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63章 上任(下)

不过这个现象,发生得也正常,陈区长就十分理解,因为这形象糟糕男,是北崇区政府办公室主任李红星,对上马媛媛这种宾馆老总,还是不落下风的。

事实上,下午的时候,陈太忠就见过这个人,不过接下来跟他搭话的,不是常委也是副区长——还轮不到一个办公室主任说话。

但是陈区长对这个人有印象,原因很简单——此人真的太难看了。

组织上选拔干部,是不会以貌取人的,但就是黄老评价赵璞的那句话,你多少差不多点,公务员也是要讲个形象的嘛。

尤其是区政府办公室主任,接触外界的机会很多,难看成这样,还能把持住这个位子的人,不敢说有大才,肯定也是有独到的一面。

而陈区长琢磨的就是这个,今天晚上别人不来拜会我也就算了,你这个龅牙鱼泡眼敢不来的话,回头我就撸了你的办公室主任,绝对不带打磕绊的——尼玛你都难看成这样了,还没点眼色,我凭啥让你当我的大管家呢?

李主任没有辜负新区长的期望,酒席刚结束——其实还没结束呢,他就寻了过来,起码这个态度……还是比较端正的。

小服务员把茶很快地泡好,端了上来,茶不是很好,今年的龙井,但是芽型就差得太多了,不过在北崇来说,应该算得上是好货,陈区长尤其感叹的是——亏得你没上铁观音。

铁观音不是不好喝,但是只有林莹冲出来的才好喝——喝那玩意儿讲究太多,一般人冲不出来那种感觉,而且由于太过追求口感,紧巴巴的像是赶场,少了一份闲适。

陈太忠本质上还是讨厌麻烦的,而且仙家也强调个自然,他更喜欢绿茶一些,所以端起茶杯之后,他慢慢地品尝,不肯先说话。

李主任也端起茶来喝,但是等了一阵之后,见年轻的区长不说话,就知道自己不说话不行了,于是干笑一声,“区长,我是想跟您汇报一下,关于配车和宿舍的安排。”

“按规矩来,”陈太忠看也不看他一眼,自顾自地喝茶,他知道这只是开场白。

正好此时,那小服务员搬了两提百威啤酒上来,他拿过酒来看一眼日期,发现过期了,于是婉转地表示一下,“时间有点长了,方便就换一下……不一定要百威,蓝带青岛都行。”

陈区长能体谅北崇这边的落后,但是马媛媛在外面听了服务员的汇报之后,示意她出去买酒,自己却是摸出一个小本子,默默地写了几个字——好饮食、注意细节、态度较含蓄。

服务员转身出去了,李红星借机向区长解释,“宿舍就是区政府的,三室两厅,也有人收拾,不过这个配车……有的车就是挂在咱区里的,二号车就是一辆普桑,您看?”

“按规矩来,”陈太忠又重复一遍,面无表情地重复。

“可是这个普桑,有点儿跌份儿,”李主任眼见这位做得中规中矩,那他就只能别出机杼了,必须要有人打破僵局,而这种破局的行为,不能交给领导来做,于是他就建议,“总不能让下面行局超过了。”

下面行局有好车——这是他要暗示的,至于说这个好车领导能不能拿到,那就是另一回事了,反正堂堂的一个区长出行,只有一辆普桑的话,真是砢碜。

“咱区政府有越野车吗?”陈太忠才不会计较这些,他考虑的是北崇一多半是山区,不是山区也是丘陵,除了一条高速和两条国道,其他的多还是省道甚至是市道,乡镇公路也少不了,“吉普也行。”

“吉普,最好的就是一辆切诺基,八年的车了,目前扶贫办在用,”李红星这大管家还行,连汽车年头都记得,“交通局有一辆去年的三菱帕杰罗,三产的。”

尼玛你能说点更恶心的吗?陈太忠一听帕杰罗三个字,头都是大的,这一刻,他甚至有点怀疑,姓李的你是不是想借刀杀人?

“日本车不太结实,”沉默一阵之后,他才面无表情地发话,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一口之后,侧头看一眼李红星,“怎么你总撺掇着我跟下面行局要车?”

这话问得就太直接了,饶是李主任心思玲珑,也禁不住微微一愕,才下意识地回答,“您是领导,跟他们要车是看得起他们。”

尼玛,陈太忠好悬又想骂娘了,他看出来了,这个李红星别的能力姑且不论,脸皮厚度是有的,拍马屁的水平也高,这样的办公室主任……当然,也不能说就不能用,哥们儿不能做那有道德洁癖的官员,嗯,要和光同尘吖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这个人给区长大人的印象真的不好,陈某人也从没想过,自己的潜意识里,还有以貌取人的念头,而且他也真的不是很看得起只会拍马屁的干部。

想起自己的问话还有一层含义,他才漫不经心地哼一声,“哦,这样啊,那还有哪个行局委办有好车呢?”

李红星却是被这句话吓得不轻,可是领导的问话,他又不敢不回答,好半天之后,他才嗫嚅着发话,“我……我真的只是为您着想。”

适度的震慑是必要的,搞到不近人情就没必要了,陈区长光杆司令来上任,只靠上级组织的支持是不够的——而且上级组织的支持是怎么回事,那还两说呢。

他才待再发话,那女服务员又拎了两提青岛啤酒进来,这次他也没再检查,抬手拿过一瓶来,李主任抓起启瓶器,才说了三个字,“区长,我……”只听得“啪”地一声轻响。

区长大人用手指直接掰开了瓶盖,咕咚咕咚灌了几口之后,才看一眼他,“那你还为我着想了些什么?”

我还想问问您关于秘书和司机的事情,李红星真是这么打算的,但是领导都生出疑心了,他就不敢乱说了,于是看那女服务员一眼之后,才轻声发话,“还为您准备了点资料。”

“去拿,”陈太忠下巴微微一扬,至于李红星和马媛媛之间是怎么回事,他暂时没心情关心,或者以后都不会有心情。

李主任走了,小苗也走了,陈太忠却是琢磨一下这个用车的问题,事实上越是边远的地区,越是存在超标用车的现象,不过这个事情,陈区长暂时不打算管——初来乍到就严格纪律,不但显得他严苛,也显得他没能力。

正想着呢,又有人敲门,他说一句进来,却是马总推门进来了,“陈区长,前台我安排好了,您有什么事儿,拨零幺也行,喊小苗也行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又随意地一摆手,他对这女人无关紧要的汇报也没太在意,很多人都是这样,挖空心思地多在领导面前露脸,图的就是能混个脸熟。

马总见状,也不敢多说什么,带上门走了,陈太忠却是摸出小本和笔来,郑重地记上一行字,“十二月三日,晴,正式上任第一天,政协主席黎珏未出迎。”

今天界迎的四套班子,人大主任是隋彪兼着的,政府来的是常务副,没区长嘛,可恨的是政协主席没有出迎,只来了个副职,陈某人虽然是号称做事来了,却也要狠狠地记上一笔——我不记得谁来了,但是绝对要记住谁没来。

不多时,李红星又回来了,这次他挎了一个电脑包,沉甸甸的,打开一看,里面全是文件,他简单地介绍一句,“这是今年的区政府工作记录,还有一些上传下达的重要文件,以及……本区的一些地形、物产、民情和特色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大致翻看一下,资料真的不少,差不多能有十来斤,真够看一阵的——绝对不是临时凑出来的,可见这个李主任做事,还是有点章法的。

可是同样是李主任,上一个虽然年纪大一点,也算赏心悦目,现在这个,唉,真是……他摇摇头,“怎么人事方面的内容就这么一点?”

“您……您说是来做事的,”李红星吓得赶忙站起身,“那我现在就去拿。”

真是自作聪明,陈太忠很无奈地腹诽一句,不过这么看来,这个李主任还略带一点一根筋的味道,这种人没准还能用,太油滑的他真不愿意用,于是某人哼一声,“不用了,这些资料够我今天看的了……我是来做事的,但是同时,我也是区党委第一副书记。”

这就是区长大人通过区政府办公室主任表态了:哥们儿也不会只做事,当然,李主任能不能传出去,这个对他并不重要,态度总是要慢慢地表示出来。

这个区长果然年轻气盛,区长在观察主任,主任何尝不是在观察区长?他等了一等,发现区长看得入神,“区长……要给您安排宵夜吗?”

“我在宾馆住着呢,”陈太忠头也不抬地答一句,顿得一顿之后,他又交待一句,“你去吧……记得带上门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