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52章 要官(上)

对一个快死的人,陈太忠还没有无聊到一定要叫真的地步,他如此行事,半是为了泄愤,一半也是为了在“后陈太忠时代”,能更好地保护留在天南的自己人。

“但是折腾,也不能太过啊,”秦连成不赞成他的说法,“你愿意负责这是好事,折腾柳昌就是杀鸡给猴看了——癌症患者你都下得去手,但是曹福泉那人不能以常情忖度,你折腾他一下,没准等你走了,他会疯狂地报复……小人得志都是这样。”

“他有那个胆子吗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却是不愿意再提及此事,而是说起了食品卫生,“老主任,我答应把红山的模式向全省推广的,现在看来是来不及了。”

“没问题,你答应的,我认,”秦连成毫不犹豫地点点头,“到时候王小虎也会张罗的,这一点你用不着担心。”

王小虎是靠上了章尧东,秦主任虽然跟章书记不对眼,但别人说起来,都要把他俩算到许系人马里去,所以他答应得毫无压力。

“其实这个食品卫生,下面乡镇的老百姓,还不是很领情呢,”陈太忠想到这点,就禁不住笑了起来,“上周末我又去了解了一下……”

“哈,”秦连成听完之后,也笑了一下,不过他心里清楚,小陈说这些,同时也是在暗示:红山要是不能持之以恒,您就不用大力支持了。

只不过这样的话,小家伙不好直接点明,不管怎么说,秦某人才是领导,做下属的,不合适指挥领导该怎么做事——哪怕是个即将离开的下属。

意识到这一点,他没有欣赏的心情,反倒是生出了一点淡淡无奈:对外人嚣张跋扈,对自己尊敬有加的小陈,就要被人这么强行撵走了……

不过,秦连成也不欲让这离别的情绪弄坏了气氛,索性是微微一笑,“部分群众不理解,这并不要紧,正好可以看一看红山区的干部,能不能扎扎实实给群众做工作,他们能做好的话,我肯定要大力支持。”

“做好这个,可不是一朝一夕的活儿,”陈太忠也不想多谈自己要走的事儿,于是顺着就把话题岔开了。

不过,陈某人只是不喜欢那种离别的情绪,他觉得那是娘们儿才该有的,至于说善后工作,那还是必须要做的,两人喝酒喝到九点钟,站起身走人,秦主任忍不住嘀咕一句,“太忠,这么晚了,别去了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不答反笑,老主任见状,叹口气微微摇头,然后转身离开。

接下来,陈主任就开车进了省委大院,来到曹福泉的家门口,按响了门铃。

不过令他感到惊讶的是,接起门铃的女人说,曹秘书长不在家,而且不让他进去等人——这女人带了明显的口音,听起来像是曹家雇的保姆。

曹秘书长蹿起的太快,所以这本来住两户正厅或者副省待遇的二层楼小院,目前还是住了两户人家,陈某人要是想撒野闯进去,会被别人注意到。

于是陈太忠蹲在巷子口,开始等人,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,武警过来了,看他酒气冲天的样子,了解了他的身份之后,就劝他回去。

在不相干的人面前,陈主任肯定是要表现出他良好的素养的,他辩解了两句,说找秘书长汇报点工作,不过你们这么说……那就算了。

转身离开的时候,有意无意间,他冲着小楼的一角微微一笑。

“太猖狂了,”看到他这一眼,黑暗中的曹秘书长牙关紧咬,眼皮突突地跳个不停,身子也气得直抖,事实上他心里很清楚,自己是害怕了。

待从把门的武警那里了解到,陈太忠确实已经离开了,他才来到杜毅所在的独院,敲门进去之后,将刚才的一幕汇报了一遍。

杜书记哪里用得着他汇报?省委大院总共就这么大,一到夜里,小楼这一片很少能看到人站在户外,陈太忠一蹲半个小时,早就有人发现不妥了。

他安安静静地听完曹福泉的汇报,又沉吟片刻,方始缓缓发问,“那你是什么意思?”

“他这有对组织决定表示不满的嫌疑,而且,他不该来我家,”曹秘书长沉声回答,“单位的事情单位里谈,来家里算怎么回事?”

“那你是打算送他一个留下来的理由?”杜毅无奈地看他一眼,陈某人去找柳昌的消息,已经传到了他耳朵里,那厮还在癌症患者家里撒野,不过他并不是很在意,人都要走了,两个小处级干部拌一拌嘴,算多大点事?

不过必须指出的是,陈太忠居然敢在喝了酒之后,又来找曹福泉,这一点还是很让杜书记吃惊的——省委常委和正处,这级别差得可是不小。

然而,曹福泉的表现,令杜毅有点失望,你就把他让进家,又能怎么样呢?倒是不信他还敢在你家胡来,堂堂的省委秘书长,就是这么一点胆子?

当然,杜书记也知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的道理,小曹的稳重也是可以理解的,于是他就考虑另一个问题。

陈太忠那愣头青猛地遇到这种事儿,有点情绪是正常的,但是别人陪着胡闹的话,没准又要生出变数——黄家的人下午过问陈太忠了,却是没表态,目前的平静,来之不易啊。

但是这个消息,曹福泉并不知道,杜书记也不打算明说,他只是从另一个角度分析一下,“其实他表示一下不满,无非是舍不得天南的瓶瓶罐罐,只是个态度。”

曹秘书长并不傻,一听就明白了,杜书记坐在那里旁观,并不是顾忌陈太忠,只不过不想再起波折,这是其一。

其二,就是对陈太忠的目的的分析,杜老板为什么这么说,他真的不知道,但是他可以确定的是,杜老大是通过某些消息,做出了如此判断——这就是为什么人家是省委书记,而他只能是新晋的秘书长。

想通这两点,曹福泉登时豁然开朗,陈太忠那是什么人?超级护短的主儿,而这家伙下面的人和相关的产业也多——说句难听的,曹某人自己都琢磨过,等某人走了,是不是该狠狠敲打一下跟那家伙有关的人。

那这家伙今天的行为,就是一个明显的信号,丫被人算计了就够窝囊了,要是走了之后,相关人等生出是非——那厮会以此为借口,铁定要回来折腾。

想明白这些,曹福泉当然知道该怎么做了,第二天一上班,他就给秦连成打个电话,“你问一下陈太忠,昨天大半夜去我家,是要干什么?”

“这个话我不好问,”秦主任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缘由,所以果断地拒绝,“我可以通知他一声,让他去秘书长您那儿汇报。”

他只是不同意小陈去家里折腾,这是分寸问题——殃及家人真的有点过了,但是他绝对支持陈太忠去曹福泉办公室折腾一下,落一落此人的面子。

秘书长却是被这个建议吓了一大跳,他现在一点都不想见到陈太忠,秦连成能想到的,他自然也能想到,姓陈的就要走了,那真的可以肆无忌惮地行事,说得极端一点——把他曹福泉堵在办公室打一顿,那都是白打。

这个假设一点不夸张,陈太忠是做得出那种事儿的人,工作理念不同导致拳脚相加,而秘书长想报复的话,就得把此人留在天南——这根本不可能。

所以他绝对不同意让陈太忠来找自己,于是他果断地表态,“那就算了,请你转告他一句,老人家都说过,干革命工作,就不要舍不得坛坛罐罐,而且他那点坛坛罐罐,谁稀罕?还是把心思放在工作上吧。”

曹秘书长本来不想这么早说这个话,不成想秦连成一张嘴就这么狠,他只能提前将底牌抛了出来——你别让他来,就告诉他我不动他的东西。

这样的语气转变和这样的话,从一个省委常委的嘴里说出来,真的令人有点匪夷所思,不过曹某人办事,本来就是以不靠谱著称,倒也不显得多么突兀。

“这个坛坛罐罐,是什么意思啊?”秦连成也不是什么好鸟,听到对方如此漏气的话,就要追问一句——其实这个追问也不无道理,按说以他的地位和身份,不可能知道某些事。

“你直接转告他就行了,”曹福泉是蛮横惯了,不肯解释——事实上他也没脸解释。

“不明白的事情,我想转告,恐怕也未必能转告到位,”秦连成也不是一心扫曹福泉的面子,他还有别的想法,“比如说,文明办也算小陈的坛坛罐罐,他做出了很多成绩,可是您说的话,我完全不理解。”

“……”曹福泉登时就语塞了,这俩简直是一对混蛋啊,秦连成你是已经知道我在说什么了,还是说想探听什么?

“文明办最近的运转,很正常吧?”想来想去,秘书长还是决定,尽快摆平此事,反正他撒手文明办也有一阵了,而且杜老板跟上面也已经达成一致,放过文明办,也不过是他个人损失点面子而已,他干笑一声,“秦主任你要是需要指示的话,我也不会吝啬。”

“需要您支持的时候,我绝对会请求指示的,”秦连成干笑着回答,这话就不能再赤裸了——我可以帮你传话,但是文明办不请求指示的时候,秘书长你也别多事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