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33章 盛况空前(上)

陈太忠对那帕里的提议,其实还真是有点动心,不说别的,只冲“自在”两个字,就颇令他心动,在科委的时候,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在的可贵,在凤凰市他基本就是横着走的。

但是来了省委之后,他算是彻彻底底明白,“掣肘”二字意味着什么,杜毅因为阵营问题,一直不支持他的工作,然后他就被这个无视钳制得死死的。

还是多亏文明办前后两任主任对他很支持,又有邓健东和许绍辉的默许,后期更是得到了潘剑屏和蒋世方的大力支持,才勉强地把精神文明建设抓到了这个程度。

但饶是如此,也有曹福泉之类的厌物儿借着杜书记的势,有事没事地上蹿下跳,真的很影响人的心情。

这次若是能借机会到蒙书记麾下干一段时间,能享受到的便利,简直是不用说的,意识到这一点,要说陈太忠不心动,那是胡说。

但是……好马不吃回头草啊,陈某人可是记得,自己是如何牛皮哄哄地拒绝了蒙老大,他可不愿意让别人耻笑,说他做事没计划,而且这个唐亦萱……大家懂的。

所以他就找几个理由,自己安慰自己,哥们儿现在太忙;天南的女人太多离不开,妇女之友嘛;黄家在天南的代言人,离开天南算怎么档子事儿?

前面那些理由也就算了,最后一个理由才真正重要,他结识蒙艺的时候,蒙书记尚未跟黄家交恶,但是随着蒙艺的离开,陈某人留在天南成为黄家利益的代言人,两者之间阵营的划分,就是泾渭分明了。

当然,不同阵营之间,也是允许有私交的,这实在太正常了,正是因为这个缘故,虽然黄汉祥很不喜欢陈太忠跟蒙艺来往,可他也只能嘟囔两句,没法拿此事做文章。

可陈太忠如果此刻要求去碧空交流,那真的就带了点背叛的性质,组织上安排的话,他倒是可以去,自己张罗那是绝对不行的。

然而话说回来,组织也不可能昏聩若斯,正处和副厅的干部海了去啦,咱国家啥都缺,就是不缺干部——真要出现类似的安排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这里面必然有说法。

所以陈太忠虽然有一点点的心动,但是很快就将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抛到了脑后——官场里朝秦暮楚的主儿很多,但是哥们儿不是!

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,第二天,就是十月二十三号,农历九月初七,下午的时候,布兰妮、西城男孩和理查德·克莱德曼飞抵素波,蒋省长亲自到机场接机。

省长接艺人的机,真的是太给面子了,在中国的官场,简直可以称之为笑话,不过蒋世方不在意,他曾经在某宣传渠道表示,“美国总统小布什,能伴着瑞奇·马丁的歌跳舞,我为什么不能接布兰妮的飞机?我是共产党的干部,不会那么脱离群众!”

当然,这只是官方说法,由于接机的画面在天南新闻里播了足足有十分钟,所以天南官场有个说法:蒋省长这是落实一下,黄酒节是他的政绩,不容他人沾手。

不过,看到小甜甜那甜美的笑容,又听说这个女孩儿一个广告代言的费用,就超过了十亿人民币,广大老百姓也觉得,蒋省长接这一趟飞机,真的正常,多接两趟都无所谓。

这真是一语成谶,第二天蒋省长继续接机,飞机上下来的是法国文化和通信部副部长科齐萨,同行的还有阿尔卡特集团公司的董事长缪加。

科部长当即就表示了,你们天南省真的太客气了,我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了,参加这样的节庆活动很正常——后来有懂法语的人士指出,现场的翻译出了一点问题,科齐萨的原话是,“你们凤凰省的人太客气了。”

缪加先生说的,倒是没有出现翻译错误,他表示说,我真的不知道,中国还有一个敬老的节日,现在一旦知道了,肯定要过来看一看——“虽然我只有五十三岁,还非常年轻,但是你和我总会老去,当知道有这么一个节日,我想不出有什么理由,能阻止自己来参加。”

“真是太无耻了,”某人站在机场的角落,默默地感慨,要是阿尔卡特没有跟信产部谈好的话,恐怕你会是“想不出有什么理由,能让自己来参加”吧?

蒋省长昨天下午接机之后,今天上午又接,然而这并不是结束,下午的时候,还会有其他人抵达,其中除了尼克议员,还有三个副部和一个正部抵达,其中的正部,是郑飞一系的核心人物,老年协会谭会长请来的。

谭业峰可以来迎接正部,私人交情嘛,但是那三个副部和尼克,真的是让蒋世方有点难做,所幸的是,天南这边还有潘剑屏和陈洁顶得上去,要不然真要抓瞎了。

饶是如此,蒋省长也有点为难,那三个副部,有俩是他亲自邀请的,还有一个是他朋友邀请的——真要说起掣肘之痛,他比陈太忠还要痛,尼玛,杜毅你出面接个人会死吗?

当天晚上,天南台就十分的热闹,半个小时的天南新闻,硬生生地拖成了一个小时,其中有近五十分钟,就是在播报迎接各种嘉宾,蒋省长、潘部长和陈副省长的活动,都被报道出来了,不但报道他们,还要报道嘉宾的来历。

像缪加之类的,不需要做太多介绍,一个“世界五百强公司的董事长”就足以说明问题了,但是尼克和科齐萨的来历,真的需要细细介绍一下——若是不强调的话,普通老百姓谁能知道,那个矮小的法国副部长,曾经受到过一号的接见,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呢?

除了这些,还有其他嘉宾,像文化厅厅长高伟、双天集团董事长翟锐天之类的,也上了电视——来观礼的客人,并不仅仅是省部级的,厅级的也不少,还有演出的艺人,也并不仅仅是布兰妮、西城男孩和理查德·克莱德曼,国外的很多,港澳台的也不少。

翟锐天这次是彻底地火了一把,在新闻里占了足足有三分钟的镜头,身边围绕着俊男美女无数,中国的和外国的都有。

甚至还有天南地方戏曲的代表人物,他们倒不需要接机,但是……也需要宣传一下,尤其是寿喜的“麻花辫子”,她年轻的时候,可是在主席和总理面前,表演过不是一次两次。

这些倒也罢了,天南台还播放了三个知名黄酒企业的老总,其中有两个是国内的,占了半分钟,还有一个省内的,也占了半分钟,陈太忠看新闻看得直咬牙——麻痹的,刘满仓这货,也能露一把脸。

二十四号上午,还有飞机抵达素波,这次,必须要陈主任出马了,凯瑟琳前来倒还无所谓,省政府秘书长肖劲松出面,接待的规格就足够了,但是海因先生也来了,他向天南省政府指定——我可以来,但是接待我的必须是陈太忠。

这个指定,真的有点莫名其妙,海因可是哈默的合伙人,而哈默是什么人?那是响当当的红色资本家,跟总设计师都有深厚交情的,而且同时,海因还是犹太人——跟哈默一样。

犹太这个民族,怎么说呢?与其说是一个民族,不如说是一种信念,就像哥萨克也往往会被人认为是一个民族一样,但是事实上不是,他们只是保留自己的传统,不易被同化而已,哥萨克人里,也有鞑靼人——只不过犹太人对血统的看重,要强于哥萨克。

一个独立的民族,居然能在丧失了自己的语言上千年之后,然后又通过钻研,硬生生造出发音来,好吧,必须感慨一下,这真的是一个顽强的民族,但是其实然而:什么样的力量造就了这些?

在陈太忠看来,犹太人的传承,不会比吉普赛人更靠谱,当然,这只是他个人的想法。

扯这些就有点远了,简而言之,对天南人来说这是贵客,犹太人的口袋,中国人的脑袋,在美国都是有了名的,海因要求陈太忠接待,陈主任就必须接待。

事实上来接机的,陈太忠的级别还是略略低了一点,带头的是省政府副秘书长李正先——海因先生和肯尼迪小姐来,怎么还不得出个正厅?

李正先跟陈太忠结识,也有一点时间了,中间人是那帕里,还涉及到了胡芳芳跟刘望男的旧怨,那件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,不过双方都没怎么再接触。

在李秘书长看来,过去的就过去了,当时蒙艺在,那个……曾照彩云归——蒙艺的威力,比明月还要大许多,麻痹我们扛不住嘛。

但是眼下,可不是那么回事了,李正先本来觉得自己在烧冷灶,却是没想到,能当面遇到陈太忠这个大热门——要知道,省委和省政府的安排,从来都不是很对盘的。

文明办在省委行情火爆,但是在省政府这边,存在感并不是很强,陈主任碾压民政厅、劳动厅等单位毫无压力,不过那些大多都是就事论事,并不能真正地影响到那些政府事务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