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36章 又登山(下)

要说最郁闷的,肯定就是非陈太忠莫属了,细密的雨丝连绵不绝,随着体育场里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有人还真的在临时通道口寻找冲散的同伴,他在屋檐下悻悻地哼一声,“嘿,举办这么个文化节,别人看到的,也就是热闹……啧,真是没办法说。”

“谁说不是呢?不少人问我能挣多少,切,不赔就好了,”要不说这翟锐天说话做事,有时候真的非常冲,这样的话直接就蹦出来了——简直可以媲美曹福泉了。

然而事实上并不是如此,翟总跟曹秘书长就不是一个类型的,他这个话之所以能不假思索地说出来,主要原因还是——他嘴上对陈太忠恭敬,心里也知道这人厉害,但是潜意识里,总觉得大家差不多,也挺对脾气,想到什么,我没必要太顾忌。

不过下一刻,翟总显然就又后悔了——尼玛劳资这嘴快的毛病,啥时候能改一改呢?于是他微微一笑,又轻轻地叹一口气,以做补救,“唉,他们看得挺热闹的,谁能想到,有人在默默地为他们排除隐患?太忠,真要说起来,咱俩都是无名英雄。”

“习惯了,”陈太忠嘴里淡淡地吐出三个字来,却是异常地沧桑,劳资做得从来是无名英雄,惹来官场无数的骂名,屎盆子不知道背了多少,又有几个老百姓知道我的?

好不容易泥石流里救一把人,按说能闯出旗号了,还被别人硬生生地按下去了,所以他对求名真的没太大的兴趣,“咱们知道自己尽力了,就行了……”

由于有雨,原本要开到十点五十的晚会,在十点半多一点的时候仓促结束,不过由于人太多,黑压压的人群一直散到十一点,才基本散完,还有一些没带雨具的人,还停在房檐下。

陈太忠闲得没事,开车直奔蒙岭,到了蒙山的山门处,就是一点半了,在车里随便打个盹,四点多的时候,他开始从门房处折腾起,“起来了,该收拾的收拾一下。”

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,不过天还是阴沉沉的,随时准备下雨的样子,蒙山的山门处,有一个大院落,里面有管委会传达室,还住着二十个左右的保安。

这一大早就被人喊起来,保安们也有点不情愿,不过有人认出了陈主任,不敢再多说什么,听闻陈主任吩咐,要把该检查的设备和道路检查一遍,院子里登时鸡飞狗跳起来,连管委会的人都被吵起来了。

其实蒙山的雨也多,大家也觉得陈主任有点小题大做,不过还是那句话,当领导的凌晨四点多亲自来到山门,谁还能抱怨什么?

缆车等设施,正当保养一下就可以,但是道路检查,花费的工夫就多了,一直到八点半,老年人的车队从素波抵达山门,也没有完全检查完,大致是没什么问题。

除了谭业峰一帮老人,同来的还有民政厅厅长凌洛、省委文明办主任秦连成,涂阳的市长和市委书记,一行总共两百多人,开始浩浩荡荡地爬山。

与此同时的素波市,蒋世方带着一干嘉宾再临省体育场,不过这次的目标就是会展中心了,在文化厅高厅长的引导下,他神态悠闲地边走边看,时不时地停下脚步来,同展示的厂商聊两句,有本省的,也有外省的……

蒙山风景区,由于天雨路滑,一干老人们走得并不是很快,但是安保是没问题的,爬了两个小时之后,有些人累了,就坐到身后不远处的电瓶车上歇一歇,也有人爬得兴致高昂,将身上的外套都脱了去。

不过到十一点的时候,除了个别几个人,老人们就都爬不动了,索性坐上大巴车,一路疾驰而去,谭业峰本来不想服老,却是被几个人半推半拽地拉到了车上,最后这么一段路,让这次的爬山活动显得不那么完美。

但是老人们不在乎,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,有这么个凑热闹的机会,大家都很开心,而旅游区这边准备得也还算充分,抽调了两百张行军床,供老人们午休。

很多老人讲究个午休,可也有不在乎的,谭会长就不是很在乎,中午喝了一通黄酒,他亢奋得很,扯住陈太忠聊天,就说当年这蒙山,也是有游击队的,那队长又怎么如何如何。

说着说着,他居然觉得,旅游区没有类似的项目,很不合适啊,“小陈,你考虑一下,看看这里能不能弄个碑什么的,介绍一下蒙山游击队。”

可以倒是可以,但是这个蒙山游击队……基本上是默默无闻,连一件值得介绍的事儿都没有,陈太忠真的很为难,可他还不好这么直接说——没办过大事,小事总是有的,不管怎么说都是革命先烈,他若是有点不恭敬,很容易遭致老人们的反感。

所以犹豫一下之后,他谨慎地发话,“我觉得……可以考虑搞个山地作战的娱乐项目,就说是受到蒙山游击队的启发了。”

他说得非常体贴婉转,可谭业峰好歹是八十岁的人了,这点题外话哪里可能听不出来,于是他叹口气笑一笑,“也是啊,值得歌颂的人太多了,我这也是临时有这么个想法……不过这个山区作战,可以搞到山门外的吧?”

“这个就无所谓了,看旅游区怎么考虑,”陈太忠能体会到,谭老还是想多宣传一下故人——这个项目搁在山门里的话,还要收进山费用,不利于推广。

但是现在的经济社会,不知道有多少的变通手段,于是他细细解释,“搁在山门内的话,项目组和山门有个定点接送协议就够了,花钱进山门的人来玩,这个项目还可以打折扣……关键是放在山门外的话,有些山民可能会效仿该项目,而管委会不便控制他们的效仿。”

“你倒是看得细,”谭业峰感触颇深地叹口气,小陈考虑得很周到,必须证明这个项目是旅游区直接管理的娱乐体系之一,才能有权力要求山民不得效仿。

这涉及到对蒙山游击队的宣传,谭业峰也不希望被山民们搞得不伦不类。

“很多人都说农民素质差,干什么都一窝蜂,其实,这是制定政策的人考虑不周,都像小陈你这样,做事以前多想一想,把可能的漏洞堵住,不就没事了?”谭会长看起来感触颇深,“不知道自我反省,出了问题都跟农民的素质有关,真是的。”

人老了话就多,下一刻,他就又想到一个问题,于是侧头笑眯眯地看陈太忠,“小陈,别人都跟着小蒋在素波露脸呢,你跟我们这帮老头子在一起……不觉得无聊?”

“这是我的工作,”陈太忠不去刻意讨好他,也不说自己半夜就赶来了,只是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黄酒那些,是物质文明建设。”

“其实,你陪我们也不错,那个场合你跟过去,摄像机怕是都扫不到你,”谭业峰哈哈大笑了起来,“咱这儿,摄像机起码扫得到你……涂阳的机器差一点,可也是机器。”

按照原计划,是三点下山的,不过这帮老人玩得兴起,就说五点再走吧,反正下山有缆车,难得人这么齐,又这么开心。

老人的请求,一般没人能拒绝的,直到四点出头,小雨又滴滴哒哒地下了起来,这就不能再等了,饶是如此,回到素波也接近七点了。

今天邀请陈太忠的酒局,足有两位数,他实在是不克分身,到最后他只选了埃布尔这一桌,做东的是刘满仓——陈主任对此人真没好感,但是埃布尔这一层关系,他需要维护,更别说还有驻欧办主任袁珏陪着。

当然,这一桌酒真不是那么好喝的,埃布尔才一坐下,就开始抱怨,“太忠,我可没有想到,你卖给我的黄酒……居然是本地售价的五倍,这不是好的合作伙伴应该做的。”

“因为它是品牌,”陈太忠微笑着回答,“是别的糟糕的产品不能比的。”

“但是我并不认为,它比别的酒强很多,请你不要小看法国人的舌尖,”埃布尔显然受了一点刺激,他很认真地回答,“我认为收购价格应该改变。”

“事实上,现在这件事并不由我负责,”陈太忠扫一眼刘满仓,又冲袁珏扬一下下巴,“你跟他俩协商吧……当然,做为朋友,我觉得有义务强调一点,贾记曲阳黄商标,是曲阳黄集团独有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