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77章 买卖上门(下)

不过人逢喜事精神爽,他也没觉得有多难受,正经是想着去了单位服侍领导呢,不成想才一进区政府,就捞到这么一桩苦差事。

他很想说一句,我现在跟了陈区长,秦叔宝你这么搞是自取灭亡,但是再想一想……这个话,真的不合适现在说。

“前屯的投毒案很关键,不但可能酿成大的冲突,也会破坏稳定的社会局面,大宝你对我有点错误理解,我也不想说什么,”秦主任很认真地跟他解释,“在这里我就强调一点……既然进了法制办,就要做好跟不良违法现象斗争到底的决心。”

切,你无非是想试探一下,我在陈区长心中的份量罢了,廖大宝心里清楚得很,不过他真的没有把握——区长那人好说话,但是真要动起手来,也是很不讲理的。

他既要帮区长撑门面,还要考虑区长不大力支持的后果,真的也很为难——说到底,他只是跟了区长一天半而已。

就在这个难以选择的关键时刻,李红星打来的电话,让一切变得简单了起来——廖大宝在县政府还有别的事,但是前屯那边,陈区长很关注!

对廖大宝是好事,可对秦叔宝而言,这就是很糟糕的事情了,尤其是他再次接到李主任的电话,告诉他必须亲自下去,案子不破不许回来的时候,他差一点摔了电话骂娘——姓廖的编制还在法制办呢,我用一下就错了吗?

他这个抱怨,在二十分钟后就不成立了,陈区长坐在办公桌后,面无表情地吩咐李红星——李主任身边站着的,就是赶回来的廖科员,“把小廖从法制办抽上来,充实到办公室,他对基层了解得不少,我现在需要这么个人。”

在这一天半的接触中,他对廖大宝还是比较满意,此人对下面的乡镇都熟,思想也很灵活,尤其是这家伙下班之后,居然跑黑车赚外快。

跑黑车是不值得鼓励的,也是错误的,但是身为政府工作人员,能放得下架子去赚这种钱,而不是一味怨天尤人,也没有搞一些歪门邪道的东西,这份品质还是比较难得的。

不过就是这样,陈太忠也打算再观察十天半个月的,不成想法制办给他来这么一手,区长大人就不能再忍了——不管小廖合适不合适,先还一耳光再说,至于说那些做小动作的是出于什么心态,以后慢慢琢磨。

大约当初段卫华提拔我的时候,也是这么个心态吧,陈区长恍惚间,又想到了自己初进开发区街道办的那些日子。

“好的,我马上就办,”李红星笑着点头,办公室里这点事儿,他就做主了,“那小廖就先留您这儿吧?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然后摆一下手,“好了,你们出去吧……我要办公了。”

这倒也不是托词,他确实要办公了,首先要落实的,还是油页岩的问题,他给邢建中打个电话,说你对油页岩熟不熟?

这个你问我,还真的有点找错人了,邢总笑着表示,油页岩最多的国家是美国,你该找普林斯公司了解,而且油页岩炼油,德国人有相对成熟的技术。

不过邢建中好歹是煤化工专业的,对这个也不太陌生,于是大致介绍了一下,说油页岩这个东西,要是不考虑污染,赚钱倒也容易,隔绝空气蒸馏,就能出油。

出来的油不是石油,是页岩油,这个东西想炼成汽油和柴油,还得再加工,技术比较复杂,成本也高——远远高出提炼石油的成本。

但是好的一点是,页岩油粗略裂解一下,就可以成为燃烧用油——可以供电厂之类的地方使用,还是比较经济实用的。

不过搞这个油页岩加工,有两个弊端不得不提,一个是需要不菲的资金,另一个就是污染,之所以单独把污染列出来,是因为这玩意儿的污染——实在太大了,空气污染、土壤污染和地下水污染占齐了。

蒸馏不可能将油页岩里的油榨干净,废渣堆放需要占据大量的空间,而与此同时,这个废渣中的有害物质还会向地下渗透。

总之这个项目,是吃力不讨好,投资大赚不到多少钱不说,产生的污染很可能引发别人的攻讦,所以想搞油页岩,最好是搞成一个系列加工产业。

听到这里,陈太忠才反应过来,为什么北京的专家说,发家致富不难,大规模上反倒是困难——这东西个人来搞,不需要考虑那么多后果,废弃的石头和油渣一丢就完了,但是政府来搞,废弃物根本就没法处理。

打个有点类似的比方,翟锐天搞了个洗浴中心,但是最终他发现,国企就不合适搞娱乐业,所以双天就只能选择跟余仁合作,因为私人可以绕过很多东西,没有太多忌讳。

不过最后,邢建中表示,你说的这个含油量,建电厂是一点问题都没有,虽然他对电厂也不熟,但是他对煤矸石熟——这就足够了,大不了煤粉多掺一点。

该跑一下市里,协调一下电力了吧?陈太忠放了电话之后,拿起笔记录一下,将此事列为亟待办理的事项。

刚放下笔就有人敲门,陈区长喊一声“进来”,抬头一看却是廖大宝,“区长,外面阳州市移动的郭伟郭总找您。”

“哦,那快请进,”陈区长站起身绕过办公桌,笑容满面地迎了上去,他走到门口,一个面白无须的眼镜男正好走进来,区长大人伸出双手,“郭总驾到,有失远迎啊。”

“陈区长你这是太客气了,”郭总笑眯眯地伸出双手相握,此人风度翩翩气质儒雅,言谈举止也是自然无比,要不是略略有点中性化,真的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。

郭伟和陈太忠在沙发上坐下,廖大宝在一边开始泡茶,陈区长则是笑眯眯地发话,“听办公室李主任说,郭总帮着选了一个好号,真的很感谢。”

“小事情一桩,其实准备了不止一个号,”郭伟轻笑一声回答,“有个尾数是五个八的号儿,比较少见一点。”

“这可太扎眼了,”陈区长听得也笑,其实他看不惯疯狂追捧“八”的现象,他最喜欢的数字是七,四也可以,但是身为区长,太标新立异也不合适,“其实我更喜欢六啊,九啊这类的,六六大顺,长长久久。”

“还真有五个九的号,没放呢,回头让他们给你送过来,”郭伟微笑着发问,“这个号就不至于扎眼了吧?”

“这个号能公开,也好记,”陈区长笑着点头,这时候小廖已经将茶冲好端了过来,等他退出房间关上门之后,区长才笑着发话,“就算不自己用,拿出去拍卖也是一笔钱。”

“堂堂的一个北崇,不至于穷成这样吧?”郭伟闻言笑了起来,笑得云淡风清,“要不五个八也给你,这个更值点钱。”

“这点钱,我可看不在眼里,”下一刻,陈区长居然收回了刚才的话,他摇摇头,“郭老板,既然送上门来让我打秋风,我这嘴张得要是小了,那是对中国移动的不尊重。”

这才是陈区长热情接待郭伟的原因,两人同是正处却素不相识,虽然郭总只是企业的正处,但人家那企业自成系统而且财大气粗,若是没有什么说法,堂堂的阳州市移动老总,会跑到北崇来给一个区长送手机号?

礼下于人必有所求,陈太忠想得很明白,我热情接待你,你想求我办事也不是不可以,但是北崇这么一穷二白……嗯,你懂的。

“哈哈,我可享受不起这种尊重,”郭伟又放声大笑了起来,不过郭某人的秋风,也不是那么好打的,笑完之后他发话,“我今天过来,也是想跟陈区长了解一下,素凤手机的国内市场,打算怎么开发?”

“国内的样机也下线了,”陈区长不再笑了,而是神态自若地回答,“我不负责这一块,具体发展到什么程度,我也不是很清楚,想必他们应该有自己的发展策略,郭总要是有兴趣的话,我可以把素波高新区的蒋君蓉主任介绍给你。”

郭伟呆呆地看着他,愣了好一阵,才笑了起来,“赞助的话,是一次性的,不能形成惯例,而且最好理由充分,移动是收支两条线,我只是市移动老总……这一点,陈区长你一定很清楚。”

“我能为你做点什么?”陈太忠见对方敞开窗户说亮话了,他自然也不会藏着掖着,至于说赞助金额什么的,目前没必要提。

“什么时候陈区长去北京,能通知我一声吗?”郭总微笑着发话,“上进之心人皆有之。”

我就知道是这样,陈太忠对这个要求并不意外,市移动有求于这个偏远区政府的,除了线缆过境和基站建设,也就只有官路这一个口儿了,郭伟现在已经是市移动的老大,再往上走,就必须到总公司或者部委找关系了。

“我可以带你见一下井泓,”陈区长笑眯眯地点点头,他喜欢这种直来直去的交换,“成不成的我不敢保证……给我五百万。”

“五……百万?”郭总听得吓了一大跳——这可不是伪装的,阳州是恒北有名的穷地方,手机的普及率也极低,“陈老大,真没这么多。”

“这是公对公的事情,不存在任何隐患,”陈区长敢这么开口,真是理由充足,别人上进都是跑官买官,你直接拿单位的钱赞助了地方政府,而我给你合理的回报……如此毫无风险的事情,怎么能便宜了呢?

事实上,这是哥们儿牺牲了自己的收入,陈太忠并不在意自己利益受损,但是他不得不感叹,两个一把手做交易,可变通的手段太多了——怪不得人人想做一把手。

“阳州移动去年总共营收才两千五百万,”郭伟知道对方说得有理,可他确实没这么多钱,说不得苦笑一声,“真没这么多,高高手吧。”

“收支两条线,这是你说的,”陈区长笑眯眯地看着对方。

“但是我也不要求你保证结果……两百万,”郭总就像街边小贩一般,开口讨价还价,“陈区长,我也是想着你刚来,给你送点零花,真的没那么多。”

他心里其实还有别的账,这钱我是出得没风险,但是如果能搭上井部长的线儿,我肯定还要继续投入的……你这儿不能吃得太狠。

“那行,就两百万……我这边找理由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本不是斤斤计较的性子,事实上他更好奇,自己的身份是怎么泄露出去的,“谁让你来找我的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