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77章 不靠谱和强势(上)

谁让我找你的?郭伟听到这个问题,真是觉得有点好笑,“是我自己要找你的,陈区长您的名字,我早就知道了。”

忽悠,你接着忽悠,陈太忠才不肯相信这个理由,咱们隔着八百里呢,你凭啥惦记我这么一个小小的正处——就算素凤手机,到了后来哥们儿也没有再参与了。

不过下一刻,他就是一怔,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“我说呢,移动是央企啊。”

“没错,移动是央企,地方上的一般事情,我们不关心,”郭总笑着点点头,心说你总算搞明白了。

要说他很早就关注陈太忠,那是不可能的,但是他脑子里确实有这么个模糊印象,等他听说北崇新来的区长曾经在天南横行无忌,所以才被发配来恒北,于是他就下意识地去了解一下此人的情况。

阳州的官场里,很有几个人知道陈区长的底细,但是没人去重视,你在天南玩得再好,你再是黄家嫡系,这里是恒北不是天南,正经是跟你走得近了,没准会被他人认为别有用心——黄家的大腿可是老粗了。

别人知道陈某人的底细,还要避嫌,但是对郭伟来说,这些根本不是问题,他是条管的,无须在意地方干部的感受,他缺少的是通天路,而不是地方上的口碑。

正经是他很清楚,敢这么上门卖交情的人,真的没几个,自己这也是物以稀为贵——搁在天南的话,聂启明这堂堂的省移动老总,都被陈太忠收拾得哭爹喊娘。

所以他来了,也有收获了,不过陈太忠的胃口,也是颇令他咋舌——开口就是五百万,真不愧是见过大钱的主儿。

陈区长在这时候也想通了,别人不敢往上冲,你小子还真的没顾忌,不过他没心思计较这个,而是想到了另一个问题,“郭总,你跟电业局的人熟不熟?”

“只有下面业务的交道,”郭伟听得苦笑,他们跟地方上打交道都不多,就更别说跟同是条管的电业局了,正经是电老虎这老牌垄断企业,对上移动公司这样的新秀,难免有个谁看谁不顺眼的情况。

为了说明自己说的不是假话,郭总甚至举出了例子,“阳州联通跟电业局签了协议,线缆全走供电的杆路,我们以前的线缆就算了,后面的线缆想走供电局的杆路,收费很高,逼得我们不得不自己竖线杆。”

真是遗憾,陈太忠听得有点扫兴,“那算了,回头我自己去问吧。”

“你想了解什么?”有意思的是,郭伟居然出声发问了,不过这其实并不奇怪,两人现在的关系,是官场里办事最有效的距离,最赤裸裸的交换关系,什么事情都能说,成不成也无所谓,无须隐晦,更不存在谁冒犯谁的可能——存在的只是各取所需。

“这电业局总拉我们的闸,这不合适,”陈太忠倒也不怕说这个事情,“北崇已经很落后了,连电都保证不了,我们怎么发展?”

“哈……换句话说就是,北崇那么落后了,保证你们的电力有用吗?”郭伟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,笑得也很……气质不凡。

当然,这只是玩笑话,下一刻郭总就表态了,“是非对错都在他们嘴里,我们移动通信基站,是最该保障的吧?停电超过六小时的现象,阳州每年最少一百来起,亏得我们有蓄电池……要不然得让人骂死。”

“好了,不说这个了,说一说素凤手机吧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发话,“郭总有心大力推广,我个人表示非常感激。”

“你这说的……我都打算给你两百万了,”郭总的态度终于不再优雅,他瞪大双眼,“陈老大,我能力有限,进什么机子,是省公司的事,别难为我了好不好?”

“是你自己挑起的话头,”陈太忠才不信这个借口,他微微一笑,“我知道你有能力,就这么说定了啊,我在井泓那儿,也能帮你说一两句……但是你得先对得起朋友。”

“我觉得主动上门服务……好像是个错误,”郭伟苦笑一声,当然,他不会真的认为是个错误,只不过通过这种方式表示,自己的态度端正,付出又有点高了——你得领情啊。

“你们移动,就是服务人民的,应该的……”陈区长笑呵呵地回答,“你别觉得委屈,我还委屈呢,本来是想做县太爷的,来了以后才发现,家徒四壁啥都没有,只能挽起裤脚下水,亲自劳动,谁叫咱是公仆呢?”

送走了郭伟,差不多就十一点了,区长大人在办公室里坐着,一直没人来请示工作,他心里有点微微的狐疑——这不科学啊。

他虽然没有做过区长,但是在凤凰和素波,也听人说过不少类似的事情,临来之前还恶补了一些相关常识——政府老大往位子上一坐,就该有人来献殷勤的。

副区长不来也就算了,财政局长你得来吧?财政局长不来,警察局长你总得来吧?劳资在办公室坐了这么久,居然一个都不来?

就在这个时候,李红星敲敲门走了进来,“赵海峰区长说,他最近身体不舒服,明天的区长办公会,可能参加不了。”

“赵海峰副区长,他不是区长,”陈太忠一听就恼了,这个时候他能有点理解杜毅的感觉了,在我这个正职面前谈什么区长,真的是太扯淡了,“他身体不好,那就养病去,他协助我分管的内容,我就收回来了。”

这才是官场的真髓,是一把手的王牌,你副职分管再多的内容,也是“协助”正职管理,正职想叫真,那就收回你分管的权力了,这经常导致权责错乱——比如说吧,科教文卫一般都是归在一个口儿上,但是凤凰那里,管教委的是王伟新,管科委的是乔小树。

而这个赵海峰,是陈太忠在区政府的头号对手,常务副区长,陈区长来的时候,他界迎了,但是接下来再没请示过工作,很不把新区长当回事。

你不把我当回事,那无所谓,陈区长除了记一笔小账,也不会太在意此人,他是做事来的,只要下面的人愿意配合,其他的都好商量。

可是区长办公会都不参加的话,那真的就太不给新区长面子了,所以陈区长二话不说——我收回他分管的内容。

北崇这里虽然落后,但是体制的构建,比天南那边还要合理一些,常务副区长除了区长不在能代理区长责权之外,手里分管的,就仅仅是财税系统,交通、建设什么的,跟常务副就不沾边了。

换句话说就是,这里的常务副,分管的范围略略窄了一点,只是抓了财权,和重大项目的建议权——当然,从事实的根本上说,有财权就足够了。

不过要将常务副的权力收回,那也是挺吓人的说法,常务副的存在,不仅仅是正职不在时候的替补,也是对正职权力的制约——真想收回,怕是很多人都不会答应。

“但是葛区长和白区长,想要明白明天的议题,”李红星终于显露出他狗腿的一面——领导,很多人想要你的好看啊。

“议题我都说了,02年的发展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哼一声,“这是你没传达到?”

可是很多人,还在考虑解决01年的矛盾啊,李主任听得暗叹一声,“区长,今年咱们很多应付款项还没支付呢,这是一大笔钱,说过今年,才能说明年。”

“那该花的就花嘛,”陈太忠并不计较以往的事情——上任之前的事情,也轮不到他操心,“有红章的文件,我不一定认……但是计划内的资金,我认。”

这话听起来复杂,其实也简单,陈某人不认那些条条框框,但是做进计划的钱他认——说白了就是,红章很扯淡,但是他认组织决议。

“可是有些条子得您批,”李红星火上浇油,其实这说火上浇油也有点过,从财政上说,一把手不签字,有些款子真的不合适通过。

“在熟悉工作之前,我一个字都不会签,”陈太忠的态度,真的是要多强硬有多强硬了,按说政府一把手到任,抓财权是必须的——你倒是想抓人事权呢,那在党委不在政府。

两人正说话呢,廖大宝敲一敲门进来了,“区长,白区长找您……您看?”

“让他进来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发话,又看一眼李红星,李主任犹豫一下,斜侧着身子老老实实地退出去,好悬没撞上从门外进来的白副区长。

白凤鸣,四十六岁的北崇本地人,分管建设、工业和质监安全等,此人身材高大,比陈太忠也不遑多让,进门之后,看到年轻的区长稳坐在办公桌后淡淡地看着自己,一丝隐藏得极深的不满,在他眼中一闪而过。

不过,正职就是正职,白区长也不能拿资格说事,他大步迈向对方,就在堪堪要绕过办公桌的时候,年轻的区长站了起来,笑着伸出一只手,“凤鸣同志今天有空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