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34章 盛况空前(下)

在众目睽睽之下,海因先生不但跟陈主任把臂言欢,更是非常自然地坐进了陈太忠的黑色奥迪车里,真的是很熟络的样子。

知道海因真实身份的人并不是很多,倒是凯瑟琳、伊丽莎白走出来的时候,吸引了不少的关注,这几天天南有太多的俊男美女出现,不过不管怎么看,这两个美女都算得上绝色。

她俩是上了李正先所在的沃尔沃大巴,所以海因先生的举动,倒也不算特别地惹眼。

陈太忠一直不知道,海因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客气,不过对方既然不说,他也不打算问,就是一路笑嘻嘻地介绍各种风土人情,他在接待方面越来越熟练,说起这些来,简直可以跟职业的导游相媲美了。

偏偏地海因也沉得住气,两人很随意地用希伯来语交谈着,不过他越是这样,陈太忠心里就越觉得有点不安生。

所以安顿好对方之后,他就开口告辞,说我还有诸多的朋友要去接待,这个文化节毕竟是我张罗的,海因笑眯眯地点头,竟然是一点都不以为然。

陈太忠这话,倒也不是随便说说,这两天他需要接待的人真的很多,光北京那帮公子哥儿就从他这儿拿走不少票,今天上午,连那个叫花自香的女孩儿也带了几个朋友来了——到目前为止,陈某人还不知道这女娃娃是哪个副国级首长的后人。

尤其有意思的是,连姜丽质都要过来看理查德·克莱德曼和小甜甜,陈太忠由于不克分身,特地安排了刘望男和李凯琳的司机去海角接人——换了别人,这么做不妥,但是对姜丽质来说,安排他的女人去接机,反倒是最合适不过。

忙碌的日子,时间总是过得飞快,一转眼就六点了,体育场周围开始出现警察,附近路口也有交警开始戒严,除了住在附近的人,车辆是许出不许进。

七点半的时候,天南台副台长李枫站在台上宣布,天南省第一届重阳黄酒文化节开幕晚会正式开始,她身后站着十几名最少是正厅的干部,其中蒋省长、谭业峰和某部长最靠前。

领导们简单地致辞之后,天上隆隆地开过两架直升机,这就是翟总的手笔了,直升机上垂下两条闪着荧光的布条,正是“庆贺天南省首届重阳黄酒文化节开幕晚会”。

第一个登台表演的,是来自爱尔兰的歌唱组合“西城男孩”,大家对这个组合不是很熟悉,但是五个阳光帅气的外国小伙往台上一站,引起的就是阵阵尖叫声——其中不少还是在嘉宾和甲等席上。

“这有点疯狂了吧?”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,他并没有坐在贵宾席,也是在前面的嘉宾席上就坐,他的身边是秦连成、刘爱兰等人,陈某人是那种偏好国货的主儿,虽然这西城男孩是他邀请来的,但是他就是有点不舒服。

“估计是褚台长安排的,”刘爱兰低低地笑一声,她是宣教部的老人了,对褚伯琳还算比较了解,“搞气氛烘托,他很拿手的。”

原来是这样啊,陈太忠撇一撇嘴不再言语,心里却是有点微微的不以为然,不过下一刻,他就开始检讨自己的这种心态——搁给我,是肯定不会这么搞的,可老褚这么搞,也是懂得适应时代和潮流,哥们儿是不是落伍了?

西城男孩唱了两首歌之后,就是杂技登台,然后又是歌伴舞什么的,更有魔术和交响乐什么的,这些都还算正常,只是对某些年轻人来说,其中夹杂着一些天南的地方曲目和民歌,未免就有点令人扫兴了。

但是不管是蒋世方还是陈太忠,都认为这个地方曲目必须要上,现在的年轻人喜欢这个的,真的不多了,可是很多老人非常喜欢,而且这是地方文化传统,这个晚会即有“重阳”又有“文化”,怎么能不上?

第二个高潮,就是出现在八点半时候,理查德?克莱德曼上台演奏钢琴。

别看此人似乎有点过气,但是他的钢琴曲,差不多影响了一代中国人,而他来中国比较频繁,在国内的拥趸非常多,影响也极其深远——《水边的阿迪丽娜》、《秋日私语》《献给爱丽丝》这些名曲,有几个人不知道?

就连姜丽质来海角,首先要听的,也是钢琴王子的演奏——哪怕王子不再年轻,其次才是小甜甜的歌。

有意思的是,理查德·克莱德曼弹了一首《水边的阿迪丽娜》之后,又弹了一首《梁祝》,这让听众们愈发地狂热,演奏的时候,整个体育场寂静无声,当他停下之后,是排山倒海一般的热烈掌声,那气氛根本不是几个托儿能营造出来的。

“这个理查德?克莱德曼,是真的请对了,”秦连成听得点点头,他的女儿学钢琴的时候,也学这些曲子,“钢琴无国界啊。”

陈太忠听得嘴角抽动一下,老主任倒是没说,他不该请布兰妮,但是很显然老秦认为,这个钢琴王子才是物超所值,也符合文化节的主旋律。

可是我不请布兰妮,能引起这么大的轰动吗?某人心里暗叹,果然是只有不做事,才能不犯错误——就算我不想请,蒋世方能答应吗?

秦主任却是没想到,自己随口点评一句,就让陈某人心里暗生腹诽——由此可见,官场里面有些话,真的不能随便说,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的例子,实在不胜枚举。

接近十点的时候,小甜甜布兰妮登场了,她身穿白色无袖上衣,腿上是一条牛仔短裤,头戴一顶浅棕色牛仔帽,站在一辆敞篷的加长奔驰车上。

无数灯光打过来,她甜甜地笑着,向四周挥手,体育场里又是天崩地裂一般的掌声和叫声——别的不说,只冲十个亿的广告代言费,就值得大家这么欢呼。

奔驰车绕着体育场跑道缓缓地行驶,小甜甜所到之处,无数镁光灯此起彼伏,直到音乐声响起,体育场才逐渐地寂静下来。

接下来,布兰妮手持话筒绽放歌喉,如果观众们细心一点的话,就会发现那话筒上有大大的百事可乐的图标——广告真是无处不在。

陈太忠倒是没陷入其中,在他看来,其实凯瑟琳比小甜甜强得多,不管是从相貌、身材,还是从思维和智慧上说,于是他扭头向身后的贵宾席包间看去——哥们儿对她一点不动心,就是对你动心。

当然,这扫视的时间不能太长,要不然会引起别人的关注,下一刻他摸一下脸,抬头看一看天,“咦,这是下雨了?”

还真是下雨了,等布兰妮一首歌唱完,雨丝就逐渐地密了起来,深秋的天南,晚上不是很暖和,以小甜甜的着装,那已经是能承受寒冷到极限了,再下起雨来,真的有点受不了。

不过还好,下一首是歌伴舞,在演出台上,布兰妮冒着细密的雨丝边唱边跳,倒是相当地敬业,更有意思的是,她身后的伴舞队伍中,又冒出一个手持雨伞的男人,学着《雨中曲》的样子,扛着雨伞跳起舞来。

他的节奏跟不上歌曲,显然是即兴发挥那种,可是大家看得兴高采烈,看台上嗡嗡声再起,大家纷纷议论,觉得这才是顶级歌手的团队,连下雨都能被利用起来。

一曲歌毕,如雷的掌声过后,看台上的众人纷纷嚷嚷起来,“再来一首,再来一首……”

不过这种情况下,布兰妮再敬业也不能答应,尤其是今天天气不好,看台上不少观众都自备了雨伞,打着雨伞要别人再来一首,也有点……那啥。

这场雨,让司仪不得不改动了一些节目,下一个节目,就是大名鼎鼎“麻花辫子”唱山歌,老人已经奔七十了,却是豪情不减,自己拿一把雨伞,在台上放声高歌。

陈太忠已经从手包里摸出两把雨伞,递给了旁边的秦连成和刘爱兰,他可不会主动去给秦主任打伞,首先他心里排斥这种行为——老秦的手上又没活儿,其次身后的贵宾包间,还有不少干部看着呢,他要注意形象。

秦连成略略推一下,就接过来了,刘爱兰倒是跟陈太忠客气两句,不过某人很坚决地表示,“没事,我这两天火气大,正想淋一淋雨。”

由于布兰妮已经唱完,这就算压轴戏已经播完了,再加上下雨,看台上就有人站起身纷纷离开——走得再晚,到时候人就多了。

陈太忠看到这些,猛地想到一点,说不得摸出手机给翟锐天打个电话,“翟总,群众离开的时候,疏散能保证了吧?这可是下着雨呢,到时候别发生挤压和踩踏事件。”

“我正协调呢,”翟总在那边大声地发话,“要不太忠你也过来吧?”

“那行,”陈太忠压了电话,招呼一声秦主任,“头儿,我得过去协调一下。”

“嘿,这事儿闹得,成了公家人,时间就不属于自己了,看个演出都这样,”秦连成感触颇深地叹口气,“我跟你一起去吧。”

“不用,我一个人尽够了,”陈太忠按一下他的肩膀,站起身离开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