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79章 务实(上)

两个五万的机组,不是燃煤的?白凤鸣听得又不懂了,“难道不是火电?”

“火电不一定要燃煤吧?”陈太忠看他好一阵,才叹口气,“白区长,你连咱北崇出产什么都不知道吗?”

白区长此刻,真的是完全被镇住了,他皱着眉苦思冥想了好一阵,又想一想新区长这两天的行程,轻声嘀咕一句,“秸秆也不能发这么大的电啊……呀,您说的是不是,是不是临云乡的油石?”

“那个学名是油页岩,含量百分之十二到十四,”陈太忠心里暗叹,这基层干部也有不少见多识广的,“我大致咨询了一下有关的专家,这个石头能发电,差别只是在掺多少煤粉的问题……样本我都带回来了,正要安排人往北京送。”

这一次,白区长是彻彻底底地震惊了,他身为本地人,自然是知道临云乡那里的石头,什么都不合适做,有油但是不好榨,榨出来的油黑乎乎的还一股子怪味,也不知道有啥用。

但是这年纪轻轻的区长,才来两天,不但摸到了临云乡,还发现了此物,只发现不说,居然还联系了专家,落实了此物的用途,更是连样品都带回来了。

而这一切,仅仅发生在这三天中,白凤鸣一直以为,自己做事就算比较敬业了,不成这新来的区长,办事是如此地雷厉风行和果断。

想一想自己刚才还在腹诽,觉得新区长做事不靠谱,爱说空话,他真的是有点惭愧——人家这样的行为,才真正地叫“沉得下去调查,浮得起来规划”。

官场里再说什么和光同尘,再说什么做事先做人,但是对大部分的干部来说,真正做实事的人,还是值得钦佩的,就像大多数人心里看不起只会溜须拍马之辈一样。

不管怎么说,陈太忠丢出的这个“油页岩电厂”的构思,足以令白区长对其的印象,产生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。

事实上,白凤鸣更羡慕的,是此人在上层的人脉——就算我知道这叫油页岩,知道这东西可能有用,一时半会儿也判断不出来,这东西能有什么用。

按说北崇啥都不产,但是可能有用的东西,那还真的是很多,一一落实的话会跑断腿,而且会给人一种“不靠谱”的感觉——因为大多数可能有用的东西,应该是没大用的。

“样品往北京送的任务,交给我了,”白区长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之后,就自告奋勇地表态了,“该送到哪里,区长您安排就行了。”

“这倒没必要,”陈区长笑着摇摇头,白凤鸣这个人或者有点不敬领导,但是这个做事态度还是值得肯定的,“你安排个人送过去就行了,北京那边我会协调的。”

我要是有你这种通天的人脉,做出一番成绩也不难吧?白区长禁不住又羡慕嫉妒恨一下,全国县区领导没去过北京的很少,但是在北京能如此呼风唤雨的,还真的不多。

当然,感慨归感慨,正事还是要办,于是他出言提示一下,“我不去的话,也得找个可靠的人去,嘴巴一定要紧才行。”

“这个无所谓吧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愕然,其实他打的主意是,高调建电厂,电业局不签合同他就建,对方要是不信邪,他就马上动手,这时候电业局想反悔?那就晚了……不过嘛,有些事也不是不能商量。

一个电厂的筹建,总要有个一两年,再快都不可能了,电厂不比公路,公路可以偷工减料——修那么结实别人吃什么?但是电厂不行,真的不行。

电厂一出事故,就是大事故,不但是机组的问题,还可能引起整个电网的不稳定,损毁相关设备,影响大批用户,而很多时候,电厂的重大事故,都是由于没有重视一些保护或者保护没有动作——没错,该有的保护,哪个都少不了。

所以在国内,电厂的建设质量,通常是不用怀疑的——这也是电厂的建安和调测费用远高于类似项目工程的缘故,要不人家挣什么?

这些就扯远了,简而言之,电厂的建设周期不能人为缩短——资金再充裕都没用,所以就算北崇的电厂马上上马,一两年内的电荒,也是可以预期的。

这不符合陈区长的快速发展计划,他的如意算盘是:我顶着压力建电厂,不过嘛,你电业局要是能保障我这两年的用电,电厂卖给你也不是不能商量的——就看你的表现啦。

当然,到时候电厂该如何作价,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,北崇区绝对不会亏本卖的,嫌贵?你可以不买嘛——陈某人啥都吃,吃生肉都没问题,但是从来不吃亏。

人有我无和人有我有,在谈判中会导致截然不同的结果,关于这一点,陈太忠在国际贸易的过程中已经领教过了,这个道理,同样适用于国内官场。

而这个油页岩发电,装机容量虽然小了一点,但这可以归纳到新能源里,以陈某人这科委的出身,自然能确定,这个项目,国家只会支持不会反对。

所以他对白区长要求的“嘴紧”,真的是有点不能理解,哥们儿还指着拿这个,向电业局施加压力呢,“建电厂是好事,为什么不能宣传?”

“因为这个油石……油页岩是成片的,”白凤鸣很冷静地指出这一点,他向新区长表明了,什么才叫土生土长的干部,“北崇有油页岩,云中和敬德,也都有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嘬牙花子,若不是白区长点明,他还真的忽视了这个问题,电厂没建呢,就先吵吵了起来,太容易引得别人心动了。

敬德县也就算了,云中县可是花城三角的一员,不但群众心里对阳州市有抵触情绪,更关键的是,云中的经济比北崇强——而且他们背靠花城市。

“白区长你这个提示很及时,”陈区长点点头,没想到这一点确实很没面子,但总比被别人抢了项目要好,而老白你也是为区里着想,哥们儿就不跟你计较冒犯领导的错误了,“不过……他们的油页岩,含油量有没有咱们这么高?”

“云中的石头,好像更好一点,毕竟云中是中心……这个我也拿不准,”白凤鸣回答得很流利,但是他心里的震惊,不减反增——你事先真的一点功课都没做?

很多话本里写起来,说某个干部到了某个地方之后,两眼一抹黑,对当地情况一点不了解,但是生活中不可能出现这种现象,这不科学——官场势力可能未必能全部了解,但是风土人情怎么可能不知道?

就别说陈太忠这种正处级的正职了,随便下来个副科长,也要了解自己要落脚的地方是怎么回事,就算该干部要偷懒,他的爹妈都要帮着了解一下,该地是冷是热,衣服该多带还是少带,雨多不多——最差也要搞清楚,那里有什么特产,除非该干部是后爹加后妈。

所以在刚才的惊讶过后,白区长就琢磨着,新区长的办事效率,也许可能大概……没那么厉害,只不过是在来之前,做了大量的文章——于是就抓住了一个突破点,设计一番蓝图,以彰显自家的存在。

反应过来这个,他对新区长的敬佩,就少了一点点,同时又多了一点点的自豪——你看,有些东西你还是没想到,北崇想发展,离了我们这些当地人……真的不行啊。

不成想,陈区长直接道歉了,道歉是好事,但是尼玛……你真是在三天内发现的项目?

“还好,只有小廖有一点了解,这个传言我会控制的,”陈太忠不知道在这短短的时间,白区长的心境又有所变化,他愿意重视这个建议。

接着,他又很不服气地表示,“他们知道了,又能怎么样?这个投资,差一点的政府就负担不起,大不了一起开工,看谁笑到最后,反正电这东西,现在国家不嫌多,不存在重复建设的问题……有本事他们把咱们北崇的山,搬到他们的地方去。”

“他们想搞,真的不是很容易,”白凤鸣仔细想一想,觉得自己也有点紧张过度,这个建电厂的钱,真不是随便一个政府能拿得出来的,就算政府拿得出钱来,能不能扛得住电业局的压力,还是个问题——正因为如此,他才会对陈区长建电厂的提议,感到意外的惊讶。

不过新区长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,看来此事的可行性已定——说句不客气的,你要敢随便不负责任的忽悠,证据在手,凭我白某人一己之力,也能掀翻你这个区长。

然而,他还是有点遗憾,“区长,为啥只上两个五万的呢?十万千瓦的电厂,供现在的北崇没问题,五万都够了,但就是您说的话,北崇是要发展的,将来这十万就未必够了……咱还可以往外卖电,上个大点的机组行不?”

“你这不愧是管工业的,知道现在的北崇,五万千瓦就够了,”陈太忠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发话了,不过凭良心说,他认为白区长算是合格的干部了。

起码丫挺的知道,全区的电力缺口需要一个多大的电厂才能弥补——各种文件里的数据多了,能不看文件就一口道出关键的,那是用了心的人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