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76章 买卖上门(上)

由于有了这一番折腾,陈太忠再回到住地,就将近凌晨两点了——拖了车肯定走不快,更别说恶劣的天气和地形了。

所以第二天,他很罕见地睡了个大懒觉,九点半才起床,这不单是他这两天辛苦调查,更是他打算开始着手工作了,这就是工作前最后一次放松了。

洗漱完毕,再刮一刮胡子,换一套休闲的衣服,拿一袋牛奶用微波炉热一下,顺便再翻看一下这两天的《阳州日报》,等他起身走出去的时候,就是九点半了。

走出门去,一眼看到的就是一辆面包车,小廖的车拖去修理了,下一刻,一个鱼泡眼龅牙的男人从车里走下来,手里还攥着手机,“区长辛苦了。”

雨在半夜停了,但天依旧是阴沉沉的,陈太忠心里有点微微的奇怪,心说你丫等我居然敢不在门口,而是在车里?

他平日里也不计较这种形式,但人的毛病都是惯出来的,尤其是这李红星,在趋炎附势的时候,不但皮厚也非常注意细节,所以陈区长的感觉就是——别人能坐在车里等,你怎么能坐在车里等呢?

然而事实证明,李主任不是有意怠慢,他鬼鬼祟祟地凑过来低声发话,“我昨天等到您十点,后来怕您不方便,就走了,真的没想到,您会遇到那样的麻烦。”

尼玛,我能有什么不方便让你看到,陈太忠听得真是有点哭笑不得,能把马屁拍到这样的程度,也真是让人佩服,不过下一刻,他就转移了注意力,“闪金镇的事情,你知道了?”

“区政府不少人都知道了,”李主任见领导没上车的意思,赶紧把车锁了,背着一个挎包跟了过来,“还有人去找小廖了解情况,我已经给小廖下了命令,除非有您的指示,不许他跟别人说细节……事先没来得及跟您请示。”

李红星这话的逻辑没问题,陈区长在休息嘛,他要考虑维护区长的形象,但是同时,他暗示小廖守口如瓶,不但是昭示他政府大管家的身份,也是试探小廖反应。

说得更远一点,这也是对陈区长态度的试探——我随便指示小廖,您没意见吧?

但是陈太忠哪里会计较这点小心思?他想的是别的,于是冷笑一声发话,“有什么细节是不能说的?无非是车破了一点,深更半夜的在野外抛锚了,怎么,嫌我这个区长,给大家跌份儿了?”

合着他最在意的,是这个问题,不过这也难怪了,陈某人一向是面子第一,堂堂的区里老大了,坐辆破车不说,还抛锚了——尼玛,你们别以为,我不知道区里有公车吧?

“这个细节……肯定是可以说的,”李红星不让公布细节,主要涉及了个人原因,不过区长的说法也没错,还真的有那不开眼的主儿,嘲笑新来的区长昨天晚上丢人败兴了。

但是更多的人说起来,是另一个说法,说陈区长给老百姓当老子,这真的太不合适了——见过狂的,没见过这么狂的,干部是人民公仆,怎么能当人民的老子?

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那一套,是封建糟粕,咱共产党人不提倡。

李主任一边说,一边一路小跑跟着领导——区长的腿真的太长了,“不过有个别人说,您的这个父子论,有点家长作风了,是一言堂,是无组织无纪律,不符合咱共产党人强调的民主集中制。”

“哪个个别人说的?”陈太忠冷冷地看他一眼。

他又走十来步,听到没反应,这才哼一声,“相对而言,父母官三个字,才代表真正的干群关系……你得把群众当作儿女,才会去真正地关心他们。”

“而眼下的中国从伦理上和人情上讲,平头百姓遇到事情,首先想到的,就是求助家长——公仆?仆人专门欺穷主人……爹妈才是最可靠的,我们要做的,就是成为他们最可靠的人。”

但是您似乎已经成为他们最可怕的人了,李红星连连点头,心里却是腹诽不已——这倒也是……当老爹的特性哈。

陈太忠真的没想到,他在某个雨夜里随口说的一句话,会被人传颂了许多年,虽然他想表示的仅仅是——身为父母官,当视黎庶为子女。

这个传颂,导致数十年之后,都有受了委屈的北崇人远赴凤凰,要求陈区长为自己做主——区长您在的时候我还小,但是,我也是您的子女啊,您不能不管吧。

这些就是后话了,暂且不提,陈区长来到办公室,随口吩咐一句,“李主任,通知一下其他区长,周六下午,开区长办公会,议题是……02年北崇的发展,每个人自己准备材料,年根儿了,这得好好议一议,这两天下去走了走,四个字,触目惊心。”

但是今年……还没过完呢,李红星很想说这么一句,而且年根儿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,大家也都清楚,区长直接把眼光放到明年,这让他有点不能理解。

于是他唯唯诺诺地走了,陈太忠则是坐在办公室看文件,看了一阵之后,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,然后提起电话拨李红星,“怎么回事,小廖呢?”

“前屯镇发生一起鱼塘投毒案,引发了冲突,小廖比较熟悉那里,”李红星苦笑着回答,“法制办一致认为,他下去协调比较合适一点……我也是才知道。”

“我认为李主任你下去更合适一点,你比他权威多了,”陈太忠说完,也不听解释,啪地一声压了电话,去你妈的,这是整谁呢?

他不想了解这些事里的猫腻,但是这并不代表,他不知道存在猫腻——小廖在凌晨两点陪我回来,还要去修车,然后这一大早,又被人派去下面乡镇查投毒案……我操尼玛的,嫌我这孤家寡人的区长臂膀太多,是不是?

压了电话不到一分钟,李红星就敲门进来了,他一脸的惶恐,“区长,这个事情,我真的不知情,跟我无关……我已经通知小廖了,让他马上回来。”

这也真难得了,区区一分钟,李主任不但要捋清楚头绪,还要打电话联系廖大宝,同时还要马上向领导汇报——水平差一点的人,真的玩不转。

“小廖回来的话,那投毒案怎么处理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。

“小廖只是配合调解一下,想回来就是一句话,”李红星这话说出口之后,马上就后悔了——我好像话说得太快了。

“法制办督办一下此事吧,我很重视这个事,”陈太忠想都不想就来了一句,他并不知道秦叔宝和廖大宝这二宝之间的恩怨,但是你法制办敢这么调人,我不还你一个耳光,真的对不起你,“要不就是法制办主任下去,要不就是李主任你下去。”

他对事不对人,但是也不会让捣蛋的人舒服了,说到这里,他轻拍一下桌子,“调查不出来结果,那就不要回来了。”

他才点了廖大宝一天的将,就被人惦记上了,一时间他都不知道该哭好还是该笑好——尼玛,你们这些地方势力,也太强了一点吧?

这个时候他必须要强硬,我是外来的和尚没错,但是谁想要我好看,那我就先要他好看。

“法制办这件事情,做得确实不好,”李红星笑眯眯地点头,对他来说,没有比争取新区长好感更重要的事情了,“我让秦叔宝亲自去。”

他轻而易举的事情,但是对廖大宝来说,那就是完全不同了,他跟车到了汽修厂之后,三点钟才回单身宿舍睡下,今天一大早七点钟又起来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