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30章 举手之劳(下)

见他们谈到荆紫菱,蒋君蓉终于站起身走人,看到她离开,韦明河才感触颇深地摇摇头,“极品啊,太忠你就憋得住?”

“就她?”陈太忠不屑地笑一笑,却也懒得多说什么,赵民以后还要跟蒋君蓉打交道,他没必要影响人家的观感。

“确实是极品,”不成想,赵民反倒是点头了,他目光里有异彩一掠而过,“这种女人当老婆不行,玩一玩绝对没问题。”

“玩一玩?后果没准很严重,人家要是讹上你呢?”韦明河看一眼自己的姐夫,不讲理的纨绔子弟,他也见过不少,“她不用跟你结婚,只要求你不许跟别人结婚,就够头疼的。”

“谁敢跟她结婚?那是自找绿帽子,”赵民摇摇头,这郎舅俩还真是什么话都能说,“也就是太忠这样的人,没准能压住她。”

“唉,”韦明河长叹一声,然后拿眼去瞟某人,“不过这女人,真的想骑一骑。”

“想骑你去骑,看我干什么?”陈太忠不满意地哼一声,“好了,喝完这瓶我就回家,你们想怎么骑,我不管。”

“着急走什么?”韦明河眼睛一眯,怪笑着看他,“给你安排两个小明星?保证干净。”

“没兴趣,”陈太忠端起酒杯喝酒,心说哥们儿家里一大票能歌善舞的,今年家里差点就要搞春节联欢晚会了,稀罕你说的这俩“干净的”?

结果韦处长又看一眼郭建阳,“那算了,便宜了建阳了,”他跟郭建阳其实也不熟,但就是能放下身段来结识,要搁给邵国立,绝对不会多看郭处长一眼——有什么事儿我直接找陈太忠了,何必去找你这个跟班?

“不敢,韦处您别玩我,”郭建阳却是吓得连连摇头,郭处长当年虽然也是才子,可终究是窝在一个小县城里,漂亮女人他是见过不少,也不缺自制力,但是要说起小明星,对他的诱惑还真的挺大。

然而,领导不开口,他哪里敢胡来?这可是韦处长给领导安排的女人。

“你俩忒没意思了,”韦明河伪作恼怒地哼一声,不过他对郭建阳的客套,也就是走个形式,自然不会再去硬求,“明天演出,建阳你看上谁的话,跟我说。”

第二天上午九点,光盘厂的开工仪式正式开始,这个厂子的注册资本是三千万,蒋君蓉亲自主持这个仪式,她热情洋溢地致辞,段卫华也上台讲了十分钟。

接下来,段市长、蒋主任和赵民携手揭开厂址奠基石上的红布,然后就是鞭炮齐鸣,整整一面包车的鞭炮,响了足有半个小时。

陈太忠虽然也到了现场,不过他还真没亮相,这是私人交情,就没必要上台了,他的身边站着韦明河、郭建阳、李云彤等人。

李主任来不来都无所谓,可是陈主任记得她喜欢看表演,就把她喊过来了。

中午大家还是在新星大酒店吃饭,不过这次都没进包间,而是在三楼的大厅,赵民这次也下了血本,请了七八个知名艺人来表演。

那个年代的艺人,倒还没有像十年后一般,随随便便是个人就能请来,赵总这么做,固然是他看重这个项目,但是同时也不无卖弄和震慑之意——诸位看清了,我一次能请来这么多人,是有根脚的。

台上载歌载舞,台下十几桌是吃吃喝喝,总算是在场的人还算有素质,没有人大声喧哗,倒也是其乐融融的样子。

表演持续了半个多小时,本来要说结束了,但是跟赵民一起来天南的人里,有爱玩的公子哥儿,又现场砸钱点歌,也算凑热闹,直折腾到接近一点,那帮艺人才坐下。

吃喝到这个时候,陈太忠就要拔脚走人了,不过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微胖带着眼镜的中年人,带着一个女明星走了过来。

“明河,你倒是躲得舒坦,”他先冲韦明河打个招呼,顺手拖一把椅子,就坐到了旁边,笑着看一看桌上的人,“不给介绍一下这些贵人?”

“叶一元,我朋友,搞房地产的,”韦明河先介绍一下微胖的身份,然后就介绍陈太忠,他们这一桌是朋友性质的,头面人物就是他和陈主任。

“哎呀,您就是陈主任,久仰久仰,”叶一元站起身,走上前笑着伸出双手,“早就听明河和老赵说过您了,真是年轻有为。”

“什么有为,就是个小干部,”陈太忠也站起身,皮笑肉不笑地回答,他对这样的应酬,早已经是轻车熟路了,“搞房地产的,可都是大老板。”

“哪里哪里,就是个小买卖,明河瞎吹呢,”叶一元满嘴的京腔,热情到肉麻,“不过您要是有朋友要房子,尽管言语,成本价……铁铁的。”

“那先谢谢了,”陈太忠矜持地微笑着,然后又把身边的人介绍给对方,他要看一看,这个叶总是不是很势利。

叶一元确实有点小势利,招呼别人的时候,远没有对上陈太忠热情,只是泛泛的敷衍,可也挨个笑嘻嘻地握手。

这种恰到好处的势利,真的不让人讨厌,对于其间的分寸,他把握得非常好——陈主任本来就是领导,背景又深厚,谁会奢求能得到相同的待遇?

陈太忠心里也暗暗感慨,在京城里混的,就没几个简单的,这可是在北京玩房地产的主儿,按理说到了地方上,都该是鼻孔朝天——相信这个叶总对上别人,也是类似的态度,但是偏偏地对上自己,却客气得很,甚至爱屋及乌。

这里面肯定是有原因的,叶一元坐下来之后,又敬大家一圈酒,这才发问,“明河,你跟太忠主任说了没有?”

“你不是坐在太忠旁边吗?自己说,”韦明河微微一笑。

“呀,这第一次见面就这样,真是不好意思,”叶一元歉意地笑一笑,手又随意地摆一下,介绍侧坐在他身后女明星,“这是秦晴……听说咱天南要搞个文化节,陈主任您负责的,想请您帮个忙,给安排一下。”

“这个真抱歉,不归我管,”陈太忠淡淡地摇头,“我只是负责协调的。”

这个叫秦晴的女明星,他隐约有点印象,是个比较有名的女演员,走的也是清纯玉女路线,后来就演而优又唱,不过歌唱得……似乎不怎么样,跟小甜甜没法比。

“唉,我这也是推不过去……”叶一元也没生气,他看一眼韦明河,面露为难之色,“明河,你给帮着说一说?”

“我还有一个,要太忠安排呢,”韦明河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一元,你先去别的桌子敬酒,太忠这儿也为难着呢,他总得了解一下情况,才好决定。”

叶一元又敬陈太忠一杯,站起身带着秦晴走了,陈太忠看着韦明河,悻悻地一咧嘴,“明河,你这么搞突然袭击……有点不厚道。”

“太忠,这叶一元跟我姐和我姐夫关系不错,”韦处长苦笑着一摊手,“我实在不好拒绝,不过也说了……只负责引见,成不成要看你的意思。”

“第一届不行,可以第二届嘛,”陈太忠真是有点无奈,他也知道明河的性子,错非不得已,不会跟自己玩这种手段,“不过说实话,这个女人刚才唱歌……唱得很一般。”

“是啊,”李云彤点点头,在一旁附和,“秦晴演电影不错,唱歌还真是差了一点。”

“她也能跳舞,”韦明河虽然说只负责引见,可是到了这个时候,禁不住还是要帮着说一说情,“而且……可以联唱嘛。”

“我一直都不怎么插手那个的,”陈太忠很无奈地叹口气,事实上,他真的不喜欢干预别人的工作,这不符合他的性格。

但是韦明河把话说到这个地步,他也不好不闻不问,别人苦求而不得的机会,对他来说真的是动一动嘴皮子的事儿。

说不得他拿过来韦处长的手机,在上面输个号码,“这是双天集团翟锐天翟总的手机号,你让叶一元去找他……同等情况下优先,就说是我说的。”

“那成,”韦明河接过手机,将号码存储起来,然后笑眯眯地点头,“这就算有个交待了,多谢了啊,太忠。”

“走了,”陈太忠站起了身,他们这一桌虽然是比较偏远,但是叶一元领着秦晴过来的时候,动静有一点大,有个把艺人正默默地看着这里,这些人眼里也没有揉沙子的,他要是再不走,怕是还有人过来关说。

果不其然,他走了还不到五分钟,又有个男艺人走过来,笑眯眯地同韦明河的跟班小涛打个招呼,“涛哥,我来敬您一杯。”

“这话说得,客气什么呢?”小涛笑眯眯地站了起来,他也是个干脏活的,眼皮子驳杂无比,对上三教九流的任何人,都可以客客气气,当然,谁要以为他真的好欺负,那就大错特错了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