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31章 紧锣密鼓(上)

翟锐天做事,确实有章法,他接了叶一元的电话之后,反手就给陈太忠打了过来。

陈太忠却是被他弄得有点哭笑不得,心说你好歹一个厅级干部,安排个小明星还要左思右想,“翟总,我真没别的意思,就是让你同等条件下优先考虑。”

“我知道,跟我这么打招呼的人多了,但是陈主任你不一样,从来没为这种事跟我张过嘴,”翟锐天在电话那边爽朗地笑着,此人有种莫名的亲和力,拍马屁都不惹人讨厌,“所以我肯定要跟你了解清楚,自家兄弟的事情,一定要操心。”

我要是让秦晴独唱两首,估计你也不能答应吧?陈太忠心里暗暗地腹诽一句,“你看着安排就行了,也不是什么特别直接的关系……最近这种找门路的人多不多?”

“海了去啦,不过除了文化厅和广电的人,我都直接顶了,”翟总谈起自己的硬气,也是振振有词,“还有那些我根本不认识的杂碎,张嘴就是我是北京的谁谁谁……去他妈的,我直接告诉他,老子不认识你。”

“北京……北京的谁?”陈太忠一听这话,就略略认真了一点,敢这么说话的主儿,背景都差不到哪里去,当然,双天接下了这个活儿,按说是轮不到他操这个心,但是……他不是看着翟锐天顺眼吗?

“不记得了,好像叫个肖啥啥的,我没必要记那么多人,”翟锐天大大咧咧地回答。

不过他能这么有恃无恐,也有充足的理由,“好多我听都没听过的公司,来谈转播和录像,还有人一分钱不花就想搞中介,这年头骗子这么多,隔着电话说啥啥啥的……我怎么能知道,那边是个什么玩意儿?”

这个文化节,真的这么热门吗?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的心里也禁不住生出一点自得来,哥们儿真是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就是经典。

他的得意可以理解,然而,这年头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自然也就没有无缘无故的风头,想出风头,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——这世界从来都是公平的。

小涛没有告诉那个男艺人,陈太忠到底是怎么回事,不过这世界哪里有不透风的墙?

甚至那秦晴在入选之后,都跟自己的好姐妹说了:演唱会临时加了一首歌,《家有一老,如有一宝》,这是联唱的,目前还有几个空额——这个消息我没跟任何人说,只有你知道,赶紧想办法找人。

她的好姐妹,自然也有相关的好姐妹好兄弟,没过多久,就有太多人知道了消息,知道了消息的人,就要纷纷地钻营,这其中并不仅仅包括艺人,还有那些娱乐圈的头面人物——如此盛事,不能掺乎一脚的话,情何以堪?

太多的人,活着就是为了个面子,场面人一词,大抵便来源于此,他们需要证明自己还活着,还有一定的影响力。

但是他们活着,陈太忠就苦了,关说的电话纷拥而至,必须指出的是,能把电话打到陈主任这里的,都是消息灵通之辈,更多的人,是提着猪头都找不到庙门。

要是没有这个联唱,倒还要好说一些,天南文化节的演出,也就三个半小时,小甜甜、理查德·克莱德曼和西城男孩就占了四十多分钟,其他欧美、大陆和港澳台知名的大腕儿,再撑一个来小时妥妥的,再加上天南的地方戏曲,三个半小时都紧张。

这些都是早协调好了的,所以说这个联唱的曲目,很惹人重视,毕竟里面能加几个塞,甚至,阴京华都为此打电话过来招呼,要求适当地照顾一两个——近年来,国内演艺界的眼光也大增,很少出现类似的事情,也就是小甜甜出马,有这个魅力。

不过对类似的要求,陈太忠直接就无视了,“京华老哥,你介绍的人,我一定给你面子,别的不说,只要你来天南陪小陈我喝一顿,什么事儿都好说,路费、住宿和娱乐,一条龙都算我的……只要你能来。”

这就是真心诚意地支持和官面文章的区别,阴京华若是能为推荐某个人,专程来天南一趟,陈太忠绝对会安排这个人上场,唱歌不行的话你演奏,演奏不行的话领舞,领舞不行的话伴舞,实在不行……给魔术师打一打下手,或者穿插报幕,这总可以吧?

你要是来不了,那就是很扯淡的关系了,什么,你说你很忙顾不上?那个啥——哥们儿也很忙的,我努力帮你安排吧。

这方面的压力很大,但是陈太忠倒也不是毫无招数,无非是演艺界的那点事儿,他真的看不上眼,有个女孩儿,甚至半夜三更地摸到科委办事处去堵他——结果被金程抓个正着。

这个时候,陈主任的同学宋敏已经回了科技厅,负责科委办事处的就是梁志刚的通讯员金程,在人事这一点上,许纯良不是特别的计较,就是顺其而然,能办好自己的事儿就行。

金主任自然是要尽心尽力的,而科委在素波的办事处在外表上看起来低调,论起内部的设备来,真的是不输任何人,尤其是对外界环境的监视上,十六个夜视摄像头全开的话,监视半条街没有任何问题。

经过询问,大家知道,这个女孩儿不过是想拦一下陈主任的车,做个简单的自荐——苦命人有自己的不得已,于是大家交流一下意见,就只当此事没有发生过了。

陈太忠对于这样的现状,不能无动于衷,于是他宣布一条禁令,女人来科委办事,裙袂不得高过膝盖二十公分,否则便是衣冠不整,必须那个……叉出门外。

这个禁令听起来似乎有道理,但同时也有点滑稽,连金程听了都禁不住笑了起来,“那个啥……以后还得配一把尺子。”

“就见不得你这种曲解领导意图的家伙,”陈太忠笑着骂他一句,转身向外走去,“你量别人裙子的时候,要小心自家的短裤。”

站在窗口,看到黑色的奥迪车缓缓驶离,金主任呆立了好一阵,叹一口气摇摇头,轻声嘟囔一句,“还回得来科委吗?”

二十一号上午,理查德?克莱德曼和西城男孩抵达北京,下午的时候,布兰妮的专机也在机场降落,翟锐天早飞到北京,亲自坐镇。

理查德·克莱德曼来过北京不止一次,自己就会找玩的地方,西城男孩此次可是初来乍到,这时候翟总的安排就起到了效果,他在北京聘请了会英语的导游。

不过要说最夸张的,还是布兰妮的团队,不愧是签了史上最昂贵代言费用的女明星,只是保镖就二十多个,还有专用的营养师、化妆师、发型师,至于说灯光师、音响师和乐队什么的,也就不用说了。

后来翟总跟别人卖弄起这次事情,都要屡屡感叹,“那做派比中央委员还牛,我没事的话,都近不了人家的身……不过想一想也是,小甜甜只有一个,中央委员可是不少。”

二十二号的时候,西城男孩和布兰妮团队里负责灯光和音响的人飞来了素波,事实上,在体育场里演唱,这个效果就意思不大了,像理查德·克莱德曼一行人,根本都没人过来,而是兴致勃勃地在北京玩呢。

随着日期的临近,天南省这边也忙了起来,不光是双天忙,文化厅和电视台也忙,除了纷沓而来的艺人,还有广告商、音像出版社。

陈太忠也忙,不过最近,他忙的是会展中心,这个会展中心就设在省体育场里,在体育场的外围,一万平米的展厅,展厅之外还有露天的广场,足够举办各种大型展示会。

展厅里面,各个商家已经开始上货,更有人借机制作各种引导牌甚至是大幅广告,这个是一定要规范的,但是商家们跟会展中心捉迷藏,有工作人员来的时候,就收起广告,等人走了就又打出来。

这种小动作,就让工作人员忙到不得了,同时他们还要为露天展台做准备——等文化节开始了,商品要从展台摆到露天广场去,以方便人们选购和采买。

陈太忠关心的不止这个,他还在看凤凰科委和电子部七六八所生产的触摸引导屏,这个东西是这半年之内搞出来的,目前是为会展中心服务,将来也会推向社会。

以科委的技术,完全可以单独搞这么个东西出来,不过七六八所听说有这么一桩买卖,主动上门求合作——想当初你们搞的ATM柜员机护罩,就是我们加工的,你们富贵了,不能忘了我们啊。

七六八所近几年是持续的不景气,而他们在电子产品的研发上,确实积淀比较雄厚,只是大规模生产能力要差一点,经过发改会研究,大家决定合作搞这一块,当然,科委必然是要控股的。

这个触摸屏是前两天刚彻底调试好的,陈主任很有兴趣试用一下这个玩意儿,不过就在他戳来戳去的时候,不远处有人吵吵了起来,其中还夹杂着明显的凤凰口音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