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78章 不靠谱和强势(下)

白凤鸣刻意做出的气势,登时被这句话打断了,他犹豫了一瞬间,终于是没有绕到办公桌后,两个大个子隔着桌子握一下手,当然,陈区长站得比较直一点。

“陈区长,我有点事情……”才松开手,白区长就发话,不成想被年轻的区长打断了,“不着急,来,坐下谈。”

陈区长一边说,一边就绕出桌子,带着白区长走到沙发边坐下,他先前把架子拿得足足的,是告诉对方我才是老大,后面这番客气,就是对老同志的尊重了。

白凤鸣体会得到这些,心里禁不住生出一丝不屑,不过眼下也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,坐下之后他缓缓开口,“我接到了通知,说明天召开区长办公会?”

“嗯,你说,”陈区长点点头,言简意赅地表态。

“我是过来请示一下,关于今年的工作报告,我该重点准备哪些方面?”白凤鸣看区长一眼,正好此时,廖大宝将茶水端了上来,他借机将头扭转。

你这将军将得理直气壮啊,陈太忠自然听出来了,白区长说是请示工作,其实是向自己指出,你这个新区长来了,得先了解一下北崇区的政府工作,然后再说明年的工作计划。

这个说法其实是很靠谱的,你初来乍到,不了解以往的工作,就要谈规划,说轻了那叫冒失不稳重,说重了就是不知所谓——你会不会干工作?

但是陈区长心中有丘壑,基层,他下去摸过了,虽然是走马观花,也有了大致的印象,工作?文件他看了不少,一个区说大很大,说小也很小,就那么点东西。

通过文件,北崇发生过的事情,他基本上都已经了解了,那些不合适体现在文件上的东西,他也不着急去了解。

说白了就是,陈区长打算用自己的节奏来介入北崇政府工作,于是他很直白地表示,“今年马上要过去了,不说了,说明年。”

你这人到底是太聪明,还是傻啊?白凤鸣觉得自己的提醒还算婉转,主动提出要汇报工作,这态度也算可以,怎么你直接就拒绝了?

想到传言中,此人居然公然给村民们当“老子”,白区长就断定,这新区长是目空一切、好大喜功的那种主儿,年纪轻轻窃据高位,有这样的心态也实属正常。

北崇可不是那么好出成绩的,你就等着重重地摔跟头吧,白区长决定,不硬顶这愣头青,谁愿意顶谁顶,到时候我跟风就完了。

不过既然来一趟,还有个问题他要请示,“这都年底了,市政建设有几个工程项目,拖欠乙方资金很长时间了,区长您看……能不能先解决一点?”

“以前的事情我不管,”陈区长很明确地表态,“我工作有个原则……前任欠的钱我不还,也不会给后任欠下钱,如果是预算内的,有文件有报表,以后经济宽松了,可以考虑。”

“工人们要过年啊,”白区长心里暗叹,这新区长太强势了,一把手强势很常见,但是你要根基没根基,要靠山没靠山的,尼玛你凭啥强势呢?

我不会踏入你们的节奏的,陈太忠非常明白自己要做什么,“工人们要过年,找前任去,钱不是我手上欠的,我手上也不会欠任何人的钱。”

你这是逼得我对付你,自找的!白凤鸣心里有点恼怒,真是没见过这么不靠谱的领导,不过他脸上却没什么表情,他缓缓地站起身,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
“等一下,”陈太忠心里也恼火,你这做副职的要离开,居然不请示一下我,问问还有什么指示,你找准自己位置了没有?

不过对于这种官场做派,他也不是特别在意,小县城干部的素质,能比得上省委的干部吗?所以他就事说事,“咱北崇的电力问题,你跟阳州电业局交涉过没有?”

“电力问题?”白区长听得眉头一皱,接着就缓缓地坐下来,他思索一阵,才不动声色地摇摇头,“这个没法谈,咱北崇就没有工业,市里对咱这儿不重视……有一些商业,大一点的宾馆都自备发电机了。”

“但是多少老百姓,夏天最热的时候,空调开不起来,这个问题你想过没有?”陈太忠冷冷地发问,一说起来这事儿,他就又是一肚子火——一个县区,破事儿真的太多了。

恒北是比天南还要靠南的省份,一到夏天非常热,山区好一点,但是平原这一块,家里不用空调真的扛不住,这么说吧,空调就跟彩电、摩托车一样,是年轻人结婚时必备的大件,当然,要是买不起就没辙了。

电业局可恨就可恨在这里了,北崇落后没工业,又是山地居多,夏天的空调导致用电量剧增,他们就掐北崇的电保其他地方。

白区长对这印象不深,因为区委区政府的电还是有保障的,但是他也知道这回事儿,听到这话他有点腻歪,这尼玛归我管吗?

然而下一刻,年轻的区长又发话了,“凤鸣同志你是分管工业的,你说,一个县区电力不能保障,工业谈何说起?”

呀,在这里等着我呢,白区长被说得有点赧然,其实一直以来,由于惯性思维所致,他就习惯了工业这个口儿是空的,听到新区长这么说,他只能苦笑着回答,“咱这儿发展不起来像样的工业,而且这个口儿,以前是区长协调的。”

“能不能发展起来工业,还是要看能不能沉得下去调查,浮得起来规划,因地制宜地搞发展,”陈区长语重心长地指示,“农业是民生根本,工业是致富途径,没有工业谈何富裕?”

你能说得再空一点吗?白区长心里才生出一点理解来,又被这假大空恶心到了。

陈太忠不管他怎么想的,而是分配了任务,“这一两天,你跟市电业局协调一下用电的问题,告诉他们,如果不能保障北崇的电力……咱们自己建电厂!”

凭啥要我协调呢,白区长正腹诽呢,猛地听到最后一句,只觉得头发刷地就乍了起来,“你说什么,自己建电厂?”

“那是,”陈太忠淡淡地点头,震惊了吧?佩服了吧?觉得自己一直是尸位素餐了吧?

您这是不靠谱呢,还是特别不靠谱呢?白凤鸣心里苦笑,嘴上却是在还击,“咱自己建电厂,拿什么发电呢?水资源的话,只能搞两个小水电,海角那边一直阻碍咱们建水库,要是火电的话,没有煤啊,外地运来成本又有点高……上面不会同意咱们这么搞的。”

还有一句话他没说,你老人家总不可能建核电站吧?

“不需要上面同意,咱们自筹资金,”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回答,但是他的话里,禁不住还是带出了一丝得意,“别人上任都要带项目的,我也不能输给别人。”

我操,你还真是牛得有点道理,这个时候,白凤鸣也不得不生出一点钦佩,不管怎么说,敢计划在北崇建电厂,那真是得有点魄力——不管这个想法靠谱不靠谱。

反正新区长这么说,白区长就生出了细细了解的心思,还是那句话,他是分管工业的,连嘴里都带上敬语了,“您打算上多大的电厂?”

“初期……怎么还不得上两个五万千瓦的机组?”陈太忠信心满满地回答。

还是不靠谱!白区长听得好悬没一头栽倒,他清一清嗓子,“好像国家有规定,十万以下的发电机组要限期拆除,这……这咱新建五万的机组?”

“是,火电三十万以下的,都原则上不批了,但是你搞明白,咱是自筹资金,不要国家支持,”陈太忠很明确地表示,“可以采用BOT形式——建设、经营和移交。”

“这个我听说过,”白凤鸣还是个肯学习的区长,他犹豫一下又发问,“不过这么小的机组,电业局执意要阻挠的话,怕是市里会出面叫停。”

不怪他这么多问题,这些障碍都是客观存在的,陈太忠也理解这一点,他的建福公司搞小水电的时候,跟电业局冲突可不少,“所以咱们先礼后兵,先要电,不给电咱再自己发电……你有没有信心走一趟?”

“走就走,那是多大问题?”白区长也被新区长忽悠得有点热血上头,想也不想就答应,本来嘛,电业局不吃地方政府这一套,地方政府也没必要太卖对方面子。

但是他还有问题,“怕就怕它答应了以后,不兑现,咱想上电厂他又拦着,继续许空头支票……电业局那帮人,做得出来这种事儿。”

“签供电合同嘛,违约的话重金处罚,”陈太忠知道,这一条怕是有点够呛,白区长去的话,估计签不下来这个合同——就算他去,不使用点非常手段,估计也不行。

“你好像就是憋着劲儿要自己发电了?”白区长也不傻,新区长的这个要求,想要实现很难,那结果就是,北崇以此为借口,自己建电厂——这是堂堂正正的阳谋。

“看你这话说的,自力更生,不能等靠要,”陈太忠沉着脸发话,眼中却满是笑意。

“但是五万的燃煤机组,还是小了点,”白区长在欣喜过后,愁眉苦脸地发话——不合政策,该不该博一下呢?

“谁跟你说是燃煤机组了?”新区长很不满意地哼一声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