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29章 举手之劳(上)

“我要,”冷艳的蒋君蓉可怜巴巴地看着面前的男人。

“可一不可再,我真的无能为力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发话。

“你俩这个对话……有意思哈,”韦明河在旁边听得笑个不停,“太忠,男人在女人面前,怎么能说没能力呢?”

发生这一幕的原因,那自然不用说了,蒋主任听说陈主任能左右如此大事,而且能影响阿尔卡特高层的人士,她就要求他帮着引资。

陈太忠当然不可能答应她,他解释得很明白,因为我帮忙说话,法国人已经做出了巨大的让步,人家不可能再卖我类似的面子了。

“不试一试,怎么知道不行?”蒋主任的下一句话,依旧是歧义丛生,她直勾勾地盯着陈太忠,“宁可顶了不要误了……这也是法国人的做事理念,太忠你肯定知道。”

“我就……”陈太忠怪怪地看她一眼,沉吟一下,还是实话实说,“我就奇怪了,蒋主任,我要真的想试,也是往凤凰引资,我真的欠你很多吗?”

“要是别的项目,你往凤凰引没有问题,但是阿尔卡特真的不可能,就算科委的手机项目没搬到素波,结果都是一样,”蒋君蓉眼睛微微一眯,淡淡地看着他,“素波在通讯制造行业,领先凤凰不止一条街,太忠你别说不知道这个……会让我小看你的。”

要不说蒋主任这人,虽然人很傲气毛病也多,但她绝对不是花瓶,很多话能一语中的,素波通讯制造业的基础,还真的是很强大,有通讯配件厂、电话机厂,也有通信电缆厂,还有电子部三个研究所,几所大学里,电子方面的研究也获得了很多成果。

尤其是甯瑞远在耶鲁大学的友人王泰信,在素波开了一个光接入终端设备的厂子,这个厂子的科技含量可不算低,虽然只是半成品的加工,可也投资了五千多万。

当年陈太忠尊重投资者的选择,没有跟素波争——严格来说,是当初他抢单子抢得太厉害,不但抢下了甯家这天南第一大单,更是因为引入英国投资,搞得连朱秉松都对他不满意了,所以他不能肆无忌惮地抢单子。

“早知道,当年就把王泰信留在凤凰了,”想到这里,陈太忠禁不住哼一声,“想试的话你自己去试,我又不端你素波的饭碗。”

“……好吧”蒋君蓉沉吟一下,终于是点点头,看得出来,她也是有点恼火了,“那你告诉我,缪加先生,是阿尔卡特的什么人?”

“我凭啥跟你说呢,你能给我生个儿子?”陈太忠脸上笑意大盛,他有点忍无可忍了。

“生儿子……也不是不能商量,那荆紫菱怎么办?”蒋君蓉微微一笑,脸不红心不跳地回答,很有点身经百战的沉稳,再配上她那冷艳和傲气,只要是个男人,就很容易生出……逼着她给自己生个儿子的念头——你真的欠收拾。

不过这话说完,蒋主任又将话题一转,掀出一张牌,“你知道……明天段市长要来剪彩,”蒋某人能将无数男人玩弄于掌心,确实是有几分道行的。

你这家伙要是个男人,还真的不得了,陈太忠淡淡地看她一眼,说实话,这一刻他都有点佩服她了,有人说蒋主任是靠着美色和背景才走到这一步的,这么说的人,真的有点不负责任,起码在他看来,这女人自身的能力就很强。

会流利使用法语的国家干部,能有多少?更别说她抓机会的水平了,陈某人为官这么些年,头上大大小小的领导也不知道经历过多少,但是细数起来,能让他心甘情愿出手帮忙的,不会超过一个巴掌,而其中绝对有段卫华。

凭良心说,段卫华跟陈太忠的关系不是很近,其弟段为民更是个色中恶魔,可是老段做人有一个好处,那就是肯为老百姓着想——这一点从段卫华对素纺的处置上,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得出来。

若是说蒙艺对陈太忠有知遇之恩,秦连成对陈太忠是赏识其能力,黄汉祥对陈太忠是意气相投,那么段卫华跟陈太忠的认可,是基于两人对底层民众,有着相同的态度。

这是执政理念上的统一,这样的认同是最难得的,搁在古代,段卫华要死了,陈太忠有摔琴的义务,还得长叹一句,“高山流水兮,俱往矣……”

所以蒋君蓉搬出段卫华来,这效果比搬出蒋省长还好,某人的操蛋脾气上来,省长也就是那么回事,但是段市长的话,他得认——这还不包括段市长干女儿的面子。

“那是阿尔卡特的董事长,你也听到了,过两天的文化节他要来,”陈太忠无可奈何地回答,“至于说这次机会抓得住抓不住,你别跟我说,自己努力。”

“你不帮我吗?”蒋主任眼波流转,冷艳中带有说不出的媚意。

“喝酒吧,”陈太忠端起了酒杯,他能因为段卫华而忍让,但不代表要给这个女人多少面子,“看起来,蒋主任你今天还没喝好。”

“那你跟我说一下,阿尔卡特有什么项目,可以落在素波,”蒋君蓉再是能干,终究是女人,觉得自己占了上风,顺手就要占点小便宜,“你告诉我,我就陪你喝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她嘴角微微一翘,对着陈太忠意味深长地笑一笑,语气也放得异常地温柔,“你要觉得不过瘾,咱俩换个地方单独喝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她看也不看韦明河和赵民一眼,只当周围的人都是空气了。

“你可以问缪加,好了……我说你能不能喝?”陈太忠不耐烦地看她一眼,“能喝就喝,不能喝就走人,你这一进来……”

他的话没说完,手机就又响了,郭建阳拿起来看一眼,递给了领导,“井部长的……”

“哈,井部长您好,”陈太忠接过电话来微微一笑,阿尔卡特那边成事了,老井打过来个电话太正常了,而桌上这些人也都知道此事了,他不需要避讳,“请问有什么指示?”

“指示没有,你真是福将,”井泓说话做事,有点中国传统官僚的味道,他言简意赅地表示,“阿尔卡特的事儿成了,我也去块心病,什么时候来北京,跟我说一声。”

部长就是部长,说完这话就挂了电话,陈太忠抬起头来的时候,一桌子人都看着他,好半天韦明河才发话,“井泓?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心说这明河不愧是混北京的,井泓不过是个信产部的副部长,自己接个电话称呼个井部长,丫挺的就猜出是谁了,再想一想前面说点法语都被人破译,他真是有一点无力感——尼玛,我怎么就没发现,身边都是一帮挑通眉眼的主儿呢?

还好,蒋君蓉适时地帮他捡回了点信心,她插口问道,“井泓是谁?”

“那个……很扯淡的一个主儿,”韦明河也觉得自己卖弄得有点过了,又似乎违反了一点点保密原则,于是他笑着发话,“我家楼下小卖部的店主,我和太忠跟他都很熟,给他起个外号,叫部长……小卖部部长,跟传达室主任是一个意思。”

“小卖部部长,敢给陈主任指示?”蒋君蓉嘴角微微一撇,那是一个很不屑的冷笑,“你俩,能来点新花样吗?”

“我懂的花样很多,一定有你没见识过的,”韦明河一本正经地回答,“不过太忠在这一方面,要差我很多……我不能因为想卖弄,让兄弟下不来台。”

“明河,有种的晚上比一下?”这连番的调戏之下,陈太忠快要气死了。

“井泓,信产部的副部长,当我不知道?”蒋君蓉冷哼一声,得意地看着面前的两个男人,“阿尔卡特和上海贝尔……这是信产部的事情,我没说错吧?”

陈太忠闻言,和韦明河对视一眼,彼此都能感觉出那份惊讶和无奈——尼玛,这种女人太可怕了……谁敢娶回家?

“头儿,下午荆总来电话了,说摩根想注资易网,”关键时刻,郭建阳发话了,他本是没能力掺乎此事的小人物,但是谁要觉得,他听不懂这些话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

郭处长真的听得懂这些话,不是百分之百全懂——全懂是不可能的,但是大致因果是听得明白的,于是就知道,领导在被蒋君蓉压着打。

蒋君蓉是谁,郭建阳当然也知道,但是跖犬吠尧各为其主,他的富贵不是来自于蒋世方,所以他就要提醒一下——老板,蒋主任是很厉害,但是……你的女朋友比她厉害啊。

事实上,这个电话的内容,在下午的时候,陈主任就知晓了,他只不过是没有太关注,眼下郭处长又一次提出来,自然有目的。

“这个……”陈太忠略略沉吟一下,方始皱一皱眉头,然后狠狠地清一清嗓子,“这不是胡闹吗?注资……谁求他们注资了,好好的民族品牌,不能就这么毁了。”

这个易网,诞生不过两三年,还算不上民族品牌吧?郭建阳知道自家老板做事不靠谱,但是能把不靠谱的精神发扬到如此的地步,那也真是罕见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