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35章 又登山(上)

陈太忠的担心,其实有点多余,省体育场是五年前才完工的,借鉴了国内国际相当多的建筑,朱秉松甚至号称要把这里打造为红星队的永久基地。

所以,场子设计是相当合理的,也有恶劣天气疏散人群的经验,不过话又说回来,会展中心的那一侧,堆积了大量的桌椅板凳——这是为露天展台准备的。

这些东西,就将一个通道口搞得不太畅通了,当然,肯定不可能堵到通道口——哪怕这是备用通道,关键是离通道口儿比较近,若是有人站在外面四下寻找挤丢的亲戚朋友,就有造成拥堵的危险。

陈太忠走出来的时候,一群群身穿雨衣的警察们,已经在拿着电筒,指挥人们该怎么走,四节电池的大号手电,形成一道道雪白的光亮,细密的雨丝在光柱里纤毫毕现,折射出细碎的白色光点。

一看到这个样子,陈主任也知道警察们已经进入了状态,这心就放下大半,拥挤什么的,真的不是多严重的事情,最可怕的是无序的、盲目的混乱,有人能提前关注到这个可能,并进行有效的引导,就不会出问题了。

他给翟锐天打个电话,得知对方在会展中心门口,于是又绕着走过来,才发现翟总正冒着雨身体力行,一手抓一把椅子往远处搬,给通道口儿腾空间呢。

这就是真实的翟锐天,直率、莽撞、霸道,还略带一点点操蛋,但是真要遇到事,也能放下厅级干部的架子,在寒意十足的秋雨中做搬运工。

有人劝阻他,说翟总您歇着,我们来搬好了,翟总眼睛一瞪:你搬得快一点,就是关照领导了,下一刻他一愣——“呃,陈主任您也亲自动手?”

陈太忠是搬了一个大的板桌,听他这么问,就是微微一笑,“我这不是关照翟总来了?”

翟锐天倒也没说不许啥的,略略一愣之后,又鼓励那些搬运工一句,“看看,文明办陈主任都带伤亲自动手了,你们总不能让一个伤号比下去吧?”

搬了约莫五六分钟,腾出来点空地,又有不少工作人员闻讯赶来,翟锐天放下手里的桌子,走到陈太忠面前,接过他手里的一个柜子,“行了太忠,歇一歇吧……剩下的让他们来,时间来得及。”

“本来就来得及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他越来越觉得,这个翟锐天有意思了,“离正式散场还早。”

“是啊,离正式散场还早,这儿也未必会堵塞,大家都知道这个,所以我得亲自动手,”翟总笑一笑,“现在来的人多了,咱们就能歇着了……不出事什么都好,一出事就是大事,不小心不行啊。”

“像翟总你这么认真的主儿,真的不多了,”陈太忠感触颇深地叹口气,很小的一件事,就能看出一个人的素养来,搁给大多数干部,可能有不少人会意识到,这里有隐患,但是能这样处理隐患的,真是少之又少。

按照一般干部的做法,就是直接汇报领导,我发现哪里有隐患,领导重视不重视,接下来的反应,那就跟我无关了——事实上,会展中心那边,翟锐天想管也有点够不着。

遇上好卖弄的,也可能就直接管了,实在不行再搬出上面的领导来吓唬对方,这种干部也有,相对就少了,而且他们不会去动手——身为领导的嘛。

至于像翟总这样,一个堂堂的厅级干部,二话不说冲上去就动手干活,逼得别人不得不动手,这种干部基本上是绝迹了——要不说,他身上有老辈人的气质,确实如此。

“唉,一代不如一代啊,偏偏是那种没担当的,还爬得快,”翟锐天也很感触地叹口气,他虽然脑瓜够用,但是本质上还是个直肠子,现在社会风气的变化,谁体会不到?

但是下一刻,他就意识到了这话的不妥,于是又微微一笑,“不过年轻干部里,还有陈主任你这样的人,比我们这些老家伙都正直,这个国家还是非常有希望的。”

“正直……嘿,倒也就那么回事,翟总过奖了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这年头夸人正直……你确定不是在骂人?

“真是那么回事,我反正知道,自己不敢冲进泥石流里救人,而你就做到了,太忠你现在这个地位,是你自己拼来的,而且要我说,你身上的担子……太轻了!”翟总的话里,透着发自内心的钦佩。

两人一边聊,一边就来到了体育场周围硕大的屋檐下避雨,看着细细密密的雨丝,陈太忠叹口气,“惨了,明天还要陪老年协会的去爬山……今晚上得忙这个了。”

“我说……算了,我啥也不说了,尽量走平地儿啊,”翟锐天哭笑不得地叹口气,他虽然没说,其实也已经说了,只不过是不想坏了口彩——刚说完泥石流,你丫又冒雨爬山?

其实对于这一场雨,陈太忠并不是特别排斥,否则的话,他有不止一种手段,来阻止这一场雨,而陈某人之所以不去那么做,是因为,他也需要这场雨——他后院的火挺大,没有雨的话还真是麻烦。

陈某人的女人里,今天到场看演出的铁铁地超过了两位数,雷蕾、张馨、刘望男、李凯琳、姜丽质、丁小宁、林莹这些场面上的人来了,而汤丽萍和董飞燕也来了,这两位还是呼朋引伴——很时尚的消费。

这就九个人了,蒙晓艳、任娇和唐亦萱也来了,小萱萱是实在无聊的主儿,而蒙校长和任校长久居凤凰,能来素波看个演出也不错。

凯瑟琳和伊丽莎白也来了,陪伴她俩的,还有普雅公司的总经理马小雅,严格说起来真正没来的,只有吴言和钟韵秋——田甜倒是也没到,但她那是台里有节目,脱不了身,晚上肯定还是要去湖滨小区的。

这么数下来,就是十六个女人,然而,这还不仅仅是人数多的问题,关键是,小萱萱和两个校长住在省委十四号院——蒙勤勤和尚彩霞都走了,不过蒙勤勤的关系没走,这个房子省委还没收回,反正新房子又在盖了。

而任娇还不知道唐亦萱跟陈太忠的关系,蒙晓艳也不好意思说,自己把继母报复成什么样子了——真的没办法说,光这仨人怎么应对,就够陈太忠忙乎了。

更别说凯瑟琳、伊丽莎白和马小雅虽然没住在天南宾馆——那里人满为患了,连韩忠的港湾做为瑞奇·马丁的接待宾馆,都住满人了,她们住的是普雅公司的长期租住的酒店套房,但是众目睽睽之下,也实在不好前往湖滨小区。

可是这里,陈某人也不能不来光顾,但是他要招呼了这两处,那就是极致了,到时候湖滨小区可就要翻天——别人都好对付,姜丽质对付不过去。

陈太忠其实不惯女人毛病的,但是小姜这个孩子,他真是有点不忍心,上次小思怡的事情,她哭得差一点昏过去,那是有切肤之痛——咱对小思怡搭把手是来不及了,但是总得把这个疑似小思怡的大思怡招呼到位。

然而,姜丽质虽然不吃醋,可她讲究的是要一视同仁,但是在眼下这种局面下,陈太忠囿于各种原因,根本不可能做到一视同仁,非不愿耳,实不能也——他对自己的女人,其实也是想一碗水端平了。

这还亏得是市长和秘书那一付搭子没来,真要来了可是更热闹,陈太忠根本不是分身乏术,而是只有分身才能解决问题了——一具分身怕是还不够。

但是然而,陈某人莫说眼下尚未飞升,哪怕是飞升之后,也要修到玄仙的级别上,才能弄出一具惟妙惟肖的分身,可以跟本体各行其是,而不虞被凡人识破——至于不虞被低级仙人识破,那就是罗天上仙了,还得各种珍稀材料跟得上才行。

所以说……这场雨下得不错,下得很好,小萱萱那三人明天就要回凤凰了,剩下的两拨就不难对付了,可是想一想十六个女人在素波,哥们儿晚上得自己孤身硬扛——悲催了点吖。

这就是风流的代价了,人在江湖身不由己,感慨过后,陈太忠给自己的女人们打几个电话,说是下雨了,明天要陪老人们爬山,这相关的事情,都得一项一项地落实好了,今天晚上那啥……实在回不去了。

这个借口有人信,有人不信,不过不信的都是能体谅他的,比如说唐亦萱知道,他去永泰就是一眨眼的事儿,但是她肯定不会乱说——我知道今天晚上,你的女人来得太多了,尤其是北京来了外国女友。

她是个肯体贴的女人,尤其是在蒙晓艳给刘望男和丁小宁分别打了电话,确认陈太忠晚上也不回湖滨小区的时候,她就更开心了,你只是不克分身,我知道。

蒙晓艳这个二传手,当得也挺费劲,悄悄地跟“老妈”说过之后,还得跟任娇悄悄嘀咕一句——陈太忠女人们的阵营,用一句商场上比较时髦的话来说,真的是交叉持股,哪一个阵营相互都有联系,但是到底怎么回事,却是没有任何一个人完全清楚。

蒙校长为了保险起见,不但问了刘大堂还问了丁总,而刘望男不负她所托,在过了一阵之后,居然又打过来电话,说太忠也不去普雅公司——大约晚上是真的有事,确实扫兴。

兴致盎然的人只有一个,那就是姜丽质,来一趟不但看到了理查德·克莱德曼,还接触到了这么多姐妹,大家晚上躺在一起说说话聊聊天,真的不寂寞,很开心很热闹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