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40章 形势剧变(下)

“交给我了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表示,曲阳黄的事情,他只是没有由头插手罢了,别人能给送过来理由,他处理起来毫无压力。

挂了这个电话之后,当着王启斌的面,他就拨通了埃布尔的电话,“埃布尔,听说你还没走?来素波聊一聊吧。”

“我正在凤凰谈生意,”掮客先生笑着回答,事实上,他想得到陈为什么给自己打电话,但是此时此刻他并不想面见此人,“等我把生意谈完,当然会去看你。”

“你那个生意就不可能谈拢,”陈太忠见这货不上钩,也就扯下了幌子,“价钱不合适,埃布尔先生……我是很愿意珍惜你我的友情的。”

“哦,非常抱歉,但是陈……这一块不是已经交给其他的人来负责了吗?”埃布尔在电话那边装疯卖傻,不过他说得也没错,前一阵两人见面的时候,陈某人确实是这么表态的。

“是交给其他人了,但是省委对政府工作有指导的权力……好吧,说这个你也听不懂,我只是告诉你,你所想要的价格并不可能实现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回答,“法国想做曲阳黄代理的人很多,我想……你总该对安东尼有印象,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会想到美国禁酒令。”

美国禁酒令,发生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到三十年代初,而禁酒令的执行,反倒促成了黑帮的崛起——他们通过走私烈性酒而大赚特赚。

而这里面产生的暴利,又使得各帮派之间为了争夺地盘大打出手,大名鼎鼎汤普森冲锋枪之所以别名为芝加哥打字机,就是在激烈的黑帮厮杀中闯出了名头。

这些就扯得远了,陈太忠想说的是,在那场禁酒令中得利的,就有不少意大利黑手党,而安东尼本人,也自命是“尊敬的唐”,他对法国市场也是虎视眈眈,只不过唐?安东尼注定要害怕陈主任,所以不敢乱来。

但是,陈某人如果愿意把法国的代理权交给唐?安东尼,意大利人绝对会笑纳,埃布尔对这一点也很清楚——到时候,他丢了曲阳黄的代理,都不敢去找麻烦,否则的话,后果真的很严重。

掮客先生非常明白陈主任话里的潜台词,而且,这个时候装聋作哑,并不是明智的选择,于是他马上就端正了态度,“哦,陈,我当然会重视我们的友谊……那么好吧,我想获得曲阳黄集团一定的股份,可以吗?”

“只要价格合适……你去跟刘满仓和市里谈吧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发话,他确实是不愿意多干预别人的工作。

放下电话之后,面对一脸愕然的王启斌,陈主任一摊双手,满脸的无奈,“唉,屁大一点事儿,他们谈了十来天都谈不拢,我一个电话就搞定了。”

“那是,”王处长笑眯眯地点点头,“别的不说,只冲你这流利的法语,就没几个干部能做到……其实在沟通中,言辞表达通畅是很重要的。”

“唉,真不让人省心,”陈太忠无奈地撇撇嘴,心里却是有一点小小的自得……

“陈太忠还真是厉害,”第二天,殷放也不得不感慨一句,他只是跟袁珏打了个电话,结果今天曲阳那里就传来了消息,说是法国人不强行压价了,他们改主意了,想高价收购曲阳黄集团的部分股份。

埃布尔开出的价钱,也确实有诚意,八千万法郎,收购曲阳黄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——同时,他们不会干预集团的正常经营,只会派出质量和财务监督人员。

八千万法郎,这是个什么概念?时下的人民币和法郎的汇率接近一比一点三,也就是说换成人民币的话,金额就过亿了。

而曲阳黄集团当初的注册资金不过一千万,眼下的固定资产加上流动资金,也还不到四千万,年销售额三千万出头,毛利两千余万,撇开各项支出和扩大再生产的资金,纯利润大概就是三百多万元。

当然,下一步曲阳黄的强势崛起是可以预料得到的,但是这八千万法郎的投资什么时候能收回来,也真的不好说——以控股数来算的话,像去年一年的销售额,埃布尔只能分到一百多万的利润。

所以刘满仓觉得,这个价钱还算有诚意,不过这个控股……咱们还是要谈一谈,然后这个消息在瞬间就传到了曲阳区政府的耳朵里了。

曲阳黄酒业集团虽然一开始注册资金不高,却是正处级的市属企业——当初成立时就定下了基调,出口企业应该级别高一点,不过该集团位于曲阳区,除了各项基础设施,连地方上的工作,也需要区里的大力支持,所以区里说什么话,集团也认。

区里知道了,殷放自然就知道了,他对这个结果也算满意,首先销售价没有受到影响,其次是又可能吸引一笔资金。

最为关键的是,双方能如此谈合作,省里黄酒文化节的影响就是正面的,这是政治正确——没有比这个更关键的了。

而且法国人一旦参股的话,对品牌的经营是非常有帮助的,在国际市场上,奢侈品打上“法资企业”的标签,也是很管用的。

殷放就兴致勃勃地等着刘满仓来请示,他甚至做好了打算,小刘若是请示我的话,我就可以告诉他,法国人控股,也不是完全不能商量的——可以学习阿尔卡特收购上海贝尔的经验,大家各自控股百分之五十,法方多一股就行了。

然而他等了一天,刘满仓没来,又等一天,刘满仓还没来,第三天殷市长就恼了——尼玛,这么大的事情,你就敢不跟市里请示,直接跟法国人谈?

这个时候,殷放已经从袁珏处得到了确切消息,确实是陈太忠出面,压了一下法国人,而且埃布尔也在谈判中说了,陈主任是支持我投资曲阳黄的,所以殷市长真的很恼火——这又不是你刘满仓的功劳,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市长了?

换人!他毫不犹豫地做出了决定,于是就要秘书联系刘满仓,“让他马上过来。”

面对匆匆赶到的刘总,殷市长非常不客气,“刘满仓,你是不是觉得,只有你跟法国人有谈判经验,曲阳黄集团,是你私人的企业?”

“不是这个意思,是法国人善变,”刘满仓一听这话就急了,他赶紧解释,“我想着,总是要跟他们落实个差不多,才能跟市里汇报,市长您的事儿这么多……我再找您汇报,总是要有个确切的消息,才是负责的态度。”

一边说,他的汗就下来了,于是掏出手帕擦汗,这十一月份的初冬,他能吓成这样,也真的是害怕了。

他这个解释也不算错,但是殷放已经不打算给他机会了——姓李的,我一直都没动你,算是很给你面子的,前两天你搞不定的时候,就知道一直给我打电话汇报,现在要办出成绩了,你眼里就没我这个市长了?

其实说白了,这件事里还是牵扯到了利益,曲阳黄集团虽然不大,但利润是一等一的,未来的高速发展也是看得见的,撇开这次的合资金额不谈,只想一想日后的发展,是个领导都得眼红。

殷放之所以一开始不动刘满仓,就是不想拂了田立平的面子,尤其这里可能还涉及到陈太忠,但是眼下看来,连陈太忠都对刘满仓不满意,他还用顾忌什么?

更别说,能吸引到一个亿的投资,那也是政绩,于是殷市长果断地发话,“把你手上的工作整理一下,交过来,然后回家反省自己做错了些什么……有麻烦的时候知道找我,嘿!”

根本都不用点明,殷市长考虑的这些,刘满仓也非常清楚,所以他才会吓成这样,他能感觉到,老殷是“老阴”了,居然这个时候出手,他慌乱地辩解,“市长您听我说,我真的是想先落实一下情况,绝对没有别的意思。”

“你一定要我马上表态吗?”殷放的脸微微一沉,直勾勾地盯着对方。

尼玛……走出市长办公室之后,刘满仓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,他有点愤懑,又有点想笑,但是更多的,是不尽的感慨——枉我还一直以为自己是个人物,一手拉扯大了曲阳黄,其实在领导眼里,上下也不过是嘴皮子动一动的问题。

可怜我这么多年的辛苦,是为了谁呢?

就在他面无表情地思索的时候,手边有电话响起,他看一眼来电,不耐烦地拒绝,过得一阵之后,那电话又打了进来,他又果断地拒绝。

刘总思索了足有十分钟,才将心一横,果断地拨通一个号码,“陈主任你好。”

“有话直接说,”陈太忠老大不客气地发话,“我这边还忙着呢。”

“我想跟您汇报一下,跟法国人谈判的进展,”刘满仓马上进入正题。

“没必要,我不管这一块儿,”陈太忠想都不想就压了电话,挂了之后,他才反应过来,这个电话,好像味道有点不对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