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41章 疑惑重重(上)

陈太忠心里的疑惑,仅仅是一闪而过,然后就丢到了脑后,他目前除了要走访各个申请文明县区的单位,还有一个工作,就是审校不合格食品的清单。

这个清单,是红山区通过凤凰文明办报上来的,A4的复印纸,足足打印了三十多页,有不合格厂家,也有常见食品自律不严,导致潜在非法加工手段透明化的,更有种种的非法添加剂,还有个例的非法加工方式,真的是触目惊心。

红山这次是下狠心了,哪怕是自曝其短也不在意,这个清单在文明办一传开,外出就餐的干部起码少了一半,李云彤则是表示,以后粉条、鸡蛋什么的,只吃辽原老家送过来的,“我爸妈在郊区有院子,养不了牛,养只羊不成问题,不让孩子喝牛奶了,喝羊奶吧。”

到最后,连潘剑屏都被惊动了,他看过之后,要陈太忠把这件事抓起来——协调好省政府各个部门,把这清单上的东西,一一落实了。

这倒不是嫌小陈清闲,实在是换个人根本就协调不成,工商、税务、质监、卫生、检验检疫、环保、农牧、粮食、环卫……涉及的部门实在太多了。

陈太忠当然不怕事情多,事实上,这个事情已经暗暗被他定为下一段的主抓工作,马上要过元旦和春节的双节了,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,他甚至连主题思想都设计了一个——想吃就吃,绿色天南。

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这个主题被秦主任否决了,太忠你这么搞,不但贬低了其他兄弟省份,更有影射党的领导的嫌疑——合着新中国到处都是不能吃的东西?绝对不行!

我的搭子都喝假酒喝死了,某人再次表示,自己这是师出有名,但是老主任很坚决地表示,我们能理解,但是你这么搞,就是不行。

不管怎么说,红山区这次提供的资料,真的是太及时了,而且,也很决绝——一旦没起到预期效果的话,接下来的反扑,会是非常凶狠的,要知道,有不少知名企业进了那个清单,而这些企业里,有不少都是当地的利税大户。

陈太忠必须得对得起红山人的信任,虽然他也知道,那些人是想捞政绩,但是无论如何,这是实实在在地在为人民服务,他没理由不大力支持,只要是对人民好的,就该支持——至于说私心杂念,谁没有私心杂念?

甚至他还要为红山的干部着想,那边说等我们搞完食品卫生之后,马上就抓文体用品的假冒伪劣问题,他忙不迭地表示,先缓一缓——这次的效果不会差了,但是压力也不会小。

红山人表示,有陈主任的支持,我们不会害怕压力,陈主任马上就明明白白地告诉对方,接下来的打假工作,就算你们不牵头,头功也是你们的——因为你们打响了第一枪。

“一说辛亥革命,大家首先想到的,就是武昌起义,你们现在不着急做别的,正经是对食品卫生继续深挖,才是更好的选择,”陈太忠这话说的,对红山人确实也算仗义。

总之,最近陈主任还是挺忙的,接刘满仓电话的时候,他正在针对清单,逐项做工作安排,旁边还坐着好几个人呢,所以对刘总的电话,他是真不客气——要是换个时候,没准他还要了解一下情况。

然后,他就将此事抛在了脑后,不成想第二天上午,谢向南打来了电话,“太忠,刘满仓要面见你汇报工作,能不能给我个面子?”

谢区长本来是木讷寡言之人,现在这个情况似乎有所好转,不过他对陈太忠,也没多少敬畏之心,想到什么就说了,连陈主任都不带叫的,然而最后一句问话,还是说明,木讷如老谢,也不得不面对官场上客观存在的等级差距。

“刘满仓……你跟他很熟?”陈太忠皱一皱眉头,谢向南的面子,他还是要买的,不过……曲阳黄不是市属企业吗?就算坐落在曲阳,但是老谢你只是副区长啊。

“区里我对口,”谢向南恢复了他的风格,很简洁直白地回答。

“那行,你说时间吧,”陈太忠也不墨迹,说定了下午四点见面,挂了电话之后,他才又想起,这件事情似乎有点蹊跷,但是……究竟是哪里不对呢?

一琢磨,他就反应过来了,姓刘的这态度不对,前两天丫挺的跟埃布尔搞得那么僵,也没向我汇报和求援,现在谈判的过程,反倒要求助于我?这不科学啊。

蹊跷处,必定有缘故,陈某人现在也不是官场菜鸟了,于是他打个电话回凤凰,得知曲阳黄集团突然中止了跟埃布尔的谈判,原因不详。

直到这个时候,他才了解到,原来埃布尔是打算八千万法郎购买曲阳黄,这个价钱……倒不能说没有诚意,不过想控股的话,有点低了吧?

陈主任的胳膊肘,从来都是往里拐的,原本他还想着,埃布尔是巴黎的老相识了,曲阳黄虽然行情俏,但是这货能帮着大力推销的话,让出点利润来,倒也无妨。

但是一个亿就想控股曲阳黄,那还真是有点不现实,没错,曲阳黄目前的资产,也不过才四千万元,但是有一点需要指出,名牌之所以是名牌,那还有个品牌效应!

品牌效应,又称无形资产,像省里举办这个黄酒文化节,前前后后支出了小五千万的费用,其中两千多万是拨款和各种赞助,还有小三千万是需要收支相抵的,收入方面主要是门票、现场广告、电视广告和音像制作权——至于说展位,只是象征性地收点费用而已。

这一部分是由双天来经营,目前具体的数字还没出来,据翟锐天估算,大概不会赔了,但是要赚,也就一两百万,不会再多了。

这么来说的话,省里搞这个文化节,造了两千多万出去,不知道的人就觉得这是劳民伤财,明白人才知道,这是提升天南形象呢。

提升形象,这话说得有点虚,但是事实上,这个文化节让曲阳黄变得全国知名,要说以前曲阳黄偏居天南,后来又在欧美打开了市场,这次就是彻彻底底地享誉全国——很多人是第一次知道,合着中国的黄酒,在国外已经卖得很好了,而且……很贵。

按陈太忠的想法,只这一个文化节引起的轰动,就让曲阳黄的无形资产又增加了至少一个亿——要不是因为这个原因,他也不会尽心尽力地操办此事,或者有人说他是想巴结蒋省长,但是他自己心里最清楚了,我更多的是为了曲阳黄,蒋世方……他值得我这么巴结吗?

当然,这种事情是见仁见智的,他眼里的价值别人认可不认可,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所以陈主任认为,曲阳黄的品牌效应和升值期待,最少值两个亿,加上文化节的因素,那就三个亿了,再算上有形资产,三亿五千万——想要控股,怎么还不得拿出一亿八千万来?

事实上他认为,哪怕埃布尔拿出两个亿,这个控股权也不能卖,你还不如拿出两千万,买上百分之十的股份算了,这可是优惠到极点了——若不是哥们儿还指望着你推广市场,百分之十你都得花三千五百万来买。

说白了一句话,这个项目好到……那就是生金蛋的老母鸡,根本就不差钱,我有必要求着你投资吗?想要多少钱,一张嘴,银行就贷出来了。

所以在陈主任看来,埃布尔这个价格,也不像是特别想占便宜的,但是真的偏低了,而且你还追求控股,这现实吗?

不过还是那句话,他觉得自己不该管这件事,而这价格也没有低到令人发指,只是眼下刘满仓想邀请他管一管,那么……管一管也无妨。

下午四点,刘满仓和谢向南准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,三人会谈的地点,是在军分区小招旁边的一个茶馆——陈某人不想搞得众所周知。

刘总知道陈主任是凤凰土著,也没介绍太多情况,一张嘴就是,“陈主任,埃布尔八千万法郎想控股,我觉得,需要好好商量一下……毕竟咱曲阳黄还有无形资产呢,您说是不是?”

“嗯,你接着说,”陈太忠点点头,说实话,他一直不待见刘满仓,但是对方对工作的敬业,他还是比较欣赏的——只是工作态度有点粗暴,眼里没有群众,需要改进。

“可是殷市长要我停职反省,”下一刻,刘满仓就丢出个重磅炸弹来。

“嗯?”陈太忠听得也是一惊,这个消息,殷放没有对外宣布,而刘满仓也不会四下里嚷嚷,以至于基本上没人知道,就连谢向南听到这话,都是微微一怔。

不过下一刻,陈主任就反应过来一点味道,这是曲阳黄要变中法合资企业了,前景看好钞票多多,姓刘的又是孤魂野鬼,拿下也就拿下了——老殷真的挺阴的。

“他为什么要你停职反省?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发问。

他心里有确实点不舒服,但是官场里不能一味地冲动,他要先了解清楚情况,才能做出决定,再说了——我跟你刘满仓没交情,正经的是,你该请田立平出来跟我说。

“他嫌我汇报得晚了,”说不得,刘满仓又将情况原原本本解释一遍,说话的时候,他的眼中有着深深的无奈,“……那是真的没谈妥,我不能一再地给领导制造麻烦,结果殷市长二话不说,要我交出手上的工作,回家反省,我是在为咱市里争取权益啊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