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87章 惊艳出场(上)

葛宝玲躲在两里地之外的一栋高楼上,手拿着望远镜,嘴里却是兀自嘟囔着,“这是你逼我的,陈太忠,我并不想这么做。”

这确实是她不得已而为之的,葛区长原本的手段,还是很多的,但是她不能选陈太忠下台,又不能对新区长动粗,这令她可选择的手段大为缩水。

那么,就只能用民意来绑架了——所幸的是,北崇的民风,一直就很彪悍,想必那个年轻的区长,也要为此头痛一下吧?

然而令她遗憾的是,下一刻,她就发现陈太忠出现在了区政府门口,远远地站在角落里,对着门口指指点点,很不以为然的样子。

“看你能坚持多久,”葛宝玲冷笑一声,不用我张罗选你下台,人民的眼睛都是雪亮的,新区长一来就捅出这么大的漏子,你还是考虑怎么跟别人解释吧。

陈太忠确实是没有多大的压力,他和廖大宝一直来到离门口五十米处,才停下脚步,细细打量这帮闹事的人。

区政府的正门是双开的大红拱门,共宽六米四,也算得上文物了,保护得还算好,不过由于不便频繁开关,所以还有其他旁门可走,不过这总是具备了象征意义。

站在门里看去,只看到有二三十号人扯着白色的横幅,在门外两三米处或坐或站,将大门堵得水泄不通,至于说两边还有多少人,还真看不到。

陈太忠能看到,两边大约还有百十人,远处还有人往这边赶,倒是区政府大院里静悄悄的,没有一个人出来,不过回头一看就能发现,各个房间的窗户里,也满是晃动的人头。

陈区长就笑眯眯地站在那里,也不说什么,不过他都出面了,等了大约六七分钟之后,有人从院子里走过来,有区政府办主任李红星,也有副区长谭胜利——谭区长所在的那栋小楼,是最接近正门的。

“是几个修路的施工队,”李主任果然知道怎么服务好上级,他已经打听出了一些东西,接着他踮起脚尖,将嘴巴凑到区长耳边,轻声嘀咕,“应该是葛宝玲的口子。”

这还用你说?陈太忠微微点头,“小廖,给我接葛区长……李主任你去了解一下,他们接的是哪个公司的活儿。”

这些人一看就是有组织、懂得分寸的,以北崇人的性格,激愤之下冲进区政府都有可能,而现在他们只是很默契地挡住大门,不能过车,但是还能过人。

李主任找人了解情况去了,廖大宝在下一刻接通了葛宝玲的电话,陈太忠接过电话沉声发话,“葛区长你在哪里?”

“我在检查西陈公路施工情况,”葛区长淡淡地回答,“下午可以赶回去。”

“希望你现在就回来,”陈区长措辞还算客气,但是语气却绝不客气,“有些施工队把区政府的大门堵了,赶快回来处理。”

“我先了解一下情况吧,”葛宝玲挂了电话。

这个态度就很不端正了,不过,葛区长虽然是一根筋式的干部,但并不缺少策略,约莫十分钟之后,她将电话打了回来,“陈区长,经我了解,那几支施工队可能是阳州道桥公司以及金城交通开发公司的下属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不说话,只哼一声,这个时候,李红星已经打听到了消息,门外一共聚集了七个人数不等的小施工队,其中主力还真是阳州交通开发公司和金城的人马。

“这个事情,就算我回去也协调不好,”葛宝玲轻叹一口气,表示她也为难,但是她找理由的能力,还是一流的,“我通知这两个公司不结款的时候,他们就表示出了不满。”

“不管能否协调好,你先回来,”陈区长压了电话,微笑地看着门口的人群。

阳州道桥公司,是交通局的下属公司,这背景就够硬扎的了,而那金城交通开发公司是民营企业,一个公司敢起名为“交通开发”,其背景不问可知。

又站着看了一会儿,陈区长身边的人越来越多,大家也看到,外面的人不敢越雷池半步,还有新来的区长顶着,看个热闹又何妨?

可是陈太忠觉得没意思了,于是转身离开,嘴里还吩咐,“好了,都回去工作吧,围在这儿算怎么档子事?”

门外似乎有人认识年轻的区长,见他离开,就几个人交头接耳一番,不过到最后,也没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。

陈区长笑眯眯地走进办公楼,然后回头看一眼李红星,“你来一下。”

两人进了办公室,陈太忠坐下之后,才出声发问,“这个金城……是怎么回事?”

“这个……”李主任明显地犹豫一下,才苦笑着一声,他刚才只介绍了道桥的来历,没有在人前说金城,自然是有原因的。

不过区长私下发问,他若不能给出答案,肯定就会被人看轻价值,“金城的王少明,他老爸是搞建筑安装起家,阳州最早的一批百万元户,王少明……好像跟李市长有点关系。”

钱权勾结!年轻的区长脑中浮现出四个大字,听起来是很厉害的样子——不过陈区长自然有他的章法,于是摆一摆手让李主任离开。

李主任离开,小廖又进来了,“区长,杨局长打电话来了,说大门堵着,他要不要从旁门进来?”

看这事儿闹的,饶是陈太忠做好了种种准备,也被气得苦笑一声,他扬一下下巴,“让他进来,难道他还怕出不去吗?”

大约一个小时之后,葛区长也乘车从旁门回到了区政府,这时候她倒是不说做主了,直接来到陈太忠的办公室,不成想一进门,就被小廖拦住了,“区长正在跟杨局长谈话,请您稍等一下。”

正说着呢,里间门一响,杨孟春面无表情地走了出来——他回来之后,在区长办公室外面被晾了半个小时,才得已进去,心里能好受得了才怪。

见到葛区长,他微微点一下头,不言不语地走了,可是葛宝玲却开始琢磨,这个时候,我在这里撞到财政局长,该是怎么个意思?

带着这份疑问,她走进了区长办公室,不过有了某些猜测,她说话就相对直接了一点,“陈区长,我在回来的路上,已经电话联系了道桥和金城公司,他们表示说,没有资金支付,也不好强行劝散施工队。”

“谁要政府的好看,政府就要他的好看,”年轻的区长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你告诉他们,如果不能有效地管理自己的施工队,咱们会考虑更换合作方。”

你怎么不去当这个恶人?葛宝玲心里恨恨地嘀咕一句,不过她也不怕传这个话,反正她的态度,那些人是知道的,这笔账总要算到你陈某人头上的。

当然,该有的辩解,她还是会有的——以显得她没有操纵此事,“好,我会转告的,但是……道桥的上级单位是交通局,他们可以直接把钱划走,而且,还会影响明年市里对区里的支持,希望您能考虑一下。”

“直接划走,那是他们违规,咱们不用考虑这些,”陈太忠才不会在乎市交通局的拨款,一个县区内的公路建设,永远都是当地政府出大头,他需要在意吗?

眼下正经要在意的,是把堵门的人驱散,于是他又指示一句,“你去跟门口的人说,冤有头债有主,谁欠他们,就去找谁要,再堵门的话,别怪区里不客气了。”

“我……一个女人去说?”葛宝玲怪怪地看着他,眼神里有点说不出的东西。

“干工作分什么男女?”陈区长不动声色地发话,下一刻,他又考虑到一种可能——你别有意把事情往糟糕里引导,“而且女性干部做群众工作,有天然优势……态度和蔼一点,当然,底线是必须坚持的。”

葛宝玲呆呆地看了他好一阵,才点点头,一声不吭地转身走了——她的心里真的是太恼火了,要是没有最后一句,她还真的打算出去呵斥一下对方,那不是要摆官威,而是有意把事情搞大,能推搡起来才好。

而眼下,显然是不能这么做了,她一边往外走,一边悻悻地腹诽,怪不得人人都想当正职,你看着副职受的窝囊气吧,我一个女人家去做群众工作不说,还连态度都规定了。

她自然不会考虑,今天这个结果,就是她有意造成的……反正,她葛宝玲也不是那么好指派的,要我态度和蔼?没问题啊~

陈太忠看着她离开,心里也是百感交集,施工队堵门,要是没有这女人的纵容甚至授意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——同样是拖欠工程款,像白凤鸣分管的建委,就没有什么人来闹事。

不过这个女人虽然是绊脚石,但是同时,因为她的存在,矛盾提前激化和发作,也正方便陈某人高调地、一劳永逸地解决某些事,倒也不能说没有积极的一面。

爆发出来的矛盾,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有些人藏在暗处恶意压制矛盾,等到积蓄到一定程度之后,再猛然爆发,那才最恶心人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