没什么势力,但人家是民主党派,有些党内人士不合适说的话,他这个异端倒是能说两句。

眼下见到这一幕,她不但明白了,更是悔得连肠子都青了,早知道听话就能得好处的话,我何苦来哉跟你作对呢?

“没什么,八十万够了吧?”陈区长随便挥一挥手,看起来风轻云淡,实则心内得意不已,切,让你们看一看哥们儿的手段,“下面谁来说?”

“移动会给这么多?”白凤鸣听得眼登时就直了,然后他才举一下手,“区长,这是每个县区都有的?”

“只有咱们区,你们别说出去啊,”陈区长点点头,开始点将,“刚才我看到,瑞麟同志要发言?”

“我觉得自己准备得……好像还是不够充分,”徐瑞麟苦笑一声,现在局面已经很明确了,陈区长通过种种手段,将白凤鸣和谭胜利绑上了战车,而他徐某人只是对这个年轻的区长不反感而已。

由于最近心情不好,他就是随便做了一个规划,待看到上午那一幕,他才决定充实一下报告——需要大力支持一下新区长,博得其好感之后,再歪嘴说一说警察局这些人的小话。

然而仅仅是一个中午,他能把报告充实成什么样子?别说跟白凤鸣比了,比谭胜利都要差不少——那俩是早得了消息的。

殊不知,他这是有点冤枉谭胜利了,谭区长也是今天早上,早早地赶到区长办公室,死缠烂打地要钱,这次,他多了一个理由——您卡住白区长和葛区长的钱了,手头多少能宽松点吧?再穷不能穷教育,再苦不能苦孩子啊。

而且,他又抛出个诚意来,说下午办公会上,我会提出两栋楼互换的建议——您看,您一张嘴,我就积极地张罗了。

陈太忠的心是极硬的,但是对方态度这么端正,理由也很充分,而好死不死的是,郭伟答应拨两百万过来——这是陈某人用个人魅力张罗到的赞助,那自然是想怎么花就怎么花。

所以说,谭区长并不比徐区长多出多少准备时间。

徐瑞麟不知道这因果,不过他最近过得本来就是浑浑噩噩的,现在眼见陈区长弄出这么大的阵仗,看着自己手里薄薄的两张纸,他真是有点惭愧。

“既然是这样,那我先说吧,”葛宝玲坐不住了,她为这个办公会,也做了准备——再不满意都要准备,会哭的孩子才有奶吃不是?

凭良心说,葛区长的规划都是现成的,不过有白凤鸣和谭胜利珠玉在先,她自然也不甘落后,索性站起身子,走到会议室墙边,指着墙上挂着的一比十万的阳州地图说了起来。

这些道路规划,都装在她的脑子里,要不说葛宝玲的自信非是无因,一条一条的道路说过来,她甚至还能介绍这条道路边,哪些村子有哪些特产——至于说这些道路,在公路网中的各种必要性和重大意义,那根本不是问题。

如此一来,光交通她就说了一个小时,民政和劳动什么的……有必要说吗?

说完这些之后,她才苦笑一声,“这还只是建设,有些道路都有二十年没有修过了,咱北崇地广人稀,分布也不均匀,交通建设的任务非常重……今年都十五第一年了,咱们还在补九五的规划,徐区长说电力是工业之母,我要说的是,没有路,无法致富。”

这女人还是有两把刷子!陈太忠心里明白,葛区长在变相地向自己解释——我找你要钱,不是难为领导,而是说交通口子上的压力,非常重。

她这话一说出来,别人都不好说什么了,北崇的情况谁不清楚?不过穷地方就是这样,大家都知道该办的事情很多,但是……钱呢?没钱啊。

关键时刻,还是那个民主党派的异端发话了,谭区长微笑着举手,获得允许之后他表示,“公路建设是非常重要,但是我不认为电力、教育、城市建设和农业就比它差,咱们身为区领导,要充分地综合考虑,用最少的钱,办最多的事……这才不辜负人民群众对咱们的信任。”

谭胜利刚才吃几个副区长逼迫,心里有小账,而且他这一番话说出来,顺便就拽上了白凤鸣和徐瑞麟——反正你姓葛的跟陈区长不对付了,不怕说你两句。

你唱高调唱得很过分啊,葛宝玲冷冷地看他一眼,才八十万就把你收买了,“谭区长,我这么问一句吧……孩子们走泥路上学好,还是走公路上学好?”

“你知道吗?很多民办教师的工资才五六十块……还发不下来!多亏了陈区长的支持,才能让他们有钱过年!”谭胜利沉声发话,他不是个强势的性子,但是异端自有异端的优势,而且他背靠陈区长。

“反正公路建设总是砍来砍去的,我也习惯了,”葛宝玲撇一撇嘴,这种争论,其实毫无意义,她扭头看向新来的区长,“区长,我会服从区里的安排,只有一个小要求,明年能把九五规划的三条路修了就行。”

“谭区长那句话讲得很好,用最小的代价,办最多的事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“如果大家能做到这一点,明年的发展……你们不用担心。”

这话的味道就多了,“最少的钱”和“最小的代价”并不完全是一回事,大家都不是当官一年两年了,公路建设里面是怎么回事,谁能不清楚?

不过在敲打的同时,年轻的区长又画一张大大的饼出来——你们安心负责地规划和实施,其他的事情……交给我来处理。

这个表态就太牛气了,若是没有那一场双簧,谁都不可能相信,陈某人会有那么大的能力,但是眼前,却由不得大家不信——初来乍到没几天,就跟阳州移动那里化到缘了。

反正听话的人,总是好果子的,这一点毫无疑问。

葛区长讲的不少,但是大家对她的发言争论不多——哪条路该建哪条路不该建,肯定是由强势的区长做主了,咱们没必要咸吃萝卜淡操心。

接下来,就该是准备不够充分的徐瑞麟发言了,大家都没想到的是,徐区长琢磨了一下,猛地丢出个炸弹来,“我觉得该考虑电力供应的问题了,跟海角共用的清阳河段……水利资源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利用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