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75章 父母官(下)

也就是这点出息了,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看一眼木呆呆地站在那里的廖大宝,“他们要报警,你不会也报警?”

“报警?”廖大宝还真没想到这一招,陈区长要是打着官方旗号来的话,那报警不难,但是没有这个旗号的话,就有点难了。

其实他们今天遇到的,是北崇的普遍现象,很多人居则为民出则为匪,遇上乡亲的话好说,遇上外地人,那就绝不手软。

就连那些警察,处事也偏向乡亲,比如说刚才的事情,陈太忠敢要应承三块钱拉到闪金镇的话,到闪金派出所讲理的时候,警察们一定会告诉外地人——我们这儿就是一块代表一百,他开的价,你可以不接受,但是已经约定好了要翻悔……你就得考虑我们地方情况了。

“必须报警,”陈太忠哼一声,我在自己的辖区受到了委屈,还不敢报警,那成什么了?“这大雨天的,十好几个人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蹲在路边,他们想干什么?”

想干什么,捞外财呗,这还用问?陈区长也非常清楚这一点,其实严格来说——北崇人的外财,捞得还是比较辛苦的,看起来没有天南正林那么恶劣。

天南的正林,是惯于在交通要道上设立卡子的,甚至不惜挖断道路,而北崇的要文明一些,最多不过借雨打劫——还不打劫乡亲。

但是一个事情,要分作两面来看的,天南那边性质恶劣但是手段低级,要价也不高,多半是村民的自发行为,给点钱就过了——只要一点点,而且他们针对的就是乡亲,还不怎么针对外地人,尤其是外地的小车。

而北崇这里则不同,他们手段不是很恶劣,只被动等着你车坏,而且地方乡亲的味道特别浓,似乎要好很多,实则不然——这是高价强买强卖。

利益受损者不多,但是金额极大,这才是不动乡亲的根本原因,本乡本土的,很容易被人找回头账。

过了大约半个小时,一辆小面包车挂着警灯从远处驶来,当大灯照到地上横躺的村民的时候,面包车的速度就降了下来,并且远远地停下,车上跳下一人,一边慢慢地走,一边发问,“怎么回事,谁报的警?”

“我报的,”“还有我”,廖大宝和那粗壮汉子同时发话,只不过廖科员是手持扳手看护着这帮人,手里还撑着抢来的雨伞,一看就是强势者。

见到手持凶器的人都说自己报警了,那位才放下心来,手冲后面一招,那面包车才又缓缓地开动,没办法,这荒郊野外的,不小心点不行,地上躺着一大票人呢——刚才接到电话,谁都以为这是玩笑,不成想是真事儿。

车开到现场停下,驾驶室里走下一人,他好奇地打量一眼廖大宝,“你好面熟……是区里的小廖?”

“是我,”廖大宝对这位也有点印象,似乎是闪金派出所一个小头目,他点点头,“半年前那起抢车致残案有结果了吗?”

“正查呢,”这位待理不待理地回答一句,对他来说,区政府法制办也就那么回事,没必要太恭敬,不招惹就行了,“你这唱的又是哪一出,怎么把人打成这样?”

廖大宝说不得就要将事情原委说一遍,“你说这大半夜的,我等拖车,他蹲在这儿算怎么回事……人家问一下价钱,他就要强制着拖,不答应还不行,这是谁给他的权力?”

“那你也没必要下手这么狠吧,”那位苦笑一声,这点猫腻他一听就听出来了,无非又是强买强卖,说句实在话,这种事儿想管都管不过来。

靠山吃山靠海吃海,靠着公路的就要吃公路,只要差不多一点,就算报警,警察也是和稀泥为主,村里人不帮你拖车,你一打110,我们警察倒有得忙了——忙一点不怕,但是这110……它不是不合适收费吗?

也就是像小廖说的那种,抢劫之后还致残了司机,这警察们才会走个形式调查一下——其实也是活该那司机倒霉,大晚上的停下车在路边睡觉,不抢你抢谁?

所以他禁不住要问一句,“你没说,你是区里法制办的?”

“这大晚上的,说了有用吗?”廖大宝苦笑一声,一边说,他一边下意识扭头,看一眼身后的面包车,心说我这不是跟着领导私访的吗?

另一个警察也了解过情况了,他走过来之后,正好听到同事说对方是法制办的,于是愣了一愣,然后才沉声发话,“据他们说,动手的不是你?”

“主要是我动的手,嗯……还有一个同伴在车上,”廖大宝大包大揽。

“那把他叫下来吧,”那位警察下巴一扬,眼里也有一点不满,打了人还坐在车上,这是个什么态度?也就是听说这位是区政府的,他才没恶形恶相。

“稍等啊,”廖大宝闻言,转身走到车边,跟副驾驶的人嘀咕两句,然后在警察的注视下,他拉开车门,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下车来。

那警察心生不耐刚要说话,猛地发现法制办的那厮,居然很恭敬地将整个雨伞打在高大年轻人头上,却是任由纷纷的雨丝落在他自己身上。

这货绝对有来路,那俩警察交换个眼神,最后还是不认识小廖的那位,清一清嗓子发话了,“人是你打的?”

“是我打的,”陈太忠缓缓点头,“过程……小廖都跟你们说了吧?”

这话配上他的做派,真的是霸气十足,认识小廖的那位犹豫一下,看向廖大宝,“廖主任,能给介绍一下吗?”

廖科员沉声发话,“都算在我头上吧,反正你也认识我,现在需要我配合你们笔录吗?”这话说得也在理,有他这个法制办的人作保,还怕人跑了?

那警察犹豫一下,有心答应吧又有点为难,我可是出警了,不过下一刻,他听到一个声音,“老子教训儿子,天经地义,有什么好问的?”

神马?两名警察齐齐就是一愣,好半天之后,还是那认识小廖的发问了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我是说,儿子做错事,做老子的,就要适当教育一下,这有什么可笔录的?”陈太忠一转身,背着手向面包车走去,“我身为父母官,对不听话的子女,肯定要教育……他们伤势都不严重,我留手了。”

两名警察登时就无语了,眼瞅着小廖又打伞将人护送到车上,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还好,小廖关好车门之后,又走了回来。

“廖主任,这到底是哪位啊?”那位警察实在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,打人打得这么理直气壮,还说是老子教训儿子——这也太霸气了吧?

廖大宝早就想卖弄一下了,真的是不敢那么做,听到刚才领导自承身份,他才敢将手指竖在嘴边,“嘘……这是区政府新来的老大陈区长,跑了两天山区做调查,回来遇到这事儿,你说他能不恼火吗?”

那俩警察又交换个眼神,其中一个马上就笑着点头,“这就是陈区长,真的年轻啊。”

“你俩得这么想,幸亏是区长打了人,”廖大宝压低声音,用点拨的语气发话,“要是人打了区长……倒霉的会是谁?”

“那是那是,”这二位不住地点头,想明白这个道理,两人头上都有点冒汗,认识小廖的这位发话了,“回头我跟廖主任你汇报案情。”

“嗯,好,”廖大宝笑着点头,他坐了多年的板凳,也知道上进无门的苦恼,而且闪金这边,领导下一步可能要开发苎麻,留一份人脉总也不是坏事。

总之,廖科员才跟了区长一天半,倒还不存在拿架子的心态,不过下一刻,他眼睛一亮,“呀,来车了,好像是我叫的拖车……两位,我先走一步了,这个案子就拜托你们了。”

来的果然是拖车,是一辆看起来要散架的皮卡车,来人跟小廖打个招呼之后,麻利将两辆车绑在一起,然后就开走了。

“这区长真年轻啊,”那位对陈太忠不满意的警察,轻叹一口气,“真是人比人得死,货比货得扔……不过今天这处警报告,怎么写?”

“就说是协调了一下吧,那还能说啥?”另一位也叹一口气,转头看向那横七竖八的村民,“行了,刚才你们的老爹教育了你们一顿,现在上车,都跟我回所里去……一群不长眼的家伙。”

“老爹?嘿,”这位听得苦笑一声,“咱北崇摊上这么个区长……乐子可要大了。”

于此同时,陈太忠在面包车里,回答小廖的问题,“我不怕他们说,我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,宠溺孩子的,那就不是好父母……该教育就是要教育,我这么多天跑来跑去,还不是在为孩子的前途着想?”

但是您这话,真的是太强势了啊,廖大宝表面上点头,心里却是在暗叹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