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56章 北崇初印象(上)

“去阳州市?”那帕里在电话那边嘎嘎地笑着,“那地方穷山恶水的,看看,不听我的话,现在后悔了吧?”

“有什么可后悔的?”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回答,搁在两天前的话,他可能会恼火,现在早就被人说得皮实了,倒也无所谓了。

第一个这么说的,就是王浩波,王书记的爱人就是恒北人,对阳州的情况比较了解,那里跟地北和海角省交界,省界不是山就是水,以前又是三不管的地区,不但穷,而且民风彪悍,也比较排外。

随后如此评价的,还有段卫华,段市长跟陈太忠的交情,还远不到谈此事的地步,不过老段的嘴巴紧,那是公认的,而且他还指着老段回护丁小宁,提前露一点口风,那也是套交情的意思——老市长,我这么信任你,这么秘密的事情都跟你讲了。

而段市长在部队的时候,手下就有来自阳州的兵,三五个阳州兵不能说明什么,但是这几个兵对老家的形容,基本上是一致的,阳州人勇猛,阳州人抱团,阳州的农村,宗族势力很强大。

听到这个说法,陈太忠有点无语了,到这样的地方掺沙子,还真是个技术活儿,不过现在这个社会,大家只认钱了,再强的宗族观念,能强得过人民币这神器去?

不管怎么说,他终于是人生中第一次拿到了正职——驻欧办和树葬办那根本就是恶心人的,这个地方再怎么不好,他也是政府一把手。

很显然,邢华也是这么认为的,所以在电话通知他的时候,邢部长的语气里,竟然有那种“不辱使命”的轻松感——小陈你正处在积攒经历的阶段,地方上有钱没有,对你的仕途没有多大影响,正经是你去个富庶的地方,没准还就迷失了呢。

做为干部,富庶的地方和油水足的行局,谁都想去,像凤凰市的曾学德,放着副书记不做,要来做这个常务副市长——他时日无多,捞一点是一点了,常务副比副书记好捞钱。

但是陈太忠还年轻,不需要在意这些,真正在意这些的年轻干部,反倒还容易出事。

不过,更悲催的消息还在后面,周瑞在知道了他的情况之后,专门打了一个电话过来,“恒北阳州……出了九个开国将军,这里可不是老区。”

开国将军有一千六百余人,按说全国三百多个地级行政区,平均下来,一个地区也有五个将军,阳州市不过超出平均水准一倍,但是事实上,账不是这么算的,将军大都出于老区,一个老区的县,出五六十个将军都可能,就别说一个地区了。

但若不是老区的话——举个简单一点的例子,1955年授勋的时候,一共一千三百多个少将,而数遍陆海全省,不过十六个少将。

所以在非老区的地方,能出现九个将军的地区,都是不可小看的,哪怕是只有九个少将,但是——少将上面能没领导和山头吗?

那帕里这是属于知道消息晚的,而陈某人也不可能去主动告诉他,说我没听你的去碧空,导致了发生了这种事,所以他一听说消息,就打电话过来。

但是现在陈太忠的心情已经调整好了,哥们儿要过去任区长了,你那大秘再牛逼,再是省委书记的秘书,也不过是办公室副主任——嘿,我可是一把手,“我觉得现在挺好。”

“不跟你扯了,”那主任也知道,跟太忠开玩笑,要适可而止,于是轻咳一声,“马上你就要去恒北了,不过来跟老板打个招呼?”

我要去的恒北,跟蒙老大也没关系啊,陈太忠心里真的有点疑惑,经他这几天的了解,恒北省地方上没什么代表人物,目前的省委书记马飞鸣是一号的人,脑门刻字的天子门生,省长魏天的面目,就有点不清楚——不过不是恒北本地人。

这个不清楚,可真的不代表好对付,以陈某人的消息渠道,谁的底细搞不清楚?魏省长绝对不是背景神秘,而是背景太复杂,各种味道都有一点。

而这味道孰轻孰重,能说明白的人就不多了,所以马书记在恒北强势是一定的,但是魏省长跟他对抗,也不怎么落下风——身后的资源多嘛。

但是魏天的资源,基本上跟蒙艺无关,陈太忠这心里,就有一点奇怪,不过想一想,姓魏的藏得这么深,没准还有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东西,所以他也没有拒绝,“我肯定要去跟蒙老大汇报一下,让他多多点拨我。”

眼瞅着,交流干部集合的日期就临近了,陈太忠因为这个电话,专门跑了一趟碧空,蒙书记事务繁忙,不过还是抽空接见了他一下。

蒙老板并没有谈太多恒北的事情,注意力反倒是集中在陈太忠在天南文明办的那点事,了解了好一阵之后,才轻叹一声,“你说的这些现象,碧空也多得很呐。”

“现在来看,道德缺失确实是普遍现象,”某人专心致志地抓了一年多的精神文明建设,对这个话题很有发言权,“不是哪里多哪里少的问题。”

嘿,你当我不知道吗?蒙艺很是无语,陈太忠的状况,他了解得不少,前一阵那帕里打电话,要某人来碧空交流,其实也是出于他的授意。

要知道,那帕里透露出这个消息的时候,数遍全国,知道此事的人也仅仅是三位数,而那大秘虽然知情了,但是承受不起泄密的责任,没有老板的暗示,他连话都不敢随便说,更别说为远在天南的兄弟冒一回险了。

那帕里说了,而陈太忠不来,蒙艺心里其实也有点不舒服——小子,我三次五次地叫你,你死活是不肯来,真是狗肉丸子,上不了桌面。

生气归生气,眼下听得陈太忠被人算计了,被弄到了恒北,蒙书记这心里也有点不好受——我想用都用不了的人,你们就这么折腾?

他看不过眼,但是又知道小家伙性子强,所以就叫小那将其喊过来,也是帮衬一把的意思,听这厮的话之后,就淡淡地表示一句,“恒北的组织部长,任期马上到了。”

到了又怎么样,哥们儿不可能上任吧?陈太忠听到这话,微微一笑,“那真的谢谢您了,老书记的支持,就是对我最大的鼓励。”

“你别跟我扯这些,谁当组织部长还两说呢,”蒙艺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我没别的意思,只是告诉你,你在恒北就是孤军奋战,不要指望别人支持你。”

“那也要谢谢您的关心,”陈太忠笑一笑,老蒙的好意,他自然理会得,这就是告诉他,下一任恒北省委的组织部长,应该跟蒙老板有点交情,当然,尘埃未定之际,谁也不敢说就是这么回事。

但惟其如此,才能显示出蒙书记的关爱来,仅仅是有可能的臂助,他都要把陈太忠叫过来叮嘱一下,某人可以腹诽你为啥不电话里说,但是绝对不能不感恩。

事实上,这个消息对他来说,意思也不是很大,还是那个缘故——够不着,省委组织部长那是大牛,但是他只是一个偏远地区的小区长。

到目前为止,他还没有去恒北,却已经辗转地找到了三条门路,恒北省军区的司令赵光达,副省长欧阳贵,还有未来的组织部长。

对陈太忠来说,这三位拥有两个共同的特征:其一,离他都特别遥远,二就是关系也远,尤其是那个副省长,已经用过人家一次了,再用怕就是要交换了。

下一刻,他放下心里的种种想法,顺口提一件事情,“科技部政策法规司的办公室主任张煜峰刚提了副厅,想下来锻炼一下。”

“……”蒙艺不说话,就那么看着他。

“他跟我关系不错,跟的是安部长的线儿,”陈某人必须要点明这一点,否则可真不好解释,他为什么不将此人弄到天南,反倒是要跟蒙书记开口。

“啧,你呀,”蒙艺无可奈何地咂一下嘴巴,他还真没见过如小陈一般的怪胎,有人关照的地方不去,非要自己独闯——这种干部以前有,现在真的是绝迹了。

可是要说小家伙不明白轻重,其实也不是,只看他帮人活动时的这几句话,就知道他也是晓事的,蒙书记心里有点说不出的感觉,于是他点点头,“知道了。”

“那我……让他来拜会您一下?”陈太忠小心地发问,老蒙你这“知道了”三个字,是个什么意思呢?

“你当我很闲?”蒙艺不满意地白他一眼,“我总得了解一下这个人吧?你把他的名字和职务写给小那,其他的不用你管了……”

在碧空这里,陈太忠待了三天,其间的热闹也就不用再说了,这可是蒙老大的老班底,跟那大秘又是铁哥们儿,排着队凑趣儿的人海了去啦。

面对这样的前呼后拥,某人纵然是曾经的罗天上仙,心性坚忍不拔到相当的程度了,也要禁不住微微地生出一丝感慨:要是蒙老大执掌的是恒北,哥们儿可就爽歪歪了。

不过到了三天头上,他就不得不走了,天南省委组织部号召交流干部们集合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