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62章 上任(上)

陈太忠本想适时赶到恒北省,但是出了跟拜耳签约一档子事儿,他就给恒北省委组织部打个电话,说我手上的事情马上就忙完了——其实就是请假的意思。

不成想组织部表示说,没事,这几天赶到都行,不要拖太久就可以,要是事情太多的话,等你上任之后,回去再完结也行。

等他赶到朝田市,知道这五十个交流干部短短几天送下去,也让组织部送得焦头烂额,陈某人来到组织部之后,才知道即将送自己下去的,是干部一处的一个助理调研员。

助理调研员叫童伟,似乎是对某人有意见,一路上绷着脸一句话不说,车到阳州之后,那边接待的是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刘启明,车在市区停了大约十分钟……继续往下送。

这尼玛是个什么章法?陈太忠真的不懂了,你俩就这么把我这个正职正处送下去?

或许是这拨人太多了吧?陈区长不为已甚,心说这现在又是换届又是交流,还有这五十个名额带来的干部流转——嗯,估计是组织部太忙了。

到了北崇区,这边倒是态度端正,区委书记隋彪带队,北崇四套班子的领导和一干常委在县界上等着,虽然这里是欠发达地区,也是一长溜的小车。

隋书记的座驾是辆奥迪100,虽然略略有点超标,不过是老款了,倒也说得过去,此人五十出头身材粗矮,略略有点发福,但大致还不算臃肿。

刘启明先跟隋彪打个招呼,又把来自省委组织部的童处长介绍一下,才郑重介绍陈太忠,“这是陈太忠同志,是省里专门照顾给北崇的干部,他可是非常抢手的,隋书记,你们北崇要感谢省委对你们的重视。”

“我们一定能合作愉快,”隋彪走上前,双手同陈太忠紧紧相握,并且微笑着看着对方,“陈区长肯定也是这么想的,对吧?”

有必要把气场整得这么强吗?陈区长有点受不了对方的咄咄逼人,不过现在并不是计较的时候,于是他微微一笑,“我来北崇是做事来了,希望跟隋书记合作愉快。”

这话听起来,是新区长被隋彪牵着鼻子走,但是在场的哪里有笨人?这分明是个软钉子,新来的区长说了——你要是碍着我的事儿了,那咱们合作就不愉快了。

终究是年轻人啊,隋书记心里点评一句,他已经将新搭子的情况摸了一下,虽然了解得不是很充分,却也知道此人脾气绝对不算好,所以眼下对方的反应,在他的预测中——而且还不是很糟糕。

他能心平气和地看待此事,陈区长也不跟他一般见识,接下来就是跟区里的一干领导握手,这时候能跟区长握手的,自是区里要员,为防大家记不住,暂不一一列明。

不过陈太忠心中有重点,除了区委书记隋彪,他关注的最多的,是区委副书记、纪检委书记陈铁人,这个人据说也有意北崇区区长一职,却是被外来的和尚打败了。

区长依旧是陈区长,但是此陈非彼陈,想必你也该有点蛋蛋的哀伤罢?

陈铁人四十多岁,小脑袋黑脸膛,溜肩瘦腿,中间倒是较为肥硕,属于那种枣核体型,他的神情比较呆板,看不出什么情绪。

陈区长观察归观察,也是用眼角余光,断断不可能目有斜视,只不过如此一来,他的眼神便有些涣散,看在他人眼里,便道这陈区长虽然年轻,神情作态却也算凝重。

然后陈太忠就又注意到一个古怪,众目睽睽之下,刘启明居然钻进了隋彪的奥迪车里,他心里禁不住琢磨一下:这又是个什么味道?

不过在此刻,多想也是无用的,不多时车到北崇,接下来就是开会了,首先肯定是省领导讲话,童助调居然都不想讲话,说我不是领导。

后来他实在是被刘部长捧得厉害,才随便说了几句,到最后他表态,“陈太忠同志的组织关系,还是要落到市里,刘部长你多说两句吧。”

这也是省委组织部对正处级干部不怎么上心的缘故,副厅的交流干部,组织关系都在省里,正处的虽然也在省里,但是等一切走上正轨之后,关系都要下放地区。

省管的也有正处级干部,但是一般都享受了副厅待遇了,比如说花城市的市长和书记,那全是省管干部,就算不享受副厅待遇,也得是县委书记这类的顶尖正处,才能被省管——这是被列为后备厅级干部的,区区的小区长,真的差一点。

刘启明的发言,时间就长多了,然后又是隋彪发言,再然后就是欢迎新区长讲话了。

陈太忠拿过话筒,四下扫视一遍,直看得满屋寂静目光聚集,才沉声发话,“我不喜欢多说,来这里就是做事来了,这一点,刚才我已经跟隋彪同志表示过了……”

“办公室政治什么的,我不精通,相信在座的也未必都喜欢那个,听说北崇人往往是用拳头讲话的,”新来的区长微微一笑,“再强调一遍,我来……是做事来了,希望能得到大家的大力支持。”

话虽然简短,却是杀气腾腾,但是这杀气还多少有块遮羞布——北崇人彪悍那是事实,总不能说新区长就要跟大家动拳头吧?

正经是这话里还有点投其所好的意思,毕竟在场的干部里,当地人占了多数。

会开着开着,就六点了,陈太忠是上午九点从省委出发的,六个半小时的车程,到了北崇就是下午三点半了,开会开到六点真是太简单了。

然后就是接待晚宴了,只不过童伟在省委根本排不上号,刘启明虽然见官大半级,但是在区长和区委书记跟前,也没什么可说的,这顿饭吃得真是憋闷无比。

六点四十的时候,童助调站起了身,说是我还要赶回朝田,就不呆着了,众人尝试着挽留一下,说歇一晚上再走吧,这时候上路不是很安全。

但是助理调研员同志正色解释,说最近组织部真的很忙,我现在往回赶,虽然凌晨一点多才能到家,可明天上午最多迟到,歇一晚上的话,那就算明天下午勉强能按时上班,精神也不会好了——都是公家人,你们懂的。

他这一转身,刘启明也坐不住了,从北崇回市区,也得五十分钟,这还是从一级路上走,一路平坦大道,当然,高速要更快一点,虽然绕一点,大概四十分钟也够了,不过……北崇的出口尚未完工,目前走不了。

他俩走了,这饭就更吃不下去了,于是隋书记叫来一个女人,四十出头,瘦瘦小小的身材,样貌清秀,没有中年女人的那种臃肿和丰满,想来年轻时也应该是一枝花什么的,“马媛媛,陈区长就交给你照顾了,这关系到你的饭碗,你必须慎重。”

这马媛媛就是北崇宾馆的老总,隋彪如此交待,有那么几分道理,却也是带了一点玩笑,县区的干部就是这样,有时候能适当开点玩笑,不像市里的干部那么死板。

但是必须指出的是,有时候貌似玩笑的话,并不一定是玩笑——谁要没有这样的警惕心,那就真的只配做乡镇干部。

马总自然也听得懂,于是领着陈区长走到宾馆后院的小二楼,这里是北崇宾馆的正楼,房间很老旧了,但是给区长住的房间,档次绝对不差,起码里面的摆设,规格很高。

陈太忠的一个行李箱,已经放在了这里,还有更多的东西,在他借的那辆车上——马疯子的司机开着的,那辆沙漠王虽然不能成为车队的一员,尾随一下是没问题的。

陈太忠进屋后不到一分钟,马媛媛就带着一个服务员进来了,女孩儿年纪不大,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,出落得眉清目秀,“这是小苗,陈区长……就让她为您服务吧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以前他真没见过这样的阵仗,这倒不是说他眼光不够,实在是没有做过地方的正职,犹豫一下他才发话,“我不需要什么服务,需要的话我能打电话……总机是拨零还是拨九?”

“总机拨零幺,不过您在屋里,她在屋外,电话都不用打,这不是更方便吗?”马总笑着回答,“晚上她可以回服务员室休息的。”

可以回去休息,那么就是说……也可以不回去休息,陈太忠一时有点感叹,这一把手就是好啊,屁股没坐稳呢,有人就从正规渠道送上小姑娘来了,怪不得大家都争着当公仆呢。

不过这种低级的糖衣炮弹,怎么可能腐蚀得了陈某人?他淡淡地吩咐一句,“零幺是吧?我知道了,泡杯绿茶,搬两箱啤酒进来……回去休息吧。”

这个晚上,他是必须要撵人的,因为一定会有人来,要是没人来的话……好吧,有种的你们就不要来。

话音未落,门外就进来一个中年人,中等身材,一双鱼泡眼,一对突出唇外的龅牙,还是黄黑的那种,形象实在糟糕。

但是就是这么个人,对着马媛媛发话了,“马总,陈区长的指示,你听到了,倒茶拿酒就行了,我跟区长汇报点工作。”

马媛媛看他一眼,也不作声,就那么转身离开了,眼中多少有点不满,转身时候的气场,也有点不和谐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