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69章 新发现(下)

嗯?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,这么拐弯抹角的马屁,对技术性的要求很高啊,哥们儿在曲阳黄外销的过程中起到的作用,真的很少有人知道,就更别说外省的了,真是个有心人!

于是他淡淡地表示,“曲阳黄主要在欧洲卖,真说起来……也就是那么回事。”

“没错,其实也就那么回事,”廖大宝深以为然地点点头,又侃侃而谈,“仔细分析一下,那也是个初级加工产品,技术含量低到一塌糊涂,它凭啥就能在欧洲大卖?这不科学。”

“哦……真的没多少技术含量,”陈区长嘴角抽动一下,脸色铁青地点点头,“确实不太科学,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“但是策划曲阳黄营销的,绝对是天才中的天才,我可以断定,”廖大宝并没有发现领导脸色的变化,“他要来闪金的话,绝对卖得出去闪金的产品,而且能大卖……曲阳黄那种东西,他都能忽悠得了外国人。”

你要是说话只说前半句的话,现在估计也是个正科了,陈太忠已经无意跟丫争辩了,他有气无力地问一句,“你是说,苎麻产品的发展前景,比曲阳黄好?”

“全世界的麻类纤维中,苎麻是最长最细的,至于棉花,根本没法跟它比,它比棉花长五六倍,”廖科员直接用两个最,表明了闪金的优势,而且摆出了理论数据,由此可见,这也应该是北崇的捶心之痛,随便就摆得出来。

不过这样的好东西卖不出去,也有它的缘故,下一刻,廖大宝就指出了这一点,“但是加工成本高,工艺又落后,也就是建国初期,能以保本价格卖出去……这东西到了东欧,那都是奢侈品,只不过现在傻大黑粗的,不懂包装,就没人欣赏了。”

咦?这倒是意外所获啊,陈太忠真没有想到,自己的治下,还有这样的好东西没发掘出来,要不说当地人的优势,你外地人拍马都赶不上。

不过转念想一想,很多事情,也是当地人自我陶醉,真拿出来比划,还就是不行了,想到这里,他又问一句,“那当时出口东欧的,有些什么有名产品?”

“苎麻布,苎麻绳子,苎麻降落伞,”廖大宝说这些,根本不带打磕绊的,“要说最有名的,还是苎麻背包,闪金镇的六格背包,在当时的东欧,就是小康的象征。”

陈区长登时就不说话了,好半天才轻喟一声,“确实,风流总被……雨打风吹去啊。”

不管怎么说,听说了闪金镇以往的辉煌,他就发现,想振兴北崇的经济,其实难度也不是很大,以前他之所以觉得,北崇不好取得进展,无非是没有沉下心去细细了解——干部任命都要强调个接地气,果然是没有错的,不接地气的,真的没有这样的体会。

其实这也是他妄自菲薄了,北崇区内,知道闪金背包的干部,怕是比不知道这个背包的干部要多好多倍,但是对他们来说,也就仅仅是知道了——卖不出去,再好也没用。

但是偏偏地,陈太忠不认为销售是个问题,他只怕没有可卖的东西,眼下猛地冒出这么一个来,他自然是会欣喜若狂。

说着话,车就来到了闪金镇,这镇子真的不大,所有的繁华都集中在中心点的五百米内,政府、邮局、信用社什么的,都在这一小片,五百米之外,有些零散的小卖部、小饭店和小招待所——这很正常,天南的乡镇,也就是这样了,当然,赶集的时候肯定会热闹点。

廖大宝先开车领着陈区长在周遭转一圈——不得不说,他对下面乡镇的了解,真不是一般的熟悉,什么地方长着苎麻,他都一清二楚。

看了一阵之后,陈太忠又摸出小本来,慢慢地写几个字:十二月四日,多云,闪金苎麻可综合利用,须查证。

看到新区长写东西,廖大宝很识相地往远处走两步,待看到区长收起本子,才走上前来,摸出一盒烟,让一根过去。

“我不抽烟,”陈太忠摆一摆手,接着他眉头微微一皱,“红彤彤……这烟卖到这里了?”

“这个烟不错,才四块钱,便宜又好抽,”廖科员笑着回答,“不过只在朝田有卖的,别人也不知道价钱……我能抽烟吗?”

“抽吧,”陈太忠随口答一句,心说这小子食中二指都是微黄了,憋一上午到现在才试探着抽烟,也算个能忍的,“找个地方吃午饭。”

廖大宝还真不愧是当地通,驱车来到一家看起来比较老旧的店面,他笑着介绍,“这一家是供电所的定点饭店,味道不错。”

再不错也就是只是个镇上的小饭店,店面和卫生也不用多指望,味道倒是确实还行,陈太忠也没喝酒,随便点了两个菜就吃了起来,倒是连吃了三碗饭。

吃完之后,也不过一点半,廖大宝才放下饭碗,就迫不及待地点起一根烟来,陈太忠从手包里摸出一叠钱,数了二十张放到桌上,“这是两千,买单的时候把账记好。”

廖科员二话不说,刷地就把钱收了起来,还紧张地四下看一看,在买了单走出门上车之后,他才轻声嘟囔一句,“区长,这地方……两千块能弄出人命案。”

“切,人命案……死的肯定不会是我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两人现在时不时能拉一拉家常,他也就没必要太拿架子,“去临云乡。”

“临云?那里可是什么都没有,”廖大宝其实是个爱说的,而且他发现了,区长似乎在鼓励自己说话,想着这新区长是空降下来的,他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,不但能体现自身的价值,也好让领导尽快融入当地,“除了山就是山。”

这临云乡之所以号称临云,就是因为那里大部分地方全是山,而且不是丘陵那种小山,而是大石头山,这个乡也因此是北崇占地面积最大的一个乡,将近两百平方公里,有三十多个村子,人口却才刚刚过万。

“山能干什么?”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,哥们儿我看看你的悟性。

“养殖牲畜,种植经济作物,但是这里住户太散,不能形成规模化,”廖大宝对这里还真是下过功夫的,“目前也没有探明的大规模矿产,六年前乡里牵头,搞过猕猴桃种植,没搞好,也找不到合适的销路。”

“我是问山能干什么,是说石头,”陈太忠对他的思维敏捷性有点无语,我知道你基层信息了解得多,但是你答非所问啊。

“石头……”廖大宝沉吟一下,心说我都说这里没矿了,难道你想再请人来探矿?不过下一刻,他的眼睛猛地一亮,“您是说做石材,或者水泥?”

“嗯,继续说,”陈太忠不置可否地回答,看他还能想到什么。

“但是这个……怕是也有问题,”廖大宝皱着眉头想了好一阵,才吐出这么一句话来,然后他一边想,一边慢慢地发话,“电力不能保证,切割石材,水泥球磨机,机械化供料,都需要大量电力……这是咱们北崇最大的短板。”

尼玛……你一肚子这样的货,怎么去开黑车?陈太忠听得真的是无语了,这家伙的思路,跟他真的很接近,陈区长在来上任之前,就做出了一个决定:必须先把北崇的电力抓上去,市里协调不到电就去省里,省里协调不到电,我就自己上电厂!

电力是民生的根本,电力是工业的保障,电力还是基础能源,没有稳定的电力,根本就谈不上发展,年轻的区长盯的就是这个。

至于说抓警察系统、关注拖欠的教师工资什么的,真要一开始把注意力放在那些事情上,那就什么都不用干了,头痛医头脚痛医脚,腾出手来怎么也得半年。

想发展,必须要从根子上抓起,所以陈太忠打算将政府里现有的问题搁置,也不考虑跟区里现有官场势力博弈,先整理出一套合适施政方案来,然后在建设的同时,再慢慢地理顺那些事,就是他一再强调的那话:我陈某人是来做事的。

至于“说做事先做人”,这话是不错,但是北崇都落后成这样了,他一来了先做人,然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开始做事——这岂不是有不作为之嫌?

临云乡距闪金镇也不过十来公里,但是这一段的路就相当难走了,加上还要绕山路,实际距离有三十多公里,面包车小心翼翼地走了一个半小时才到。

陈区长的打算是,趁着天亮,直接奔最远的村子,上一次调查,他可没走那么远,美国公司能来北崇考察就很罕见了,如果考察到山里,那真的就要……上升到敏感的程度了。

当然,这也是无可奈何的选择,因为他不认识这里的人,这时候,就显示出廖大宝这个本地人的重要性了,他跟领导建议一句,“乡里有个退休的王书记,这人在这里工作了四十多年,对全乡的一草一木都熟悉,找见他,就什么都有了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犹豫一下又发话,“这个人喜欢什么?咱们给他买点……你就说我是来考察的石材商人。”

“他本来喜欢喝酒,不过在山路上摔断过一条腿之后,就戒酒了,”廖大宝介绍得还真详细,“现在就是抽一口的事儿,等下去给他买两包好烟。”

“没必要,我包里有呢,”陈太忠手向手包里一伸,再拿出来的时候,就是一袋六根装的雪茄,“古巴雪茄。”

您这包不算大,倒是什么都有,廖大宝怪怪地看一眼那个公文包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